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百零七章 阵法合拢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拔魔》更多支持!

    (感谢以下读者的飘红打赏:逍遥de猫、麦草在yy、ben7th、梦想剑凌云、ryankim。再次感谢拔魔吧读者)

    锦簇很快证明自己并非慕行秋的翻版。

    和小镇走出来的牧马少年不同,他是天生的王者,几年前,即使作为锦尾马也显得太年轻的时候,他就击败了数位竞争者,其中包括马群的头领,成为灵妖之王。

    他将灵妖之王的位置输给了杨清音,并不意味着从此要当一名普通的妖族,他在冰城众妖心中重新唤醒了斗志,也在自己心里再度燃起王者的雄心。

    锦簇站在冰城东南方的一座小山顶上,头上戴着高耸的铁盔,上面装饰的不是兽角,而是十几根艳丽的羽毛,身上的甲衣很简陋,只有几片经过妖术加持的骨甲,护住肩胸等要害部位,其他部位只有麻衣蔽体,甚至干脆袒露着。

    他甚至没穿鞋,光脚站在雪地里,他跟所有灵妖一样,不喜欢束缚,如果可以的话,他们宁愿不着寸缕。

    由于头盔遮住了大部分面孔,现在的锦簇跟慕行秋几乎没有半点相似了。

    在他身边、身后稍低一点的位置上,站着一群妖族,或高或矮,无不神情恭谨,连呼吸都不敢太大声,谁也看不出他们是来自北方苦寒之地的未开化妖族,其中一些甚至连通用的人类语言都不会说。

    申尚在半山腰止步,抬头望着山顶的众妖,“多奇怪的一件事啊,老祖峰倒掉了。却给了庞山灵兽一次机会,我不是阴阳科道士,但我有预感,锦簇会是一位了不起的妖王。你听说了吗?他们现在称他‘饭王’,吃饭的饭,别看名字很俗,可是那些妖族真心实意认为这个王号非常尊贵,能代表自己的感激之情。”

    食物本身并不足以产生这么多、这么深的感激,关键是在这个过程中众妖摆脱了沮丧,从无奈等死的谷底爬上了坚强生存的地面。因此,他们很自然地要跟着饭王继续前进,继续攀登与敌一战的高峰。

    “我预感……跟冰魁这一战很不好打。”慕行秋说。

    “呵呵,你太严厉了。”申尚笑着摇摇头,迈步向山上走去。

    众妖让开一条狭窄的通道,锦簇没有回头就已经知道来者是谁,他伸手指向远方,“大概是午时前后,最后几处尸坑同时出现。三队妖兵一直在那边巡逻,可是直到天黑之前他们才发现尸坑,立刻回来报告,他们吓坏了。”

    妖兵害怕的不是尸体。而是尸坑散发出来的恐惧。

    这是一个月光皎洁的夜晚,妖族的夜视能力都不错,能望见几里之外的大致情形,同时拥有妖丹与天目的慕行秋。却能清楚看到四五十里以外的场景。

    被寒冰包裹的妖尸横七竖八地躺在若干处地面上,刚死不久,还没有被积雪覆盖。

    “我觉得法力运转不太顺畅。”申尚扭扭肩。好像这样一来就能抖掉阻滞法力的蛛丝。

    “这里还好,再往前两三里,就彻底不能使用妖术和法术了。”锦簇扭过头,盔罩后面的眼睛跟天上的圆月一样明亮,“这就是斗转星移阵,等到整个冰城和狼原都被阵法的力量覆盖,所有妖术和法术都被禁锢的时候,冰魁就该出现了。”

    冰魁两个字就像是一道妖术,妖族首领们身形微晃,喉咙里发出呃呃的声音,锦簇这回没再退让,他已经在这场无形的战斗中站稳了脚跟,可以发起反击了,他又指向远处的尸坑,说:

    “感觉到了吗?在冰城周围到处都有被屠杀的妖族,他们死后也不得安生,仍然在替凶手施展妖术,释放诅咒,散布恐惧,让活着的妖族失去斗志。”

    锦簇终于转身,面对妖族首领,他们也在看着他,像是疲惫不堪的登山者,需要先行者伸手拉一把。

    “所以,别说妖族的死亡没有意义,等死留下的是沮丧与恐慌,战死留下的是希望!让冰魁来吧,就算被杀死,我也要盯着他们的眼睛!”

    “冰魁……”一只妖族首领轻声说出这两个字,像是吹向成熟蒲公英的一口气,柔缓而小心翼翼。

    “冰魁。”几只妖一块说,摇头左瞧右看,发现自己的脑袋还在,身上也没有莫名其妙地多出伤口,胆子更壮了。

    “冰魁!”锦簇纵声大叫,众妖跟着一块大叫,声音汇集在一起,远远传出去,像是一阵狂风掠过雪地。

    这不是乞求和呼吁,而是挑战,通过呼唤可怕的名字,众妖似乎获得了强敌的力量。

    没过多久,山下的妖族营地里传来响亮的回应,那是更多妖族在呼喊“冰魁”,发音已经失真,像是风吹山林的涛声,像是巨兽从梦中醒来时的吼叫。

    “准备战斗。”锦簇说。

    妖族首领们转身向山下跑去,向全体妖族传达饭王最新的命令。

    申尚的眼睛也在发亮,他向慕行秋说:“道士里找不出这样的人。”

    慕行秋微微一笑,他有过热血沸腾的经历,也有过冷却之后的惨痛记忆,不过申尚说得没错,道统里没有锦簇这样的人物,慕行秋自己也不是,他毕竟也受修行的影响,长久的沉思默想早已磨平了他的棱角,即使在最激昂的时刻,也保持着几分冷静。

    “这一战你打算怎么打?”申尚问锦簇,晃晃手里的水晶眼,“是他让我问的,他想给你一点帮助。”

    锦簇摘下头盔,瞥了一下水晶眼,似乎不太欢迎异史君的帮助,“十五岁以下的孩子留在冰城的地下,其他妖族不分男女全都参战,他们既然能从家乡一路走到冰城,就能拿起兵器。”

    简单直接的战术。锦簇觉得这就够了。

    “你知道冰魁什么时候、会从哪个方向进攻吗?”申尚问。

    锦簇沉默了一会,“冰魁要是真像传言中那么厉害,但凡还讲一点荣誉,就会从正面进攻,我们在狼原开战,对双方都公平,谁也不占地势之利。”

    “呵呵,冰魁既不是人类,也不是妖族,荣誉对他们来说跟脚下的冰雪一下无聊。我真应该给你造一顶王冠。全部材料就是骄傲。”申尚用双手比划出王冠的形状,象征性地戴在锦簇头上。

    锦簇哼了一声,“那就让冰魁来吧,妖族会聚在一起,冰魁在哪里出现,我们就往哪支援。”

    “这回的打法才有点意思,但是你还需要一个更严密的计划,万余名妖兵如何分布、如何呼应、如何最快地互相支援,这可是大有讲究的。冰魁有阵法,咱们也可以有……”

    申尚个子矮,声音却成熟稳重,锦簇不由自主弯腰。听他排兵布阵的建议。

    “我去外边看看。”慕行秋说,申尚和锦簇聊得正起劲儿,只是冲他点点头。

    慕行秋升到空中,没飞出多远就感到法力和妖力运转越来越难。只得落到地面上步行,身后突然传来细微的声音,他转身望去。看到跳蚤正向自己跑来,两角中间坐着秃子,背上竟然驮着小妖飞飞。

    麒麟的骄傲一点不比锦簇少,平时甚至不允许外人走进五步之内,只有慕行秋、秃子、小蒿少数几人能骑在它身上,这回居然为一只小妖破例,让慕行秋大感意外。

    飞飞显然比慕行秋更意外,而且还很害怕,拼命扇动半透明的翅膀,努力减轻自己的重量。

    “我跟飞飞的母亲说了,带他出来玩一会。”秃子向慕行秋眨眨眼睛,他看出慕行秋对飞飞很感兴趣,所以决定将他带来。

    慕行秋还没确定飞飞体内是否真有道根,法力的确被吸走一部分,但那也可能是小妖天生的某种妖术。

    不过秃子既然将他带来了,慕行秋自然不会撵他走,只是说:“小心点,不要离我太远。”

    慕行秋和跳蚤都是体力超强者,在地面奔跑的速度几乎跟飞行一样快,不到半个时辰就跑完了数十里路程,小妖飞飞一直屏息宁气,翅膀没有一刻休息,黑溜溜的眼睛里闪烁着既惊恐又羡慕的光彩。

    一共七座新尸坑,填补了斗转星移阵包围冰城的最后一块空缺,大白天就在巡逻妖兵的眼皮底下了出现了,谁也没看见冰魁从何而来又去往何处。

    慕行秋挨个尸坑查看,最后停在只有一具尸体的尸坑边上。

    这具妖尸与众不同,别的尸体都是随意躺在那里,只有它被故意摆出弓箭的形状:两腿张开代表弓身,一只手举过头顶,一只手垂在裆部,与整个上半身组成箭矢,好像刚刚离弦还没有射出去的样子。

    箭头指向冰城稍微偏西一点的位置。

    秃子突然开口,“飞飞别怕,有小秋哥在,冰魁也不敢动你。”

    慕行秋光顾着检查尸坑,将这只小妖忘了,飞飞已经扇不动翅膀了,呆呆地坐在跳蚤背上,小小的脑袋上汗流如注。

    离尸坑越近,诅咒的力量越强,小妖快要承受不住了。

    “回去吧。”慕行秋已经看过太多尸坑,没发现什么特别的线索。

    跳蚤转身向冰城跑去,它又找到两粒星云树种子,吃得很开心,一点不受诅咒的影响。

    慕行秋跟在后面,越来越好奇冰魁的真面目,战死之前总能看到吧?他想。

    前方的秃子又叫起来,因为跳蚤不听话,忽左忽右,而且总想蹦到空中,好像天上有什么好东西似的。

    跳蚤时不时会有一些孩子气的举动,慕行秋不是特别在意,可是过了一会他觉得不太对劲,跳蚤好像真的在空中发现了什么。

    慕行秋加快速度,跑在跳蚤身边,抬头向上望去,月朗星稀,夜色如纱,没有任何异物飞翔,可跳蚤却仍然紧追不舍,舌头伸在外面,一脸的馋相。

    慕行秋心中一动,收回目光只看近处,妖丹左眼以天目遍照细微。

    终于,他看到了。

    半空中飘着一粒星云树种子。

    (求推荐求订阅)(我的小说《拔魔》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