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百八十八章 遭到背叛的狼王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老君魔掌到杨清音手里已经有一阵了,这是她第一次听到异史君的声音,心里可没有惊喜,她一点也不喜欢有东西进入自己的脑袋。

    杨清音不自觉地皱了一下眉头,对于一直盯着她的小青桃来说,这却是一个极大的不祥之兆,“辛幼陶……”

    “换人。”异史君又开口了,“狼崽子已经生疑了。”

    漆野茫看上去并无异样,但杨清音还是转移老君魔掌,改用小青桃当祭品。

    又是老撞伸手扶住了晕倒的辛幼陶,一手一个,十分轻松。两名人类道士都靠在兽妖身上,身高只到他的胸口,像是被抓现形的淘气孩子。

    很快,小青桃失去了意识。

    异史君继续在杨清音脑子里说话,“唉,跟你说上话真难,这么久了你才想到向我求助吗?”

    杨清音还在专心施法,也不习惯在脑子里开口,可异史君对她的疑惑了若指掌——正是这一点令杨清音感到恼火,却又没办法撵走脑子里的客人。

    跟魂魄、人心这类看不见、摸不着的古怪法术相比,杨清音更喜欢简单明了的五行法术。

    “我是魔掌里的老君魂魄,你得佩服我,狡兔三窟,我准备好的洞窟可不只三处,十三颗水晶眼只是……算了,没时间说这个。”这只魂魄显然不想泄露自己的秘密。

    “从现在起听我指挥,我知道你不喜欢指挥这个词,那就听我的建议吧。太阴之火不只是能熔炼法器、吞噬各种各样的火,也是强大的进攻法术。它的力量来自被吞吃之物,所以万第山给九大道统的道士们熔炼法器一点也不吃亏,从你们拿去的材料当中不知盗取了多少力量。”

    杨清音不是万第山弟子,但她来自洪炉科,对不熄炉感情颇深。很不喜欢“盗取”这种说法,异史君立刻改口,“不熄炉经过十多万年的加持,威力巨大,配得上道统至宝的地位。你的太阴之火太弱小,能挡住潜龙之火就已经很了不起了,远远不到熔炼法器的程度,用来进攻也略显不足,所以得加上一点技巧。”

    魔掌里的异史君有些啰嗦,“漆野茫那个狼崽子。他居然敢对我背后捅刀,绝不能轻饶了他。嘿嘿,他跟绝大多数笨蛋一样,总是低估时间与记忆的力量。”

    “漆野茫死了谁阻挡毒雾?当然是你。唉呀,道士,这种时候你就别多问了。”异史君将杨清音脑子里生出所有疑惑都当成废话,好像一直说个不停的并非自己。

    “我传你魔心……什么,你不喜欢攻心之术?真是没眼光没见识,唉。年轻人的通病,总以为能让天崩地裂的法术才最厉害,殊不知万物有心,攻心才是最巧妙、最强大的法术。”

    “真是夏虫不可语冰雪。好吧,我传你别的法术,嗯……风火神变,跟太阴之火是绝配。可以分出一小块火焰进攻目标,令其血液沸腾,爆裂而亡。妖血还可以用在血伞阵上,绝妙!”

    异史君开始讲解风火神变和血伞阵的法门,杨清音没有一心多用的本事,既要施法,又要听法,心思不免有些分散,太阴之火立刻弱下去一截,外面的潜龙之火趁虚而入,将众妖吓了一跳。

    “这名女道士的血不够好吗?”飞祖急忙问,有句话他在心里已经想了一会了,“妖血能代替道士的血吗?实在不行……慕行秋也是道士,虽然昏迷不醒,可是血还能用吧?”

    杨清音哼了一声,慕行秋正处于半死状态,连身体都凉了,她绝不会冒险吸他的血。

    单独的某一道妖术并不是很难,同时施展就有点麻烦了,杨清音必须在极短的时间内依次施展三道妖术,其中两道甚至是第一次听说,连预演的机会都没有。

    “风火神变和血伞阵不会比太阴之火更复杂。”异史君为杨清音打气,“听我的指示,我说风,就是风火神变,我说血,就是血伞阵,我说阴,就是太阴之火,别早也别晚,漆野茫是个狡猾的狼崽子,我怀疑他已经有所警觉了。”

    “我为什么不跟漆野茫肚子里的水晶眼联系?当然是没办法啦,为了不让道士发现隐藏在妖器里的我,必须设置重重防护,除非都在一个人身上,我们这些魂魄是没法交流的……”

    异史君不吱声了,杨清音一边维持太阴之火,一边悄悄观察。

    裴子函这一方的妖族不再互相交换眼神,默默地等待,像是做出了某种决定。

    狼王漆野茫表面上在专心施展血伞阵,身后的数十名狼妖却都严阵以待,分别盯着不同目标,连秃子都没被放过。

    其余的妖兵和狼妖的老弱妇孺则一片惊慌,他们知道头顶保护众妖的血伞迟早会吸光他们的血。

    又是十名妖兵倒下,漆野茫转换下一拨祭品,魔掌里的异史君就在这时叫出了“风”。

    只有杨清音能听到这一声,立刻暂停太阴之火,左手霜魂剑一挥,指向漆野茫。

    太阴之火没有灭,从杨清音手里飞出一小团火,直击十步之外的狼王面门。

    诸多事情在接下来的一瞬间发生,超出杨清音的预料,号称最接近无所不知的异史君也没有想到。

    漆野茫翻转手中的骨瓶,竟然将攻向自己的一小团火收了进去,他张开嘴,想要表达鄙视之意,万子圣母突然动手了,骷髅灯笼的眼窝里向狼王射出两团绿光,接下来,二十余只妖族投掷兵器,羽王一边转身一边展开双翅,保护杨清音和倒下的几名道士。

    狼妖随即发起反击,几十件兵器全击在羽王的翅膀上。

    漆野茫不慌不乱,照样用骨瓶收纳万子圣母的妖术,另一条手臂随意挥舞,挡住了飞来的兵器。

    血伞阵失去了妖血来源,正在白汽的腐蚀之下迅速消失。

    “那是我的魔血骨瓶……”异史君痛苦地哼了一声,他送出去过不少珍贵的妖器,这还是第一次遭到忘恩负义。“风、风、阴、风、风、阴……”

    计划没有想象得那么顺利,异史君只能让杨清音在风火神变和太阴之火之间来回转换,漆野茫全都轻松接下,但是他没有发起发击,“住手吧,这样下去咱们都会死。”

    无源的血伞阵维持不了多久,眼看着就要彻底破灭。

    “异史君有令,杀死漆野茫者继任新狼王,可获传妖丹与妖术!”裴子函大声道,对象是那些狼妖和普通妖兵。

    “孺子可教。”异史君在杨清音脑子里称赞一声。继续指挥她变换妖术。

    漆野茫冷笑一声,这是他的部族,他已经坐稳了狼王之位,没有狼妖敢……

    刚想到这里,漆野茫后背挨了一刀,跟大多数妖族兵器一样,刀上附着的妖术,他首先感到的不是疼痛,而是麻木。

    漆野茫猛地转身。看到一只年轻的狼妖正面红耳赤地看着他,脸上的神情不是愤怒和惊恐,却是莫名其妙的羞愧。

    “你敢背叛……”漆野茫伸出一条手臂,暴长数尺。直接穿过年轻狼妖的心口。

    “血!”异史君终于改换命令,声音兴奋得都有些颤抖了。

    杨清音立刻施展血伞阵妖术,此术恰逢其时,空中的血伞已经消失殆尽。白汽正打着旋儿下降,新的血伞正好挡住它们。

    可是太阴之火开始变得弱小了。

    杨清音稍微有点紧张了,血伞阵首先吸取的是那名年轻狼妖的血。

    “笨蛋。不是他!”异史君忍了好一会,终于在又急又怒之余叫出了“笨蛋”两个字。

    杨清音哼了一声,将妖血来源改变为漆野茫。

    妖刀还插在漆野茫背上,原本流血不多,这时却顺着刀身汩汩流出,变成一条线升到空中,扩展成伞形。

    裴子函下令众妖住手,已经没必要立刻杀死漆野茫了,他的血更重要。漆野茫是大妖,喝过骨瓶里的魔血,妖丹变强数倍,原本是异史君安排下的一位干将,现在却成妖血阵的祭品。

    他一个就抵得上数十只普通妖族,血伞甚至上升了两三丈。

    漆野茫伸手想拔下妖刀,手臂却不够长,他想施展妖术延长手臂并杀死所有道士与妖族,可他的妖丹已经被封住了。

    “异史君……”漆野茫愤怒地转圈,刚才水晶眼里的异史君还想跟他谈判,现在却不吱声了,众魂之妖胜券在握,他布下一个又一个洞窟,终有一个会在他最危急的时候生效。

    漆野茫看向自己的部下,偷袭他的年轻狼妖已经死了,其他狼妖全都后退,保护本族的妇孺,对狼王报以十分警惕的目光。

    至于那些普通妖兵更不用说了,他们此时此刻必然大大地松了口气。

    “妖族又一次自相残杀,又一次。”漆野茫目露凶光,后背的血持续升起,像是牵扯木偶的细线。

    他有意遗忘自己杀过的妖族,只觉得所有妖族都亏欠于他。

    “你们不配活着,异史君,尤其是你,你就是妖族分裂的根源,我……”漆野茫用尽全身力气,将手中的骨瓶掷向数只狼妖抬着的巨蛋。

    淡黄色的蛋壳应声而碎,露出里面盘膝而坐的左流英,还有一头麒麟。

    “跳蚤!”秃子欢呼一声。

    跳蚤个头不小,努力蜷着身子才能待在蛋壳里,这时展身而起,眼睛红得吓人,脖子上的鳞片也变成了一片红色,对秃子甚至身边的左流英全都不理不睬。

    “我留了一半魔血,正好用在这头偷窥狼洞的麒麟身上,异史君,我早就防备着你!”漆野茫大笑,血流得更快了。

    跳蚤一跃而起,后背顶着了潜龙之火和有毒的白汽,它却毫不在意,仰头发出一声吼叫,似龙吟似虎啸,这是它的第一声正式叫唤。

    麒麟叫声未落,血伞阵出起一片破损,太阴之火也弱下去一大截。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