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百九十五章 符箓客的邀请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食物的力量就是如此强大而奇特,酒足饭饱的人感觉不到它,半饥半饱的人感觉到了却未必敢于使用,饥肠辘辘的人则完全成为这股力量的奴隶。

    这一次,食物不仅勾起了慕行秋的思亲之情,也让狂怒的麒麟安静下来。

    跳蚤在第三次从慕行秋手心里添干净金银屑之后,恢复了几分从前的温驯,它没想起慕行秋的身份,只是将它当成一个不该除掉的食物来源,所以它的目光里仍然闪动着仇恨的光芒。

    慕行秋则在吞下第三张面饼之后,抬起头打量周围的人。

    皮袄皮帽,这些人像是一群生活在山里的猎户,他们使用符箓却不像龙宾会里的符箓师,似乎尊申尚为首却又经常拿他开玩笑。

    众人围坐在一起,“猎户”们显然对慕行秋、锦簇和麒麟更感兴趣,但他们很礼貌地没有乱问,而是一块听申尚讲述他们早已知道的经历。

    “离开庞山之后,我先去了圣符皇朝。”申尚颔下长着一小捧不甚浓密的胡子,他还没有养成捋须的习惯,声音里也没有老人般的睿智与成熟,他大概就是因此没有得到伙伴们的尊重,他并不在意。

    在圣符皇朝和各诸侯国闲逛了多半年,申尚颇感无聊,仅有的一点好奇推动着他前往舍身国,那个唯一得到人类承认的半妖之国。

    “舍身国一多半国土是荒漠,我又不认路,或飞或走,整整三个月没见过人影,就这样,我体会到孤独的可怕,因此你可以想象,当我终于见到人影时。心情是多么激动。”

    道士是不会激动的,可申尚是一名失败的道士,有这种反应就很正常了,慕行秋只意外一件事,“人影?你是说妖影吧。”

    “当然,可我当时真的是将他当成人类了。”申尚总是笑眯眯的,好像对自己所享有的一切都感到心满意足,“现在也是这样。”

    慕行秋看出来了,申尚身边的“人”其实都是妖族,大部分可能是非妖。另一些则是半妖,但他们跟慕行秋之前接触过的妖族不太一样,少了一些狠戾与愚钝,就像申尚所说,他们跟人类真的没什么区别。

    “舍身国很大,领土比圣符皇朝可能还要辽阔一些,舍身国也很小,真正能休养生息的良田沃土寥寥无几。我进入了舍身国最贫瘠的领域,结识了一些生活最艰辛的半妖与非妖。他们挣扎求生,对外面的世界所知极少,甚至没听说过道士,但我还是换掉了道袍。”

    申尚摸摸身上又脏又旧的皮袄。对它也非常满意,“可道士的心换不掉,我还是会胡思乱想,一度我以为自己领悟到了什么。甚至一笔一笔地将脑子里的想法记下来,慢慢才明白那全是毫无意义的废话,于是又都烧掉。”

    “老祖峰被毁掉你都不知道吗?”

    “我是在很久之后才听说这件事的。说实话,就算当时知道了,我也未必会出来帮忙,我的力量实在太渺小了。但我还是跟庞山重新取得了联系,我的一个妹妹偶尔跟我有书信来往,就是她告诉我道统将要退隐的事情。”

    若是在不久之前,慕行秋会非常在意申尚的反应,现在他却更好奇这群非妖与半妖的身份,申尚注意到了这一点,所以马上将话题转过来,“他们都是舍身国的符箓客,通过各种渠道学会了一会符箓之术,却不隶属于任何一支龙宾会,因此他们不是符箓师,而自称为符箓客——借用符箓的客人。”

    “你们学习符箓做什么?”慕行秋茫然不解。

    一名相貌憨厚的中年符箓客笑道:“符箓是个好东西,我们用它捕猎、生火、运水、种地,总之全靠着它,我们才能在最荒凉的地方生存下去。”

    申尚补充道:“不是所有妖族都有妖丹,也不是所有妖族都想占领人类的地盘,他们从来不参与妖族的对内对外战争,所以你在妖军中看不到符箓客。”

    慕行秋点点头,“你们的符箓很特别。”

    “那是因为我们不会最高等的符箓,只好贴近目标祭符。”那名中年符箓客指着申尚,“他教给我们不少东西。”

    “在庞山闲着无聊的时候,我学过一点符箓,可惜当时不太认真。”申尚叹息道,可就是他学会的那一点符箓,对地处偏远的妖族符箓客来说,也是极为难得的指点。

    慕行秋明白了,在庞山申家一无是处的吸气道士申尚,在舍身国的荒凉地带成为了重要人物,他爱上这种感觉,甚至拒绝跟随道统一块退隐,宁愿接受再灭之法并重新修行内丹。

    至于这二十多名符箓客,从他们压抑不住的兴奋和紧张神情就能看出来,他们是跟着申尚出来见世面的。

    申尚告诉过他们道统退隐意味着什么吗?顶多十年,魔族就将席卷整个世界,荒漠还能保护这些要求不高的妖族吗?

    慕行秋没问,也不让自己想太多,在一个濒临崩溃的世界里,人人都有自处之道,视而不见也是其中之一,自己没必要拆穿。

    “谢谢你的饼。”慕行秋起身,“你想跟道统断绝关系,得去找杨清音,你想重修内丹,就去见左流英,我帮不了你。”

    申尚也站起身,比慕行秋整整矮了一头,“嗯,锦簇已经告诉我了。其实我对重修内丹不是很感兴趣,只需要一次再灭之法——一想到要向老娘开口求助,我还真有一点头疼呢。”

    申尚挠挠头,呵呵笑了几声,“不过她总会同意的,但我还是想见你,想给你一条建议。”

    “嗯?”

    “既然你已经跟道统、跟左流英和杨清音都断绝了关系,干脆加入我们吧。除了打猎,符箓客不参加任何战争,自己能养活自己,居住的地方尽是穷山恶水,从来没受到过觊觎,在那里你可以安静生活,不受任何打扰。没人逼你练功修行,也没有人要求你必须成为首领。”

    慕行秋隐隐心动,但还是摇头拒绝,“我先要到处走走,以后再说吧。”

    申尚没有继续劝说,“走走总是好的,而且你还要弄清野林镇的真相。等你想找我们的时候,就去舍身国鬼荒山,沿着山脉一直往西飞,找一个叫三水岭的地方,反正那里的居住点极少,你总能找到的,我们欢迎你。”

    “我会考虑的。”慕行秋向申尚和众符箓客点头,不自觉地动了一下手指,示意麒麟跟自己走。

    跳蚤也不自觉地跟上来,只是目光一直盯着他腰间的百宝囊,比从前更不知餍足。

    锦簇不声不响地跟在百步之外,慕行秋走他走,慕行秋飞他也飞,总是保持着这个距离。

    数里之后,经过一片树林,再也看不到申尚等人,慕行秋调头冲到锦簇面前,冷冷地看着他。

    锦簇没有躲避,也冷冷地回视,像是镜子里的慕行秋,只是没穿道袍。

    “到底怎样你才会离开?你想讨好杨清音就该留在她身边,为什么非要缠着我?”

    “等我将你看透的时候。”锦簇脸上的神情是那种一无所知却又自以为无所不知的骄傲。

    “要不是看你年纪太小,而且还是老枣红马的儿子,我会一拳把你打扁。”慕行秋扬了扬拳头,他现在更喜欢纯粹的身体力量,即使还能正常施展第七层幻术,他也不太想用。

    锦簇沉默了一会,“即使变得自私,你也不是一个恶人。”

    灵妖微微点头,好像已经完成任务的第一步,看穿了慕行秋第一层面具。

    就是这种神情令慕行秋大怒,一拳击出,正中锦簇的下巴。灵妖腾空而起,重重摔在了树林里。

    跳蚤在一边兴奋起来,扬起蹄子就要追上去再给锦簇补上一角,被慕行秋硬生生拽了回来,他的确不是恶人,他只要自由自在,不想再救人,但也不想伤害谁。

    有时候正确比错误更令人恼火,慕行秋算是深切地体会到这一点,因此当他发现锦簇又跟上来时,没有再回头驱赶。

    为了避免化妖反应令自己尴尬跌落的事情再次发生,慕行秋尽量在雪地中步行,一路上不停地劝诱麒麟将水晶眼吐出来,可麒麟一个字也听不进去,目光只盯着百宝囊,实在逼急了,就发出威胁的低吼声。

    水晶眼里的异史君似乎不想再回到慕行秋手里,可是也没有再鼓动麒麟飞走。

    慕行秋只好就这么带着跳蚤无目的地乱走,心想异史君总有耐不住寂寞的一天,他会自动从麒麟嘴里吐出来,然后开出一连串的条件。

    与此同时,慕行秋还在阅读异史君的众多记忆,希望能找到一些有用的线索,那是左流英在斗法中抢到的战利品,储存在十几件法器里,可是内容太多太庞杂,想全部读完可能需要几十年。

    锦簇就像是一道甩不开的影子,固执地跟在百步之外,慕行秋慢慢地习惯了他的存在,不再驱赶,也不跟他说话。

    五天之后,正当慕行秋觉得自己已经将绝大部分往事与累赘都已抛下时,他发现身后又多了一个诡秘的跟踪者。

    (求推荐求订阅)(想知道《拔魔》更多精彩动态吗?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选择添加朋友中添加公众号,搜索“qidianzhongwenwang”,关注公众号,再也不会错过每次更新!)(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