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百六十一章 合力偷袭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看着慕行秋那双寻求信任的眼睛,杨清音想起了她跟小青桃的一次交谈。£⊥,ww↘w..c→om

    当时两人正在探讨情劫,杨清音说:“爱一个人是可笑的,我现在知道为什么了。”

    小青桃抿着嘴笑,知道老娘又要向自己灌输一番大道理了。

    “不用笑,等你跟辛幼陶斩缘度劫之后,你就会明白了,我现在只是给你一个提醒。”杨清音严肃地说,然后微仰起头,露出一副大彻大悟的神情,“道劫种种,情劫最难,为什么?因为七情六欲大都出于利己之心,比如亲情,父母付出越多、子女越会撒娇,亲情越浓,比如友情,朋友之间互相做得越多,友情越深,其它诸如憎恨、喜悦、愤怒等等,都是以利己为目的,可爱情不同。”

    “爱一个人也是为了满足自己啊。”

    “不不,真爱一个人你会一心一意替他着想,只想留在他身边,他一个微笑、一个皱眉,都能在你心中能掀起惊涛骇浪,令你身不由己……”

    “这是从前你对小秋哥的感情吗?”小青桃表露出来的不是警惕,而是羡慕。

    “不是。”杨清音回答得斩钉截铁,“这是慕行秋和秦凌霜的感情,我看到了他的记忆,这是……你知道当初左流英为什么选择秦凌霜碎丹?说实话,之前我是不明白的,以为道士都愿意在老祖峰殉难,为保住祖师塔而自愿碎丹还不容易吗?现在我懂了,碎丹没有那么简单,心里有一点犹豫的人仍可以殉难,甚至可以自杀,但是不能碎丹,非得是没有丝毫犹豫的献身才行。”

    杨清音说得太快,不得不停下喘口气。

    “秦凌霜没有犹豫,不是因为她曾经有过神魂。也不是因为她一直都有的灵骨道根,而是因为她知道那是唯一能救下慕行秋的办法,她不是为庞山殉难,她是为慕行秋而死。”

    小青桃没吱声,她怀念芳芳。

    “这正是碎丹之术的精华与缺点,自我圆满的道士能保住内丹,反之,只有自我牺牲才能碎丹。我曾经瞧不起兰奇章,其实包括我在内,咱们所有人都做不到碎丹。因为咱们是道士,力求圆满,与自我牺牲的念头背头而驰。”

    “不对吧,道士们是我见过的最勇于牺牲的人。”小青桃有点听糊涂了。

    “不一样。”杨清音两眼发亮,像是掌握真理却不被理解的布道者,“身负重伤的时候吐丹自杀,因为你的身体已经不适宜承受内丹;入魔之前自杀,因为魔念最终会毁掉内丹;面临强大敌人慷慨赴死,因为一旦让敌人冲过去。会损失更多内丹。你明白了吗?”

    “道士都是为内丹而死,碎丹之术却偏偏要毁掉内丹。”

    “正是这样,所以只有秦凌霜能够施展碎丹之术,在她心里为慕行秋牺牲的念头超过了保护内丹的意志。唯其如此,内丹才能碎裂,才能爆发出无与伦比的力量。”

    “芳芳。”小青桃低声说,感到一阵心酸。

    “碎丹之难与碎丹之强大是一回事。如果人人都可碎丹,道统早晚会被几个疯子毁掉。但我要说的不是这个,而是想告诉你。爱一个人与道士的自我圆满完全背道而驰,我敬佩秦凌霜,但我不会成为她。既是不想,也是不能。道士为何要斩断情劫?因为咱们做不到秦凌霜那样一心一意,又跟自己的道士之心矛盾,于是左右为难,这就是所谓爱的可笑之处。可笑的不是秦凌霜,是咱们。”

    杨清音长长吐出一口气,终于说完了,这些话在她心里不吐不快,可是除了小青桃,她不会再对任何人说。

    “可芳芳希望你们……”

    “瞧,她的魂魄还在为慕行秋着想,我可做不到。慕行秋找我结缘,是因为他在意秦凌霜,在意她的每一句话。这就更可笑了,慕行秋爱的是另一个人,而我已经看破爱的虚幻,这样的两个人怎么可能结缘度劫呢?”

    “我觉得……事情不完全是这样。”小青桃辩不过杨清音,却没有被说服。

    “快点度劫吧,辛幼陶不值得你浪费时间。”杨清音劝道。

    “你就是第二个小蒿。”小青桃笑着说,她曾经因为小蒿的一番话疏离辛幼陶,可是面临生死危机的时候,两人还是不由自主地靠近了,“有些事情一旦发生,谁也控制不住。”

    “普通人不能,道士能。”杨清音指指自己,“我也能。”

    这是几天前的谈话了,场景在杨清音脑子里一闪而过,她的第一反应是拒绝慕行秋再进入自己的脑子,可那双目光似乎另有含义……

    左流英,慕行秋仍然不相信左流英!杨清音找到一个应该配合慕行秋的理由,于是耸下肩,随意地说:“随你吧,我肯定不会因此对你产生效忠之心吧?”

    老撞开口了,“放心吧灵王,魔尊正法附着在草帽上面,你就算效忠,目标也是草帽,不是慕行秋。”

    杨清音哼了一声,觉得这样的结果更倒霉。

    甘氏兄弟最早受法,甘知泉大声说:“没有,我对草帽没有特别的感觉。”

    “那就更没问题啦。”老撞带着催促的语气说,“用寻常之物附着魔族法术,这种事情从来没发生过,或许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让魔尊正法失去了一些效果……”

    杨清音盘膝坐在离地半尺的地方,摘下头顶的羽毛冠,方便慕行秋给她施法。

    慕行秋站在她面前,背对“左流英”,正好挡住他的视线,然后将草帽扣在杨清音头上,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开始了。”

    杨清音收起一切法术和抗拒的念头。

    小青桃就站在斜对面,只有她看出来杨清音的状态不太寻常,不只是接受再灭之法,而是根本毫不设防。

    小青桃心中一动,忍不住想,这是杨清音第二次这样做了,第一次的时候情势危急。这一次却没有明显的威胁,杨清音仍然相信慕行秋,仍然能敞开头脑,对于道士来说,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小青桃的感慨只开个了头,不等她往深处想,事情就发生了变化。

    慕行秋与杨清音合力施展了再灭之法。

    不管装成左流英的是不是异史君,能以幻化之术瞒过几十名道士的眼睛,都不是泛泛之辈,而真正的左流英又迟迟不肯出现。慕行秋不想纠缠,必须攻其不备,一招见效。

    杨清音接受了慕行秋的这个念头,所以施法的时候悄无声息。

    魔尊正法并不需要非得将草帽扣在受法者的头上,慕行秋这样做是为了避免意外。

    杨清音一手握着霜魂剑,一手随意地向地面一指,像是已经受法,正要“死”去,其实是在施法。

    这是神魂催动的再灭之法。进入雪地,钻过慕行秋的脚下,击中十余步之外的“左流英”。

    几乎就在同一时刻,“左流英”冲天而起。将周围的道士和灵妖吓了一跳,老撞立刻开口道:“你们两个干嘛攻击我?呃,攻击他?”

    慕行秋有感觉,再灭之法击中了“左流英”。不知为何没有立刻见效,这样就够了,他不想再伪装下去。

    “你不是左流英。”慕行秋拿起草帽。杨清音也站起身,将霜魂剑扔还回去。

    道士和灵妖们闻言全都愣住了,慕行秋的转变在他们看来太突兀,远远不如空中的左流英可信。

    “你们上当了。”老撞仍然尽职尽责地替“左流英”传话,“挑拨你们出手的才是骗子,他想吞吃注神道士,利用你们削弱左流英的实力。咦?吞吃?听上去有点像是……”

    “异史君。”慕行秋盯着空中的道士,“你是异史君,不要再伪装了,你犯了一个错误。”

    “慕行秋,你到底在搞什么鬼?”老撞挠头问,“这可不是异史君,哪都不像。”

    慕行秋不理兽妖,指着秃子说:“你代表道统来让我们交出内丹,为何对秃子只字不提?难道牙山退隐之前不想要回洗剑池水了?”

    老撞这回没开口,抬头望着“左流英”,满脸期待,希望还能继续替他传话。

    可“左流英”笑了,笑得一点也不像道士,然后亲自开口说话了,“其实我是想提起这颗脑袋的,只是不愿意浪费时间。好吧,我承认,这是个漏洞。你还真沉得住气,居然给几名道士施法之后才对我下手。”

    这下子道士和灵妖都相信这不是左流英了,只有老撞例个,“怎么回事?你可是帮灵妖如愿又帮我修复妖丹的。”

    “灵兽化妖多有意思啊,我当然要帮忙,至于帮你只是顺手而已。其实你们也都糊涂,道统只能逆转化妖,怎么可能完成化妖呢?除了我异史君,谁也没有这个本事!”

    老撞面若死灰,道士和灵妖则惊愕不已,纷纷准备战斗。

    慕行秋和杨清音没有施法,他们在等再灭之法生效。

    异史君对地面上的骚动毫不在意,在空中转了一圈,大声叫道:“左流英,出来吧,我知道你就在附近,咱们也该见一面啦。”

    异史君仍然保持着左流英的相貌,却皱了皱眉,再次向高空冲起。

    砰!他刚蹿起十余丈,就像是撞在了透明的铜墙铁壁上,发出一声闷响,然后整个人坠向地面。

    他撞上了一层悄悄施放的禁制,使得再灭之法终于生效了。

    慕行秋正要冲上去接住异史君,小蒿突然喊道:“别过去,异史君还没死!”

    慕行秋止步,杨清音却没有,她根本没想到小蒿的提醒就是左流英的意思,她冲了上去,离异史君最近。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