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百六十九章 北望狼妖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感谢读者fnil的飘红打赏,感谢所有投月票的读者,你们真是让饥饿的北极熊大餐一顿啊。)

    冰城以北的一大片区域就是群妖之地赫赫有名的狼原,同样也在毒雾的包围与保护之中,狼原没有出口,想离开此地只能借道冰城,正是这一点维持着狼妖部族与圣母部族的和平。

    狼妖部族常出大妖,漆无上在成为巨妖王之前就能得到大量妖族的支持,与此直接相关。

    慕行秋带领道士与妖族经过近一个月的跋涉,安全到达冰城,此时冰城尚未修复完毕,新来的队伍因此在城外的一处高地上扎营,最高处耸立着魔像,周围是道士的帐篷,冲着冰城顺坡而下陆续是灵妖和各部族营地。

    魔像重新穿上黑色盔甲,面朝北方的狼原,既是在监视,也是在召唤。

    魔像周围站着十几名人类与妖族。

    殷不沉匍匐在魔像脚步,热泪盈眶,“我能感觉到,老君就在里面。老君,我是您卑微的妖仆,还记得我吗……”

    又瘦又高的万子圣母站在一边,在寒风中像竹竿似地摇摇晃晃,“异史君若是真长成这个模样,倒是气度不凡,我愿意跟他生一堆孩子。”

    万子圣母不喜欢出城,尤其厌恶风雪,抓着衣襟,紧了紧身上的长袍,“狼妖很固执,他们恨你,宁愿向冰魁投降,也不愿加入你的队伍。我讲过道理,也发出过威胁,但是没用,他们摧毁了房屋与地洞,烧掉了一切不必要的东西,全族转移到北方的拜月山,离这里大概七十里,那里也是毒雾的北界。他们在等待冰魁到来。”

    七十里不算太远。若是在正常情况下,道士们在营地里就能发起攻击。可道士们缺少法器,冰城和狼原的不洁之气也比其它地方浓重得多,攻击范围一下子就降到了十里之内。

    “狼妖有多少?”辛幼陶问,尽量不露出好奇的神情,心里其实觉得这位万子圣母从相貌到性格都很怪异,比许多张牙舞爪的妖还要怪异。

    “大概两三百只吧。”

    “这么少?”辛幼陶有点意外,他以为狼妖是一个大部族。

    羽王伐东咳了一声,客气地补充道:“狼妖家族二百二十多只,部下还有妖兵一千多只、妖奴两千多只。原来更多,逃走了一些。”

    “他们杀死了我的一些子女。”万子圣母平淡地说,想从狼原逃出去,只能途经冰城,还要拿圣母后裔祭湖。

    辛幼陶粗略计算了一下,“咱们占优,这一战很容易打。”

    羽王摇摇头,“怕就怕狼妖不跟咱们战斗,他们在拜月山经营了上万年。在地下挖出的深洞就跟迷宫一样,他们不出来,咱们很难攻进去。”

    慕行秋一直在遥望北方,透过不洁之气。只能隐约看到拜月山的轮廓,那不是一座高山,呈弯月形横在狼原尽北,像一座阻挡洪水的堤坝。

    “我不想打这一仗。”慕行秋说。他来冰城只是权宜之计,不想轻开战端,如果冰魁不是魔种的盟友。他连下一场战争都没有兴趣,“谁能给我带口信?我想跟狼妖谈判。”

    “我可以。”羽王主动请缨,“我跟狼妖一族都很熟,现在的狼王漆野茫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没法劝他投降,但是让他跟道尊见一面还是没问题的。”

    “道尊”是冰城妖族送给慕行秋的称号,站在一边的杨清音听到了不由得撇下嘴,想起自己的灵王称号,又释然了。

    辛幼陶突然想起一件事,“漆无上在西介国让几万妖兵送死,怎么没将狼妖一族都带去?”

    羽王、黑凰等妖族都假装没听到这个问题,只有万子圣母坦然道:“多准备几条路,这是我们妖族的传统,巨妖王当然不会冒险让自己的家族全上战场,我将两名子女送去舍身国,也是这个道理。”

    辛幼陶恍然大悟,想起杨清音手下的妖族也是一样,总是一些留下,另一些离开,尽可能不让整个部族或家族一块冒险。

    妖族势弱,这是他们的生存方式,辛幼陶点点头,一点也不觉得过分,因为这跟王室的生存法则是一样的,虽然他们的“势”一点也不弱。

    冰魁推进的速度很慢,冰城暂时无忧,羽王带领两名手下即刻去往拜月山,其他妖族各回本部,辛幼陶围着魔像缓缓转圈,自从知道魔像里不仅有异史君的魂魄,还藏着左流英之后,他就特别担心魔像的安全。

    头顶传来秃子的声音,“放心吧,辛王子,有我在这里,谁也没想打魔像的主意!”

    辛幼陶笑笑,迈步离开,正好看见小青桃从冰城飞回来,于是站在原地等她。

    “见着裴子函了?”

    小青桃点点头,“他变化很大,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何必想那么多呢?咱们从现在起就得习惯凡人的生活,只想眼前的事情吧。”辛幼陶只有在看着小青桃的时候才会意志坚定,相信自己抛家去国的选择绝没有错,“对了,让我猜一下,裴子函是不是建议你回庞山了?”

    小青桃惊讶地瞪大眼睛看着辛幼陶,“你怎么知道?”

    “多准备几条路,好让家族能够延续下去,这是传统。”辛幼陶笑着说,“我要去见慕行秋,你呢?”

    “我去找杨清音,她一个人住在灵妖营地里,需要我的陪伴,也不知道她和小秋哥什么时候才能明白过来,这么聪明的两个人,偏偏在这件事上犯糊涂。”

    “咱们两个努力吧。”

    小青桃脸上一红,转身去往地势稍低一点的灵妖营地。

    两人在魔像附近交谈,忘了魔像头顶还有一双耳朵,秃子大声冲他们喊道:“算我一个!”

    辛幼陶头也不回地冲秃子挥挥手,走进慕行秋的帐篷。

    帐篷里不只有慕行秋一个人,小蒿、甘氏兄弟、孟诩都在,还有两名道士,七个人围成一圈。悬坐在两尺高的半空中,正在存想,听到声音都睁开了眼睛。

    “在干嘛?”辛幼陶问,很意外会有七名道士在一起存想。

    小蒿抢先回道:“慕行秋说咱们的泥丸宫都是白色的小房间,里面还飘着一个个小人儿,只有我跟他的泥丸宫里什么都没有,是不是很奇怪?”

    辛幼陶已经听慕行秋说过泥丸宫的情景,这种事他的确帮不上忙,心里却很好奇,“有结果吗?”

    慕行秋摇摇头。他为此已经困惑一段时间了,泥丸宫里的小人儿显然是在祖师塔内存想的时候产生的,甘氏兄弟的泥丸宫被再灭之法破坏,人形已经消失,其他几名道士泥丸宫里的人形则正在消失。

    让大家不解的是,泥丸宫里的师承人形到底有什么用处?慕行秋和小蒿为何与众不同,泥丸宫明明很完整,却空空如也?尤其是慕行秋,他在自己的泥丸宫里甚至没见着龙魔送给他的内丹。

    谁都说不清原因。连恢复记忆的左流英对此也一无所知。

    既然还没有结论,辛幼陶也就不在意打扰他们了,“先别管泥丸宫了,商量一下怎么保护魔像吧。”

    “怎么了?冰城总比路上要安全吧?”甘知味说。

    七名道士都放下腿脚站在地面上。看着辛幼陶。

    “不会只有我一个人注意到了吧,那些妖族对魔像可是非常眼红。”辛幼陶看着慕行秋,这话主要是说给他听的。

    “谁不眼红,我还眼红呢。”小蒿笑嘻嘻地说。完全没理解辛幼陶话中的含义,“魔像虽然破损了,但是穿上银魄甲。还是挺威风的。”

    “去找秃子吧,他一个人守卫魔像,正无聊呢。”

    辛幼陶支走了小蒿,正色道:“妖族就是妖族,一时的并肩作战消除不了十几万年的恩怨,他们对魔族可比对道士亲近多了。万子圣母肯定对魔像动心了,我看得清清楚楚,一看见魔像她就在掐手指。羽王伐东为什么自愿去见狼妖,恐怕不是为了撮合谈判,而是为了找帮手抢魔像。黑凰、高伏威、飞祖这帮妖族更是早就不怀好意,他们怎么可能真心认一名道士当灵王?”

    辛幼陶停顿了一会,给慕行秋等人思考的时间,然后继续道:“就连灵妖也不可靠,他们感激异史君,而异史君就被困在魔像之内。”

    “他们一路上没敢动手,现在更不敢。”甘知味说。

    辛幼陶笑了,阴谋在他眼里比到处都有的不洁之气还要清晰,“之前我还不太肯定,但是今天见过这群妖族之后,我敢保证他们在隐瞒什么——黑凰跟羽王都是漆无上的老部下,见面却跟陌生人一样,这不奇怪吗?黑凰此前极少露面,谁看到她都会有点好奇吧?羽王却没有。”

    其他道士都沉默了,过了一会孟诩叹了口气,“好不容易消停了几天……”

    慕行秋得承认,辛幼陶的观察很细致,得出的结论也很有道理,“从现在开始大家严守营地,谁都不要外出。”

    道士们点头,辛幼陶问:“杨清音呢?”

    杨清音一个人住在灵妖营地里,是唯一落单的道士。

    “先不要告诉她。”慕行秋知道想让杨清音完全放弃手下的妖族是不太可能的,“咱们暂且按兵不动,妖族若敢来抢魔像——我倒要看看异史君幻术之外的本事怎么样。”

    慕行秋表露出信心,辛幼陶等人都跟着放心了。

    小蒿冲进帐篷,满脸兴奋,“哈哈,左流英出来了,要见咱们所有人。你们做好准备,他的变化可不小。”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