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百六十八章 牺牲与回报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慕行秋累坏了,魂魄离开身体的时间也太久了,冷不丁回归旧处,虽然还跟从前一样舒适,却总觉得有点不习惯,好像那些长年漂泊在外的商旅,每时每刻都在想念温暖的家,等到终于带着财富与亲人团聚之后,却又整晚地睡不着觉,开始留恋那种颠沛流离的紧张生活。

    他的肉眼能够视物、鼻子能够呼吸、耳朵也能听见声音了,一切都像潮水似地涌来,令他的感官难以承受。

    慕行秋向后摔倒,被好几只手托住,还有一颗头颅,秃子比谁的动作都快,用额头顶住了他的后背。

    慕行秋向面前的辛幼陶等人笑了一下,直起身子,家毕竟是家,适应它比适应羁旅要容易得多。

    “没事了。”他说,声音有些飘忽沙哑,“异史君已经……被左流英打败了。”

    道士们欢呼,灵妖却都有点垂头丧气,他们喜欢并感激异史君,是他随手之间就化解了困扰他们多年的化妖之痛。

    老撞的失望溢于言表,隔着一群人大声问:“可是异史君没死吧?”

    “没死,他被囚禁了。”

    “囚禁在哪?”老撞松了口气,却更加糊涂了,这一场斗法打得莫名其妙,除了身体僵硬了一会,感觉到有小虫在自己脑子里飞进飞出,他什么也没看到,战斗好像根本没有发生过,异史君和左流英似乎也不存在,一切都是慕行秋睡了一觉以后编出来的梦境。

    大家都跟老撞差不多,道士们感受到东西稍多一些,但也都是连不上的缥缈碎片,谁也说不清斗法的情形,哪怕是大致的情形。

    慕行秋又笑了一下,没有解释,因为太难了。左流英和异史君的斗法激烈而精彩,却不为外人所见,慕行秋作为旁观者和参与者尚有一肚子疑惑,根本没法准确描述当时的场景。

    他抬头看了一眼,发现太阳还没有运行到中天,从异史君出现到斗法结束,竟然只过去不到两个时辰。

    杨清音挤过人群来到慕行秋身前,用有些过分的正式语气说:“谢谢你救了我一次,希望我能尽快报答你——除了那件事。”她着重补充道。

    “小秋哥救你不只这一次。”小青桃在杨清音身后低声提醒。

    杨清音扭头瞪了她一眼,“从前的事情……都不算数。”

    “从前我救过你。你也同样救过我,的确没必要记在心里,更说不上报答。”慕行秋说。

    杨清音觉得这很合理,赞同地点下头,“但是现在我欠你一个人情,有什么需要随时开口吧。”

    “还真有一个。”

    杨清音微微一愣,没想到慕行秋真要“报答”,她不是想赖账,只是觉得这么快、这么直接地提要求。不像是慕行秋的性格。

    “说——吧。”杨清音有点警惕,慕行秋要是再敢众目睽睽之下提起结缘,她就要给他一团火球当答案。

    慕行秋抬手指着那尊魔像,“把它送给我吧。”

    作为斗法战场。魔像已经残破不堪,浑身上下到处都是大小不一的裂纹,威严的面容一下子苍老了几百岁,心脏上只剩下一根血管与魔像相连。摇摇晃晃地像是早已干枯却不肯离开树枝的果子。

    杨清音又是一愣,“它已经没用了。”她毕竟是道门子弟,懂得更多一些。隐约猜出一些端倪,“你想要,拿走就是。”

    小蒿也挤了过来,“左流英呢?”

    “他有事先走,过几天再回来。”

    小蒿失望地哦了一声。

    慕行秋抬高声音,“大家准备一下,等受法道士醒来,咱们就出发去冰城。”然后他看向杨清音,身为灵王,她还一直没有明确表明态度。

    营地里,灵妖占大多数,他们都听从灵王的决定,杨清音向自己的部下看了一眼,“我们也去冰城,等道统收回内丹之后,我们再去别的地方安身。”

    “左流英已经跟注神道士们谈好了,道统不会立刻隐退,也不会马上收取内丹,咱们差不多还有一年的时间。”

    辛幼陶看着魔像,也已猜到异史君被困在里面,“天呐,他差一点就骗咱们人人接受再灭之法——重新修行真的那么容易吗?真正的左流英是怎么说的?”

    慕行秋真希望给大家一点好消息,可惜事实总是没有谎言悦耳,几年工夫就能恢复内丹现有的境界、甚至能令身魂重新融合,别有用心的异史君才能说出这种话,左流英不能,慕行秋也不能,他唯一能安慰众人的是,“左流英在想办法。”

    孟诩等四名道士当天下午醒来,听说早晨的左流英是假的,他们大吃一惊,对那些美丽的谎言,他们有点遗憾,但也没有特别在意。

    “我们现在就是刚出生的婴儿,可以过普通凡人的一生了。”孟诩说这句话时,脸色还是有点苍白。

    还有七名魔侵道士是死后接受的再灭之法,已经好几天过去了,一直没有醒来,慕行秋决定等够十五天,再不醒来就说明法术失效,谁也没有回天之术了。

    第十二天的时候,终于有一名道士醒来,睁开眼睛之后很久才恢复意识,又过了整整一天才能下地行走,直到队伍出发前往冰城时身体仍然虚弱,但他的内丹仍在,勉强能够施法,这都是好迹象。

    接下来几天共有四名道士醒来,另外三名则无论如何也没有睁眼,体内的生命特征和法术气息也逐渐削弱,直至于无。

    慕行秋仔细检查过这七各道士,发现外伤的影响并不大,可是只要三田有一处受损,哪怕只是很小的损坏,也不能用再灭之法让他活过来。这也是为什么法术不能用在妖族身上的原因,他们都没有修炼过三田,自然不能承受魔族法术。

    不管怎么说,有四名道士真的死而复生,这比活道士接受再灭之法以后重新醒来要惊人得多。不只是这四人感到匪夷所思,就连其它营地里的妖族也心生敬畏,将慕行秋当成了魔族传人——他已经不可能甩掉这个称号了。

    敬畏带来一个好处,许多犹豫不决的妖族如今心甘情愿跟随灵王一块去冰城了,也有一些委婉地提出要回去“准备一下”,杨清音没有为难他们,允许不愿意的妖族离开。

    只有猛虎符师高伏威是她不会放走的妖,结果他是最早表态愿意追随灵王的妖族之一,还非常诚恳地承认自己曾有叛逆之心。

    杨清音不相信他,可也不怕他做出什么来。

    当队伍出发的时候。共有六十一名人类、二百零七只灵妖和一千七百多名普通妖族。

    如何带走巨大的魔像是一件麻烦事,它太大了,不可能装进乾坤袋、百宝囊一类的法器当中,它又是魔族遗物,普通的道统法术不能将它变小,最后数名道士合力施法,让它变轻许多,一名道士就能带着它飞行,总算解决了这个难题。

    出发当天空中阴云密布。没多久开始飘落鹅毛大雪。

    今年冬天的雪特别多,久居群妖之地的妖族也这么说,关于冰魁的传言越来越多,都说今年的反常寒冷与多雪跟这个来自北方的可怕种族有关。

    慕行秋从不参与讨论这些传言。白天飞行,晚上就在帐篷里练拳、存想,还会抽出一点时间查看异史君的记忆。

    这是左流英对他的要求。

    异史君的记忆太多了,其中一些还是辗转几手得来的。相互间毫无关联,越发显得混乱不堪。

    慕行秋一直没发现特别有价值的记忆,有一些独特的法门。送给妖族当礼物肯定大受欢迎,慕行秋暂时没有这个想法。

    出发的第三天夜里,辛幼陶不请自来。

    对正在进行的“阴谋”,西介国王子总能比别人先闻到气味,他早就有怀疑,耐心等到慕行秋清闲下来的时候才过来询问。

    “左流英受伤了,是吧?”辛幼陶问道,语气非常肯定。

    秃子还在外面看管魔像,自从魔像归慕行秋所有之后,他就将自己任命为卫兵,对这项职责非常认真。

    所以帐篷里只有慕行秋一个人,他冲辛幼陶点点头,“嗯。”

    慕行秋没笑,辛幼陶心里咯噔一声,“很重?”

    慕行秋本打算到了冰城再公布这件事,可是辛幼陶既然问起,他不想隐瞒,“左流英已经吐出内丹,现在的他就是一名普通人。”

    “天呐——!”这两个字快要成为辛幼陶的口头禅了,可这一次他的震惊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强烈,“这、这怎么可能?”

    “异史君是一名强大的对手,左流英不得不采取非常规的手段击败他。”

    左流英在幻境中入魔,魂魄回到体内之后也很难去除,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夺丹毁念。左流英吐出了内丹,但他没有毁掉念头,而是隔天接受了慕行秋的再灭之法,这也可以让他去除魔念。

    辛幼陶做好了接受坏消息的准备,可是听完这些事情,还是惊得半天说不出话来。

    好一会他才回过神,“这么说,我和小青桃都得……可是我不明白,左流英到底为什么这么做?”

    “因为吐丹是早晚的事,不管左流英的境界有多高,道统退隐之前他都必须交出内丹,牺牲一颗已经不属于自己的内丹活捉异史君,他觉得很值。”

    辛幼陶可不这么觉得。

    “左流英希望突破叹息劫,重新修行就是他的计划,他还希望能在一年之内找到一个令身魂完全融合的办法,从而解决再灭之法的后患。”

    这两件事若能成功,对其他道士来说无异于天大的好消息,辛幼陶惊得合不拢嘴,“他的牺牲……太大了。”

    “所以咱们也得付出差不多的回报,首先咱们得在这一年之内好好保护左流英,过后可能还要跟着他一块与魔族开战。”

    辛幼陶的嘴合上了,他就知道不会有纯粹的好事,“保护他的安全没问题,可是咱们不用必须和魔族开战吧?你答应他了?”

    “我只答应保护他,没答应魔族的事,他也没提。”

    “那就好。”辛幼陶心想总有其它办法报答左流英,“左流英在哪呢?还有,咱们保护他,谁来保护咱们呢?先不说道统和妖族,那些冰魁听上去可是挺吓人的。”

    慕行秋这回笑了,左流英大费周折活捉异史君,可不是只为得到一堆混乱的记忆。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