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百九十二章 解索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慕行秋大笑,笑得胸口疼仍不肯住口,“变回从前的样子?哈哈,为什么?就为了让杨清音高兴,为了让你讨好她?这跟我有什么关系?锦簇,你一点也不像你父亲,老枣红马的生活可比你简单多了。”

    锦簇却不再说话了,用左肩扛起慕行秋,右手抓住跳蚤的一只角,腾空飞起,朝东南方的狼原飞去,他们两个都被逍遥索束缚,无力反抗。

    潜龙之火仍未熄灭,远远望去像是深秋里的一片红叶林,与周围一望无际的白色雪原形成极鲜明的对比。

    慕行秋不笑了,“锦簇,你知道你现在的做法有多孩子气吗?”

    “我本来就是孩子。”

    “啊,我忘了,你出生还不到十年,化妖才让你有了现在的样貌。既然你还是孩子,怎么会喜欢上杨清音?那是大人……”

    锦簇停止飞行,愤怒地问:“你胡说什么?”

    “我胡说吗?我只是想给你一点建议,杨清音是道门之女,从小备受宠爱,不论惹出多大的祸,总能得到原谅,在绝情弃欲的道统,她能得到这样的待遇,可是非常罕见。就算是现在,她想回庞山也只是一句话的事。”

    “那又怎样?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太有关系了,你既然想讨好杨清音,就得熟悉她的性格,比如她喜欢出类拔萃、堪当首领的人物,你就不能总像是一匹小马儿那么温顺,你得努力奋斗,最好成为一方霸主,统治几十万妖兵,这才配得上她的欢心。千万别将自己当成小孩子,孩子需要照顾,所以那是一种特权。如果一定有谁是孩子,那也是杨清音,不是你。”

    慕行秋一吐为快,身上的伤势似乎都好了一些,可是手脚都被逍遥索捆住,使不出全身的力气。

    锦簇快速飞行,慕行秋能感受到灵妖肩上的肌肉变得僵硬了。

    “杨清音让你来找我,无非是想找个人帮她收拾残局,这样当她决定重返道统时能够风风光光。所以你把我带回去有什么用呢?小马儿啊小马儿,这是你的机会。你应该趁势而起,自己成为首领,变成‘我从前的样子’,这样一来……”

    “够了!”锦簇厉声喝道,左肩用力一挺,将慕行秋抛出去,随后伸手抓住他的衣领,“根本不是这么回事……”

    话没说完,锦簇右手里的跳蚤突然用力一挑。又将锦簇抛向高空,原来它一直在默默地积蓄力量,就为了这突然一击。

    锦簇撒手,慕行秋和跳蚤向地面笔直下坠。他们都被逍遥索捆缚,没法飞行。好在离地面不是特别远,只有数十丈,地上的积雪也够深。足以承接他们的重量。

    慕行秋静静地躺在雪地里,过了一会儿,又传来一声闷响。锦簇也掉下来了。

    这回摔得不是特别严重,慕行秋慢慢从雪坑里爬出来,双脚被缚,只能蹦着前行,几步之后他停下来,低头看着雪地里的锦簇,风水轮流转,两人的位置一下子颠倒过来。

    锦簇受伤了,跳蚤那一角划破了他的右肋,流出的鲜血染红了身边的白雪。

    “你这个样子可没法讨好杨清音。”慕行秋又向前蹦出几步,看到麒麟一动不动地躺在雪下,只露出一只大角。

    “阴险、顽固的畜牲,怪不得左流英最喜欢你。”慕行秋试图用麒麟角割断手腕上的逍遥索,结果只是徒劳,他又用牙咬,想解开那个很简单的绳结,还是做不到。

    “这肯定不是小马自己弄出来的绳子。”慕行秋喃喃道,逍遥索都是以锦尾马毛作为主要材料制造出来的,可是效力并非一成不变,高等道士制成的绳索自然要更牢固一些。

    慕行秋又怀疑到左流英身上,也可能是杨清音,她自己编不出这么好的逍遥索,但是能要来,她身上的宝物一直都很多,普通道士一辈子也未必能有一件的法器,她可以随手拿来当玩具。

    放眼四望,到处都是白雪覆盖的高山与森林,群妖之地面积广大,走上几天也未必能见到一只动物,更不用说妖族与人类,而且慕行秋根本没法行走,一想到自己从此只能蹦蹦跳跳,自由的感觉立刻大打折扣。

    解开逍遥索只有两种办法,要么实力比编绳者更强大,要么由系绳者亲自打开。

    慕行秋回头看着锦簇掉进去的雪坑,只好又蹦过去。

    跳蚤也从雪地里爬起来,四蹄被逍遥索缚住,只能勉强站立,开始想要冲向慕行秋,发现做不到,又想飞上天空,结果却一头栽进雪地里,屁股高高撅起,姿势颇为滑稽。

    慕行秋笑了几声,没去管它,低头对刚刚睁开眼睛的锦簇说:“瞧你做的好事,我和麒麟失去自由,你却受了重伤,谁也没有得到好处。原则上我不想再帮助任何人,可互利互惠就不一样了,你解开我的逍遥索,我帮你疗伤,我还有不少道统丹药,你也不想一直躺在这里吧?”

    “跟我回去见灵王。”锦簇生硬地说,可声音里还是明显透露出体力不支,角是麒麟最重要的武器,只要被刺中就不会是轻伤。

    慕行秋突然有点欣赏锦簇了,这只灵妖的固执劲儿跟他小时候的脾气颇有几份相似,只是少了一份灵活,再怎么着慕行秋也不会冲着老爹的拳头硬来,他知道逃跑,也知道先妥协再报仇。

    慕行秋慢慢蹲下,脸上浮现一丝微笑,突然间有点领会到左流英、异史君高人一等的骄傲是什么感觉了,“傻小子,让我再教你一件事吧:你觉得自己很重要,说出的话总是意味着什么,其实那是错觉。灵妖或许把你当回事,我不会,那边的麒麟不会,杨清音、左流英,甚至随便一只普通的妖族,都不觉得你有那么重要。更不觉得必须听从你的命令。”

    慕行秋盯着那张与自己相似得有些讨厌的脸孔,笑得更欢畅了,“你想让我跟你回去见杨清音,首先得想一个问题,我为什么要同意?因为你长得像我的孪生兄弟?因为你是枣红马的儿子?”

    “因为灵王,一直以来你都在误解她……”

    慕行秋摇摇头,“你听说过道法无边这四个字吧,道法最厉害的本事就是能让你崇敬道统、忠于道火、醉心于内丹,至于让你喜欢另一个人,更是不在话下。你想说杨清音一直喜欢我吗?哈。她喜欢的是道统塑造出来的那个我,而不是现在这个真实的我。你让我回去,让我变回从前的样子,可我要是变不回去呢?从此就给她当俘虏、当犯人吗?那样的话,她会恨死你的。”

    “你真的不想再见灵王?”锦簇脸上露出一丝困惑。

    慕行秋端正神色,“你以为我忘记了从前的事情,对吧?其实我全都记得清清楚楚,我只是——不在意了,就像你们这些灵妖。也都记得自己的野兽形态,可你们不想再变回野兽,我也不想回到从前。”

    锦簇脸上的困惑渐渐消失,恢复到平时的冷硬。“你让所有的信任者失望了。”

    “可是让我自己高兴了。”慕行秋再次露出微笑,伸出被缚的双臂,“给我解开,小马儿。不是为了帮我,是为了帮你自己。”

    “既然你不再是从前的慕行秋,我为什么要相信你的话?”

    从前的慕行秋一诺千金。连敌人都不会怀疑,现在的慕行秋只为自己着想,自然无法得到对方的信任。

    “先解我手腕上的逍遥索,我给你丹药,然后你再解我脚上的绳子,这总可以了吧。”

    “脚,我先解开你脚踝上的逍遥索。”锦簇说。

    慕行秋撇下嘴,觉得这没什么区别,于是坐在雪地上,将双脚伸到锦簇面前。

    在他身后,跳蚤仍在不停挣扎,在地上摔出一个又一个雪坑。

    锦簇抬起左臂,费力地解开并不复杂的绳结,逍遥索落在他身上,像温顺的小蛇一样,自动钻进他怀里。

    慕行秋的双脚终于重获自由,一跃而起,来回走了几步,看着跌跌撞撞的麒麟,心情更是大好,可他现在还不能随意施法,只好双手打开腰间的百宝囊,伸进去几根手指慢慢摸索。

    “张嘴。”慕行秋取出一只小瓷瓶,倒出一粒药丸。

    锦簇张嘴吞下药丸,气色渐渐红晕,过了一会慢慢坐起来,撕开单衣,扭头看了一眼右肋的伤口,抓起一把雪,狠狠地擦了几下,血迹没了,细细的伤痕还在。

    他站起身,爬出雪坑,看了一眼顶伤自己的麒麟,轻轻哼了一声,没有采取报复手段,而是转身替慕行秋解开手腕上的逍遥索。

    力量回到体内,慕行秋深吸一口气,再次感到欢畅无比,“谁给你的逍遥索?力量不小。”

    锦簇犹豫了一会才回答,“我母亲,刚化妖的时候她编了几条逍遥索,后来……她没挨过去。”

    灵兽化妖时伤亡颇大,能坚持到最后的只是极少数。

    慕行秋有点意外,没想到一只灵妖编出的逍遥索竟然能困住自己,但他没说什么,转身正准备离开,突然想起一件事,从怀里掏出一枚宝珠,“把它还给左流英,这是他的东西。”

    这是左流英用来记录慕行秋化妖过程的凝神宝珠,现在用不着了。

    锦簇没接,“我不是为左流英来找你的。”

    慕行秋一笑置之,将宝珠扔在雪地里,觉得有点不对劲,又伸手在怀里摸索两下,掏出一件意想不到的东西来——一颗发光的水晶眼。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