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百零二章 两仪剑盾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妖族都是硬汉,即使是妇孺也不例外,他们认为坚硬的拳头胜过刀剑,而刀剑又胜过法术,可到头来,他们还是频频败在法术面前。

    诅咒也是一种法术,魔族的法术,它们巧妙地绕过妖族厚重的皮肉和顽固的骨骼,直达内心,肆意扰乱他们简单粗暴的情绪,于是,最强壮的兽妖也垂下了头颅,成为恐惧的玩物,甚至忍不住向陌生的客人倾诉。

    “我以为这里是安全的,多少年来,大家一直都在说冰城和狼原多么多么安全,连道统都攻不进来。我没想到会是这样,我带来了全部亲人,丢弃了全部家当。我的路走到头了,我们就该死在这里,这是古神的意志,死后他会给我们安排更好的去处。”

    诅咒只需要极少的养料就能长出恐惧的参天大树,大量妖族被没有来由的恐惧所驱赶,跑来冰城,发现这里已经是一片焦土,于是甘心等死。

    这就是锦簇面临的第一道难关,而他连敌人的影子都没见着。

    关于诅咒以及应对方法,慕行秋将自己所知的一切都告诉了锦簇,但是没有替他出主意,因为他没有万无一失的计划,断流城的诅咒比较简单,而且在进行过程中就被击溃,冰城众妖却早已深陷其中。

    异史君倒是提供了几招强大的妖术,不能去除诅咒,却可能令诅咒为己所用,使得众妖对锦簇更恐惧,可无论哪一招都要用到大量献祭,至少上千名妖族要为此献出生命。

    异史君觉得这是一举两得的手段,既能得到一支现成的军队,又能借机清除老弱病残,可锦簇想都没想就拒绝了,他宁可劝说众妖自己摆脱诅咒,成功的机会虽然很低。这却是他唯一接受的手段。

    天亮之前的一个多时辰里,锦簇围着篝火来回绕圈,思考如何才能将一大群妖族从诅咒中拉出来:众妖受诅咒影响已深,而他却是一名毫无威信的外来者,身边连跟随者都没有,此地的妖族甚至没听说过灵妖一族。

    记忆就是力量,锦簇努力回忆自己走遍各座营地时的所见所闻,希望从中找出诅咒的破绽。

    申尚用赞赏的目光看着锦簇,“他不只相貌像你,脾气也有点像。只不过少了一层道士的壳。没准他会成功,可异史君看中的还是你,他不管你用什么手段,只要能阻止冰魁布置第一枢位就行,他会遵守承诺的。”

    慕行秋没吱声,他成功说动了锦簇,心里却没有多少喜悦,他不知道自己是在塑造一位未来的首领,还是在毁掉一名热情的灵妖。

    申尚起身。召集全体符箓客去一座地洞里聚会,他也得负起一点责任,起码将自己带出来的这些妖族从诅咒中解救出来。

    慕行秋取出一枚宝珠,寻找异史君第一百二十四魂第二百六十一年的记忆。这只魂魄原本属于一位罕见的妖族散修,他曾是纯粹的兽妖,妖丹生在右角上,三十岁的时候却突发奇想。拜一位散修为师,在下丹田里凝成了一枚内丹,跟散修一样驳杂不纯。却实实在在是一枚内丹。

    正因为他身份特殊,才会被异史君选中,死后成为众魂之妖的一部分。

    兽妖想要修行内丹可不容易,他不得不毁掉自己的右角妖丹,拖着脆弱的身躯开始修行,成功之后他对内丹与妖丹的异同特别感兴趣,竟然又重新长出了妖丹。

    根据自己的亲身经历,这名兽妖散修创建了一套法门,以协调内丹与妖丹的冲突。

    慕行秋仔细看完这套法门,终于明白异史君之前为何觉得他不会同意了,它不是用来去除化妖反应的,而是帮助修行者长出妖丹——有了妖丹,化妖反应当然也就停止了。

    裴子函肯定喜欢这套法门,甚至愿意拜在异史君面前为它出生入死,可慕行秋——突然间念头一转,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不该接受,他已经不是道士了,甚至吐出了千辛万苦才凝成的一枚内丹。

    慕行秋忍不住仰头大笑,锦簇毫无反应,仍在思考对策,跳蚤和秃子却凑过来,前者寻找金银屑,后者好奇地问:“小秋哥,你在笑什么?”

    “如果能有妖丹,你希望长在哪里。”

    “嗯,首先得假设我有一具身体……”秃子认真地想了一会,“别长角上,头盔有角就挺好,真长在头上就难看啦。也不要翅膀,看着挺威风,可是你发现没有,飞妖都挺弱,没什么大妖,羽王每次整理翅膀的时候我都替他着急。手掌也不好,看着就笨重。啊哈,我想到了,妖丹就应该像殷不沉那样,长在眼睛里。”

    “眼睛?”

    “对啊,看着一切正常,其实是一枚妖丹,多有意思,而且眼睛本来是弱点,变成妖丹之后却成最强大的部位,更有意思了。”

    慕行秋点点头,觉得秃子的选择真的很有道理。

    他不着急学习法门,而是继续查看兽妖散修的记忆。

    这位兽妖散修心事细密,对妖丹、散修内丹和道士内丹进行了大量研究,对道士内丹他了解不多,直到成为众魂之妖的一部分之后,才从其它记忆当中得到帮助,令研究更加完善深入。

    道士内丹最纯粹,产生的法力也最为稳定绵长,而且没有修行止境,可惜的是人有止境,或早或晚修行者总会遇上叹息劫,从而止步不前。

    散修内丹相对驳杂,法力不够稳定,即使没遇到任何心劫,修行生涯也会在攀到某座高峰之后无路可走。

    妖丹跟前两者有本质不同,它不能直接利用天地灵气,而是吸收自身血肉里的零散灵气和一些不洁之气,因此效率最低,也最为驳杂,但却有一个好处,无需特别的修行法门,只要活着,妖丹就会自动增强,体质也会在这个过程中越来越好。

    同时修行内丹与妖丹看上去像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兽妖散修根据自身经历却得出一个不太好的结论:妖丹虽然只用到血肉里的少量灵气,可还是会跟内丹产生冲突,生出妖丹之后,内丹很快就会停止增强,他想出的法门只能协调表面矛盾,却不能解决根本冲突。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同时拥有内丹与妖丹的兽妖散修才会一直默默无闻,因为他两方面都不够强大,若不是被异史君看中,他创建的法门早已失传。

    对慕行秋来说这却不是大问题,吐丹之后,他身上没有了根本隐遁之法,却有情劫未度,泥丸宫内丹是别人送给他的,这三者都令他根本不能继续修行内丹,因此与妖丹不存在冲突。

    兽妖散修给自己创建的法门起名叫“两仪剑盾”,剑喻内丹,盾指妖丹,一切顺利的话,少至一年多则五年慕行秋就能让自己的眼睛变成纯正的妖丹。

    兽妖散修还有一段记忆,是乌鸦本魂劝说他加入众魂之妖时说的话:“妖族之弱不在于妖丹,而在于修行之法太易,天生妖丹者比比皆是,以至于众妖都以为理所应当,无妖钻研更好更快的修行法门。偶尔有妖族像你一样想要找条新路,却被视为不务正业,等你死后魂飞魄飞,连这点努力也会立刻消散。你所做过的一切,都不会给妖族带来任何好处。所以,加入我吧,虽然在这个时代你是孤独的,但是在过去和未来,你会找到志同道合者,你的努力会成为众多努力的一部分。”

    曾妖散修被说动了,慕行秋也心动了。

    弱者或许并不弱,只是没有找到正确的法门,就像道统的强大并不在于某一位道士,十三万多年来无数智者的积累,才筑成今天的这条坦途,走在上面的新人可以比前人更轻松地凝成几无瑕疵的道统内丹。

    时间就是睿智,记忆就是力量,慕行秋心潮涌动,对这句话有了更多感悟,他甚至想,道火不熄其实说的也是同一回事:道火烧得越久越强大,道统没有了服日芒道士,骨子里其实并未衰落,很可能更强了一些,只是这些力量隐而不现。

    或许这就是道统至宝的作用,积累并隐藏道统的力量。

    道统隐退,但道统也终会重返,而且不会等十三万年那么久,慕行秋觉得自己没准有机会亲眼见到道魔之战。

    前提是他得活下去。

    慕行秋思绪万千,等他回过神来时,天已经亮了,他抬起头,不得不承认异史君的强大,他被囚禁在水晶眼里,仍然能不动声色地改造另一个人的头脑。

    火堆已经熄灭,在慕行秋对面,和他一模一样的面孔露出的却是坚毅与顽强。

    秃子笑眯眯地看着慕行秋,“两个‘小秋哥’一会皱眉一会微笑,可真好玩,瞧,你们把跳蚤都弄糊涂了。”

    跳蚤正用一红一黄两只眼睛茫然地左瞧右看,好像有点分不清谁是谁了。

    慕行秋哈哈一笑,收起藏有异史君记忆的宝珠,问道:“想到办法了?”

    锦簇嘴角微微一动,不管长得多么相似,他跟慕行秋总是有一点明显的不同——天生的骄傲,“没有什么能将一个人完全改变,魔尊正法不能,诅咒也不能,每只妖族心里都有他最在意的东西不可动摇,我想我已经找到了。”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