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百七十一章 闯营告密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兽妖老撞第十一次翻身,终于承认自己今晚是不可能踏实入睡了。

    这是他平生第一次失眠,在这之前,即使次日就要参加九死一生的战斗,他也能倒下便睡,一觉天亮。

    “啊,他奶奶的。”老撞直抒胸臆,表达了自己对失眠的痛恨。

    地洞里的另外几名妖族睡得倒是挺熟,鼾声此起彼伏,像是一群比赛嗓门的青蛙。老撞真希望他们都是青蛙,这样他就能一脚踩死两三个,顶多三脚就解决问题。

    过了一会,他觉得自己失眠的原因与这些鼾声无关,于是干脆坐起来,抱着脑袋冥思苦想,渐渐明白了症结在哪。

    “他奶奶的,我可是兽妖啊。”老撞又骂了一句,声音大了些,隔壁榻上的妖族停止打鼾,含糊不清地说了几句什么。老撞握紧拳头,觉得打一架没准就能睡着了,可是那只妖族很快又鼾声雷动,没给他发火的机会。

    必须解决这件事,老撞实心眼,一旦觉得需要做什么,很快就会将它变成必须做的事情。

    他穿上盔甲和靴子,迈步向洞外走去,一只妖这时醒过来,茫然地大声问:“老撞,你去干嘛?”

    “去找死。”老撞没好气地回道,他已经不想打架了。

    问话的妖族一愣,闭眼又睡,觉得老撞“去找死不是特别奇怪的事。

    虽然营地建在背风的坡地上,夜间还是不准点火,四周漆黑一片,老撞并不在乎,他的视力很好,只要有一点光亮就能看得很远,何况今晚的月亮又圆又亮。

    “谁?”营地门口的阴影传来喝问。

    老撞用本族的兽语咆哮了一声,对方立刻不吱声了。他未必听懂了这声咆哮,只是不愿与一名真正的兽妖争执。

    老撞顺坡上行,走向灵妖营地。十几天前,他跟几只灵妖打了一架,没打赢,还被撵了出来,其实他已经很克制了,只是妖丹恢复令他心情大好,必须挥起拳头才能表达出来。

    他觉得这是一件很小的事情,甚至不值得记住。可灵妖不这么看,他们互相间总是客客气气,就算是锦簇当王的时候,也从来没对哪只灵妖大声呵斥过,更没打过架。

    “打完架居然记仇,哪还像是妖族?”老撞愤愤地低声自语,“再说挨打的是我啊。”

    老撞觉得很不公平,当然,他得承认那场架是他挑起来的。而且没什么原因,就是心痒、手痒。

    一只年轻的檀羊妖挡在营地入口,跟大多数灵妖一样,他不喜欢穿衣服。身上随便缠了两块兽皮,光脚赤膊,露出大半个胸膛——灵妖跟道士一样彬彬有礼,却比最野蛮的妖族穿得还简陋。

    “我要进去。”老撞挥了一下手臂。觉得自己的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

    “这里不欢迎你。”

    “我也没让你们欢迎我啊。”老撞有点惊讶,脚步却没停,“你让到一边别挡路就行了。”

    檀羊妖没动。

    明知灵妖正因为打架的事情对自己不满。老撞却更想打架了,一拳砸了过去,他可不懂什么叫五成力道、八成力道,只要出拳就是全力以赴。

    檀羊妖比老撞矮了两头、瘦了一圈,力量却一点也不弱,他们还是灵兽的时候就天生力大,化妖之后更是远远强于普通妖族。

    两妖谁也不吭声,就这么你一拳我一脚地打起来,拳脚落在身体上砰砰作响,像是厚布包裹的木槌击在皮鼓上。

    老撞绝不算是最强壮的妖族,他就一个优点,抗打、不怕疼,对手的拳头越硬,他站得越直、挺得越久。

    檀羊妖累了,觉得自己击中的根本不是一只活物,就是一个妖形的沙袋,就算打一晚上也没用,“停。”他先住手,后退几步,“你来找谁?”

    老撞早忘了最初的目的,兴高采烈地追上去,“我就找你,来,咱们接着打。”

    檀羊妖直摇头,他不抬手,老撞反而兴味索然,“你没死,也没倒下,干嘛不打了?”

    檀羊妖只是摇头,“快说你要找谁,我给你叫来。”

    老撞挠挠头,感到一阵钻心的疼,这才发现自己的手背都肿了,“我要见灵王。”

    “现在可是半夜,白天见不行吗?”

    “不行,就是现在,你不去通报,我就自己叫啦。”

    老撞气沉丹田,刚叫出一个“灵”字,檀羊妖急忙摆手,“别叫别叫,我去给你通报。”

    老撞咧着嘴笑了,伸手在檀羊妖肩上捶了一下,“这才对嘛,改天咱们再打。你小子是什么造的?打得我手都疼了,你居然一点事没有。”

    檀羊妖冷淡地哼了一声,转身走向营地深处,绕过一座地洞时急忙在身上、脸上揉了几下,他可不是“一点事没有”,而是疼得要命。

    老撞站在营地门口等着,觉得还是这边比较好,虽然灵妖都有点娘娘腔,但是真打起来一点也不弱,而且他们做什么都很认真,就连挖出的地洞都排列整齐、大小一致,不像普通妖族,随便找个地方就开挖,竖几根骨架、铺几块木板就算洞顶了。

    一只灵妖去报信,两只灵妖走回来。

    老撞向锦簇挥挥手,笑呵呵地说:“老锦,你怎么出来了?”

    锦簇作为一匹锦尾马才六七岁,相当于人类的十岁,他的脾气性格也的确与这个年纪相符,一点也不喜欢“老锦”的称呼,走到老撞面前,二话不说就动手。

    老撞甚至没看清锦簇的招数,庞大的身躯已经镶在雪地里。他就这么躺了一会,挺身而起,也不问为什么,抬拳再打。

    锦簇可不是普通的灵妖,力量比老撞大得多,摔他就像在煎锅上给煎饼翻面一样轻松,老撞几无还手之力,可他不会认输。更不会躺在雪地里耍赖,倒下就起,再倒再起,每次起身之后都是一副拼命的架势。

    锦簇天生会几样妖术,可他没想杀死老撞,只是想给他一点教训,让他知难而退,结果连摔十七次,也没让兽妖退却,反而将营地门口的积雪砸出一个大坑。

    “灵王正在休息。谁也不见。”锦簇恼怒地说,旁边的檀羊妖冲他做出一个“我早跟你说过”的神情。

    老撞其实有点头晕,可还是不服气,“你又没去问一声,怎么知道灵王不见我?别以为你长得跟慕道士一个模样,就能在灵王面前受宠,我告诉你……”

    老撞飞上了天空,然后重重地掉在雪上,砰的一声。砸出一个人形坑,半天没爬起来。

    他刚才那句话大大地得罪了锦簇。

    锦簇脸色铁青,鼻孔里喷出几股黑烟,他若是下手再重一点。兽妖就会横尸在营地门口。

    门口的打斗终究还是惊醒了营内的灵妖,被杨清音取名为檀香炉的老檀羊妖走过来,捋着一捧黑胡子说:“灵王要见他。”

    锦簇和年轻檀羊妖将老撞抬起来的时候,他居然在笑。“早通报一声不就省事了?”

    杨清音一早就听到了外面的响动,发现连锦簇也不能将老撞打发走,于是决定见一见这只兽妖。

    她跟灵妖一样住在雪洞里。只是里面经过法术的布置,宽敞明亮、温暖舒适,没有半点雪的影子,还摆着不少女妖们送来的小物件,大都是雕刻精美的骨饰、角器。

    老撞自己又能站起来了,站在灵王的雪洞里四处打量了一遍,赞叹道:“真是好看,住在这种地方能睡着吗?”

    包括锦簇在内的十只灵妖排列两边,杨清音坐在一张熊皮椅上,看着鼻青脸肿的兽妖,“给你一次机会,说吧。真有事,我原谅你,胡搅蛮缠,我把你的脑袋挂在营地门口。”

    老撞摸了摸自己的脖子,虽然头悬营门是份荣耀,他还是比较喜欢脑袋长在自己身上,“原谅我什么?”

    “原谅你擅闯营地之罪。”

    “我没有闯啊,老老实实等在门口,是他,还有他,不肯给我通报。灵王,我觉得你真应该换几只聪明点的灵妖守门了。”

    锦簇又要发怒,老妖檀香炉开口道:“老撞,灵王给你机会,你就有事说事吧,天都这么晚了……”

    “是啊,大家还要睡觉呢。”老撞似乎刚想起这件事,呵呵笑了两声算是表示歉意,然后收起笑容说:“慕行秋去拜月山了?”

    “还没有,天亮以后他才出发。”杨清音没想到老撞执着地要见自己,说起的居然是慕行秋。

    “灵王,你得告诉他不能去。”

    杨清音沉默了一会,“你自己去告诉他好了,干嘛找我?”

    “道士营地我进不去啊,他们那里也没个守门的,打架都找不着对手。”

    道士营地的守卫其实非常严密,普通妖族根本找不到门户。

    杨清音又沉默了一会,“他为什么不能去拜月山?”

    老撞叹了口气,“我是妖族,本来不应该说这些话的,可是……慕行秋可挺不容易的,我不希望看到他落入陷阱。”

    “陷阱?”

    “我听到一些传言,说异史君被困在魔像里,谁能把他救出来,不仅能得到魔像,还能得到异史君亲传妖术。我还听说,冰城妖族其实早就跟狼妖商量好了,要将慕行秋困在拜月山洞府,然后用他交换魔像。”

    杨清音盯着老撞,确信这只兽妖不会撒谎,突然站起身,“你们守卫营地,我要去趟拜月山。”

    杨清音身形极快,嗖地从老撞身边掠过,不他反应过来,人影已经消失了。

    “灵王去拜月山干嘛?提醒慕行秋一声不就好了吗?”老撞莫名其妙。

    “灵王撒谎了,慕行秋已经去了拜月山。”檀香炉捋着胡子说,立刻就猜到了是怎么回事,然后向锦簇投去一眼。

    这一眼是询问也是逼迫。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