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百七十三章 新王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漆野茫是新一代狼王,这个称号像山一样压在他身上,所以他每时每刻都得挺起胸膛,迫不及待地露出坚毅无情的神态,好向全体狼妖表明,他承受得起这副重担。

    他坐在妖骨王椅上,椅背、扶手上竖着十只狼头,全都微微张嘴露出利齿,跟活着的时候一样,狼王就在这一群狼头的簇拥下,用深陷的眼睛打量这座深处地下的洞府和面前的妖族。

    跟所有狼妖一样,漆野茫拥有与人类一样的形体,长着一张瘦长的脸,两腮无肉,鼻子像立在脸上的一把刀,抿成一线的嘴唇就是它即将砍断的目标,身上裹着厚厚的毛皮大氅,身子歪在一边,枕在一只狼头上。

    他见过漆无上做出过类似的动作,用这种轻松随意的姿态表现王者的自信与孤傲,作为模仿者,漆野茫的脖子稍显僵硬,怎么看也没有那份随意的劲儿。

    洞府空旷阴暗,火把倒是不少,却只能照亮有限的范围,在那些拒绝接受任何光线的阴影里,时不时传来滴答的水声,似乎在小心翼翼地提醒这些妖族谁是主人谁是客人。

    这是拜月山洞府最下面一层,只有成年的狼妖男性子孙才能进入。

    狼妖家族已经凋零了,一多半死在了漆无上的军队里,剩下的大部分是老弱妇孺,真正有资格进入这一层只有三十多只。

    就是这三十多只狼妖令漆野茫感到警惕,“为什么都不说话?”他裹紧大氅,用一种故意压低的威严声音发出质问。

    洞府里安静了一会,一名四五十岁的狼妖前行数步,向狼王微鞠一躬,显得有些敷衍。“事已至此,我们没什么可说的,只是……”

    “直接说‘只是’这部分就好了。漆广厦,你平时说话可不是这么绕来绕去的。”

    漆广厦黝黑的脸上微微一红。低头道:“巨妖王尚且要分一部分狼妖留在狼原,咱们这一回可是全族上阵,一旦……一旦失败,狼妖一族可就绝种了。”

    “你觉得我的计划有漏洞?”

    “我不敢妄下结论,可是我知道这世上没有万无一失的计划。”

    两只狼妖互相看着,论辈份,漆广厦还是漆野茫的叔叔,而且跟巨妖王漆无上的血缘关系也更近。但是这都没用,如今漆野茫背后的靠山更强大。

    漆野茫从喉咙深处发出笑声,慢慢坐直,“万无一失,真是美好的词儿,漆无上带走了五百多名最优秀的狼妖,一个也没回来,只剩下咱们这些妖,可你还要万无一失。慕行秋就在冰城,他是杀死漆无上的罪魁祸首!什么是万无一失?就是向仇敌低头。就是胆怯,就是忘记仇恨!”

    漆广厦的脸更红,头垂得也更低了。“只要能为巨妖王报仇,我愿意献出生命,可是那些孩子,没必要让他们参与……”

    漆野茫挥挥手,打断叔叔的话,“他们应该亲眼看到漆无上大仇得报,慕行秋必须死在所有狼妖面前。”

    漆广厦忍了又忍,心里话还是脱口而出,“你是想让大家都看到是你为巨妖王复仇。好巩固你的位置,其实没谁要抢……”

    漆野茫腾地站起身。一跃而起,衣摆飞起。像是一只巨大的黑鸟,他落在漆广厦面前,冷冷地盯着他,一字一顿地说:“我是狼王,无需证明。”

    新狼王的气势很足,或许太足了一些,漆广厦反而无畏地抬起头,回视两道冰冷的目光,“潜龙发出的毒雾保护着冰城与狼原,‘潜龙不醒,狼妖昌盛’,这是古训,就连巨妖王都没想过要唤醒它。”

    “昌盛?叔叔,那已经是从前的事情了。”漆野茫一只手搭在漆广厦的肩膀上,语气缓和下来,“瞧瞧,狼妖就剩下咱们这几只了,潜龙醒不醒对狼妖都没有影响。漆无上也不是不想唤醒潜龙,是没有办法。放心吧,潜龙只会毁灭咱们的仇敌,我会让它服从命令。”

    漆广厦不喜欢肩膀上的手臂,可是他没有躲避,“你说过很多次了,可是我们一直没见着你命令潜龙的手段是什么。”

    “你会见到的,很快。”漆野茫叹了口气,刀身一样狭窄的鼻子翕动了两下,一只手臂突然勒住漆广厦的脖子,另一只手直插他的胸膛。

    漆广厦并非毫无防备,双臂抬起格挡,同时施展妖术,想要挣脱束缚,可他的动作还是慢了一点,也弱了一点。

    漆野茫硬生生抓出一颗仍在跳动的心脏,身上、脸上溅满了血迹。

    漆广厦张着嘴,神情木然地慢慢倒下,那条抓着心脏的手臂则慢慢举起。

    “瞧!”漆野茫放声大叫,声音在洞府里来回激荡,“这就是我用来控制潜龙的手段!”

    漆野茫狠狠地将心脏扔在地上,心脏像熟透的果子一样碎裂一地。

    其他狼妖从始至终没有开口,现在更不敢吱声,就连阴影里的水滴声也消失了,好像胆小的主人对蛮横的客人束手无策,只好躲起来。

    “谁?”漆野茫厉声喝问,双臂伸出,双手成爪,片刻之后,从洞顶阴影里飞过来一个东西。

    一只白白胖胖的蝉翼妖,正在漆野茫鲜血染红的手里奋力挣扎。

    “开口,你这只蠢妖,说出你的名字,谁派你来的?”漆野茫双手慢慢用力,蝉翼妖随之变形,突然砰的一声爆炸,将洞里的狼妖都吓了一跳。

    没有飞溅的血肉,没有折断的躯体,蝉翼妖爆炸之后变成了一股青烟,漆野茫的手掌合在一起,打开之后,露出一张正在烧成灰烬的纸符。

    “嘿,道士们倒是不傻,居然来我这里打探情报。”漆野茫转向其他狼妖,生夺狼心、手抓奸细令他信心倍增,下达命令时也更有王者之气,“封锁洞府。看到陌生面孔,一律格杀勿论!”

    “是。”众狼妖匆忙领命而去。

    底层洞府里只剩下漆野茫和叔叔的尸体,他走回妖骨王座。伸手抚摸那些栩栩如生的狼头,第一次感到狼王的称号舒适宜人。一点也不沉重。

    漆野茫跪在王座前,双肘支在座位上,脸部埋在手掌里,嗅着新鲜的血腥味,低声念诵着什么。

    身后传来脚步声,漆野茫立刻站起转身,脸上沾了一些血迹,他并不在乎。

    一只狼妖站在门口。恭敬地说:“外面来了一名女道士,鬼鬼祟祟地好像在找洞府入口。”

    漆野茫想了一会,“不用管她,死守洞府,别再让道士的小把戏混进来就行。”

    狼妖领命而去,漆野茫又回到王座前继续祈祷,不远处的尸体仍然躺在那里,骨肉慢慢融化,与血水一块渗进土地。

    周围阴影里的又响起答答的水滴声。

    甘知味最先发现异常,“飞来一个人。好像是……杨清音。”

    “她来干嘛?”辛幼陶惊讶地祭符查看,“她是来找咱们的吧,奇怪。她是怎么知道……”

    辛幼陶闭上嘴,因为他知道,只有一个人能向杨清音泄露他们的行踪。

    秃子想不到那么多,开心地说:“你怎么知道老娘是来找咱们的?不管了,我去把老娘叫过来,小青桃和小蒿怎么没来?还有跳蚤……”

    辛幼陶伸手将秃子拽回来,“你还是乖乖跟我待在这里吧。慕行秋,你去把杨清音叫过来,谁让你境界最高呢。”

    辛幼陶一本正经。慕行秋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轻轻地哼了一声。飞出禁制去追杨清音。

    秃子还想跟上去,辛幼陶却抓着他不放。

    脚印踩出来的小径消失在群山之间。尽头却没有洞穴的影子,杨清音兜了一圈,察觉到了身后的追踪者。

    她没有回头,向东南方飞去,离开拜月山十余里之后,落在了地面上。

    雪地上有一些鸟兽的足迹,再远一点的洼地里,能看到一座废弃的村庄,新近降落的一层积雪下面,隐约还能看到烧焦的痕迹。

    “狼妖真是不顾一切要拼死一战了。”慕行秋落在杨清音身后。

    杨清音仍不回头,呆呆地望着村庄,“他们吃什么为生?”

    “兽肉吧。”

    “野兽又吃什么呢?”

    到处都是雪,厚得让人怀疑它们是否曾经融化过。

    “咱们才来几个月而已,群妖之地肯定也有夏天。”

    “嗯。”杨清音还是没有转身。

    “跟我走吧。”慕行秋说,升空飞向原来的隐蔽之处。

    过了一会,杨清音才升起,远远跟在后面。

    她没说陷阱的事,他也没问她为何而来。

    辛幼陶三人已经走了,雪地上留了一行字,说他们已经回营地,秃子还在字迹末尾压出一个脸形坑,像是一枚粗糙的印章。

    慕行秋于是也向营地飞去,在这边没什么可做的,他得尽快跟左流英商量一下。

    杨清音仍然远远地跟在后面。

    天亮了,阳光不知不觉间撒满了整个狼原,慕行秋转身倒飞,问道:“你听说过潜龙吗?”

    杨清音严肃地想了一会,“从书上看到过,一种吞云吐火的远古异兽,早就灭绝了。”

    “还没灭绝。”慕行秋指着远处崇山峻岭般的毒雾,“它改成喷毒了,狼妖还想将潜龙唤醒。”

    “书上说潜龙长达几百里,岂不是比整个冰城和狼原加在一起还要大?狼妖不仅要杀死道士,还要杀死这里的所有妖族吗?”

    “我猜是这样。”

    杨清音飞得近了一些,“原来这才是狼妖的陷阱,奇怪,既然狼妖连其他妖族都不想放过,老撞所说的陷阱又是怎么一回事?”

    “魔像,他们想要抢走魔像。”慕行秋转身加快了速度,左流英现在可挡不住成群的妖族。

    杨清音也醒悟过来,飞得更快一些,没多久就跟慕行秋并肩前进了。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