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百九十三章 不期而至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共十三颗水晶妖丹,十二颗在老君魔掌里,一颗在狼王漆野茫的肚子里,慕行秋当时还没有苏醒,因此不知道这些事情,但他敢肯定一点,自己身上绝不该有水晶眼。

    他盯着手中的眼珠,先是迷惑,随后感到一阵浓烈的愤怒,几乎将他的好心情一烧而光,“又有人在捣鬼,异史君,还是左流英?”

    他嗅到了阴谋的味道,目光转向锦簇,以为是这只灵妖趁自己虚弱的时候将水晶眼藏在自己怀里,马上又否决了这种想法,锦簇虽然是最强大的灵妖,但是实力大概只相当于吸气六七重的道士,不可能瞒过他的眼睛。

    但慕行秋还是问了一句,“这是你的?”

    锦簇也没亲眼见到狼王吞掉水晶眼,但是听说过这件事,眉头微皱,“这颗水晶眼在发光,应该是漆野茫肚子里的那一颗,异史君就在里面,怎么会到你手里?”

    “哪个异史君?”慕行秋问,异史君拥有众多魂魄,最根本的是那只乌鸦本魂,没有它,其它魂魄都会消散。

    “就是真正的那个,大家都说救出这个就是救出异史君。”锦簇说不太清楚。

    慕行秋知道这就是囚禁乌鸦本魂的水晶眼了,想了一会,忍不住大笑起来,“我明白了,老乌鸦不想留在漆野茫身上,那会让他再次落入左流英手中,永无脱身之日,所以他控制着漆野茫将水晶眼藏在我身上。”

    这件事一定发生在慕行秋折断漆野茫双臂的时候,他当时神智尚未完全清醒,发现不了这个小花招,而围观者都被他的变化惊呆了,也没有发现。

    大概连漆野茫自己都没注意到,成为祭品之后他一直迷迷糊糊。很可能是在不知不觉间受到异史君蛊惑的——异史君不能施法,只能用语言劝说。

    慕行秋又笑了几声,“异史君。你以为我能放你出来吗?第一,我没这个本事。当初是我们几个人合力将你囚禁的,我一个人可无法解除禁制。第二,我没有那么蠢,你的感恩戴德就是消灭我的身体,然后让我的魂魄也成为异史君吧?抱歉,我不感兴趣。我不帮你,也不把你交给左流英,你想重获自由。就祈祷自己尽快碰到好运气吧。”

    慕行秋扬手将水晶眼抛出去,他现在力量奇大,再加上一点法力,随手一下也能将水晶眼扔出去几百步远,此地方圆几十里之内鸟兽绝迹,它被法力高强者拣到的机会微乎其微。

    可异史君显然不缺好运,而且出现之快令慕行秋促不及防,他刚将水晶眼抛出去,正在雪地上跌跌撞撞的跳蚤,竟然一跃而起。一口咬住水晶眼,整个吞了下去。然后它掉在地上,转了个圈。四只蹄子上的逍遥索不解自落,麒麟冲天而起,向北方飞去。

    跳蚤显然得到了异史君的指点,至于它要去哪,慕行秋一点也猜不着,也不想再跟它产生瓜葛,“老乌鸦,看你怎么解开禁制吧,这是你跟左流英之间的较量。”

    将乌鸦本魂困在水晶眼里的是慕行秋等人。法术却是左流英传授的,所以这仍是他们之间的斗争。

    慕行秋没去追赶。转身向西飞去。

    “你去哪?”锦簇收回地上的逍遥索,竟然跟上来了。

    慕行秋不理他。继续飞行,其实他在想同样的问题。

    去哪?

    这是一个极重要的选择,光是想到无限多的可能性,慕行秋就感到激动不已。

    他可以往南飞,回往人类的世界,就像当年的兰冰壶一样,远离道统、自由自在,甚至可以创建自己的势力,凭他现在的本事,即使内丹永远不再增强,也足以收拢到一大批追随者。

    还有西介国公主,她早晚会掌握圣符皇朝的最高权力……可是一想到她,慕行秋改变了主意,人类世界太复杂,充满了尔虞我诈,龙宾会的换魂者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跳出来向他寻仇。

    不不,现在的慕行秋对权势一点也不感兴趣,宁愿远离一切喧嚣,就像孟诩曾经说过的,像浮萍一样永生飘荡在一座平静的湖面上。

    或许可以去找龙魔,问问她所谓的真相究竟是不是他现在的这种自由状态。

    可是龙魔没留下任何线索,找她比大海捞针还难,慕行秋放弃了这个打算。

    突然间,一段不起眼的记忆出现在慕行秋脑子里,记忆里有一个慕行秋很久没再听说过的名字——止步邦。那是飞跋曾经提过的地方,也是他当年千辛万苦想去投奔的异域,据说那里不分人类与妖族,都能和平共处……

    慕行秋心中一热,紧接着身体莫名其妙地变得沉重起来。

    锦簇一把拉住下坠的慕行秋,疑惑地看着他。

    慕行秋本人更加疑惑,因为他刚刚经历了一次化妖反应!

    慕行秋服食化妖丸已经是好几个月以前的事情了,初期反应比较激烈,后来慢慢减弱,尤其是他若干次施展魔尊正法之后,反应更是极少发生。

    杨清音被迫服食过化妖丸,可是拥有神魂之后,化妖丸的影响好像都被消除了。

    裴子函主动服食过化妖丸,经受过两次再灭之法,虽然没能完全化妖,但也没有了那些痛苦的反应。

    慕行秋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还会感身体沉重、法力突然停止运转,他也接受过再灭之法,连下丹田里的内丹都吐出来了。

    紧接着,慕行秋感到腹痛如绞,没一会工夫额上就渗出大滴的汗珠。

    锦簇落在地面上,放下慕行秋,然后冷冷地看着他,以此掩饰自己的不知所措,灵妖经历过漫长的化妖过程,他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却不知道该如何解决,“只有异史君能帮你。”

    灵妖就是在异史君的帮助下最终成为真正妖族的。

    慕行秋忍痛大笑。向异史君寻求帮助跟自投罗网有什么区别?那只老乌鸦才不会无缘无故帮助任何人,仅仅是放他自由不够,他还会提出更严苛的要求。

    慕行秋多看了锦簇一眼。怀疑灵族没准已经被异史君攻陷了。

    他迈开大步继续前行,腹痛渐渐消失。法力也恢复正常,可他知道,这只是一次提醒,今后他的化妖反应会越来越频繁、越来越严重。

    慕行秋止住脚步,向异史君寻求帮助或许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老乌鸦被困在水晶眼里,除了花言巧语,没有本事对他造成真正的威胁。

    慕行秋后悔将水晶眼扔掉了。他朝跳蚤飞走的方向望去,心中犹豫不决。

    “现在追还来得及,跳蚤应该飞不出多远。”锦簇说,殊不知自己就是慕行秋犹豫不决的原因。

    自由必须以健康为基础,慕行秋纵身飞起向北追去,有意加快速度,想甩掉身后的锦簇,可他现在没有主法器,四周又都布满不洁之气,飞行速度不比灵妖快多少。

    飞出里许之后。慕行秋忍不住扭头问:“你还跟着我干嘛?”

    锦簇沉默了一会,“我想了解你到底是怎样一个人,为什么灵王对你念念不忘。我的父亲至死都记着你。”

    慕行秋也沉默了一会,“他们记挂的是从前的我,你跟错人了。”

    “或许吧,可是我想观察一阵。”

    慕行秋一把掐住锦簇的脖子,他的飞行速度不够快,力量却比灵妖强大得多,“我不是笼中的宠物,你没资格观察我。我不想做坏人,可是更不喜欢你。离我远一点。”

    锦簇憋得脸通红,神情却是既倔强又高傲。一副宁死不屈的劲头儿。

    慕行秋松手,锦簇原地停了一会。然后远远跟在百步之外。

    慕行秋完全莫名其妙,他跟这只灵妖一点都不熟,早在见面之前互相就没有好感,锦簇为什么非要跟着他?难道为了讨好杨清音,当初的锦王甚至愿意放弃尊严?

    慕行秋无法理解,只好顺其自然,只要别跟得太近就行,他倒想看看,锦簇到底能跟多久。

    他的天目还好用,偶尔放眼遥望,搜寻麒麟的身影。

    水晶眼若不是自己亲手扔出去的,慕行秋真会怀疑这一切都是阴谋,现在却只能埋怨自己太粗心,他太想抛掉一切负担享受纯粹的自由,结果做过头了。

    锦簇一直远远跟着,结果反而是他最先发现麒麟的踪影,“那不是跳蚤吗?它好像又跟谁打起来了。”

    慕行秋一直在朝北遥望,这时转向西方,果然看到雪雾飞扬,隐约有一头鹿似的畜牲在蹦来跳去。

    慕行秋没有感谢锦簇,调头向西飞去。

    数里之后,他听到一个似乎有些熟悉的声音,“嘿,这不是……这不是庞山的铁麒麟吗?长这么大了。喂,你不认识我了?左流英呢,肯定在附近吧。”

    飞得更近一些,慕行秋看到与麒麟缠斗的是一群人,大概三四十名,使用的武器是符箓,只有一个人例外。

    就是这个人在对麒麟喊话,也是他第一个发现有外人接近。

    这人退出战团,满脸惊讶地迎过来,“真是不能再巧了,我大老远来找你,居然在这里碰上了。”

    慕行秋看到一张既熟悉又陌生的脸孔。

    说熟悉,因为这是一张典型的庞山申家人的脸孔,五官棱角分明,英俊而严厉,跟申准、申庚、申己都有几分相似,说陌生,因为这张脸布满沧桑,没有半点道统风度,更像是常年风里来雨里去的商旅。

    “嘿,是我啊,申尚,还记得吗?遇到崩劫离开庞山的那一个。”相貌苍老了好几倍的申家长子笑吟吟地说。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