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百六十三章 奇怪的泥丸宫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空湛蓝,阳光明媚,风势很小,偶尔卷起一些雪粒,一切都很正常,只是站在雪地上的人类与妖族不太正常,他们保持不动已经快要半个时辰了。

    辛幼陶拥有餐霞一重的内丹,一动不动地站上一天也受得了,让他心痒难耐的是对事态的变化一无所知,几次想要开口又都忍住了,觉得自己不能表现得比妖族还要急迫。

    直到他亲眼看到一片雪被风扬起,扑了老撞一脸,高大的兽妖居然连眼睛都不眨一下的时候,辛幼陶突然意识到,这些妖族不是定力更好,而是跟慕行秋、杨清音一样,都不会动了。

    “小蒿,左流英又跟你说什么了?”辛幼陶尽量不张嘴,从嗓子眼里挤出声音。

    四周嘘声一片,都是在制止辛幼陶说话,他们感觉事情不对劲,虽然看不到,但是能感觉到一场激烈的斗法就在他们身边进行。

    辛幼陶稍稍松了口气,嘘声起码证明了一件事,道士们都没事,莫名其妙被定住的全是妖族,至于慕行秋和杨清音为什么不动,他就不知道了,尤其是杨清音,仍然浮在半空中,说明她还在施法,可是连手指头都不动一下,显得很是诡异。

    过了一会,秃子也忍不住了,他感受不到那种斗法的气氛,“咱们到底在干嘛?”

    是啊,静止不动对正在进行的斗法有何影响?异史君可能根本就不敢吞吃道士的魂魄,大家心里都有同样的疑惑,只是一直没开口询问。

    “我不知道。”小蒿也不明所以,“左流英很忙,没空跟我说话,再等等吧。”

    营地又安静下来,这回没等多久,小蒿又开口了。声音很急,“左流英说异史君可能要转移,他正在寻找可吞之魂,大家千万不要动,不管泥丸宫里发生什么都不要动,也不要抵抗,顺其自然就好。”

    “转移?泥丸宫?”辛幼陶觉得这听上去不像是好事。

    四周又是嘘声一片,辛幼陶有点恼火,正想开说点什么,耳朵里突然嗡的一声响。像是有小虫飞了进去,又像是久坐不动猛然起身时的幻听,紧接着他感到一阵眩晕。

    辛幼陶吓了一跳,可他没动,也没有抵抗,片刻之后,他眼前一黑,觉得自己像是在黑夜中飞行,四周风声呼呼作响。他并没有失去意识。也是也没办法从黑暗中挣脱出来,就这么一直飞、一直飞……

    慕行秋不记得自己被撞过多少次了,虽然疼痛依旧,他却能承受得了。慢慢地甚至能看见墙壁似的妖族防护,偶尔他也能看见墙壁上的裂缝,立刻穿隙而过,躲过一次撞击。

    异史君快要走投无路了。他在二百余只妖族的脑子里进进出出十几遍,还是没有甩掉身后的累赘,而空中的巨手越降越低。正伺机待发,只要他出现一丁点的失误,就会落入掌控之中。

    那只手来自于一名注神道士,可不像慕行秋的魂魄那么好对付。

    异史君就是这时候开始突进道士的泥丸宫的,第一个目标就是辛幼陶,他不是故意的,完全是一次随机选择。

    妖族的脑海没有一个是相同的,道士的泥丸宫却都是一个样子:白色的房间,中间悬坐着一个白色的人。

    慕行秋不再被墙壁撞击了,他跟着异史君在六十几名道士的泥丸宫中穿行,慢慢地他眼里只剩下白色,分不清真实的雪地和虚幻的房间,只在寒风骤冷的时候才知道他们刚刚钻出来。

    异史君飞得越来越快,慕行秋渐渐感到意识涣散,眼前的场景实在太单调了,足以让最警醒的人打瞌睡。

    空中响起一声炸雷,慕行秋一下子醒了过来,知道这是左流英在提醒自己,接着发现自己与异史君的距离似乎拉开了一点,他竟然差点让这只妖魂溜走!

    慕行秋深深自责,抓得更紧了,为了对抗这一座座单调的房间,他开始努力寻找它们之间的区别。

    房间就是泥丸宫,人类和妖族都有,它们就像是脑海中的一座孤岛,一切意识都在流动,唯有泥丸宫屹立不倒。妖族的泥丸宫未经修炼,或者修炼之法各不相同,因此保持本色,房间各异,道士的修行法门几乎一样,所以他们的泥丸宫也差不多一样:纯白,一尘不染,中间悬着一个人形。

    可是认真观察的话,还是能看出一些细微的差异。

    房间的大小不同,很难做出比较,但慕行秋还是感觉到一点变化,这成为他判断是否进入另一人泥丸宫的最重要依据。

    接下来,他发现房间里的人不一样。

    他已经能一眼就看到中间的人形了,白衣、白肤、白发,一切皆白,连眼珠都是白的,从某些角度能看到鼻孔,这是最明显的特征,大小、形状都有细微的差别。慢慢地,慕行秋能大致看清这些人的五官轮廓,终于确认,这些人的长相其实完全不同,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要说共同特点,除了白色之外,就是慕行秋一个也不认得。

    迟迟甩不掉身后的尾巴,异史君有点慌乱了,开始在更多道士的泥丸宫中乱蹿,慕行秋从而看到更多的差异。

    有些人的泥丸宫非常特别,房间仍是白色的,可是墙壁上有不少裂缝,人形的位置也不在中间,进出数次之后,慕行秋明白过来,这些人都是接受过再灭之法的道士。

    甘氏兄弟受法最早,已经过去十五天,他们的泥丸宫裂缝也最多,里面甚至没有人形的踪影。

    还有一座房间更奇怪,所有泥丸宫当中只有它是黑乎乎的,像是深潭之下,阴冷凝重,带来强烈的窒息感。连异史君都有点受不了这里,立刻飞了出去。

    这是秃子的泥丸宫。

    紧接着异史君进入另一个房间,洁白,没有裂缝,刚一进来慕行秋就产生一种极舒服的感觉。仿佛跋涉多日以后终于躺在了自家的床上。

    这是慕行秋自己的泥丸宫,异史君更不喜欢这里,马上蹿了出去,慕行秋差点想撒手,下了狠心才跟了出去。

    虽然只是匆匆一瞥,慕行秋却感到十分奇怪,他的泥丸宫十分完整,没有任何裂缝,里面却没有人形。

    难道人形就是魂魄?慕行秋懂得一些灯烛科的知识,知道魂魄并不居于人体的某一处。而且甘氏兄弟魂魄仍存,泥丸宫里也没有人形。

    这真是一件怪事。

    慕行秋没时间想得太多,紧接着他又被拽进另一座泥丸宫。

    跟所有道士一样的白色房间,毫无瑕疵,可是这里也没有人形。

    慕行秋没有产生强烈的舒适感,所以他确信这不是自己的泥丸宫,没想到还有道士跟自己一样。

    砰!这一声比之前任何一次都响亮。

    可挨撞的不是慕行秋,而是异史君。这座没有人形的泥丸宫,将擅闯者困住了。

    异史君显然吃了一惊。对他来说,任何一座泥丸宫都是不设防之地,还从来没碰到过任何障碍。

    他继续飞,又撞上了。再次飞,还是撞上了。

    异史君上下左右四处乱飞,每一处都有阻挡,就连进来的路也被堵死了。

    白色的房间迅速壮大。速度比异史君的飞行还要快,他已经没法撞上墙壁了。很快,脚下有山峰突起。四周有亭台楼阁建成,参天大树滋滋地生长,鲜艳的花草眨眼间就铺满了地面,奇珍异兽出没其间。

    慕行秋看着附近的一座高塔,认得这是旧庞山的禁秘塔。

    此人的泥丸宫里居然直接幻化出了整个老祖峰!

    慕行秋发现自己又有了形体,手里正死死握着一个人的手腕,这人也在迅速成形,还是左流英的模样。

    异史君放弃了反抗,左瞧右望,不住点头,“五行之水幻术,厉害,不过有点小小的漏洞。左流英,你忘了变出空气啦!”

    异史君这么一说,慕行秋立刻感到呼吸困难,没多久,他嗅到了清新的空气。

    “放开我吧。”异史君对慕行秋说,上下打量了他几眼,“你有驴妖血统吗?这么倔。”

    慕行秋还是没有松手,他在观察,幻术明显是左流英发出来的,可这座泥丸宫是谁的?

    异史君叹了口气,倏地变成一缕清烟,从慕行秋的手掌里流走,随即在百步之外的一座雕像头顶现身,“笨蛋,幻术也有规则,只要遵守规则就能施法,现在困住我的不是你。”

    慕行秋哼了一声,没有追赶,而是原地转了一圈,寻找左流英的身影,他创造的幻术,应该能轻易击败异史君吧。

    可左流英似乎觉得时机不对,仍然没有现身。

    异史君跳到地面上,背负双手,信步闲游,“虽然吃过几名庞山道士,可是他们的记忆毕竟不如幻术完美……”

    “你吃过庞山道士?”慕行秋追了上去,不太相信异史君的话,他要是真这样做过,道统不可能在过去的很长时间里对他不当回事。

    “当然,味道还不错哩,在九大道统里算是上乘。”异史君在路边掐下一朵珍贵的花朵,嗅了一下,随手扔掉,“你纳闷道统为什么不收拾我?哈哈,那是因为他们从来不知道那些人的死亡跟我有关。”

    异史君摇身变成一条大蛇,灯笼似的两只眼睛悬在半空中,俯视着慕行秋,“想起来了吗?我用这个形态吃过一名庞山道士,当然,只吃了一点,可是获益不少。”

    往事像从暗处飞来的箭,击中促不及防的慕行秋,他一下子想起多年前的往事:抢亲、逃亡、蛇妖、李越池……

    (终于缓过来了,很抱歉拖了这么久。从明天开始恢复正常更新:上午八点半左右,下午六点半左右。)(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