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百七十章 布道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岁月像一名高超的画师,不会在彻底完成一个部分再画下一部分,而是东一笔西一笔,开始甚至看不出他画的是什么,突然间轮廓显现,慢慢地细节丰富起来,直到最后形神兼备。

    岁月也不会一下子在人身上刻画出衰老,而是今天在眼角增添一道细纹,明天让嘴角稍微下垂一点,后天在皮肤上印上一个不起眼的斑点……衰老也是慢慢呈现,直到躯体再也无力抵抗。

    如此说来,左流英身上的岁月就是一名拙劣的画师,违背了分散与悄悄进行的原则,完全占领了额头、嘴、下巴和两只手,却放过了眼睛和一部分脸颊。

    他真是老了,个子矮了几寸,背也有些驼,道袍大了整整一圈,像一件随意裹在身上的披风,皱纹仿佛长在脸上的赘疣,随时都会掉下来,露出里面光滑的真面目。

    因为他的眼睛丝毫未变,还跟从前一样清澈而深奥,在外人看来则是冷傲与故弄玄虚,受这双眼睛的影响,周围的一小块皮肤也抵住了衰老的进攻,维持了十八岁青年的滑润——左流英不可能有青年男子常见的小疙瘩。

    于是,左流英的面容呈现出古怪至极的对比,像是一名戴着青年眼罩的老家伙,或者套着老年头盔只露眼睛的毛头小子。

    小蒿有意在这两个截然不同的印象之间蹿来蹿去,越看越有趣,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秃子飘在小蒿身边,呆呆地看着魔像脚边的左流英,全然不懂小蒿在笑什么,“这真是左流英吗?比假的那个还假。”

    确实,这个左流英比异史君变幻的假货更难令人信服。

    六十一名人类——杨清音和小青桃也从灵妖营地赶来了——在左流英面前十几步的地方围成扇形,心里多多少少都有一点怀疑。

    慕行秋也不例外,他在幻境中看到的左流英一切正常。可不是这副模样,而且出来得太早了一些,左流英吐丹之前在魔像内部造了一个小小的空间,躲在里面重新修行,慕行秋每天都会往里面送入一点新鲜空气。

    再灭之法会在受法者体内留下一些分散的法力,远不足以施展强大的法术,左流英想离开没有出口的魔像只能借助于其他高等道士的法术,或者自己重新凝成内丹。

    “我又炼出一枚内丹。”

    左流英开口了,他已不是注神道士,自然也就不能再用别人传声。大部分道士都没听过他真实的声音,这时却都没有因此表现出意外,依然鸦雀无声,他们感到惊奇的是他说出的话。

    离吐丹才刚刚一个月啊,就算是日夜不停地修行,这样的速度也太快了些。

    “不用重新洞开七窍,但是得再来一遍豁通三田,特别是要度天劫。”左流英指指自己的脑袋,天劫就是通泥丸宫。

    这的确是左流英。从不多做解释,直奔正题。

    道士们的疑虑逐渐消失。

    左流英挥下手,这不是法术,却仍然具有注神道士的威严。众人全都盘膝坐下,离地面不到一尺,道袍垂下,恰好遮住那段空间。让他们看上去像是坐在一块厚厚的蒲团上。

    小蒿也收起笑容。

    跳蚤从一座雪洞里挤出来,它刚刚睡了一个好觉,抖了抖身子。缓步走到左流英身边,低头嗅了两下,老老实实地站在一边,给左流英的身份提供了最有力的一个证明。

    左流英慢慢挺直身体,面容虽然古怪,神情却如万年冰山一般坚定,就像是一名执着的布道者正准备对第一批信仰者讲述真理。

    慕行秋就是这么想的,脑子里猛然出现道统初代三祖的形象。

    他从来没见过三祖的模样,书籍里没有画像,祖师塔最高处的影像他一直看不清,可他的脑海里还是出现一幅画面:跟左流英有点相似的三名道士,走出隐居之地,向当时正处被奴役地位的人类传播道法的知识,四处寻找有道根的弟子……

    “重修内丹是可以的,速度比我预期得要慢一些,因为我走了一小段弯路,试图在下丹田里凝丹,结果那是错误的,吐丹之后它就被封闭了,于是我改在泥丸宫里凝丹,成功了。绛宫或许也可以,我没有尝试……”

    左流英详细地讲述自己重新修行的过程,告诫众人哪条路不通,哪条路已经被他走过,哪些路或许可行。

    道士们越听越是惊讶,逐渐变成敬佩,最后一切情绪都不存在了,每个人都在认真听取左流英的言语,开始思考自己吐丹之后要如何重新修行。

    讲述持续了一个时辰,无人觉得时间流逝,他们事前已经布下禁制,外面的妖族看不到这边的情形,也不会进来打扰。

    左流英说完了,比他之前四百多年里对低等道士直接讲过的所有话加在一起还要多,然后他让大家提问。

    辛幼陶第一个开口,他的问题很简单,却是大家都很关心的一件事,“你的内丹现在是什么境界了?”

    “吸气七重。”左流英的语气很平淡,他肯定觉得这样的问题很无聊,而且一点也不以此为荣。

    可是道士却齐齐发出惊叹,那是一声拖长的“唔——”,才一个月啊,左流英的境界就已经超过了他们当中的某些人。

    “我还想跟你一块修行呢。”小蒿懊丧地说,她是吸气三重,在众人当中境界最低。

    孟诩提出一个问题:“您觉得自己还能升到注神境界吗?要用多久?”

    “我不知道。”左流英不会对还没有发生的事情下断言,“但我的目标不只是注神。”

    同样的话出自别人嘴里或许只是年少轻狂,放在左流英身上就不一样了,道士们又发出一阵惊叹。

    左流英微微皱了一下眉头,显然不太喜欢这种声音。

    小青桃谨慎地提出第三个问题:“您是胎生道根、道统奇才,像我们这种普通资质的道士,重修内丹的时候也能这么快吗?”

    左流英盯着小青桃,小青桃向杨清音身后退缩。却被她推了出来。

    “我甚至不知道你们能否重新修出内丹。”左流英绝不会委婉地回答任何人,“我可以教你们方法、给你们指路,提醒你们哪里是坦途哪里很危险,可是除非你自己真想走这条路并且能够自愿迈出脚步,否则我所说的就都是废话。”

    “我有信心。”小青桃急忙说,想起自己凝气成丹的经历,还是有一点点胆怯。

    辛幼陶抓住时机向小青桃点点头然后露出鼓励性的微笑。

    甘氏兄弟互相望了一眼,哥哥甘知泉开口问道:“再灭之法对重新修行有什么影响?我们的魂魄与身体还能完全融合吗?”

    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左流英之前没有提及,许多人也害怕问到这件事。可是甘知泉一提出来,大家还是竖起了耳朵。

    “再灭之法会减缓修行速度。”左流英也不肯用谎言安慰别人,“十成灵气当中至少有两三成会浪费掉。至于身魂融合,我还没有实现,也没有想到办法,等到你们也开始重新修行的时候,我会尝试一些法门,估计几年之后才能知道结果。”

    众人沉默了一会,辛幼陶笑道:“还好。只是两三成,影响不算太大,是吧?”

    两三成对道士来说可不少,换算成时间。百年当中就有二三十年会浪费掉,不过大家早料到重新修行肯定困难重重,这么一想,辛幼陶的乐观还是有道理的。

    见无人再提问。杨清音开口了,“我就关心一件事,重新修炼出来的内丹能否与道统的联系一刀两断。别到时候说不行,又来追杀咱们。”

    道士们纷纷点头,这的确是最重要的事情,不能满足道统的要求,一切牺牲就都毫无意义。

    左流英召出自己的师承半环,“我已经感觉不到它还有任何法力。”

    左流英松手,半环掉在雪地里,从此再没有任何用处了。

    这不算直接的回答,左流英也得等道统给出定论,但大家还是全体松了口气。

    慕行秋也有一个问题,“道士跟道统的联系,是不是跟泥丸宫里的人形有关?”

    “很难说,我会一直关注这件事。”

    小蒿提出最后一个问题:“你还会跟我结缘吗?”

    她问得很认真,左流英回答得也很认真,“如果需要的话,我会。”

    道士们憋住笑意,谁都知道左流英是极罕见的从未有过情劫的道士,小蒿的一片心事只怕要落空。

    小蒿却高兴地点点头。

    左流英目光扫视,最后落在杨清音身上,“有一件事我要提醒你们,在吐出内丹重新修行之前,必须了结叹息劫以外的一切现有道劫,否则的话会很危险,再灭之法能去除魔念,可度不了道劫。”

    杨清音眉毛微挑,“别看着我,我没有道劫,他们两个才是情劫未度。”

    辛幼陶和小青桃都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杨清音又看了一眼慕行秋,又重复了一句,“我没有道劫。”

    左流英没有争论,“从明天开始,每天早晨来听我。外面有人等急了。”

    不等道士们表示感谢,左流英已经走向跳蚤居住的雪洞,随手在边上变出一顶帐篷,吸气七重的他,还跟注神道士一样说一不二。

    道士们热情地讨论左流英的内容,同时收起了周围的禁制。

    羽王伐东从拜月山回来了,已经在外面等了一会,等道士散去他才走进营地,来到慕行秋面前说:“谈妥了,狼王愿意见道尊,不过地点要定在拜月山,他们不敢离开洞府。”

    辛幼陶一直跟在慕行秋身边,这时向他投去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他又嗅出了阴谋的味道。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