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百六十七章 记忆最深处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入魔道士只有一个念头:他是正确的,无比正确,他必须纠正错误,哪怕是因此献出生命也在所不惜。

    十八岁的左流英站在院子里,从身体里冒出的黑气高达十余丈,可他没有闯进屋里“教训”自己的父母,而是转身朝向墙外的巨蛇。

    “幻境中的无魂之人不可能受到幻术的影响。”一个声音说。

    巨蛇无需转身,它的尾巴上另有一颗头颅,能将身后看得清清楚楚,它正跟一头麒麟搏斗,麒麟应该是左流英的化身,至于院子里的他只是一段记忆,一段没有魂魄不应该受幻术影响的记忆。

    尾巴上的蛇头一口咬住麒麟的脖子,如果这真是左流英的化身,它不会死,而是带伤逃走,可麒麟消失了,消失得无影无踪,像一团青烟。

    异史君愤怒地吼了一声,原来院子里的左流英是真的,“你以为入魔就能打败我吗?好吧,我给你一次杀我的机会。”

    巨蛇翻墙而入,落地之后变成了另一副形象——慕行秋站在了入魔者左流英面前。

    “现在你舍得下手了?”慕行秋张嘴,说出的却是另一个声音,“注神道士不是无情无欲吗?你连自己的父母都给害死了,何必在乎一只小虫子?来吧,杀死我,让你的入魔更彻底一点!”

    慕行秋仍在施展幻术,推动左流英的魔念越来越强,他不知道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因此异史君也不知道,也不阻止他施法。

    慕行秋只是相信左流英,对这一点,异史君嗤之以鼻,“入魔吧,让我看看幻境中入魔是什么样子。这种事我可是第一次遇见。”

    “是你毁了我母亲。”左流英开口了,声音沙哑,带着满腔仇恨。

    “你在胡说什么?”异史君愣了一下,“你是因为听见父母做丑事才入魔的,需要我变成你父亲的模样吗?”

    “我已经看破你的真相,你就是魔,你让我的母亲入魔!”左流英前向一步,他的状态无疑是入魔了,他在说自以为正确的事情,根本听不见其它说法。

    左流英伸出一条手臂。掌心里钻出一条雾状的黑线,缓缓流向慕行秋的身体,“我要替母亲报仇,我要揭露你的真面目。”

    慕行秋不能动,只能眼睁睁看着黑线袭来,虽然这具身体是幻象,但他的魂魄仍然会被击散,至于留在外面的真实躯体,将变成跟魔像一样的空壳。

    “魂飞魄散是最完美的死法。”异史君的声音在慕行秋脑子里响起。“不留一点记忆,自然也就不会有一点遗憾与执念,死了就是死了,省去了七七四十九天的折磨。你还年轻。死无足惜,不像我这种几千岁的老怪物,死一个都是莫大的损失……”

    异史君的唠叨如此地令人心烦意乱,正在努力施展幻术的慕行秋怒不可遏。大喝一声:“闭嘴!”

    他竟然能说话了,这是与异史君融合以来的第一次发声。

    慕行秋马上就明白了这是为什么,左流英发出的黑线正中他的额头。异史君躲进了脑海深处,让慕行秋的魂魄独自承受攻击。

    慕行秋头痛欲裂,想起了之前的一次经历:多年以前,他正在凝气成丹,入魔的大执法师申准非要从他身上找出魔种,施展的就是与此相似的一记法术。

    牵魂之术,慕行秋想起来了,申准施展的是牵魂之术,结果引出了当时的幼魔。

    左流英想引出什么?

    “魔族是幻术之祖。”左流英突然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这句话的意思很容易理解,可是慕行秋不知道这时候说出来有什么用。

    异史君显然一清二楚,他在慕行秋的脑海深处无比愤怒地吼了一声,无数个声音一块喊道:“不公平!”

    慕行秋发现自己在迅速缩小,不等他明白过来,他已经掉进一条幽深的通道,头却不疼了,因为他小到连身体也没有了。

    虽然跟申准的牵魂之术很相似,左流英施展的却是另一种法术——他没有将慕行秋的魂魄击散或是引出来,而是送了进去,送进异史君的魂魄深处,那里装满了他的记忆。

    慕行秋掉进了一座森林里,也是黑夜,一只毛茸茸的妖族正在从地里一边挖掘一边嘀咕,“让我咬上一口,趁着还新鲜,异史君会给我奖赏的,他说过,咬一口道士的肉,比吞一百只妖还有价值……”

    慕行秋认出来了,这里就是当年他们一群野林镇少年埋葬庞山道士李越池的地方,原来咬李越池一口的不是异史君本尊,而是另一只小妖,如此说来,异史君声称自己设计咬过一百多名道士多少就有吹嘘成份了,他根本没有设置那么多的妙计,转了不知几手才尝到过道士的肉味。

    慕行秋还想再看下去,即使是在一段记忆里,他也想阻止妖族撕咬李越池的尸体,可他身不由己,被左流英的法术继续向深处送去。

    第二个场景是一座黑黢黢的小木屋,年轻些的漆无上跪在一个胖乎乎的老头子面前,老头子闭着眼睛说:“我可以教你恢复妖丹的法门,可最关键的还是魔族心脏。珍宝通常藏在危险的地方,只要你舍得牺牲手下的妖兵妖将,还是能挖出来的。记住,我要分一半……”

    慕行秋忽然醒悟,他看到的场景其实是异史君的战术,这是一场记忆之战,左流英用无关紧要的记忆当作防护,异史君却用慕行秋可能会感兴趣的记忆推迟他的深入。

    想明白这一点,慕行秋对推动自己下坠的那股力量再无半点抗拒,顺着漆黑的通道不断深入,无数场景在两边飞速掠过,他都不看一眼。

    不像异史君,左流英没有摧毁任何一段记忆,他另有目的,慕行秋不知是什么,只知道自己照做就行。

    异史君或许没有他所说的三千多岁。但也绝不年轻了,再加上这些年来吞下的诸多与魂魄,他的记忆数量千万倍于普通凡人,比一千多岁的注神道士也多得多。

    因此慕行秋的这段路程可不短,不知为什么,之前还势如破竹突入左流英记忆的异史君,这时却毫无抵抗之力,除了想办法吸引闯入者的注意之外,再无它招。

    慕行秋又一次停在一个场景里,这回是左流英的法术将他留下的。

    妖族样式的宽敞地洞里。一个上半身是老人下半身是蛇的怪物在扭动着来回爬行,居然还穿着一件颜色艳丽的长袍,只能遮住人形的部分,蛇身还是的。

    这是异史君的另一个形态,手里拿着一个卷轴,正是飞跋曾经盗走的魔文卷。

    “魔尊正法,这可是一件大宝物,我该怎么处理?自己修炼?不行不行,我的身体承受不住。交给某只听话的妖?也不行。他们的身体够好,心境却不够坚固,而且还会背叛我……有了,送给道统。让道士修炼,哈哈,等他发现自己炼出了一颗魔心,该是多么有趣的事啊!”

    原来小妖飞跋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能盗走魔文卷。可他不知道自己的任务,只是在异史君的操纵下浮海南下,即使没遇到慕行秋和秦凌霜。早晚也会碰见其他道士。

    可飞跋占有魔尊正法的念头太强烈了,终于还是自己吞下多半卷轴。

    慕行秋庆幸自己没有将魔尊正法吸入自己体内。

    可是秃子……

    左流英的推力又起作用了,慕行秋在通道中继续深入,很长时间没再停留。

    旅程漫长,慕行秋觉得好像过去十几天了,不仅怀疑异史君又施展了变慢时间的法术,这一次他还有什么自救之道?

    眼前一亮,慕行秋掉进一座光彩夺目的妖族地洞里,地板、墙壁,全都是用大小一样的骨头铺成,空隙里镶嵌着一只只妖眼,就是它们发出光芒,令整个地洞亮若白昼。

    地洞尽里头有一扇门,门前站着一名须发皆白的老者,满面红光,鼻子圆滚滚的,像一只肉球,此时正笑眯眯地看着慕行秋。

    “有事好商量。”他说,用的是那种令人浑身生鸡皮疙瘩的甜言蜜语,“魔族是幻术之祖,入魔道士最近似于魔,所以能够施展一些特殊的法术,比如在幻境中之施法。唉,我吞下这么多魂魄,居然没有一只提醒我,真是……好吧,我认输了,我的记忆你已经全看到了,自然也可以全拿走,我心服口服。”

    身后没有推力了,左流英似乎在让慕行秋自己选择。

    他走到老者面前,“门里是什么?”

    “一点私人记忆,你知道谁都年轻过,都做过一些傻事,成熟之后宁愿它们从来没发生过。你应该尽快出去帮帮左流英,幻境中入魔也很凶险,多耽搁一会都可能让他本人入魔。我不是在吓唬你,左流英喜欢冒险,可冒险总有界限,有一次他差点打开虚空通道酿成大祸……”

    “我要进去看看。”

    慕行秋绕过圆鼻子老者,推开那扇门。

    里面是一间狭小破烂的屋子,跟外面光彩夺目的骨屋相比,连做柴棚都不够资格。

    屋子里摆满了陈旧的物品,有书籍、玩具、珠宝,都很普通,不像是妖物,可里面的味道很难闻,好像有什么东西腐烂了。

    “是我从前用过的小东西,唉,再美好的记忆回头重看时也不过如此。”白发老者叹息道。

    慕行秋知道左流英绝不会无缘无故将自己送到这里,他仔细看了一会,没发现异常,干脆用鼻子嗅闻,寻找那阵腐臭的来源。

    他找到一块腐肉,上面盖着几本书,腐肉对书页的浸透不深,说明这是仓促盖上去的,想要掩饰什么。

    腐肉并无特别,慕行秋拨开附近的一堆书,看到里面站着一只毛都要掉光的乌鸦。

    “从前养过的小东西,留在记忆里了。”白发老者笑呵呵地说。

    慕行秋盯着无精打采的乌鸦,突然也笑了,“跟我走吧,异史君。”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