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百六十六章 众魂之妖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慕行秋想到了念心幻术的专长,却惹来异史君的大笑,“你要用人心对付我?哈哈,小虫子,你比左流英还要勇敢,因此也更加愚蠢。你的一切想法都在我的脑子里,纤毫毕现!”

    蛇尾扫过,街边的一座房屋倒塌。

    “这里是你的记忆,我可用不着珍惜。”异史君笑得更响亮了,“左流英说你若不能自救,他不在乎你的生死,我要瞧瞧他是不是在撒谎!”

    麒麟冲过来了,蹄子比钢铁还要坚硬,落地有声,却没有踩坏任何一块青石。

    锋利的麒麟角刺进了蛇身,慕行秋感到一阵剧痛,异史君却毫不在意,“左流英想要夺取我的记忆,就先从你这里开始吧,你的记忆已经属于我。”

    巨蛇不在乎伤口,扭动身体追逐麒麟,反倒是麒麟有所收敛,跳跃着躲避蛇口。

    即使是在战斗中,异史君也不肯老实闭嘴,他换了一种声音,更加低沉也更加苍老,“幻境终究是幻境,这里的人没有心,念心幻术无处施展,小家伙,不妥啊不妥。”

    接着是第三种声音,尖细而急促,“念心幻术与魔族颇有渊源,如果加入魔尊正法,会不会产生奇效?”

    第四种声音是名女子,“可是魔尊正法附着在草帽上,不可能带入幻境,他能施展的只有念心幻术,而且是务虚幻术,才是第七层,不够强大。”

    第五种声音开口了,“第七层念心幻术其实很强大,是他没有掌握正确法门。”

    “念心科几万年前灭绝,一直没有传人,连异史君也找不到相关记忆。”

    “不不,异史君对念心幻术不感兴趣,他在研究更强大的魔心指……”

    越来越多的声音加入讨论。完全不给慕行秋插嘴的机会,腔调林林种种,像是繁忙码头上聚集的八方来客。

    与此同时,巨蛇与麒麟的战斗仍在激烈地进行。

    异史君似乎猜对了,左流英化成的麒麟对慕行秋的记忆比较珍惜,不肯恣意破坏,巨蛇却不管不顾,蛇身扫荡之处,片瓦不留。

    巨蛇终于瞧准机会缠住了麒麟。

    慕行秋听到骨头碎裂的声音,看到细小的鳞片像雨一样飘洒。

    幻境转变。又回到了老祖峰,只是麒麟不见了,巨蛇依旧毫不留情地冲杀往来,推倒树木、挤垮楼阁、屠杀道士,每当它将台院毁灭得差不多时,老祖峰就会恢复原样,如此周而复始,麒麟有时出现,有时不出现。似乎已经没有了抵抗之力。

    异史君最初的声音响起,“左流英想用无关紧要的记忆应付我吗?这也算是一种拖延时间吧,你居然偷学我的战术,你的绝招是什么?让我猜猜。啊,我知道了,你指望慕行秋反击呢。哈哈……”

    异史君不屑地大笑,然后一连串的声音跟着笑起来。

    慕行秋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异史君的嚼魂吸收了太多的魂魄,有一些彻底消失了,有一些却留了下来。成为他的一部分。

    异史君不只是魂妖,还是众魂之妖。

    左流英在退却,交出一连串不重要的记忆,他这一生大部分时间都在老祖峰度过,因此出现的幻境总是这里。

    异史君每摧毁一次幻境就是夺得一部分记忆,如此下去,左流英必败无疑。

    慕行秋在努力施法,最大的问题是他无从知道异史君的想法,异史君却对他的思维了若指掌。

    这就跟自己想打败自己一样不可能。

    可慕行秋还在努力,左流英节节败退并非全因为实力不济,而是在给他提供机会,慕行秋不能就这么放弃。

    他希望抓住异史君众多魂魄的情绪,鼓动他们犯错,可是法术全如石沉大海,连情绪的影子都摸不着。

    异史君已经不太在意他了,出主意的声音越来越少,“徒劳。”偶尔有声音说。

    幻境发生了重大变化,慕行秋立该认出来这是魔手抢走幻月的江边小镇。

    左流英已经退到重要记忆的区域了。

    麒麟再次出现,不是一头,而是十头,从不同方向冲过来。

    异史君兴奋地大叫,蛇身晃动,分出十一只头颅来,比麒麟的数量还多一只。

    “专心致志!惟有专心致志才能达到巅峰。左流英,你对五行之水幻术只用过一部分心思,我可是全神贯注。”

    异史君不只是聚集众魂,每只留下来的魂魄都专精一道,需要谁就让谁出来,就像一头潜在水下的多头怪物,每次只让一颗头露在水面以上。

    与左流英决斗的异史君是擅长幻术的魂魄,孟诩此前见到的却是擅长草药的魂魄……异史君因此不仅形态多变,连性格也是随时在变,难怪飞跋、殷不沉、漆无上等妖族对他的印象模糊不清。

    慕行秋此刻的状态就是在水面以下,所以他能听见那些不同的声音,然后他反应过来,自己的处境非常危险,他没有特别的专长,异史君对念心幻术也不是特别感兴趣,他的魂魄早晚会被除灭。

    “我就说过你有点小聪明。”异史君知道慕行秋的一切想法,“没错,你不配成为异史君的一部分,所以你得魂飞魄散,左流英倒是可以留下,我还从来没有尝过注神道士是什么味,嚼魂之后我要吃他的肉。魂魄只有这一世的记忆,身体却保留着祖先的印记,那是最真实的历史。”

    巨蛇的十一颗头颅与十头麒麟混战在一起,双方鲜血喷涌,染红了江面,暴雨似地坠落,人群奔散尖叫。

    没有声音搭理慕行秋了,他还在努力施法,可是自己也知道这样做毫无用处,他只是不能坐以待毙,他希望左流英不要再退让了,但他没法说话。

    左流英真的这么相信自己,甚至愿意冒生命危险拖住异史君,只是为他提供一次反击的机会?慕行秋既困惑又愧疚。觉得这不像是左流英的风格,又觉得自己不配得到这种信任,因为他根本无技可施。

    这些想法都逃不过异史君的观察,但他对慕行秋已经不放在心上了,任他的魂魄惶惑不安。

    麒麟伤亡惨重,只剩一头败下阵去。

    巨蛇兴奋地扭动身体,变得更加粗长,在临江小镇上横冲直撞,没多久就将整个幻境毁掉了。

    幻境重新回到老祖峰,场景却不是慕行秋熟悉的禁秘塔、物祖堂等处。而是一座僻静的小院,他之前从未来过。

    “啊,左流英退无可退,终于要交出重要的记忆了。他还真是看重你,慕行秋,居然因为你而不肯使出全力,呵呵,到了这一步,他想反悔也没有了。欢迎你。左流英,你我皆对魔族很感兴趣,颇有互补之处,在我的魂魄里。你会宾至如归。”

    话音刚落,十八岁的左流英从厢房推门而出,那时候的他修行境界就已经远远超出同龄人,脚步落地无声。甚至不用呼吸。

    夜色正深,月缺星隐,一棵不知名的高大古树正在凋谢成片的淡黄色小花。远处传来王雀的清婉鸣声,没有打破寂静,反而增添了一分质感,仿佛这寂静是钢铁铸就,不可动摇。

    巨蛇立在墙外,没有急于进攻,异史君显然也对这段记忆很感兴趣。

    左流英走到另一间房的窗下,盘膝坐下,像是要在这里存想修行,过了一会,异史君的魂魄里响起一个低微的声音,“他在偷听。”

    “呵呵,那种事……”

    慕行秋突然感到心跳在加快,他在这里没有心,感觉却是一样的。

    那肯定是左流英父母的房间,他在偷听什么?

    慕行秋的母亲早亡,家里只有父子三人,可是野林镇并非纯朴无邪的世外桃源,淘气的孩子们什么事都敢做:偷听新婚夫妻的奇怪声音、交流某某父母的奇闻逸事……

    慕行秋明白左流英在做什么,却根本不敢相信,这是左流英,胎生道根、天纵奇才,怎么可能十八岁了还像小孩子一样做这种事?就算是十二岁的慕行秋也会感到羞耻。

    道士能够施法遮蔽声音,可是在幻境里,这一切都不成问题,左流英能听到的,墙外的巨蛇也能。

    房间里传出喘息声,异史君的魂魄里好几个声音在笑,慕行秋却感到难为情,只能继续施展幻术,希望还能够创造出奇迹。

    远处跑来一头麒麟,可是随着在记忆之战中节节败退,麒麟的力量变弱了,巨蛇的尾巴上长出另一个头颅,轻松挡住了它。

    异史君要将好戏看完。

    十八岁的左流英脸色通红,他在愤怒,他在挣扎,他无法忍受自己的父母竟然还在做这种事,他不是已经诞生了吗?难道一名奇才不够,母亲还要再生一个?

    异史君吸取左流英的念头,供所有残魂欣赏,包括慕行秋。

    “愤怒是魔念的土壤。”一个声音说。

    “左流英的修行太快了,十八岁的他只有两三岁孩子的情感,这在道士中间是常有的事情,只是他比较极端。”

    左流英的脸色越来越红,突然斜斜倒下,撞在了墙壁上。

    “魔念快要成了!”

    “可惜他的父母要出来阻止了。”

    事情的结果兰冰壶已经透露过,左流英没有入魔,他的父母却因此而死。

    慕行秋不想再看下去,可是巨蛇不受他控制,他只能——

    一个念头如电光火石般出现在脑海里,慕行秋知道,这个念头正以同样的速度传给异史君,于是他毫不犹豫地施法。

    这就是他,危机关头总是先做后想。

    “你的法子不管用!”异史君怒气冲冲地喊道。

    话音未落,院子里倒下的左流英突然站起来,浑身散发出比夜色还浓的黑气——在幻境里,他入魔了。

    慕行秋终归还是用幻术挑拨了人心,目标不是异史君,不是自己,而是左流英。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