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百七十五章 受骗的妖族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灵兽向来自由自在,不接受束缚,化妖之后更是珍视这份自由,他们无论尊谁为王,都视其为平等的带头人,从来没有下跪与奉承这一套。点⊙

    可这一次,全体灵妖在锦簇的带领下,向灵王单膝跪下了,至于其他妖族,跪下得更早,而且是双膝跪下,全都一言不发。

    杨清音一腔怒火反而无处发泄,目光扫来扫去,很快停在老撞身上,“你好大胆啊。”

    老撞即使跪下也比一般妖族高出一头,听到灵王的指责,脸色一下白了,“我、我胆子不大。”

    “胆子不大还敢向我传递假消息?”

    “假消息?我没有……我真是听说拜月洞给慕行秋安排了陷阱,灵王一走,大家伙儿就说要搭救异史君,我一想,有恩不报是个王八蛋,异史君帮我修复妖丹……”

    杨清音明白了,老撞受到了利用,他心思简单,又受道士的信任,正是传递虚假消息的最佳妖族。

    慕行秋走过来,不动声色地问:“你听谁说的?”

    老撞呆呆地想了一会,“记不清了。”

    慕行秋没有再问下去,事实在他看来已经很清楚了,放眼望去,跪在雪地上的全是灵妖和普通妖族,没有一名真正的妖术师,黑凰、战魔山飞祖、高伏威等妖都不在。

    “异史君在我手中,你们别想救他出去了。”慕行秋迈步向山下走去,跪在雪地上的妖族纷纷让开,却没有听懂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你们留下,不要离开这里。”慕行秋转身对道士们说,但是冲秃子招招手。

    秃子早就在悄悄飞向慕行秋,这时光明正大地飞过去,咧嘴笑个不停。

    杨清音向慕行秋望了一眼,立刻就明白事情不妙。左流英必定是失踪了,于是冲他点下头,心中却更是恼火,正好老撞想起身,杨清音高举老君魔掌,火球就在掌心里骤明骤暗,老撞吓得再不敢动了。

    慕行秋顺坡而下,灵妖营地里空空荡荡,部族营地还有不少妖兵,他们没有参与抢夺魔像、挽救异史君。而是躲在自己的地洞里,从门缝向外窥望,有的知道一点情况,有的一无所知,却无一例外产生深深的恐惧。

    经历无数次战争的妖兵们心里清楚,无论谁得罪了谁,最可能被杀的还是他们。

    慕行秋没有起飞,就这么步行,一座座营地走过去。没在任何一处停留。

    走下斜坡,再往前不远就是冰城,城门口正站着一小群妖族,显然早就料到慕行秋会来。

    万子圣母、羽王、高伏威、黑凰等妖术师都在。唯独没有裴子函和飞祖,前者经历两次再灭之法,身体一直不好,后者的不在场绝对意味着什么。

    殷不沉躲在羽王身后。露出半颗脑袋向慕行秋做了一个苦脸,表示自己是被迫的。

    慕行秋站在众妖面前,望着他们身后半毁的冰城。想看看谁对自己说话。

    最后是高伏威开口,神情很是勉强,好像这是他抓阄失败不得不接下的烫手山芋。

    “是这样……”

    “他们抓走了左流英!”

    殷不沉突然尖叫,像是被谁掐住了脖子。

    众妖愤怒地看着他,殷不沉迅速缩到羽王身后。

    事情一旦说破,高伏威反而冷静了一些,咳了两声,“但是我们无意开战,更没想过要背叛道尊,您对我们有救命之恩,我们永远不会忘记。”

    高伏威是后来进入冰城的妖族,很快就入乡随俗,也跟羽王、万子圣母等妖一样,称慕行秋为“道尊”。

    众妖同时点头,万子圣母接着说:“可异史君对我们妖族真的非常非常重要,就像……比祖师塔对庞山还重要,我们不能眼睁睁看着他被囚禁。”

    “一多半的妖族都信仰古神,异史君就是古神的代言人,就像是教主。”羽王也敢开口了。

    “没错!教主!”殷不沉又嚷了起来,声音更显尖细,“老君绝不能被囚禁,唔……”他居然哭了起来。

    慕行秋的目光在众妖脸上扫视,经过竹竿似的万子圣母时,不得不抬起眼皮,心想自己对妖族的了解还是太少,早就知道他们崇敬异史君,却没有料到他们会来这一招。

    慕行秋骨子里还是一名道士,跟道统一样,习惯于将妖族看作一个混乱的整体,对他们的信仰与勇气常常估计不足。

    但现在不是反思的时候,慕行秋已经打探到狼妖的大致计划,有理由心怀不安,“是谁劫走的左流英?”

    众妖都没吱声,殷不沉再次尖叫着说出答案:“黑凰和飞祖!唔……原谅我……”

    殷不沉在异史君和慕行秋之间来回摇摆不定,快把自己折磨疯了,也不知道他在向谁乞求原谅。

    黑凰脸上总像是笼罩着一层黑纱,只在声音里显露出几分不情愿,“是我们两个请来了左道士,他没受任何伤害,事实上,左道士一看到我们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他很配合。”

    左流英此时只有吸气七重的境界,他不反抗,大概是因为做出了反抗无效的判断,以他的脾气,不会与两名妖族纠缠。

    “现在他在哪?”

    高伏威是负责谈判的妖,所以又由他回答,“飞祖带左道士藏了起来,连我们也不知道在哪……”

    “但是肯定不在冰城!”殷不沉的每一句话都叫得声嘶力竭,众妖的脸色越来越阴沉,羽王甚至握紧了拳头。

    慕行秋心里咯噔一声,最坏的预料越来越有成真的迹象,“你们想用左流英交换异史君?”

    众妖点头,高伏威道:“我们不要求先放释放异史君,只要道尊一句承诺,我们立刻归还左道士,然后向道尊磕头请罪。”

    “磕头请罪!”殷不沉的声音从羽王身后传来,然后他又哭了。

    慕行秋看着这一排妖族,叹了口气。既后悔自己对妖族的心事估计不足,又有点恼火妖族的轻信,“我愿意做出承诺,只要你们归还左流英,我会立刻释放异史君,全部释放,一点不留。”

    慕行秋没在言辞上跟妖族耍心眼,这不是他的性格,也没有这个必要,“可我觉得你们交不出左流英了。”

    众妖全都一愣。连殷不沉也停止哭泣,从羽王身后探出头来,湿漉漉的眼睛里满是惊诧。

    “只要有道尊的承诺,我们立刻就能交出左流英。”高伏威说。

    “好,你们已经得到我的承诺了。”

    黑凰从黑色的披风里举起右臂,手里握着一根五六尺长的黑色羽毛,指向天空,这是她的妖器。

    一股烟从羽毛尾端射出,升至高空化作一只黑色的大鸟。黑鸟缓慢地盘旋,渐渐消失。

    慕行秋没有抬头,他在观察众妖的神情。

    除了万子圣母,所有妖族的神情都一样。先是自信满满,接着是少许困惑,逐渐变成急躁,最后是恐慌。

    万子圣母永远都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无所谓态度。但她瘦高的身子在微微摇晃,证明内心并非平静如水。

    高空中的黑鸟消失了,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左流英和飞祖更是没有现身的迹象。

    “这、这不可能。”高伏威的声音在发颤。

    黑凰也有点沉不住气,举起黑羽,“我再来一次。”

    “不用了。”慕行秋想起拜月山洞府里的景象,漆野茫缺少漆无上的王者之气,可他毕竟是狼族,跟历代祖先一样,总能轻松将妖族玩弄于股掌之间,“跟我说说潜龙是怎么一回事吧。”

    众妖脸上的神情越发迷惑,只有万子圣母的身体前后摇晃得更明显了,“你怎么知道潜龙?”

    “这已经不是秘密了,所以你们如果还想帮我找回左流英,而且不想被潜龙杀死的话,最好马上告诉我一切。”

    几只妖都看向万子圣母。

    “潜龙……是只很大的远古异兽,已经死去很久,就埋在这里的地下,正好环绕冰城和狼原一圈,可它好像没有完全死绝,龙心虽然不跳了,但还大致保持完整,龙头上也还有一点皮肉,并且不停地喷火。第一代万子圣母用自己的鲜血施展了强大的妖术,令龙火变成了毒雾,阻挡道士进入。”

    万子圣母转身指着白色的冰城,“龙头就埋在这里,非常深,好像仍在喷火,但是我没见过。龙心埋在拜月山下面,归狼妖看管,历代狼王都想将潜龙复活,可是都没有成功。”

    “漆野茫不是已经成功,就是接近成功了。”慕行秋说。

    万子圣母居然呵呵笑了几声,“那咱们都死定了,原来这才是新狼王的真实计划,我们都被他骗了,厉害啊厉害,不愧是狼妖后裔。唉,我的子孙……”

    羽王对潜龙略有耳闻,不相信地大摇其头,“不可能,我见到漆野茫的时候,他怕得要死,就想等冰魁到来之后投降了事,而且他才是一只三四丈的中妖,哪有本事复活潜龙?”

    “记得吗?漆野茫离开过狼原,十天前才回来。”万子圣母的脑子里存着所有进出冰城的记录。

    “谁能帮他?谁有这个本事?”羽王仍然不解。

    是啊,这世上谁有复活潜龙的本事?道统有,但他们已经与左流英达成协议,放弃追杀魔侵道士,慕行秋暂时相信这一点。异史君或许有,但他一个月前就被囚禁,不可能分身帮助任何一只妖。

    想来想去,慕行秋只能得出一个结论:“漆野茫没有坐等冰魁杀来,他主动去投降了。”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