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百七十七章 身边的背叛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辛幼陶走出帐篷,听说道士和妖族都已前往拜月山参战,大大地吃了一惊,“小青桃也去了?怎么不告诉我一声……我得去看看,你们在这里守着,一个时辰要是我没回来,你们一定要拦住慕行秋,别让他离开这里。”

    辛幼陶飞出营地,一路上越想越觉得道士里有叛徒,愤怒之余还有一点遗憾,最先想到这件事的居然是慕行秋,而不是他自己。

    “这不能怪我,慕行秋装得太像了,我哪有心事想别的?”辛幼陶忍不住回头望了一眼,他有一种感觉,叛徒肯定更愿意留在营地里好监视慕行秋的一举一动。

    帐篷里的慕行秋也是这么想的,道士和妖族出发的时候他注意到了,辛幼陶还问过他:“就这么让他们去攻打拜月山?只怕会有危险吧?”

    “这一仗打不起来,狼妖在等潜龙苏醒,根本不会出洞,而且漆野茫的目标是我,他要在全体狼妖面前杀死我。”

    慕行秋记得漆野茫的声音,狼王将杀死慕行秋当作一件极其重要的事情,不仅是为漆无上报仇,也是巩固自己地位的象征。

    冰城和狼原周围的毒雾发生了变化,意味着唤醒潜龙的妖术正在进行,留给慕行秋的时间不多,但他还是决定先找出内奸是谁,因为他现在根本无从下手,既不知道左流英在哪,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潜龙,甚至没办法迅速攻破狼洞。

    只有内奸是留在身边的若有若无的一条线,抓住它,或许能顺藤摸瓜。

    慕行秋暂时不打算向异史君寻求帮助,那只老乌鸦一旦猜出左流英遭到挟持,更不会帮忙了——他打心眼里蔑视年纪轻轻的道士,就对左流英还有几分忌惮。

    “来吧,秃子。咱们又得做点大事了。”

    秃子嗖地飞起来,两只眼睛闪闪发亮,用压抑着的兴奋语气说:“我就知道你不会认输,因为……你是小秋哥嘛。”

    “待会要沉住气,我让你召出骷髅灯笼你就召出来,如果有人抢夺的话——就让他抢走好了。”

    秃子认真地点点头,虽然一点也不明白慕行秋的计划,他却信心十足。

    共有五名道士留在营地里,孟诩、甘知味和另外三名道士,慕行秋走出帐篷之前想了一会。道统有过叛徒,比如庞山的裴子函,他的理由是非妖就该回归自己真实的妖族身份,魔侵道士背叛的理由是什么?他一直没想明白。

    这五名道士当中有四人接受过再灭之法,理论上他们应该对魔纹草帽效忠,这些忠诚哪怕只是分给慕行秋一点,也不至于在这种时候投向敌人。

    唯一正常的道士名叫苗铁樵,来自牙山。

    慕行秋有一点希望叛徒就是苗铁樵,因为他不太喜欢牙山道士。而且他们两个不是很熟,几乎没说过话,苗铁樵对接受再灭之法一直就比较抵触,虽然这不算过错。却表明了一种态度。

    这样的事前猜测并不公平,慕行秋还没做什么就对苗铁樵产生了一点歉意,于是抛去无用的想法,走出帐篷。对空荡荡的营地没有表现出特别的神情,“我要离开冰城,有愿意跟我走的。欢迎,不愿意,我也不强求。”

    甘知味明显大吃一惊,“可是其他人还在拜月山……”

    “我已经说过一个时辰之后出发,现在时间就要到了,他们已经做出选择。而我一定要离开,我不想再参与这些事了,我没有本事保护所有人,狼妖、潜龙、冰魁、魔族,还有道统,一个比一个难对付,而我现在束手无策。注神境界的左流英才是你们的保护者,可惜他现在只是一名普通的吸气道士。他希望咱们能保护他一年,可这根本不可能。我不想欺骗大家,这完全超出了咱们的实力。”

    “你曾经带领我们创造出好几次奇迹,甚至击退过道统的进攻。”孟诩说话时总是显得很胆怯,好像被迫无奈。

    “那是因为我相信左流英最后关头总能出来解决一切,的确,他有几次根本没出现也没有干涉,但他是一个希望。事实也是如此,我击退过道统的进攻,但是最后让道统退兵同意谈判的还是左流英。他低估自己吐丹之后的影响,咱们都低估了,他连几只妖族都挡不住,何况今后更多更大的威胁?”

    慕行秋说得很真诚,因为独自坐在帐篷里和辛幼陶刚进来的时候,他的确有过一段时间的软弱,想要推掉一切责任,独自找个地方隐藏起来,虽然很快就恢复了坚强,当时的感觉和想法却记得清清楚楚。

    “杨清音、小青桃都在拜月山,她们是你的朋友,还有辛幼陶。”牙山道士苗铁樵说。

    慕行秋看着他,从那张俊雅的脸上什么也瞧不出来,“我劝过辛幼陶,但他宁愿留在小青桃身边,我也没有办法。至于杨清音,她更喜欢当灵王,而不是帮我斩除情劫,到此为止吧,我没有兴趣了。谁愿意跟我走?”

    在慕行秋说完这些话之后还肯跟他一块走的道士,背叛的可能性更高一些。

    最先想到有内奸的是慕行秋,但是如何找出内奸的计划却是辛幼陶制定的,他向慕行秋预演了每一步,好像他就是背叛者本人。

    “他会苦劝你留下来,因为你是狼王最痛恨的道士,可是所有人都会劝你,所以你要变得自私一些、可憎一些,让正常的人都觉得你不值一劝,然后内奸就会露出马脚来。王室经常用这一招筛选‘忠诚者’,我们叫它‘考验’,通过考验的人才算可靠,通不过的就要剔除。咱们反其道而行之,用它来找内奸,也会一样有效。”

    慕行秋此时的所作所为就是在显示自己可憎的一面,他不能做得太过头,那就不可信了,可是对于曾经跟随他闯过重重艰难险阻的道士来说,这些就够了。

    慕行秋向秃子示意,让他召出骷髅灯笼。“我谁也不会等,其他人再想离开,可以直接找万子圣母帮忙。”

    他等着,看谁离开看谁留下,一开始他觉得这是一招妙计,现在却有点后悔了,因为在找出内奸的同时,他也伤害了无辜者的感情,他很难相信王室用这种方法能筛选出真正的忠诚者。

    第一个离开的人是甘知味,一句话没说。向慕行秋施以道统之礼,转身飞向拜月山。

    慕行秋暗中松了口气,他很看重甘氏兄弟,真心不希望他们当中任何一个变成敌人,而且这也说明一件事,他们的确没有因为再灭之法而对慕行秋无条件效忠。

    剩下的四名道士在犹豫,高铁樵又做了一次努力,“要不我去拜月山通知大家一声?”

    “用不着,说实话。我根本就不想带太多的累赘,想要躲避魔族,人越少越好。”慕行秋继续扮演“可憎之人”,演得有点太像了。秃子甚至张着嘴露出迷惑的神情,闹不清小秋哥到底是怎么了。

    高铁樵叹了口气,也向慕行秋施礼,转身飞走。还有两名道士跟他一块走了,其中一人甚至没向慕行秋做出告别的姿态。

    只剩下一个人还留在慕行秋面前。

    慕行秋心中轻轻叹了口气,真不希望背叛者是她。

    孟诩总是一脸的忧伤与恐惧。似乎时时刻刻都在做一个极为艰难的决定,“你不能离开。”她说,像是在哀求。

    慕行秋不能就这样指认一个人是内奸,他需要更直接的证据,于是摇摇头,转身向坡下走去,他得穿过冰城才能到达码头。

    孟诩没有跟来,有那么一会,慕行秋以为自己和辛幼陶都猜错了,妖族也有强大的妖术,没准能突破道士的禁制,偷听他们的秘密。

    他还没走到灵妖营地,孟诩追了上来,“我们是因为你才来到冰城的,你怎么能说走就走?”她还在努力劝说。

    “没有我,你们早就走投无路,所以我只能说声遗憾,没有左流英指点,咱们早晚会分崩离析,我只是提前一步而已。”

    “如果能找回左流英呢?”

    慕行秋冷笑一声,自己都觉得这笑声令人憎恶,那是对走投无路者的嘲讽、对悲伤欲绝者的戏弄,“不可能,狼妖劫持左流英既然不是为了交换异史君,那就一定是为了施展妖术唤醒潜龙。瞧那些毒雾,妖术肯定已经开始了,左流英就算还活着也坚持不了多久,我查看过洞穴,攻进去很难,想在里面找一个人,跟大海捞针差不多。我不是轻言放弃的人,但这一次真的没希望了,因为料事如神的左流英,居然没想到自己会被劫持,这才是最可怕的事情。”

    慕行秋继续走向城门,孟诩跟在他身后,好一会没再说话,显然是在寻找挽留的说辞。

    孟诩是内奸的迹象越来越明显了,她是个从众的人,别人都接受再灭之法,她也接受,从不抱怨,像这种孜孜不倦地劝说某人的事情,正常的她是做不出来的。

    可孟诩为什么要背叛同伴?像她这种缺少主见的人,本不应该做出这种大胆的事情。

    她得到的好处一定非常大,大到能让她违逆本性。

    离城门越来越近了,慕行秋还在想什么样的好处能令孟诩动心,安全、内丹、寿命、再灭之法……冰魁和狼妖真能做到这些吗?

    突然间,一个念头在慕行秋脑子里掠过,他想自己可能犯了一个错误……

    慕行秋走进敞开的城门,妖族不分男女老幼都去拜月山了,城里空空荡荡,到处都是散碎的白色瓦砾。

    孟诩就在这时从秃子和慕行秋身边一掠而过,转身拦在路上,手里拿着刚刚从秃子发缕上抢到的骷髅灯笼,两颊微红,不是因为羞怯,而是一股对她来说极为罕见的坚定。

    “你不能走,必须留下。”她说。

    “为什么?”

    “你把我变成了凡人,就必须再把我变回道士。”

    慕行秋起码知道了孟诩为背叛而得到的好处是什么了。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