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百九十八章 星辰之阵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跳蚤是为星云树的种子而来的,接下来的三天,它在一片广阔的区域里又找到十五处妖尸聚集地,少则一具,多则上百具,不分男女老幼,身上都裹着一层厚厚的冰,这让他们宛然如生。

    这些兽妖来自两三个部族,就像传言所说,冰魁不留活口,连刚出生不久的婴儿都不放过。

    连锦簇也猜测凶手就是冰魁了,“怪不得北方妖族那么害怕冰魁。”盯着一只小妖似乎仍在转动的眼睛,他打了一个寒颤,“冰魁故意留下全尸,就是为了让大家恐惧吧。”

    慕行秋没有太早做出结论,他在遥望,脑子里慢慢勾勒过去三天见到的场景。

    不远处,跳蚤正跟秃子互相追逐游戏,它找到十粒星云树种子,全是新鲜的,吃掉之后恢复了大部分记忆,已经能认出从前的熟人,脖子上的血色消退干净,眼睛却是一红一黄。

    但是有一些变化留存下来,跳蚤的力量还是那么大,一角能将秃子挑到上百丈的高空,这是一个危险的游戏,只有他们两个敢玩,还玩得很高兴。

    慕行秋弯腰在一片没有遭到破坏的雪地上画了十几个小点,“瞧,杀妖地点不是随意的,冰魁——暂且假定杀妖者就是冰魁吧——在用妖尸布阵。”

    锦簇佩服慕行秋的记忆力,可他看不出这些乱糟糟的小点是什么阵法。

    慕行秋抬头望天,午时刚过不久,他眼里看到的却是满天星辰,“所有杀妖地点都与天上的星辰相符,亮度跟妖尸的多少正好一致,我叫不出这些星辰的名字。但我能记住它们的位置。”

    锦簇更加吃惊,“冰魁到底想干嘛?”

    慕行秋摇摇头,“我知道这必定是一种妖阵。目的我就不知道了,而且为什么会有星云树的种子?”

    这才是最让慕行秋感到迷惑不解的怪事。星云树只在望山才有,在法术的阻拦之下,种子飞不出山谷,只能靠互相残杀减少数量,药材星华飞英就是这么来的。

    被杀的兽妖是从望山附近来的?还是说望山在执行某个计划?又或者杀妖者根本不是冰魁,而是望山道士?

    慕行秋理不出头绪。正默默思索,猛然惊醒,自己在做什么?既然不想负责不想再当首领。就不要胡思乱想,一步走错,就会步步深陷,他还是远离此地为好。

    慕行秋转身走向麒麟,留下一脸茫然的锦簇,过了一会,灵妖轻叹一声,继续检查遍地妖尸。

    跳蚤和秃子迎上来,麒麟亲昵地在慕行秋身上蹭来蹭去,好像一点也不记得自己曾经跟他大打出手。

    慕行秋觉得它是在装糊涂。但还是抱住它的脖子,和声道:“好了,把水晶眼吐出来吧。那东西你留着没用,把它交给我,我带你去见左流英。”

    跳蚤用那只澄黄色的大眼睛眨了两下,既邪恶又无辜,似乎没听懂人类的话。

    慕行秋又转到另一边,说:“异史君,我知道你能听见我的声音,出来吧,咱们谈谈。你想要自由,我想解开几个疑惑。这是一笔好交易。”

    慕行秋其实没办法将乌鸦本魂从水晶眼里放出来,异史君显然了解这一点。所以没做出任何反应,跳蚤血红色的眼珠缓缓转动,总像是在发出无声的威胁。

    一红一黄,跳蚤的两只眼睛让它的脸分裂成两种风格,看得越久越觉得扭曲。

    秃子落在两角之间,“跳蚤,乖乖听话,把水晶眼吐出来,要不然……”

    跳蚤突然一抬头,将秃子甩出去,然后撒蹄急追,又将他稳稳接住。

    水晶眼暂时不会出来了,慕行秋不明白异史君在搞什么鬼,他既然控制漆野茫将水晶眼偷偷塞到自己怀里,就是有所计划,为什么这时反而拒绝交谈呢?

    实力越强者越爱玩这种故弄玄虚的把戏,异史君和左流英没有两样,至于道统和魔种,把戏更复杂、更让人看不透。

    锦簇兴奋地跑过来,手里握着一根兽角,“你瞧。”

    兽角上面长着细细的纹路,显然是一枚妖丹,慕行秋接在手里,立刻明白锦簇为何觉得它特别,妖丹寒冷彻骨,像一把刀子直透手背。

    “不只如此。”锦簇拿回妖丹,双手轻轻一折,妖丹断为两截,断口处掉下几个碎块。

    兽妖皮糙肉厚,妖丹尤其坚硬,甚至能挡住一些普通的道统法术,绝不至于如此脆弱。

    “冰魁真的在施展妖术,把妖丹里的力量都耗光了。”锦簇的兴奋很快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更多疑惑,“可这种妖术有什么用呢?就为了将尸体全冻起来吗?”

    “或许吧。”慕行秋平淡地说,他对这件怪事已经不感兴趣了,迈步走向跳蚤和秃子。

    锦簇却不肯放弃,跟在慕行秋身边不停地做出各种分析,可他掌握的信息太少,连星云树种子是什么都不知道,得出的结论大都近乎于瞎猜,慕行秋几度想要开口纠正,最后都忍住了。

    慕行秋又一次搂住跳蚤的脖子,额头也贴上去,努力用第三层务虚幻术进入跳蚤的脑子里,心里一遍遍地念叨:“跟我说话……”

    跳蚤不只身体变得强健,对法术的抵抗力也比从前强多了,幻术钻不进去,只能在外围徘徊,不知过去多久,慕行秋突然听到一句话。

    “跟着麒麟走。”

    慕行秋抬起头,那声音消失了,在他身边,锦簇仍在滔滔不绝地分析诸种可能,秃子则在不停地数落跳蚤,显然只有他本人听到这句话。

    这是异史君的回应,还是自己的幻觉?慕行秋难以辨识,越是努力回忆,那声音越显得虚无缥缈。

    “又下雪了。”锦簇指着天空,“群妖之地分明是冰雪之地啊,没完没了地下雪,这里的冬天永远不会结束吗?”

    慕行秋心中一动,下雪会不会就是冰魁妖术的目的?他禁止自己再想下去。

    “接下来咱们去哪?继续寻找更多的尸体吗?”锦簇问。

    慕行秋拍拍跳蚤的背,“让它选择。”

    跳蚤这回听懂了慕行秋的话,四蹄在地上用力一踏,腾空飞起,飞出还不到半里,竟然从天上掉下来,惹得秃子哈哈大笑。

    锦簇飞过去查看,没想到掉下来的更快,秃子翻着跟头大笑,没一会工夫就乐极生悲,自己扑通一栽进雪地里,而且是头顶朝下,更加狼狈。

    慕行秋将秃子拔出来,用手托着他前行,秃子连脸上的雪都顾不得抹去,努力尝试想再飞起来,却都没有成功,“奇怪,真是太奇怪了,我怎么不会飞了?”

    慕行秋没有尝试,只需要运转一遍法力他就明白过来,何止不能飞,在这里根本就不能施展任何法术与妖术。

    锦簇跳起来,冲着慕行秋大声喊道:“这就是冰魁妖术的作用!怪不得这么多兽妖全拿刀剑战斗,没有一只使用妖术。”

    慕行秋他们在附近转悠了三天才受到影响,说明阵法并非立时见效,冰魁大概另有妖术能够即时产生作用。

    跳蚤不明所以,试了几次之后,只好乖乖地走在地上。

    这天入夜之后,距离最近的妖尸二三十里以外,对法术的禁锢消失,跳蚤又能自由飞行了。

    在此期间,慕行秋做了一次试验,跟跳蚤摔了一跤,发现身体里的力量并未减弱,只是法术不能用,或者效果大幅降低。

    能够正常施法以后,慕行秋又一次对跳蚤使用第三层幻术,还是没用,不管有没有禁锢,幻术都不能进入麒麟的脑子里。

    慕行秋有点怀念第七层幻术和自己的旧内丹了,龙魔送给他的泥丸宫内丹虽然强大,却不是特别顺手,跟他好像总有一点隔阂。

    “跳蚤要去哪?”锦簇看出慕行秋是在跟随跳蚤,却不知道是为什么。

    慕行秋也不知道,跳蚤的路线非常随意,忽东忽西,直到一天之后慕行秋才能判断出来,跳蚤大致上是往东南方前进,比来时的旧路更偏东一些。

    “它要带咱们回冰城。”锦簇也看出来了,对麒麟的选择非常高兴。

    慕行秋却很纳闷,跳蚤明显受到了异史君的控制,众魂之妖干嘛要去冰城?他好不容易才摆脱左流英,为什么又要自投罗网?难道他认为只有左流英才能将他放出来?

    水晶眼里的禁制是慕行秋和几名道士一起施放的,他相信只要找到足够多的妖术师帮忙,完全可以破除禁制,异史君似乎没必要非得找左流英。

    可异史君没再以任何形式对慕行秋说话。

    数日过后,事情才算有了些眉目,跳蚤行走的是一条“死亡路线”,一路上他们遇到了越来越多的妖尸,死法全都一模一样,分布地点则与天上的星辰隐隐相合。

    跳蚤吃下不少星云树种子,可它的一只眼睛总是红色,秃子对此的判断是,跳蚤只吃到种子没吃到新鲜树叶,所以有一点魔血无法去除。

    慕行秋渐渐从妖尸的分布上推断出冰魁的走向。

    “冰魁不至是要去冰城,他们正在用妖阵将冰城包围!”

    彻底受围的冰城将不能施法,一群只有刀剑可用的道士无异于待宰的羔羊,慕行秋必须去提醒他们,对他来说,最大的问题是到底要介入多深。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