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百章 异史君的条件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异史君宁可落入一名不太熟悉的道士手里,也不愿再受到慕行秋的掌控,自有其道理,慕行秋无从猜测,只能告诉申尚前因后果,以及如何与异史君取得联系。

    “这里居然关着大名鼎鼎的异史君?”申尚着实吃了一惊,“舍身国最荒僻之处都有妖族信奉古神教,他们可都将异史君看成教主的。”

    异史君面孔众多,慕行秋迄今还没见过“教主”那一面。

    “存思异史君的名字吗?这个容易。”申尚按照慕行秋讲述的办法闭目存思,过了一会又睁开眼睛,不好意思地笑了,“太久没有修行,我连最简单的技巧都给忘了。你确认异史君要找的是我不是你吗?不如你把水晶眼拿去吧。”

    “不,就得是你,异史君选中了你,在我手里他不会开口的。”慕行秋知道异史君的一切行为皆有目的,除非有左流英注神境界时的本事,否则的话是不可能强迫这只老妖改变主意的。

    申尚又一次尝试存思,这回成功了,但也没坚持太长时间,他干笑了两声,似乎觉得这件事既可笑又神奇,“这要是在从前,我会立刻将眼珠扔掉,道士绝不让任何东西轻易进入自己的脑袋。”

    普通道士是这样,慕行秋却总是脑海敞开无力自保,他刚刚加入庞山连最基础的修行还没开始的时候,就被高等道士取走过全部记忆,此后更是接二连三遭到入侵,甚至在脑子里进行过生死之战。

    “他说什么了?”慕行秋问。

    “他要私下跟我交谈,哈哈,一个只在脑子里说话的声音,居然还要私下交谈。真是……我进地洞,待会再出来。”

    慕行秋点点头,无事可做。正好符箓客们点起一堆篝火,他也走过去跟大家坐在一起。

    一共二十四名符箓客。年龄从十岁到四十来岁,全都长着饱经风霜的脸孔——永远也不会消退的腮红和干裂的皮肤,表明他们来自一个多风的地域。

    随着夜色降临,笼罩在冰城和狼原上空的衰颓之气减弱了一些,到处都有火堆燃起,妖族的孩子们在吃过所剩无几的一点可怜食物之后,停止了哭喊,开心地互相追逐、嬉笑。声音远远传来,显示出一点生命的迹象。

    诅咒对儿童的影响更小一些。

    “我还不知道大家的名字。”慕行秋先开口。

    符箓客们一一报出自己的姓名,还好,没有漆、飞、豪这三个妖族大姓,都是李二、张三一类的普通姓氏和普通名字,慕行秋却倍感亲切,一下子想起来野林镇的居民。

    符箓客们仍然沮丧,但是很礼貌,有问必答,可他们知道的事情太少。都是第一次出远门,看见雄壮粗野的兽妖,跟人类一样感到震惊和惧怕。对纠缠在自己心中的沮丧,更是说不出理由。

    “有什么意思呢?走来走去到处都是冰雪,还不如就留在这里。”符箓客们甚至失去了对家乡的思念。

    慕行秋既然知道这是诅咒的结果,就没有追问不休,也没有劝慰。

    足足一个时辰之后,锦簇还没回来,申尚从地洞里走出来,疲惫不堪地坐在慕行秋身边,“我就不应该离开三水岭。还不如在那里等着,让庞山来人把我杀了。”

    申尚比从前开朗了一些。但是仍然没有度过崩劫,遇到大事的第一反应还是自怨自艾。默默地坐了一会,他说:“异史君不想落在你手里,因为你可能不会耐心听到说话,还可能把水晶眼到处乱丢。”

    慕行秋的确扔过一次,于是笑了一声,“但他还是有话要对我说。”

    “嗯。”申尚变得跟符箓客一样沮丧了,说话更像是出于礼貌,而不是真想表达什么意思,他也没有邀请慕行秋进地洞,因为在哪都一样,附近的符箓客和远处的妖族,都对偷听谈话没有任何兴趣,即使声音传到耳朵里,也会从另一边的耳朵飞出去。

    “这叫斗转星移阵,冰魁从五年前就开始布置了,最近几个月才加快速度,异史君早就知道,但是他没有阻止,而是在几处关键位置提前准备了埋伏,潜龙之火就是其中之一。”

    慕行秋一下子明白过来,怪不得异史君能让漆野茫轻易点燃潜龙之火,原来他早就有准备,只是对象并非道士,而是冰魁。

    “异史君让跳蚤带着你观察斗转星移阵,就是为了证明他所言不虚。”

    “我相信他,然后呢?我的信任有那么重要吗?”

    “异史君希望你能代替漆无上的地位。”申尚同情地看着慕行秋,光是知晓这些事情他就感到可怕而沉重,无法想象将要承担的人会是怎样一种状态。

    慕行秋冷笑一声,“他不知道自己来晚了吗?”

    “听我……不,听他慢慢说。”申尚长长地叹了口气,“是这样,异史君不喜欢道统,可是更不喜欢魔族,他了解十三万年以前的历史,知道魔族会怎么对待他,所以他希望创建一派新的势力,处在道魔之间,不受双方控制,也不参与双方的战争,独善其身。”

    “听上去不错,他传播古神教就是为了这个吧?”

    “没错,现在万事俱备,就差一名优秀的首领,他在妖族和人类当中都寻找过,甚至去过皇京,也扶植过一些人,却没有一个坚持到最后的,所以他想让你试试。”

    “他自己为什么不出头?”

    “他说作为一方势力,有公开的就得有隐藏的,这样才算完整,才能让敌人忌惮,他是隐藏的力量,缺的是能公开的首领。他说让你放心,你不是傀儡,可以为所欲为。”

    慕行秋想起了漆无上,他可没有为所欲为太久,几年时间就被杀死了。

    “我拒绝,不管他开出什么条件我都拒绝。”慕行秋干脆地回答。

    放在从前,慕行秋即使不接受,也会考虑一下,现在的他却一点也不想接受,他很清楚所谓的“为所欲为”是什么意思,漆无上可以挥手间就让数万名妖兵上战场送死,但是仍然逃不过自身的毁灭。这世上没有真正的为所欲为,最强大的两方势力,魔族被剥夺形体关在虚空之中十几万年,道统过了一段时间的好日子,却整天担惊受怕,强敌尚未露面就选择主动退隐。

    换一个人大概很难理解慕行秋的选择,崩劫在身的申尚却露出笑容,“你还真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过了一会,申尚继续道:“异史君并不强求,他只是提出一个建议,你既然拒绝那就算了。但他还有几件事要对你说。”

    “我在听着。”

    “你的化妖反应不会结束,会一直折磨你到死,因为你当初是自愿服食的,化妖已深入骨髓。当然,异史君有办法解决,但是你未必愿意。”

    “他又要提出什么条件吗?”

    “没有条件,可是你得学习几项妖术,而你是道士……”

    “我没意见。”慕行秋不觉得自己还是道士,而且他已经用过一次妖术,不在乎多学几项。

    “那就好,‘第一百二十四魂第二百六十一年’,异史君说妖术就在那里。你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吗?”申尚迷惑不解。

    慕行秋明白,异史君是众魂之妖,他这句话在告诉慕行秋记忆的位置,免去他的寻找之苦。

    “替我谢谢他。”

    “呵呵,他听得到你的声音。这让我想起了左流英,他现在还让别人替他传话吗?对了,他已经吐出内丹,变成吸气道士了。真是难以想象,可仔细一想,也只有左流英敢做出这种事,从前我就有点怕他,现在更害怕了……”

    申尚感慨了一会,正要继续往下说,锦簇回来了,劲头儿比离开时弱下去不少,他也受到了诅咒的影响,但还没有完全屈服。

    “明天早晨,一百多位妖族首领将聚在一起议事,我想我可以说服他们离开这里。”锦簇盯着慕行秋,好像自己刚刚在一场战斗中获胜。

    “很好,我很愿意看到你成功。”慕行秋说。

    锦簇坐在火堆边上,脸上的骄傲神情慢慢消失,呆呆地望着火焰,身体微微颤抖,显然对明天一早的聚会没有一点把握。

    “年轻真好,对诅咒的抵抗力都强大得多。”申尚笑着摇摇头,转向慕行秋,“接下来这件事,异史君就要提出条件了。”

    “嗯。”

    “野林镇。”申尚停下来观察慕行秋的反应,过了一会才继续道:“异史君对野林镇的事情所知甚少,因为那不算什么大事,可他手里的确有一条很有用的线索。”

    “什么线索?”

    “野林镇不是第一个遭到魔种入侵的人类村镇,也不是第一个居民莫名消失的地方。”

    “这个我知道。”道统书籍记载过这些事情,慕行秋早就从芳芳那里听说过。

    “异史君有一段珍贵的记忆,能告诉你一个村子被魔种入侵之后那些村民的遭遇。”

    野林镇居民的下落很可能跟那些村民一样,这的确是一条重大的线索,慕行秋沉默了一会才问:“他的条件呢?”

    “条件就是你得保护这块土地,击败冰魁的进攻,不能让斗转星移阵成形。”申尚拍拍额头,只是转述一下,他也觉得压力沉重。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