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百六十四章 幻境中的幻境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庞山道士李越池是慕行秋认识的第一名道士,他只是吸气境界,很可能已在叹息劫前止步,肯定不是道门子弟,在某处或许还有家人。

    慕行秋对其它细节一无所知,在庞山没人谈起李越池,他被魔种侵袭而自杀吐丹的事迹波澜不惊,对庞山、对整个道统来说不足为奇。

    慕行秋在幻境中看着异史君幻化而成的巨蛇,惊讶极了,蛇妖当时明明已经死了,可是对异史君来说这不算什么,他可以游蹿到任何一只生物体内。

    跟异史君相比,龙宾会的换魂者就像是直立后腿学习主人走路姿势的家养猫狗,既笨拙又可笑。

    “你设计一次斩妖,道士被咬,妖族被杀,事情到此结束,不会有任何人怀疑,更不会有人继续追查。”慕行秋心中涌起阵阵寒意。

    “虽然倔头倔脑,但你还算聪明。”异史君又变回左流英的样子,他没有固定的形态,变成谁都是随心所欲,“再巧妙的掩饰也不如让一件事情‘结束’,悬而未决总会吸引目光,目光总会让你暴露,结束就是结束,即使有目光再看到你,也不会产生怀疑。用这种方法,我吃过一百一十七名道士,当然,都是只咬一口,但是这已经足够了。见微知著,通过他们我对道统了若指掌。”

    “一百一十七名?”慕行秋又有点不相信了,这么多道士死亡。即使个个都有明确的原因,也会引起道统的怀疑。

    “笨蛋,你以为我是一块吃掉的吗?在这一百一十七名道士身上各咬上一口。足足花掉我三千四百七十三年的时间。”

    慕行秋更加觉得异史君是在撒谎了,能活三千多年,这是服月芒甚至服日芒道士的年寿。

    “呵呵,小道士,什么都不懂,你或许很聪明,但你太年轻了。有些智慧是积累出来的。就算你聪明十倍、百倍,在短短二十几年的生命里。也领略不到这些智慧。”

    异史君指指自己的头,继续信步漫行,慕行秋跟在后面,相隔十余步。无意欣赏熟悉的美景,而是到处寻找左流英的迹象。

    “道统长久,道士却很短命,所以他们都没有我的智慧。”在异史君眼里,连高等道士都不够长寿,而且他似乎一点也不觉得危险,对幻境中的花草树木、飞禽走兽和亭台楼阁都很感兴趣,经常驻足欣赏,“道统好不容易想出一套全体躲藏的计划。却是漏洞百出。他们应该设计一次分裂、一次灾难,比如让望山祖师入魔,带领一帮徒子徒孙向八大道统宣战……”

    异史君兴奋起来。相貌还跟左流英一样,却没有半分清傲,眼珠转来转去,脸颊上的肌肉微微颤抖,比真正的左流英更像十岁的鲁莽青年。

    他折断一根树枝,在面前的一片花草上拦腰扫过。“道统内战,伤亡过半。幸存者心灰意冷就此退隐,多好的计划啊,这样才能骗过魔族。像现在这样,傻子都能看出来道统暗藏阴谋,魔种重返世间之后,立刻就会分散开,根本不可能聚在一起。”

    异史君突然皱起眉头,扔掉手里的树枝,“难道我猜错了?道统的计划其实就是要让魔种分散?方寻墨活得倒是挺久,总该有点老奸巨滑……还是得咬一口注神道士才行。”

    慕行秋几步撵到异史君身前,拦住他的去路,“你到底是什么?”

    “你知道你在问什么吗?”

    “嗯?”

    “我是什么?什么是我?这应该是向自己提出的问题,找到答案,你就找到了一份重要的智慧。可你拿来问我,你希望我怎么回答你?我是异史君、我是一只游魂、我是妖族、我是道士、我是阴谋家、我是花草、我是鸡鸭……我把我的一切身份都告诉你,可你能由此判断我是什么吗?”

    慕行秋一愣,如果说注神道士喜欢故弄玄虚说一些深奥的至理,这个异史君就是一个狂人,说的全是疯言疯语。

    “你被左流英的幻境困住了,逃不掉的。”

    “你想说什么呢?这是我早已知道的事情,用不着你再来提醒我,提几个值得我回答的问题。”

    异史君迈开步子,直接从慕行秋身体里穿过去。

    慕行秋感到五脏六腑像是被人掏空了一样,直到异史君已经走出十几步,他才反应过来,这里是幻境,一切皆虚,连自己的形体都是虚的,怪不得异史君没有立刻出手,因为在这里根本杀不死任何东西。

    慕行秋觉得自己恍惚间明白了什么,五行之水幻术与念心幻术道路迥异,可是终有一点相通的地方,慕行秋隐约看到了此处幻境的漏洞,对自己的幻术也有了一些新领悟。

    他追上异史君,默默地并肩走了一会,“没有形体的时候你不能施法?”

    “想了这么久,就提这种问题?”异史君露出不屑的神情,接着还是给出了回答,“准确的说法是,没有形体的时候我不能施展那些依赖形体的法术,我不是带着你闯进几百座泥丸宫吗?难道那不是法术,或者按道士的说法,这叫妖术。”

    “道士泥丸宫里的人形是谁?”

    “嗯,这样的问题才有点意思,我先不回答,而是告诉你一句话:同一种花草总是生存在相似的环境里。”

    慕行秋想了一会,“道士的泥丸宫和里面的人形算是同一种花草,所以产生的环境肯定也是相似的,因为我们的修行方法都一样?”

    “道统十八科,越到后来修行方法差别越大,为什么泥丸宫越来越相似呢?你的脑子就像幼虫一样简单。再想,开始就有的东西,原因也必然在开始的地方。”

    慕行秋冥思苦想。甚至忘了自己身处幻境,旁边的异史君是一只强大的魂妖,不知过去多久,慕行秋抬起头,发现又走回了禁秘塔附近,正是看到这座塔,他恍然大悟。

    “人形就是历代道士。所有道统弟子都在祖师塔内存想过各自的师承,人形就是那时候留在泥丸宫里……可是为什么我的泥丸宫和这座泥丸宫里没有人形?”

    慕行秋曾经见过大多数祖师塔里的道士图像。可是跟泥丸宫里的人形差别颇大,他一个也没认出来。

    “哦,我喜欢这个问题,有难度。值得一问,也值得探索。”异史君像是第一次独自离家、独自做主的青年,搓着双手,激动得脸都有些红了,“为什么你和这个女道士的泥丸宫里没有师承人形呢?”

    慕行秋等了一会,疑惑地重复,“为什么?”

    “我不知道。”

    “嗯?我还以为你的‘智慧’多得装不下,真能无所不知呢。”

    “无所不知的是神,我还差着一点。但是。只要让我咬上一口,我就能知道原因。”

    “我在这儿呢,咬吧。”慕行秋知道自己在幻境之中不会受伤。所以也大方起来。

    异史君摇头,“这只是你的魂魄,魂魄能够保留记忆,可真正的原因、真正的历史,藏在里,我得吃你的肉才行。身体比魂魄重要。相比于炼形,道士们更注重炼神。其实大错特错。”

    “可你自己根本没有身体。”

    “就因为身体太重要了,所以我不能要啊,被人抢走了怎么办?”异史君满脸诧异,“你是道士,什么大音希声、大象无形的道理应该都听出老茧了吧?当然,你还是太年轻,就知道将文字生吞活剥,从来不会挖掘其中的深意……”

    慕行秋明白殷不沉等妖仆的唠叨是从哪学来的了,又一次紧走两步拦在异史君面前,决定提几个真正的问题了,“这是左流英的幻境,他自己为什么还不出现。”

    异史君笑了,手指天空,“不是他不想出现,是我在阻止他出现。”

    慕行秋抬头望去,只见蓝天之中有一片手掌形状的云朵正在缓缓下降,可是速度却慢得很。

    “你应该不能施法……”

    “笨蛋,我不能施展需要形体的法术,可幻术有形体吗?左流英能在别人的泥丸宫里施法,我当然也能,连你也能。”

    “我察觉不到你的幻术。”慕行秋仍然抬头看着那只云形手。

    “嘿嘿,因为我造出来的不是幻境,而是时间,瞧,从地面开始,每上升一尺,时间就会变慢一点,左流英的手掌在高空,当然就会慢得很,但它会越来越快,直到一把将我抓住,他的手掌可比你牢固多了。”

    慕行秋惊讶极了,盯着云形手看了好一会,他终于确信它的速度的确是逐渐变快,跟异史君说得一样。

    异史君的幻术似乎比左流英还要高超一些。

    “你这样只是拖延时间而已,最终还是逃不过去。”

    “只是拖延时间吗?我可做了不少事情。”异史君得意地说,脸上的笑容是真正的左流英永远不会露出来的。

    “除了闲逛还有跟我说话,你还做过什么?”慕行秋迷惑不解。

    “我先让你感到惊愕,然后让你疑惑,接下来就是敬佩,慢慢地你开始跟着我的思绪前进,我让你冥想你就冥想,你甚至忘了自己在幻境中的存在。”

    慕行秋感到一阵心慌,可是仍没有完全明白异史君的用意,“你说过的那些都是谎言?”

    “哦,可怜的小虫子,在一片幻术之中追问谎言,你不觉得可笑吗?”异史君在慕行秋眼前轻轻晃动手掌,“忘我是危险的,可是只有这样,我才能与你的魂魄融合在一起。你问过我是什么,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你,你就是我。凭我对左流英的了解,他肯定不舍得就这么把你拍得魂飞魄散。”

    异史君眨了一下眼睛。

    慕行秋也跟着眨了一下。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