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百五十五章 芳芳的意愿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留在原地,这是左流英唯一的指示,他保住了两千多名人类与妖族的性命,自己却消失不见了,整整三天,他没向任何人现身,也没给任何人传来声音,就这么走了,不知什么时候才会回来,对接受感激之情毫无兴趣。—].

    幸存者们在山谷里扎营,道士、灵妖、各大部族依次排开,中间虽然没有建立墙壁,却有着更难越过的隔阂。

    辛幼陶站在道士营地里,向附近的灵妖营地望去,不明白杨清音为何仍然住那一边,也不明白小青桃为何天天去陪杨清音,不跟自己待在一起,他们可是刚刚结缘啊。

    魔像矗立在灵妖营地里,心脏已经停止跳动,却仍然是灵王权力的象征,灵妖和各大部族都因此向杨清音效忠,不管这些忠诚多么可疑,的确是这片山谷里最强大的凝聚力。

    辛幼陶叹了口气,转身走回去,他的符箓和魔侵道士的法器所剩无几,营地因此没有多少修饰,跟其它营地相比,显得小而寒酸,这时大部分人都站在一顶帐篷门外,小声地议论着什么。

    十名魔侵道士没能逃过道统的围攻,其中三人身骨无存,另外七人大致完整,慕行秋进行了一次匪夷所思的尝试,他对这七具尸体施展了再灭之法,想看看是否来得及将他们的魂魄送回身体。

    死后七日之内的魂魄仍是生魂,可这七具尸体受法之后一直没有醒过来,其他道士每天都在存放尸体的帐外聚集,一边等待消息,一边讨论未来的命运。

    慕行秋也曾对刚刚死去的妖族尸体施法,结果尸体却碎裂了,再灭之法似乎只对拥有内丹的道士才起作用,那七具尸体没有碎裂,给予魔侵道士们一点希望。

    到底是以魔侵道士的身份永远死去好。还是以不生不死的状态延续生命更好?众人争论最多的就是这个问题,辛幼陶想一想就觉得头皮发麻,还好,他跟小青桃都不用在这两者之间选择,他们还有许多年的生命可以享受。

    已经做出选择的甘知味从帐篷里走出来,摇摇头,“他们没醒,再等等吧。”

    人群没有散去,继续等在外面,而且将甘知味留下。魔侵道士又将甘氏兄弟视为自己人了,每天都会提出数不尽的问题,他们希望详细了解再灭之法的方方面面,甚至有人含蕴地提问兄弟二人是否需要排泄——这毕竟是一个人真正活着的证据之一。

    辛幼陶不想听这种事,所以他离开了,转了一小圈,突然听到不远处传来惊喜的叫声,“成功了!终于成功了!”丹药科道士孟诩从一座雪屋里跑出来,“我们造出还灵丹了!”

    这的确是一件喜事。辛幼陶和小青桃等人终于可以摆脱妖术的影响,他笑了笑,心里却没有真正的兴奋,正好有其他道士闻声赶来。他不用非得祝贺孟诩了。

    辛幼陶最后还是走进了慕行秋的帐篷,觉得有些话只能跟他说。

    “还灵丹造好了?”慕行秋坐在床上,正用双手托着霜魂剑仔细查看,秃子和小蒿都不在。他们带着跳蚤不知跑到哪座营地去了。

    “嗯,造好了。”辛幼陶决定有话直说,“事情不对头。非常不对头。”

    “你又想到什么了?”慕行秋将霜魂剑放在膝头,笑着问。

    “我跟左流英不熟,跟其他注神道士几乎没有过交往,我相信他们都是高瞻远瞩的一群人,可是——我说了之后,你不会笑话我吧?”

    “当然不会。”慕行秋收起笑容。

    “我从就被灌输一个道理,阴谋都是在暗中进行的,因此任何事情任何人,只要有背着你的迹象,那必然就有问题。”

    “只有朝堂才是这样吧?普通人可没有这么多阴谋。”

    “原来我以为道统会比朝堂干净,其实——”辛幼陶苦笑一声,“那只是因为低等道士没资格参与阴谋而已,就像普通百姓总是比王室贵族们纯朴一点。在道统我就是百姓,可我能看出来,高等道士们隐藏得更深,但是他们的手法跟王室也没有太大区别。”

    慕行秋这回是认真考虑了,“你觉得左流英和注神道士们在暗中策划阴谋?”

    “准确地说,这不是阴谋,他们正在决定咱们的命运,而咱们不仅没资格发言,甚至连知情的权利都没有。”

    “或许他们的决定对咱们有利呢。”

    “绝不可能。”辛幼陶斩钉截铁地否认,“好事总是在还没有成形的时候就显露出来,因为人人都想提前告诉你,坏事却总是藏着掖着,直到无可挽回的时候才会一下子整个蹦到你面前。躲在暗处的策划绝无好事。”

    辛幼陶已经想了好几天了,也曾经往好的方面幻想,等到小青桃去见杨清音,他有大把时间仔细思考的时候,他推翻此前的所有预测,得出最简单也最可能的结论。

    “道统有重要的事情瞒着咱们,在西介国的时候道统明明可以让魔侵道士自杀,或者带回自家夺丹毁念,可他们没有这样做,而是同意魔侵道士跟你走,然后又安上变魔化妖的罪名,这中间必有事情发生。至于左流英,从来就没将话说清楚过。注神道士就是注神道士,他们之间的分歧再大,也站在同一高度,而咱们,被踩在脚下。”

    “其实我也一直在想该不该这就出发去冰城,那里起码安全一些。”慕行秋心里不可能没有疑惑,他也觉得注神道士的秘密实在是太多了,多到令人不安。

    辛幼陶眼睛一亮,虽然表现得很坚定,其实他非常希望能从慕行秋这里得到认同,“就是,咱们为什么非要等在这里呢?不管左流英在做什么,去冰城找咱们不也一样吗?”

    “可是杨清音不愿意去冰城,她要继续帮灵妖找到破解化妖丸的办法。”

    辛幼陶皱起来眉头,“杨清音有自己的选择,谁也阻止不了。说实话,你和杨清音……是怎么一个情况?”

    慕行秋低头看了一眼膝上的霜魂剑,“还记得我和她在魔像肩上静止不动吗?”

    “记得。”

    “那时候施法已经结束了,我们两个都被芳芳的法术卷了进去。”

    “秦凌霜?”辛幼陶吃了一惊,虽然早就知道秦凌霜的魂魄有些特别,可是听说一个已死去很久的人“施法”,还是非常怪异。

    “她要报复杨清音?”辛幼陶小心翼翼地问,心想自己若是死了,看到小青桃跟别的男人在一起,肯定会有报复的冲动。

    慕行秋摇摇头,这些事情本来应该藏在心里的,可他从来就没有形成过坚固的道士之心,也有普通人的倾诉意愿,而辛幼陶是这里唯一合适的听者,“芳芳希望我和杨清音结缘。”

    “啊?”辛幼陶愣了一会,“呵呵,真没想到,我可没有这么大度。那杨清音……哦,我明白了,她觉得不好意思,不对,她那么骄傲,肯定觉得受到了羞辱,也不对……”

    慕行秋又摇摇头,笑着说:“别乱猜了,杨清音说她已经度劫,不需要结缘,可芳芳坚持说她根本没度劫,所以杨清音要想一想。”

    辛幼陶想了一会,“你和杨清音如果结缘的话,是从此不再分开,还是说就为度劫?”

    “为了度劫。”慕行秋肯定地说,“我必须把自己的内丹提升上去,杨清音之前的度劫如果是假的,那她也很危险。”

    假度劫很少发生,通常这意味着入魔。

    辛幼陶恍然,“怪不得小青桃天天待在杨清音身边,就是为了帮她弄明白到底度没度劫吧?”

    “应该是吧,所以你明白,我不可能把她丢在这里不管。”

    辛幼陶皱着眉头想了好一会,“我怎么觉得芳芳传话也是左流英的把戏?他不就是通过你和杨清音找回的记忆吗?没准就与此……”

    辛幼陶突然张口结舌,脸一下子红通通的,像是中了剧毒,慕行秋一跃而起,收起霜魂剑的同时,人也到了辛幼陶身前。

    “我没事。”辛幼陶神情尴尬,“左流英对我说话了。”

    “他回来了?对你说什么?”

    “他说他会告诉咱们真相,只要咱们不后悔。”

    “当然不后悔。”

    辛幼陶凝神听了一会,脸色显出十足的震惊,“这……这怎么可能?左流英说整个道统都要隐藏起来,等积蓄足够的力量之后再反攻。这算什么打法?魔族才只出现几个影子而已。”

    辛幼陶猜到没有好事,可是听说真相之后,还是没有能力承受,惶恐地看着慕行秋,“整个世界,圣符皇朝、十二诸侯国都要留给魔族吗?还有全部人类……天呐。”

    辛幼陶觉得自己快要站不住了,伸手按着慕行秋的肩膀,“我姐姐还有那么多雄心壮志,原来都没有任何意义。”

    分析阴谋的时候慕行秋不如辛幼陶在行,可是对坏消息的承受能力却强得多,伸手扶住辛幼陶,“道统既然要隐藏,为什么还要杀死咱们这些人?又为什么最后关头撤兵?”

    辛幼陶在接收左流英的传话,这回的内容比较多,他一边听一边点头,时不时冒出一句“天呐”,脸色越来越苍白,当左流英终于说完,辛幼陶再也承受不住,弯腰吐了起来。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