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百六十章 谁先来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先从你开始,可以吗?”

    无论对面的左流英是真是假,慕行秋都觉得这个要求很合理,杨清音等人跟魔侵道士不一样,他们并未被魔种侵袭过,经受再灭之法没有任何好处,只会大幅减少寿命。

    尤其是杨清音,她的魂魄与神魂融合在一起,连霜魂剑内芳芳的魂魄都无法收回,再灭之法却可能将两者分离,代价是杨清音失去几百年的寿命。

    慕行秋注意观察“左流英”的反应。

    “左流英”微微愣了一下,为时极为短暂,除了慕行秋几乎没有人注意到。

    旁边的兽妖老撞立刻开口,“他说好啊,就从他开始吧。”

    “左流英”同意得如此容易,慕行秋反而有些迷惑,他身后的辛幼陶站出来,“等等。”

    辛幼陶打量了几眼“左流英”,恭敬地施礼,“可能是我想得太多了,咱们就这么接受再灭之法然后交出内丹?道统万一反悔怎么办?今后几年之内咱们只有一点法力,恐怕连妖族都打不过。”

    老撞在自己厚实的胸膛上擂了一拳,忘了力量已比从前大了许多,打得胸疼,咳了几声,红着脸说:“有我们呢,我和灵妖一族愿意保护你们,普通妖族不敢近身,至于道统,一切都已谈好,尽可相信他们。道统如今只在意魔族,咱们交出内丹,他们不会管闲事的。”

    辛幼陶看了一眼二百余名灵妖,还是不太踏实,“我觉得不用着急吧,道统也不是马上就消失,咱们先找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落脚,然后再做这些事,是不是比较稳妥?我不是怀疑道统,可这是群妖之地。一旦道统的计划传出去,妖族立刻就会嚣张起来,灵妖的数量太少了,怕是抵挡不住。”

    锦簇傲然道:“灵妖个个以一敌十,我们从来就不怕普通妖族。”

    “以一敌十,那就是相当于两千多名妖族,可要是来两万呢?”辛幼陶的立场就是安全至上,等了一会,见无人反驳,他继续道:“道统没人跟来吗?咱们待会吐出内丹之后交给谁呢?”

    老撞开口回答。他对道统内部的事情一无所知,所以转述的时候颇有些费力,“他说这批内丹不用交给道统,道统有师承半环,只要确认联系已经中断就行了。半环、联系,这都是什么玩意儿?”

    “既然这样,就更不用着急了,我建议其他人先接受再灭之法吐出内丹,以取得道统的信任。左首座暂时不用,等保护我们到了安全的地方再受法吐丹不迟。”

    道士们都觉得这个办法很好,左流英是注神道士,有他护持就安全多了。

    只有慕行秋知道这个主意对谁最有利。他更加确信眼前的左流英是假扮的了,辛幼陶很可能受到了影响甚至操纵。

    辛幼陶看着慕行秋,满怀期待地等他赞同。

    慕行秋点点头,“辛幼陶说得有道理。左道士还是先保留实力吧。”

    他不想逼得太紧,那会引起对方的警惕。

    “他说可以,不过他也不能等太久。只要还有一名在外的道士没有交出内丹,道统就不会安心,顶多一个月,你们得重新找一个落脚点。”

    “冰城,今天出发,二十天可到。”无论怎样,慕行秋都得先去冰城落脚,那里起码能挡住妖族,至于那些来历不明的冰魁,只能看情况再说。

    慕行秋有些纳闷,刚才给自己脑子里传话的人显然是真正的左流英,可他在哪?为什么不出来?注神道士对这名假扮者也有忌惮吗?或者是害怕误伤到周围的道士与灵妖?

    慕行秋真希望能够再多得到一点提示。

    “接受再灭之法以后会昏倒一段时间,这里不太合适,还是回道士营地吧。”

    老撞已经有点习惯传话了,很自然地摇摇头,“不,就在这里,再灭之法是魔族法术,在魔像附近效果会更好。”

    慕行秋突然生出一个想法,如果这个左流英是异史君假扮的,对他倒有一点好处,于是上前一步,“我的魔尊正法乃是无意中习得,心中存有不少疑惑,左道士专攻魔族之秘,可否先为我解惑一二?这样一来我施法的时候也更稳妥。”

    老撞不停地点头,对这位左流英,他可是越来越佩服了,甚至忽略了那一身深蓝色的道装,好一会他说:“左流英知道你的疑惑是什么——他可真了不起,什么都知道。”

    老撞崇敬地盯着“左流英”看了一会,大步走到慕行秋身前,“你的魔尊正法的确有些问题。第一,正法分离,一部分在草帽上,一部在慕松玄的脑袋里,不管融合得有多紧密,力量终究会打一些折扣。第二,你不懂魔文,脑子里默念的时候用的是人类语言,那是传译的文字,正法的力量因此又打一些折扣。第三,你对正法心怀警惕,施法时若即若离。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你用一顶普通草帽承载正法,无异于竹篮打水、以纸包火,正法力量很快就会流失殆尽。”

    老撞重重地叹了口气,有点入戏了,好像这些话都是他自己想出来的,“你浪费了一件宝物,一件大大的宝物,不过还来得及挽回,以后我会教你魔文,等你真正领悟魔尊正法的玄奥……”

    慕行秋从老撞身前移开几步,看着“左流英”的眼睛,“你之前可不是这么说的。”

    慕行秋此前跟左流英有过一次交谈,那时的左流英对草帽承载魔尊正法非常赞同,一点也不觉得正法随草帽消逝是坏事。

    “左流英”这一次没有露出任何特别的神情,老撞再次站到慕地秋身前,语重心长地说:“左流英之前不是失去一段记忆嘛,现在全想起来了,看法当然会有一些变化。慕行秋,你好像有点不相信左流英,这可不对,他一出现就替灵妖解除了化妖之痛,帮我重塑妖丹,我们可一句多余的话也没说,我劝你……”

    慕行秋又一次移动脚步,仍然直视“左流英”的眼睛,“我怀疑的不是左道士,是魔尊正法。我一直在纳闷一件事,这么重要的宝物,当年怎么会被飞跋偷走?异史君很愚蠢吗?连一只普通妖仆都看不住。”

    “你眼中的宝物对另一人来说或许就是寻常之物,异史君能搅动妖族与道统抗衡,绝不简单,怎么会是愚蠢的妖?”老撞不自觉地带出一点语气,对慕行秋显得有些不满,“拿出你的草帽,让我看看。”

    慕行秋召出草帽。

    经过多次施法之后,草帽已经残破不堪,表面布满了裂口,随便一阵风似乎就能将它吹散架。

    慕行秋托着草帽。

    “左流英”左手指向草帽,右手快速变换法诀,老撞开口道:“唯风之劲方可托举大鸟,唯水之深才可浮游巨舟,草帽承载魔尊正法?可笑可笑。左流英说你可笑呢,慕行秋,你要好好接受教训。”

    慕行秋在盯着“左流英”的右手,那些法诀倒是像模像样,却杂乱无章,没有道士会这样施法,真正的左流英更不会。

    “我要将魔尊正法都转到秃子脑袋里吗?”慕行秋问。

    “差矣。”老撞撇撇嘴,觉得这个词真怪,“慕松玄形体不完,更不应该承载魔尊正法,最合适的载体是你自己,将正法存放在泥丸宫,对你不会有太多影响。”

    慕行秋笑了笑,这个假左流英跟孟诩描述中的异史君一样,近乎无所不知,总是忍不住炫耀一下。异史君似乎产生了怀疑,真正的左流英又没有进一步的指示,慕行秋决定见机行事。

    “原来如此,我会考虑这件事的。我没有疑惑了,可以施展再灭之法了,谁先来?”

    孟诩第一个走出来,她这两天心绪越来越不稳,担心自己快要入魔,早就想接受再灭之法,听说几年之内就能炼出和现在同样境界的内丹,心里更加踏实了。

    她对这个左流英没有半点怀疑。

    再灭之法无需秃子帮忙,慕行秋用破草帽施法,他也觉得孟诩有入魔的迹象,应该接受再灭之法了。

    孟诩倒下,平躺在数尺高的半空中,接下来又有三名魔侵道士受法,都是慕行秋觉得有点危险的。

    小蒿等不及了,“轮到我了吧?死而复生,听着就挺有意思。”

    “不急,先从境界高的人开始。”慕行秋转向杨清音。

    “那我岂不是最后一个了?”小蒿失望地说。

    “好歹你还能轮到呢。”秃子更失望,因为他的内丹并非自己修炼出来的,与道统没有关联,用不着交出来,自然也就不必接受再灭之法。

    杨清音走过来,“利索一点,最好将神魂也拿走,我要靠自己的本事重新修行。”

    “我会试一试。”慕行秋召出霜魂剑,递给杨清音,“如果可行的话,霜魂剑会吸走神魂,别强求,顺其自然就好。”

    “嗯。”杨清音接过霜魂剑,隐隐觉得慕行秋的语气有点特别。

    “相信我。”慕行秋说。

    杨清音微微瞪起眼睛,上一次慕行秋说出这三个字时,是要求进入她的脑子,借助神魂的力量施展魔尊正法。

    那次经历有点尴尬,两人互相看到对方的许多记忆,杨清音可不想再来一次。

    她张嘴想警告慕行秋别乱来,可是看着他的目光,又犹豫了。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