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百七十二章 乌鸦的帮助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辛幼陶出了一个主意,“妖族想用计,咱们就来个将计就计——提前去拜月山,踩破他们的陷阱,将狼妖一网打尽。∈∽∈∽,”

    天一黑,慕行秋就发出了,只带着辛幼陶、甘知味和秃子,甘知泉留守营地。

    动脑子的时候辛幼陶十分积极,真要展开行动的时候,他得提前问一声,“咱们几个能打过三千多妖族吧?千万别阴沟里翻船。实在不行就把所有人都叫上,速战速决歼灭狼妖,再来一个回马枪击败冰城妖族,让他们来不及联手,更稳妥一点的做法是将咱们带来的这些妖族支到别的地方去,这样的话他们的力量就更加分散了。”

    慕行秋和甘知味有点惊讶地看着辛幼陶。

    “干嘛这样看着我?集中己方力量,分散敌人然后各个击破,这是屡试不爽的战术,可不是我瞎编出来的,唯一的要求是速度够快,千万不能跟任何一方敌人纠缠,否则,哼哼……真遗憾,左流英变成吸气道士了,我真是没法接受,要是有一位注神道士的话,什么战术也不用了。”

    战争之道是贵族从小就要掌握的技能之一,辛幼陶滔滔不绝地讲了一路。

    秃子听的倒是津津有味,可他有一个疑惑,“辛王子,当年在断流城的时候我怎么没见你出这么多主意啊?”

    秃子的疑问是真诚的,辛幼陶的脸却红了,“咳……呃……战术也不是万能的,敌人太强……嘘,前面就是拜月山,从现在开始都不要说话。”

    断流城之战敌我实力对比悬殊,除了置于死地而后生的斗志,没多少可以选择的战术,辛幼陶当时想不出主意很正常。可他不愿意承认。

    拜月山是一连串起起伏伏的丘陵和小山的总称,有十几座山头稍高一些,没有特别突出的,看不出哪一座才是主峰,只有一连串脚印踩出的小径标明了进出通道。

    四人降落在一座丘陵后面,甘知味施放了几层简单的禁制,慕行秋压低声音说:“这次只是来查看情况,如果没有必要的话,尽量不跟狼妖开战。”

    辛幼陶很意外,“咦。你觉得各个击破的战术不好吗?”

    慕行秋笑了笑,“很好,不得不开战的时候,我一定采取这个战术,可是我觉得妖族并不想开战。”

    辛幼陶瞪起双眼,迹象多明显啊,阴谋就摆在面前,慕行秋居然还看不到,“妖族可不会因为道统追杀过咱们就把咱们当成盟友。就像……道统不会因为妖族互相残杀就对其中一方网开一面。这是天生的战争,持续十几万年了。”

    “你说得没错。”慕行秋相信辛幼陶的判断,可是越接近拜月山他想得越多,“妖族经常互相残杀。就算是争抢灵妖手里的魔像时,也要兵分五路。除非有大妖弹压,否则妖族很难统一,可是最近我没有听说又有漆无上这样的巨妖出现。”

    “可是那五路妖军最后还是联合了啊。慕行秋。你对妖族的印象是不是太好了一点?”

    慕行秋又笑了一下,的确,他对妖族的仇恨不再像从前那根深蒂固了。妖族杀死过不少道士,可道士杀死的妖族更多,面临魔族的威胁、道统的退出,这场战争正变得越来越没有意义。

    “咱们既然不想继承道统的称号,为什么要接手道统与妖族的十几万年战争呢?”

    辛幼陶闻言愣了一下,觉得这句话似乎有理,又似乎没理,他一时间竟然找不出反驳的话来,看了一眼旁边的甘知味,“你有什么看法?”

    “我只想好好活下去,哪怕只剩一天。”甘知味耸耸肩,自从接受再灭之法以来,他没有对慕行秋产生强烈的忠诚,只是逐渐失去了对道统的归属感,“我不为谁而战,只为自己的生存而战。”

    “我支持这你种态度。”辛幼陶指着甘知味点了几下,表示赞同,“现在的关键问题就是,冰城和拜月山的妖族有没有威胁到咱们的生存?”

    “所以我要进洞里探查一下狼妖的底细。”慕行秋说。

    三个人同时摇头,秃子尤其反对,“要进洞也是我去,我长得小啊,他们不会注意,还以为是只鸟呢。”

    “咱们是来踩破陷阱的,可不是自投罗网的。”辛幼陶觉得慕行秋的这个决定有点莽撞了。

    “不用我亲自出马,待会我施法的时候,你们保护我的安全就行。”

    一起修行、战斗多年,辛幼陶自认为对慕行秋的本事还是比较了解的,所以很纳闷,“左流英教你新法术了?不是我自夸,打探敌情还不如用我的符箓呢。”

    “这不能叫新法术,应该说是新帮手,等我跟他商量商量。”

    这句话就更怪了,辛幼陶、甘知味和秃子全都茫然不解,慕行秋却已盘膝坐下,很快进入存想状态。

    甘知味施放更多禁制,以天目监视周围情况,辛幼陶则祭出几张纸符,监视更远处的威胁,秃子围着慕行秋转圈。

    慕行秋并非故弄玄虚,他自己也不敢保证能劝服这位“帮手”。

    慕行秋的泥丸宫里没有洁白的人形,却有一只老得掉毛的乌鸦。

    异史君是众魂之妖,这只乌鸦就是最初之魂、主导之魂,没有它,众魂就会四分五裂,甚至自相残杀。

    慕行秋带走了乌鸦之魂,左流英将其他魂魄封印在魔像之内,让他们处于昏睡状态。

    乌鸦必定拥有一段只属于自己的记忆,慕行秋却没有突破进去,这是一笔交易,乌鸦入住慕行秋的泥丸宫,左流英则不再坚持索要他的最后一段记忆。

    乌鸦站在角落里,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似乎随时都会倒下,就此一命呜呼,不多的黑色羽毛与洁白的房间格格不入,一只脚上连着一根细细的白铁链,另一头与房间相连,这也是左流英的法术。他在吐丹之前的最后几道法术差不多全用在了异史君身上。

    慕行秋的确学到了一招新法术,那就是魂魄进入泥丸宫,只是他没有异史君那么厉害,很难进入别人的泥丸宫,自己的泥丸宫倒是进出自由。

    “我需要你帮我一个忙。”慕行秋说。

    乌鸦抬头看了一眼慕行秋的幻象,抖了两下翅膀,然后用一种沙哑慵懒的声音说:“打败我的是左流英,让他来求我帮忙吧。”

    “左流英会命令你,我才会找你商量。”

    乌鸦沉默了一会,“告诉我。左流英现在怎么样了?还在入魔吗?他居然将男女之爱看成魔念,哈哈,想想就好笑。”

    “今天的事情跟左流英无关。”

    乌鸦闭上嘴,摆出一副到此为止无需再谈的架势。

    “关于冰魁你知道什么?你的记忆太多了,我还没有看到相关的内容。”慕行秋只看过极少一部分记忆,即使这样也用掉不少时间。

    乌鸦仍不开口。

    “我们准备让你迎战冰魁,准确地说左流英要让你迎战冰魁。”

    慕行秋等了一会,乌鸦终于再次开口,“笑话。你们以为冰魁只是一群强壮的妖族吗?”停顿片刻他问:“左流英会帮我吗?”

    “不会。”

    “这么说他的魂魄返身之后还是入魔了,夺丹毁念?不对,像他这种人,对记忆比对内丹还重视。啊,再灭之法——难道左流英……哈哈,他还真是敢给自己下狠手。再灭之法会令身魂分离,你们怎么不来问我如何重新融合身魂啊?”

    “因为你根本没敢学魔尊正法。问了也是白问。”

    乌鸦哼了一声,一只鸟做出不屑的样子,比口吐人言还要古怪。“没用,我告诉你吧,一点用也没有,只凭我自己打不过那些冰魁,你们将希望寄托在我身上,实在是大错特错,我会魂飞魄散,你们也都会送命。”

    “反正我们已经走投无路,死马全当活马医,到时候不管你愿不愿意,都得上战场。”慕行秋微笑道,异史君的主魂如今已经跟自己坐在了同一条船上,他死,异史君也会死。

    就像富豪往往比穷人更在意财富,越是性命长久的妖族与道士,越渴望获得更多的寿数,自称已经活了三千多年的异史君,可比只有二十几岁的慕行秋惜命多了。

    乌鸦盯着面对微笑的道士,又看了一眼脚上的锁链,“击退冰魁,你们会放我自由吗?”

    “这要由左流英决定,我只是想让你今天帮我一个忙,这或许有助于击败冰魁。”

    “说吧。”乌鸦很勉强地说,好像受到了极大的羞辱。

    “一群妖族躲在狼原拜月山的地下洞府里,我想打探里面的底细。”

    “咱们在狼原?好久没来这个破地方了。拿出你的霜魂剑,从里面召一只魂魄出来,我要用。”

    慕行秋睁开眼睛,看到甘知味正保持戒备,辛幼陶和秃子却直直地盯着他。

    “他同意了,这就开始。”慕行秋召出霜魂剑,施法带着一只魂魄重新进入自己的泥丸宫,他很小心,绝不会误带芳芳的魂魄。

    辛幼陶和秃子仍然是一脸茫然。

    慕行秋再度睁眼,目光越过辛幼陶的头顶,望向空中的一只飞符,那是辛幼陶放出去的。

    飞符突然剧烈地抖动起来,急速下坠,离地面十余丈时再度升起,变成了一只蝉翼妖,振翅飞向拜月山深处。

    秃子露出羡慕与惊喜的神色,辛幼陶却更加茫然,“这、这是妖术吧?”

    慕行秋没有回答,因为他已经重回泥丸宫,从乌鸦那里获取蝉翼妖的所见所闻。

    将近一个时辰之后,慕行秋睁眼,神情严肃,“的确有一个陷阱,比咱们想象得都要大。”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u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