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百六十五章 挑战异史君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空中的云形巨手变成了实体,下降速度越来越快,击碎了禁秘塔、扫平了地面上的花草树木、惊走了数只凤鸟与王雀,然后一把握住了地面上的两个人。

    手掌合拢,两个人却变成了一个人。

    这个人的相貌与慕行秋全无二致,只是脸上的笑容有几分得意与邪气,仰头对天空说:“我不得不佩服我自己,瞬息之间就想出这么一个主意。”

    手掌没有用力,慢慢升向天空。

    异史君大笑起来,“看来你还是挺了解我的,居然知道让这群小虫子站立不动,令我的嚼魂无处施展。想必是这些年来我冒进了一点,引起了道统的注意,你专门调查过我吧?唉,我应该继续消失的,可是完整的魔像实在太有吸引力,道统对魔族的战术实在太出乎我的意料,逼得我只好现身。”

    手掌停止上升,湛蓝的天空中quled出现左流英的脸孔,他在自己的幻境中可以说话,“你的来历。”

    “呵呵,连赫赫有名的左流英也看不出我的来历吗?也难怪,你才几百岁,太年轻,比慕行秋成熟不了多少。别关心我的来历了,还是想想眼前的事情怎么解决吧。”

    左流英没有开口,异史君端正神色,即使这样,脸上还是留着一分邪气,表明他不是真正的慕行秋,“我只是来尝尝神魂的味道,可它偏偏跟一名普通女道士的魂魄融在一起,不够纯粹。我只好借助你的形象,欺骗慕行秋,让他施展魔尊正法,将神魂分离出来。可是被看破了,我能怎么办呢?只好退出。一击不成,我是绝不地再尝试第二次的,所以……”

    “你想让我放了你?”

    “不。是你想让我放了慕行秋。”异史君眨了一下眼睛,“他很重要,尤其是对你,没错吧?这些年来,你一直在关注他,早就超过了注神道士对普通道士该有的重视,我全都知道。”

    巨手握紧了一些,“我关注他是因为他值得关注,如果他就这么落入你的彀中,说明我的预期是错误的。又何必继续关注他呢?”

    “你的要求还真是高。”异史君撇撇嘴,“看来我得换个办法……有了,既然你不在乎慕行秋,为什么迟迟不肯对我下手呢?”

    “我要弄清你的来历,还要你的全部记忆。”

    “哇,你的胃口和你的要求一样高。”异史君眉头拧紧,像是为寻找出路而冥思苦想,过了一会他的眉头展开了,“说到记忆。慕行秋脑子里存着一段挺有趣的事情,一个叫兰冰壶的老女人居然说你十八岁的时候差点入魔,你的父母因此而死,所以你一直保持着十八岁的容貌。请问你这样做是因为愧疚、自责。还是纪念?”

    巨手又向上抬升一段距离,左流英的眼睛里光芒闪烁,“第一场斗法,我识破了你的妖术。令你身魂分离,我赢你输。第二场斗法比的是幻术,你放慢时间。夺取慕行秋的魂魄,我输你赢。咱们再来最后一场决战吧。”

    “这回比什么呢?这座泥丸宫明显对你更友善,对我不公平。”

    “记忆。”左流英将手中的小人儿送往自己的右眼,“谁能夺取对方的全部记忆,谁就赢得决战,这样公平吧?”

    “非常公平,小道士,你是第一个主动向我的嚼魂挑战的人,你可以为此感到骄傲。”异史君开始变换外貌,由慕行秋到左流英,再到各种各样的人类与妖族形象,离左流英的眼睛越近,变换得越快。

    异史君进入左流英的眼睛,像是一枚石子投入静止千年的深潭,波纹微起,旋即消失,一切恢复正常。左流英的巨手和头部消失了,蓝天白云渐渐稀释,老祖峰像是纸糊的玩具一样被推倒抻平,参天大树变成线条,草木鸟兽委顿,如同遭到暴雨冲刷的泥像。

    幻境消失了,白色的空房间恢复正常。

    同一时刻,六十多名道士和二百余名妖族全部清醒过来,他们都经历了长时间的黑夜飞行,骤然回到阳光明媚的冰天雪地,无不感到眼睛刺痛、身体疲惫,以一条腿站立的老撞再也坚持不住,扑通一声坐倒在雪地上。

    “累死我了,比再挖一座深洞还累,谁想吞我的魂魄,随他去吧,只要他不嫌我十年没洗过澡就行。”

    没人吞兽妖的魂魄,老撞呼呼地喘着粗气,看上去并无生命危险。

    锦簇伸了一个懒腰,随后冲天而起,又重重坠落,在雪地上砸出一个大坑,他感到愤怒,身体里充满了无处宣泄的力量,“敌人是谁?敌人在哪?”

    小蒿活动活动四肢,打了个哈欠,“应该没事了,可以动弹动弹了。”

    辛幼陶长出一口气,使劲晃晃脑袋,“你们不觉得吗?晕乎乎、沉甸甸的,好像飞了十天十夜刚刚落地似的。”

    所有人类与妖族都有类似的感觉,对道士来说,这尤其不正常。

    杨清音最后一个醒来,忘了自己还飘在天上,一下子掉了下来,正好被小青桃接住,她立刻跳起来,走到慕行秋面前,“你竟然又钻到我脑子里,还带着……喂,怎么不说话?”

    除了那四名接受再灭之法尚未醒来的道士,慕行秋是营地里唯一僵硬不动的人。

    秃子悬在杨清音头顶,伸出一缕头发在慕行秋眼前晃了几下,“小秋哥好像也进入了我的脑子里,我想把他留下,可是小秋哥身边有个粗鲁的家伙很讨厌……小秋哥!”

    道士和灵妖围上来,刚才的那场斗法已经超出了他们的理解范围,只能隐约猜到是怎么回事,却说不清谁胜谁负、到底结束没有。

    “左流英呢?他应该就在附近,对不对?”杨清音问。

    “嗯,左流英和异史君还在斗法,就是不知道去哪了。”小蒿是唯一跟左流英通过话的人,因此知道得也稍多一些。

    “可小秋哥为什么还不醒来?他在帮左流英打异史君吗?”。秃子凑近慕行秋的脸,有点担心了。

    “或许吧。我好像看到了慕行秋和那个异史君,在一个陌生的地方说话,然后……然后……真奇怪,两个人突然变成了一个人。我记不清了。”小蒿摇摇头,满脸困惑,“我觉得自己好像一下子老了十岁。”

    小蒿的话谁也听不明白,连她自己也是云里雾里。

    甘知泉第一个发现异常,“你们瞧,魔像……”

    高大的魔像耸立在营地中间,心脏早已不再跳动。全身披挂黑色的银魄甲,看上去毫无变化,可是多看一会,会发现甲衣上面似乎有光划过。光出现得越来越频繁,纵横交错,像是有人拿着发光的刀剑在里面劈来砍去。

    杨清音突然反应过来,飞到魔像头顶,三下五除二将魔像上半身的盔甲拆解下来。

    魔像的左胸里仍然悬挂着心脏,只是颜色暗淡、皱皱巴巴。再也不能跳动了。

    将近三百双眼睛注意的不是心脏,而是魔像栩栩如生的身体,上面布满了一条条的裂痕,就在他们的注视下。裂痕还在增多,好像有一柄隐形的刀在它上面乱划。

    “左流英和异史君在魔像里面。”辛幼陶惊讶地说。

    “那小秋哥呢?”秃子飞到魔像右胸,贴在上面听了一会,一道裂痕正好挨着他的耳朵划过。把他吓了一跳,“什么也听不到。”

    什么也听不到,这也是慕行秋此时此刻的感受。

    他正站在一条街上。破损的青石路面,狭窄而笔直,两边是店铺与人家,行人不多,都在忙忙碌碌,对他视而不见,而且一律不发出声音。

    慕行秋觉得眼前的景物很熟悉,道士记忆力远超常人,他相信只要自己努力回忆,总能想起这里是什么地方。

    可他怎么也想不起来,直到一名老者走来给他提示。

    老者六十多岁,弯腰驮背,手里拿着一根简陋的拐棍,举在手里指着慕行秋,嘴里说着什么,一开始没有声音,过了一会才突然变得响亮起来,“泥猴儿,大白天的你不去放马,跑这里干嘛?又想抢人家媳妇儿吗?”。

    “张爷爷。”慕行秋喃喃道,猛然醒悟过来,这里就是野林镇的幻境。

    谁造的幻境,异史君还是左流英?慕行秋茫然不解,他正想仔细看看家乡的模样,忽然发现自己在迅速长高,张爷爷惊讶地抬头看着他。

    “跑!快跑!”慕行秋大叫,也不知道自己的声音发出去没有,总之街上的人开始四散奔逃,他看到不少熟悉的身影。

    慕行秋想起来了,他在老祖峰幻境被异史君吞魂,因此野林镇幻境就是他也是异史君造出来的。

    慕行秋低头看去,瞧见一截粗大的蛇身。

    远处传来一声清脆的蹄声,对面跑过来一只麒麟,跟跳蚤很像,却不是它。

    左流英来挑战了,他闯进异史君的记忆,结果看到的第一个场景属于慕行秋。

    “你就是我,我就是你,让咱们一块去打败不自量力的注神小道士吧。”

    慕行秋的脑海里响起异史君的声音。

    蛇身蜿蜒前进,慕行秋身不由己地跟随,他想自己必须做点什么,不能就这么受敌控制,异史君明显是在拿他当盾牌,好让左流英不敢全力进攻。

    他能做什么呢?幻境之中只能施展幻术,可他的念心幻术太弱,跟异史君和左流英都没法比。

    他得找出自己的强项,左流英擅长造物,异史君能够操控时间,念心幻术的专长是什么?

    望着街面上惊慌失措的野林镇居民,慕行秋终于找到答案:人心。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第五百六十五章挑战异史君: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