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百七十六章 沮丧与希望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消息无需隐藏也无法隐藏,当慕行秋回到道士营地里时,紧张惶惑的神情出现在所有人脸上:左流英毕竟曾经是注神道士,对于前途暗淡的魔侵道士来说,他就像挂在天边的一盏孤灯——多少算是指明了一个方向。

    甘知泉自责不已,他负责看管营地,却只顾着保护魔像,忽略了左流英的安全,“左流英在哪,请允许我亲自去将他抢回来……”

    慕地秋摇摇头,“妖族把他藏了起来。”

    杨清音刚允许群妖站起身不久,这时又怒目而视,“你们不是说左流英很快就能放回来,一点事也没有吗?”

    群妖大都以为目标就是魔像,只有锦簇和老檀羊了解得多一些,闻言都是一愣,老檀羊上前道:“慕道士跟高伏威他们谈好了吗?只要你做出承诺……”

    “你们看到天上的黑鸟了吧?”慕行秋问。

    老檀羊一下子哑口无言,黑鸟是放人的信号,意味着慕行秋已经做出承诺,可左流英没有被放回来,那就表明事情出了差错。

    “不应该是这样的,早就……早就说好的。”老檀羊的胡子像是力争上游的鱼,摇摆不定。

    “就是这样。”慕行秋的目光在群妖脸上扫过,“道士中了你们的声东击西之计,可你们也被骗了,都被骗了,狼妖劫走左流英的目的根本不是为了释放异史君。”

    “不可能。”锦簇咬着牙说,突然转身飞上天空,向冰城疾驰而去。

    慕行秋没有劝阻,从小到大二十多年来,他第一次生出心灰意冷的心情,对道士们说:“准备一下,一个时辰之后咱们就离开这里。”

    “去哪?”辛幼陶问。

    慕行秋没有回答,直接走向自己的帐篷。因为他也不知道。

    道士与妖族困惑地互相看着,慢慢地一股深切的恐惧从心底生起:慕行秋没有惩罚任何一只妖,那是因为他想放弃他们了。

    连道士们也感到心惊,一直以来,他们已经习惯了慕行秋带领他们直面一切可知或不可知的危机,在最没有希望的时候燃起希望,在最没有可能时候创造奇迹,可现在,他们看到的是一名意兴阑珊的普通道士。

    营地里一片安静,那是不知所措的沉默。如果没有人挺身而出的话,它将会一步步走向绝望。

    “慕行秋需要休息一会。”辛幼陶终于开口,却没有激起丁点的反应,“我去看看。”辛幼陶觉得自己像是在对一群稻草人说话,与小青桃对视一眼,匆匆走向慕行秋的帐篷。

    如果慕行秋失去斗志,辛幼陶不知道自己能否坚持下去。

    锦簇飞回来了,没有察觉到营地里的异常,愤怒地说:“狼妖骗了咱们。开战,这就开战,日落之前一定夺下拜月……”

    老撞悄没声地接近锦簇,突然合身扑上。一把抱住了他,用更加愤怒地声音说:“你这个混蛋!瞧你做的好事,慕道士已经不想要咱们了。”

    老撞平时并不擅长揣测心事,这一回却出奇地敏锐。明白慕行秋是想带领道士们独自离去。

    锦簇挣了一下没挣脱,正想开口询问怎么回事,老撞却一口咬住他的耳朵。这真是用尽力气的狠狠一咬,鲜血立刻顺着嘴边流了出来。

    锦簇完全没料到会有这一招,痛得大叫一声,猛地冲天一跃,在空中无目的地喷了一圈火焰,然后重重砸向地面,总算将老撞甩掉。

    锦簇翻身爬起,捂着受伤的耳朵,心中愤怒至极,可是看到神情漠然的灵妖,他突然明白这些同伴是站在老撞一边的。

    “咱们让慕道士失望了。”老檀羊愧疚地说。

    锦簇愣住了,垂下手臂,耳朵上的血滴在肩膀上,像是一串独特的耳坠,他看向杨清音,“我拿我的命担保……”

    他没说担保什么,而是升到空中直奔北方的拜月山飞去。

    一大队飞妖从营地附近掠过,由黑凰和羽王带队,也在前往拜月山,斜坡下方,更多的妖兵正列队前进。

    冰城内外的妖族都要向拜月山狼妖开战。

    营地里的道士和妖族已经没了主心骨,这时都望向杨清音。

    杨清音感到一丝诧异,就在不久之前慕行秋还显得从容不迫,可是一听说左流英被劫,竟然变得失魂落魄。她有些愤怒,可是又十分理解他的沮丧,他承受着一件几乎不可能的任务——在乱世之中保住一群道士和妖族的性命,可是还没有走出几步,整支队伍就有了分崩离析的迹象。

    慕行秋走得已经够远了,换一个人,甚至不敢接手这件任务。

    “找回左流英,不管他是生是死。”杨清音说,高高举起老君魔掌。

    道士和妖族都聚拢在一起,斜坡下方的妖族几名头目先飞了过来,高伏威还没落地就满面羞愧地说:“我们真是蠢到家了……”

    “少说废话,先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眼下最大的危险是什么?”杨清音打断高伏威,她现在一点也不想听忏悔之辞。

    “狼王漆野茫利用我们劫走了左道士,他根本不想救出异史君,而是要左道士的注神内丹,我们猜他想用注神内丹唤醒潜龙。潜龙就是冰城和狼原周围毒雾的来源,瞧,那些毒雾正在发生变化,万子圣母说几个时辰之后,她的子孙也没办法过湖了。”

    笼罩四周的毒雾果然有了一些变化,更加浓重,像是饱含雨雪的乌云,隐隐还有闪电纵横其中。

    正说话间,万子圣母晃着竹竿似的身体走来了,“我们要去向狼妖讨个说法,请你们先离开吧,我已经安排好了船只,道尊手里有骷髅灯笼,可以带你们穿越毒雾。”

    万子圣母身后跟着成群结队的子孙,他们都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雕像,穿着同样的白色皮甲。手持刀剑盾牌,一副不堪重负的样子。

    “我们不要说法,只要左流英。”杨清音无意撤退,对灵妖她不用客气,对道士她要多说一句:“你们可以自己做出选择,愿意进攻拜月山的跟我走,想离开冰城的就留在这里等慕行秋。”

    一多半道士都要去救左流英,虽然没人说出口,但是大家心里隐隐都有一个希望:如果左流英没事,慕行秋或许会重新振作起来。

    只有少数道士留在营地里。但也不是为了撤离,丹药科道士孟诩觉得不能所有人都去参战,“得有人留下,或许慕道士会回心转意呢。”

    道士们成为妖族队伍的前锋,向北方的拜月山前进,人类与妖族的想法都一样:犯下错误就得改正。

    妖兵一队队走过,在营地里留下杂沓的脚印,最后只剩下五名道士留守。

    孟诩望着慕行秋的帐篷,喃喃道:“没有慕行秋。咱们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帐篷里,辛幼陶正苦口婆心地劝说慕行秋。

    慕行秋坐在床沿上,双手撑床,微微低着头。像是在想什么,又像是疲劳过度什么都没想,秃子立在他的右手边,用三缕头发小心翼翼地拨弄慕行秋的手指。

    “我知道你的感受。”辛幼陶也坐在床沿上。与慕行秋中间隔着秃子,“咱们被道统抛弃了,说是要找个地方躲避魔族。可是这谈何容易?就算一切成功,咱们也只有百余年的寿命,注定要在这个世界上消亡。妖族为了异史君就能背叛咱们,为了魔族会做出什么事啊。”

    辛幼陶长叹一声,本想劝慰慕行秋,结果却引出了自己的恐慌,“左流英虽然没说过,但是有他在的时候,你只承担一半责任,现在全部重担都在你身上。换成我……不不,我根本连承担的勇气都没有,其他人也没有。杨清音、甘氏兄弟或许能承担一时,但他们坚持不了多久。”

    慕行秋盯着地面,什么也没说。

    “也不能说妖族完全忘恩负义,他们起码还记得异史君的恩情。”

    辛幼陶很快放弃这个话题,“左流英或许没事,他是谁啊?算无遗策的注神道士,没准正等着对狼妖来一招釜底抽薪呢。”

    慕行秋终于开口,“现在的左流英只是吸气道士。”

    “新内丹是弱了点,可他的聪明才智不会减少吧?”

    “那就更可怕,左流英的聪明才智都建立在注神内丹的基础上,他若是还抱着从前的想法,只会死得更惨。”

    辛幼陶当然明白这个道理,他从小就学习如何争权夺势,王子使用这些招式无往不利,“晕三儿”却只是显得可笑。

    “可希望还是有的。”辛幼陶勉强挤出微笑。

    “当然,只要还活着,就有希望。”慕行秋慢慢抬起头,看着帐篷出口,目光渐渐坚定起来。

    辛幼陶突然明白了什么,“你……你是装的?”

    “怎么,没想到我也会使阴谋诡计?”

    辛幼陶不知道是该开心大笑,还是站起身狠狠踢慕行秋一脚,“你最好给我一个合适的理由,这到底是怎么了?今天所有事情都是骗局吗?”

    慕行秋扭头笑了一下,很快又变得严肃,“妖族的计划太精美,说明咱们面临的是一个强大对手,而这个对手显然了解道士的动向。”

    辛幼陶恍然大悟,没错,妖族显然知道慕行秋提前去了拜月山,还知道杨清音肯定会去救慕行秋,这只能说明一件事情,“道士里有内奸!”

    “所以我得隐藏真实想法,我不能再让对手猜到我要做什么。”慕行秋一如既往地坚定,只要还活着,他就不放弃希望。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