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百零五章 灵气的补偿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锦簇大获全胜,事实再一次证明,看得见摸得着的食物,远远比虚幻缥缈的荣誉、骄傲这一类东西更有力量,在芳香扑鼻的腌肉面前,诅咒就像一名脸色苍白、身体羸弱的假半仙,不管叫得多么努力,还是没法重新抓住妖族的心。

    冰城地下储藏的食物几乎都在,它们是为躲避外敌进攻而准备的,从来没想过要带走,万子圣母带领他们去往的地方也不缺食物,因此更没必要随身携带了。

    孩子受诅咒的影响本来就比较小,当肚皮填饱之后,他们的精力更加旺盛,个个喜笑颜开,甚至就在冰城废墟里互相追逐打闹,发出的阵阵笑声像阳光穿透乌云一样从密布的恐惧与沮丧当中辟出一条通道。

    成年妖族也能吃上几口食物了,这是多日以来他们第一次满足自己的口腹,觉得那些不甚新鲜的肉菜乃是世上最美味的佳肴。

    锦簇没有再犯冒进的错误,他在众妖中间走来走去,与每一位首领交谈,准确叫出对方的名字,向遇到的每一只妖族点头,伸手抚摸小妖的头顶,询问母亲们是否还需要更多食物……

    他成功地让大多数妖族知道了锦簇这个名字,而且知道是他找出了这些食物。

    食物并不丰盛,只能供万余妖族数日之用,但锦簇得到的感激与支持却超出想象,即使是最骄傲最蛮横的部族首领也向这名年轻的灵妖躬身致意,给予他真正妖王的礼遇。

    申尚一直跟在锦簇身边,适时提醒他见好就收,不要让妖族感到厌烦。

    符箓客们没有尝过饥饿之苦,心中的沮丧自然也就不能被食物撵走,申尚另想了一个办法。他要组织一次仪式,就在今晚,点燃一堆巨大的篝火。然后为“饱肚子王”加冕,接下来还要进行一系列的比斗。为此他要进行大量准备。

    符箓客们忙开了,用符箓点燃并维持篝火、从冰城搬来大量桌椅、为各部族划分位置……事情一件接一件,申尚不停地安排工作,让他们脚不沾地忙碌着。

    当夜色降临,法术变幻出来的烟花升入天空,妖族的小孩子兴高采烈地一路跑来时,符箓客们终于忘掉了心中的沮丧,跟着大家一块笑了。

    这是一个热闹的夜晚。没谁提起冰魁与环绕四周的妖尸,没有沮丧、恐惧和饥饿的打扰,只有咆哮、拳头、酒肉和笑声。

    选来选去,众妖一致公认找出食物最多的是麒麟,它不吃肉,鼻子却比吃肉的狗还要灵敏,用蹄子敲打的地方总能最快挖出宝藏来。

    秃子没能抢到“饱肚子王”的称号,可他是唯一能靠近麒麟的人,能端坐在麒麟两角之间,替它接受“臣民”的欢呼。这让他心满意足,嘴巴整晚没有合拢,豁齿外露。以至于被叫作“缺牙将军”。

    直到后半夜,秃子才想起来自己好久没去看小秋哥了,于是他飞过去,发现地洞周围的禁制已经消失,这表明他可以进去了。

    慕行秋将自己的左眼炼成了妖丹。

    两仪剑盾的法门注明得清清楚楚,想要生成妖丹至少需要一年时间,而且还得是每日不停的勤修苦练,可慕行秋只用了不到六个时辰,其中还有一半时间是在摸索。真正的修炼只有三个时辰。

    可妖丹的确形成了,慕行秋能感受妖力正在隐脉当中流转。当它们与正常经脉中的内丹法力相遇时,双方就各占一边互不干扰。这是两仪剑盾的法门在起作用。

    左眼的天目仍然存在,即使在不洁之气的笼罩下也能正常作用,事实上,慕行秋已经不需任何法器帮助他呼吸了。

    更大的变化发生在身体上,从前的慕行秋体质再好,也需要施法才能将力量发挥出来,可现在力量就像不受控制一样,随时随地都会表露出来,伸手轻轻一按,土炕就坍塌半边。

    慕行秋不得不尽量束缚这股力量,以免造成更多的破坏。

    秃子飞进来的时候,慕行秋正在思考自己为什么能迅速生成妖丹,并且有了初步结论。

    事情还要追溯到六七年前,左流英在乱荆山引出了魔手,最后时刻,他将魔手的力量全都转为天地灵气,封存在慕行秋体内。

    灵气是修行内丹的最重要材料,可是对身负情劫的慕行秋来说意义却不是很大,度劫之前他无法突破吸气境界,在乱荆山闭关六年,他的幻术突飞猛进,内丹境界却一直停留在吸气七重。

    大量灵气一直滞留在慕行秋体内,没有帮助也没有坏处,就那么一直浪费着,直到他开始修炼妖丹。

    妖丹也需要天地灵气,可妖族大都不会吸引之法,只好从自己的血肉当中一点一点地积累,速度缓慢,因此两仪剑盾才定下至少一年的时间,兽妖散修想不到会有一名修炼者体内能够聚集如此之多的天地灵气。

    灵气充沛,生成妖丹自然就跟捅破窗户纸一样简单。

    慕行秋觉得自己拣了一个大便宜,可是仔细一想,几年来他的内丹一直没有进展,同一年加入庞山的弟子已经达到餐霞境界,他却还是吸气,浪费了多少时间与精力,这么一想,又觉得区区妖丹弥补不了内丹上的损失。

    妖丹比散修的内丹还要驳杂,而且没有清晰的境界划分,就算以后越来越强,也终究比不上纯正的道统内丹。

    秃子进来的时候,正赶上慕行秋有感而笑,于是他也跟着傻笑起来,“小秋哥,你听到外面的声音了吧,跳蚤当上‘饱肚子王’了,它可得意了,尾巴翘得老高,走路姿势都跟从前不一样了,你应该去教训教训他。”

    “走,去教训它!”慕行秋突然来了兴致,秃子兴奋地打了一个唿哨,抢先飞出去向跳蚤挑战。

    慕行秋与麒麟的打斗是当晚聚会的最高峰,他们的力量完全超出了妖族的想象,拳头和蹄子击中对方的时候砰砰直响,震得地面都微微颤抖,数只最为强壮的兽妖试图参与这场打斗,结果刚刚靠近就被弹飞,甚至没有出手的机会。

    这样的贴身肉博场面对众多妖族来说,就像是低等道士亲眼见到注神道士施法、年轻的学子亲身经历文豪之间的赛诗一样令人激动,女妖发出只比男妖稍尖一点的吼声,小妖互相扭打在一起,模仿慕行秋和麒麟的每一个动作。

    可是只有一点,无论秃子多少次纠正,大多数妖族都以为上场的是灵妖锦簇,即使锦簇就站在身边,他们也不觉得矛盾——他们的酒喝得足够多了,相信妖术无所不能,分身更是小事一桩。

    直到凌晨时分,众妖才逐渐散去。

    锦簇一天之内收获了普通妖王几年才能得到的声望,可这不够,他还想得到更大的成果:冰魁,只有挑起妖族的斗志,并且能亲口说出冰魁这两个字时,这场胜利才算完整,才算具有价值。

    锦簇没去休息,在万余名妖族汇聚而成的激情火焰里,他燃烧得最为旺盛,必须找个人说说话,好让自己冷静一下。

    他踩着满地的灰烬与垃圾,走到慕行秋面前,他们两个曾经跟镜子内外一样相似,现在却有了明显的区别:慕行秋脸上总是带着微笑,他的相貌是年轻的,气质却更加成熟,谁也看不出这具身体里蕴藏着强大的力量;锦簇则是另一种风格,目光炯炯,脚步轻盈,充沛的精力透过单薄的衣裳一点不落地显露出来,不只燃烧自己,还能燃烧别人。

    “谢谢你。”锦簇说。

    “除了跟跳蚤打了一架,我好像没帮上什么忙。”

    “你的支持对我非常重要。你放手让我做了,从始至终没有干预。说实话,我一直有点担心,以为你只是想看我的笑话,等我惨败的时候,你再出来收拾残局,可你没有这么做。所以我要谢谢你,谢谢你对我的信任。”

    慕行秋点下头,“看来你很喜欢担负责任。”

    “我只是觉得……我也是妖族,看到同类就那么心甘情愿地等死,我受不了。”

    “接下来是更难的一步,不是等死就是战死,大多数人看不出其中的差别。”

    “真正的妖族会选择战死。”锦簇自信满满地说,他化妖才几年工夫,其中多半时间都与漆无上的妖军为敌,可这也让他对妖族拥有更多的理解,“只要摆脱诅咒的影响,所有妖族宁愿战死,看着吧,他们不需要明白等死和战死之间的区别,他们……我们渴望战斗,否则的话,为什么十几万年了,妖族还是不肯向道统屈服?”

    锦簇声音微颤,似乎领悟到了什么,“大部分道士都是好人,可道士离妖族太远了,远远地射出法术,远远地消灭目标,所以他们不了解妖族,总有一天,等魔族将道士和妖族都逼进同一个角落里的时候,双方或许会和解。”

    道统就要退隐了,哪里还会跟妖族共享一个角落?锦簇是知道这件事的,但是激动的他想不起来,慕行秋也没有点明,他想,一个人若是连梦想都没有,怎么可能有胆量迈步走向九死一生的战场?

    这天上午,一些妖族首领——数量不多,只有七八位——一块来见锦簇,对他说:“我们回忆起吃饱的滋味,不想再让孩子挨饿了,死亡将我们驱赶到这里,该是转身跟它较量一番的时候了。”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