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百八十章 不需要帮助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乌云低垂,天空越来越暗,风不大,没有半分冷意,若能不在意眼前的暗淡景象,柔风倒是有几分宜人。

    杨清音根本没注意到这些分不清方向的柔风,只感到阵阵烦躁,狼妖拒绝出洞,这里没有她想象中的痛快战斗,只有一群不知所措的道士和妖兵,在一片微微融化的雪地上毫无目的地挖来挖去。

    狼洞入口变化多端,就连曾经进去过的妖族也没办法找到位置,妖兵偶尔找到几处洞口,里面不是陷阱就是此路不通,除非将整座拜月山全都摧毁,否则就只能凭运气了。

    运气没有来,慕行秋来了。

    道士和妖族都停下手中的活儿,惊讶地看着从空中飞过的道士,他们都已听说慕行秋要离开冰城,没想到会在拜月山看到他的身影。

    没有询问,没有欢呼,这是一种愧疚的沉默。

    慕行秋直接飞到杨清音等人所在的山峰上,迎面看到的尽是意外与愕然,大家都对他的到来迷惑不解,好像觉得他极不真实,只要一开口就会将他的幻影吹散。

    只有辛幼陶是个例外,他向慕行秋快速眨了一下眼睛,表示自己什么都没说。

    慕行秋向杨清音伸出手,刚想开口,她已经主动将老君魔掌递到他手里,“不管你在玩什么把戏——别再突然消失了。”

    慕行秋接过老君魔掌,冲杨清音点下头,突然感受到一种消失很久的心有灵犀。

    杨清音明白他在做什么,她不知道细节,但是仍然相信他,甚至比辛幼陶的信心还要多一些。

    周围的人类与妖族显然误解了这一举动的含义,他们纵声欢呼,好像刚刚取得一场酣畅淋漓的胜利,其实他们只是在雪地里挖出上百个刚能见到泥土的浅洞。

    妖族开始成片地跪下。由远及近,慕行秋侧过身,避让这次跪拜,然后他高声说:“再有不到两个时辰,冰城与狼原将变成一片火海,潜龙会在火中重生,所以别将时间浪费在下跪上了。”

    众妖犹犹豫豫地起身,他们听出慕行秋在描述一场极大的危险,可是没有特别直接的感受,也没有应对的方法。因此只能保持沉默。

    慕行秋看向万子圣母,“带他们过湖吧,冰城将不复存在,周围的毒雾也将消失。你说得没错,我身上的诅咒还在,所过之处总是遭遇毁灭,一次不成,就来第二次。”

    这是慕行秋第一次来冰城时万子圣母说过的话。

    万子圣母缓慢地转动身体,看了一眼周围的子孙。“后来我又想过,或许你只是爱冒险而已,就像打猎者总能撞见野兽、寻宝者常常能挖出不寻常的东西,他们就是做这一行的。你的专长就是冒险。所以哪有毁灭你去哪,不是你去哪儿哪有毁灭。”

    “随你怎么想吧,如果你们还想活着,就马上离开。一刻也别耽搁。”

    “我有点搞不清你的想法。”

    “那就别费力乱猜了,逃命去吧。”

    慕行秋显露出一点怨气,虽然从来没自认为是妖族的首领。他还是感受到了背叛的愤怒与悲哀:孟诩好歹还有一个清晰明了的理由,妖族却全然被玩弄于股掌之间,在异史君的计划当中,甚至没考虑过这些妖族的死活。

    万子圣母像风中的芦苇一样摇摇晃晃,无话可说,羽王上前一步,“请道尊给我们一次补过的机会。”

    慕行秋摇摇头,“等你们能弄清自己究竟要做什么的时候,再说补过的事情吧。”他抬高声音,对全体妖族说:“活着并不容易,珍惜你们自己的生命,别再因为不起眼的原因就去送死,那不叫勇敢,只是愚昧。别再耽误我的时间,转身向南跑,如果你们对这里的事情还感兴趣,天黑的时候向北遥望龙火就够了。”

    有些妖族转身了,开始还很犹豫,好像第一次作案的小偷,怀里揣着赃物,强自镇定却又总忍不住想迈开两条腿逃跑,直到再也无法掩饰心中的恐惧,于是撒腿狂奔。

    成群结队的妖族去往南方的冰城,留下一地大大小小的雪坑。

    万子圣母没动,她的子孙没动,羽王等妖族首领则举棋不定,他们考虑得更周到一些:没有万子圣母护送,谁也逃不出去。

    “你打算怎么办?留在这里看潜龙喷火吗?”万子圣母问。

    慕行秋晃晃手里的老君魔掌,“不是看火,是玩火。”

    “那我能要回骷髅灯笼吗?那是冰城的宝物,留传很多年了。我的血能让你施法,你不用非得留着它。”

    慕行秋将骷髅灯笼扔给万子圣母,她没有伸手,灯笼自动停在她肩膀的高度,两眼闪光,很高兴回到旧主身边。

    万子圣母走到慕行秋身前,伸出长长的右臂,张开手掌,露出一只透明的小瓶,里面装着红色的血浆,“瞧,我早有准备,这足够让一百个人施法了。”

    慕行秋接过小瓶,没有查看,也没有立刻使用。

    万子圣母转身,像是玩高跷不小心伤到了脚踝,笨拙地迈步行走,看上去很慢,其实非常快,身高只有她一半的子孙们得小跑着才能跟得上。

    妖族首领们一个接一个地向慕行秋施礼致意,然后一句话不说地转身追赶万子圣母。

    轮到猛虎符师高伏威的时候,慕行秋说:“你得留下。”

    “为什么?”高伏威吓了一跳,脸上的犹豫与愧疚一扫而空。

    “因为你有用处。”

    高伏威张口结舌,还有几名妖族首领,匆匆向慕行秋施礼,转身就跑。

    慕行秋转身看着一直站在自己身后的道士和灵妖。

    杨清音冷冷地说:“你想打发我们走,可别用同样的方法。”

    慕行秋笑了笑,目光转到锦簇身上,“灵妖也是妖,而且——想办法换一副容貌吧,和我长得一样没什么好处。”

    看着与自己极度相似的面孔对自己怒目而视,实在是一种奇怪的感觉。慕行秋没有回避锦簇的目光,非要击败对方的骄傲与敏感,“你不是很愿意报恩吗?离开的时候顺便把魔像也带走,里面有异史君的大部分魂魄,能让你们心安理得一点。”

    “我们没想伤害你们当中的任何一个人。”锦簇又怒又羞,不管怎样,慕行秋救过所有灵妖,而他们还没有给出任何回报。

    “可你们也没有帮我,所以不要留在这里,我不需要看热闹的观众。”

    锦簇的脸腾地红了。其他灵妖也是,谁也不能拿受骗当理由为自己辩解,事情走到这一步,灵妖的确负有直接责任。

    锦簇看了一眼杨清音,迈步离开,一步一个脚印,十几步之后开始加快速度,众多灵妖紧随其后。

    道士们都有点紧张,慕行秋去而复返就已经让他们意外。说出的话更让他们大吃一惊,这些连讽带刺的言辞一点也不像慕行秋的风格,甚至不该出自任何一名道士的嘴里。

    “厉害。”杨清音冷冷地说,“你好像忘了。灵妖和很大一部分妖族都是我的部下。”

    慕行秋给杨清音看自己手里的老君魔掌,表示他已经得到授权。

    “我们从来没有得罪过你。”小青桃急忙说。

    辛幼陶没吱声,而是用很明显的神情警告慕行秋,不准对小青桃说狠话。

    “我当时没跟你走。是因为……”甘知味想辩解一句,突然困惑地问:“孟诩呢?她不是一直跟你在一起吗?”

    “孟诩受伤了,留在冰城。”慕行秋不想多做解释。干脆一语带过,没人敢多问。

    慕行秋的目光扫视一圈,高伏威在他身边脸色忽红忽白,殷不沉也没走,躲在道士们身后,低着头全身颤抖,似乎又要哭出声来。

    “咱们并非一个团体,走在一起全是因为偶然。”慕行秋缓和了语气,对道士没必要疾言厉声,“咱们一同经历了许多危险,这可能会给大家带来一个错觉,以为必须同甘苦共患难,其实不是。这一次,危险并没有追在咱们所有人身后,你们都有机会甩掉它,所以,把握住机会。”

    “我们愿意留下来帮你。”甘知味说。

    “这恰恰是问题所在,你们帮不了我。”慕行秋知道这句话对道士们是一次打击,但他说的是实话,“如果你们想看到结果,就留在毒雾外围,最后出来的或许是我,只是或许。”

    甘知味还想再说点什么,甘知泉在弟弟肩上拍了一下,“看来你的确不需要我们,好吧,我们离开,但是请你记住一次事:当道统认为咱们是一个团体的时候,咱们就已密不可分。”

    “我会记得。”慕行秋向全体道士施礼,虽然觉得很俗,而且跟眼下的状况不太符合,他还是说:“道火不熄。”

    “道火不熄。”道士们稀稀落落地说,甘知泉第一个迈步,其他人陆续跟上,他们的行进速度更快,能追上前方的妖族。

    最后只剩下高伏威和殷不沉两妖,还有四名道士。

    杨清音冷着脸,一言不发。

    辛幼陶看了小青桃一眼,替两人说:“我们留下,不是因为你需要,是因为我们需要。”

    小蒿撇下嘴,“左流英还没死吧?”

    慕行秋想起裴子函要求他保护小青桃的嘱托,想了一会,打开万子圣母留下的血瓶,倒出一点,在额头上抹了一下,然后递给辛幼陶。

    大家轮流涂抹,连秃子也不例外,高伏威和殷不沉抹的时候太紧张了,洒出去不少,结果将血液全用光了。

    殷不沉似乎特别希望慕行秋能对他说几句话,可慕行秋甚至看都不看他一眼。

    慕行秋左手握着老君魔掌,右手突然甩出长鞭。

    闪电掠过,老君魔掌的掌心上出现一道裂痕,殷不沉失声尖叫,马上用手捂住嘴巴。

    裂痕里慢慢挤出一枚水晶眼,然后裂痕消失了。

    这是龙魔当作心脏的水晶眼,杨清音说过她能从魔掌里产生妖力,其实真正有效的是水晶眼,魔掌只是妖器而已。

    慕行秋不久之前才想到这一点,他对龙魔的所作所为越来越迷惑,可他确认一点:十三颗水晶眼已经集齐了,或许能与异史君一战。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