手机上阅读

第六百零八章 带翅膀的种子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拔魔》更多支持!(感谢今天再次飘红打赏的“梦想剑凌云”和“拔魔吧读者”,还有其他用各种方式支持拔魔的读者,你们的确让拔魔“凌云”了一次。)

    “冰魁是从天上飞来的!”慕行秋挤进妖群,冲着中间的锦簇和申尚大声说。

    饭王和他的新参谋露出一丝困惑,慕行秋指指天,他们点点头,继续分派任务,但是增加了针对天空的防御力量。

    慕行秋离开妖群,找到秃子和跳蚤,一块送小妖飞飞去冰城的地下避难所。

    锦簇曾经想将小妖和一部分老弱送出冰城,可是谁也不想离开,他们本来就是从远方被迫迁徙到这里的,一旦离开亲人,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宁愿留在战场附近,至于女妖,她们从来不认为自己需要特殊照顾。

    数百名十五岁以下的小妖被分散安置在不同的地下密室里,年纪稍大一些的充当守卫。

    飞飞被分配到的密室非常狭小,挤着五十多名小妖,他们坐在地上,听到脚步声,全都挤在一起,用惊恐不安的目光盯着入口。

    慕行秋让秃子留下,“保护这些小妖,这是你的职责。”

    秃子郑重点头,“放心吧,只要有我在,他们都没事,冰魁来了……我把他撞得粉碎。”

    慕行秋笑了笑,正准备离开,飞飞拽了一下他的裤腿,“打完冰魁以后……以后……那个……”

    “到时候我会教你一点法术。”

    慕行秋走出密室,和跳蚤一块来到城外。

    众妖领完了任务。首领们正带着本部妖兵前往指定地点,场面稍有些混乱,到处都有吼声响起。火堆一座接一座,映得空中明月都暗淡了。

    申尚向慕行秋招手。“语言不通可真是最麻烦,总算弄妥了,就是不知道等战斗打起来的时候,会不会又是一团糟。”

    锦簇比他的信心更足一些,“真打起来反而没事了,妖族知道怎么打仗,这是长在他们骨头和血液里的本事。”

    年轻的灵妖说起话来老气横秋,好像他在妖族中间经历过无数沧桑。申尚笑着摇头,透露出来的不是鄙视,而是欣赏,然后问慕行秋:“你说冰魁是从天上来的,什么意思?”

    慕行秋摊开右手掌,露出手心里一粒小小的种子,跳蚤觊觎已久,立刻伸过头来,被慕行秋用另一只手挡住,这粒种子还不能让它吃掉。

    申尚和锦簇都过来观看。过了一会锦簇说:“上面长着翅膀吗?”

    这粒星云树种子有点特别,有一对透明的翅膀状的东西,就是靠着它们。种子才能在空中飘浮。

    种子又要飞起来,慕行秋一巴掌将它拍回原位,“翅膀是寒冰凝成的。”

    申尚伸出手指轻轻触碰一下种子,全身随之打了一个激灵,“这么冷,亏你受得了。”

    慕行秋也只能勉强承受,若不是最近一段时间里体质大幅增强,他也抗不住这千丈深潭似的寒冷。星云树的种子很小,比米粒大了不多少。冰翅也就是一寸多宽,比蝉翼妖的翅膀还要薄还要透明。似乎一点烛光就能将它融化,可是慕行秋握着他多半个时辰了。手心越来越凉,它却一点变化也没有。

    “这就是冰魁?”锦簇也碰了一下,吃了一惊,“可是妖尸身上那些伤口明明是刀剑砍出来的。”

    慕行秋看向申尚,这些事情只有水晶眼里的异史君能猜出大概来。

    借助周围的火光,申尚盯着种子看了好一会,“这的确就是冰魁,但不是它的全部,它还会变化,想办法弄清变化过程,对这场战斗将极有帮助。”

    申尚将水晶眼递给慕行秋,异史君终于愿意回到他的手中了,慕行秋接过来,通过他的感官,异史君将能直接观察到种子的变化。

    “你们去忙吧,我要找个地方尽快弄清冰魁的真面目。”

    锦簇和申尚离开了,他们两个要掌控全局,随时协调各部妖族的战斗,二十多名符箓客则负责收集信息、传递命令。

    这是一场前未所有的战斗,已经有成千上万名妖族被杀,却没有一只活着的妖族能说出冰魁的模样,慕行秋手里的唯一线索也只是一粒微不足道的星云树种子,即使这样也算是占据了一点先机,锦簇和申尚虽然没说什么,离开时的脚步却更显轻捷。

    慕行秋也得抓紧时间,他虽然不是这次战斗的指挥者,手中的任务却至关重要,如果能早一点查明真相,找出冰魁的破绽,或许就能赢得这场战斗,救下许许多多的生命。

    冰魁至寒,慕行秋想到的第一个应对方法自然就是火。

    “火?你想用凡火消灭冰魁?”乌鸦本魂苍老而轻蔑的声音在他脑子里响起,“潜龙之火、五行之火、太阴之火或许可以,妖火也有可能,凡火……呵呵,你在异想天开,可惜这里很快就不能施法了,所以我当初才备下潜龙之火,施法之后就不用管了,几个时辰之后才能烧起来,斗转星移阵也灭不了它。可惜,用在你们这群……身上了。”

    异史君忍住了“小虫子”的称呼,慕行秋却不领情,他不喜欢在脑子里无声交谈,所以直接开口道:“有别的办法你就说出来,没办法你就不要开口,能想到的手段我都会试一下,不管它有多异想天开。”

    异史君嘿嘿笑了几声,没有提出新建议。

    附近就有火堆,慕行秋走过去,将水晶眼放入怀中贴身收藏,伸手从火堆里拽出一根半截燃烧的木柴,另一只手里倾斜,让种子落向火把。

    种子很轻。又有冰翅托举,坠势缓慢,像是无风的日子里不小心飘落的花瓣。在半空中缠绵回舞,就是不肯痛痛快快掉到地面去。

    种子像是一只长翅膀的蚂蚁。燃烧的火把对它来说就是一座小山,可事实上,这座小山才是弱者,火焰刚一接触到种子就弱了下去,好像周围的空气突然被抽空了似的。

    离木柴还有五六寸距离,火焰已经彻底熄灭,只剩下焦黑的残骸和一缕清烟。

    异史君似乎哼了一声。

    跳蚤突然从慕行秋身后探出头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伸出舌头将种子卷进嘴里。

    慕行秋立刻扔掉木柴。双手卡住跳蚤的脖子,可是没等他用力,跳蚤自己将种子吐出来了,然后转身撤腿就跑,几十步之后才转回身,低下头,双角冲前,喉咙里呼噜呼噜直响,像是威胁,又像是受了伤。

    这粒种子跟它之前吃过的味道大不一样。

    慕行秋及时抓住种子。冰翅没有一丁点变化,仍然寒冷刺骨,熄灭火焰、冻坏麒麟对它来说只是小事一桩。

    “还是用雪吧。”异史君又开口了。这回声音比较正常,“斗转星移阵就是要让整个世界都被冰雪覆盖,肯定对冰魁有好处。”

    慕行秋其实已经想到了,只是觉得有点冒险,如果种子在这里化身冰魁的话,他就等于引狼入室。慕行秋向四周望了一眼,招呼跳蚤跟他一块向北飞去,那里地势开阔,已经没有妖族驻扎。不会引发混乱。

    冰城一带暂时还能施法,再过不久就要被斗转星移阵禁锢住了。

    异史君明白慕行秋的用意。所以叹了口气,“妇人之仁。如果你需要施展妖术呢?祭品可都在冰城附近。我比你更同情妖族,可是妖族的存在意义就是充当祭品,他们为此而生为此而死,甚至为此而繁衍。冰魁一定是从魔种那里学会了斗转星移阵,整座阵布置下来,至少需要献祭十万只妖族……”

    慕行秋插口——他是真的开口说话,就像是自言自语,看上去有点古怪,跳蚤扭头看了他一眼——提出一个疑问:“妖族总说献祭,献给谁?”

    “这就是一个词而已,没什么实际……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原以为是献给魔王,后来发现献祭就是魔族发明的,他们当然不会献给自己。然后我又想没准这世上还有更强大的种族,他们在暗中操控一切,甚至掌握着法术本源,于是我钻研了一阵古神教,将它广为传播,结果没用,它就是愚民的信仰,根本就没有真正的神。所以献祭就是一种施展妖术的手段,就像道统要用法器一样,明白了吗?”

    异史君越说到后面语气越不善,慕行秋这个疑问显然仍在困扰着他。

    慕行秋没有追问下去,老实说他对这个问题并不感兴趣,只是想起来随口一问。

    斗转星移阵的禁锢力量从四面八方向中间覆盖,冰城位置偏南,受到影响更早,狼原反而没事,慕行秋和跳蚤可以自由飞翔。

    飞出二十里之后,慕行秋降落在一座小山包后面,选择一块干净的雪地,正要将手中的种子放进去,异史君开口阻止,“等等,你身上有妖器吧?”

    “有。”慕行秋有一只乾坤袋,里面专门储存妖器,数量不少,大都是从殷不沉等几位假异史君那里搜刮得来的。

    “拿出来,有多少拿出多少,这里没有活妖,只好用妖器施法了,效果差一些,但也聊胜于无。”

    慕行秋召出妖器,各种骨、角、羽、眼、心等妖族器官,杂七杂八有上百件。

    异史君教给慕行秋一招囹圄术,能造出一座牢笼,妖器数量越多牢笼越坚固,或许能用来囚禁冰魁。

    慕行秋花了一点时间给妖器摆放位置,将近子夜的时候终于一切妥当,他放下种子,退到妖器圈外静静等候。

    月光皎洁,星云树种子发出了淡蓝色的微光。

    (大家如此热情,本该继续加更的,可实在坚持不住了,只能先恢复两更,休息一阵,再战。)(我的小说《拔魔》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未完待续)

    ...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