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百五十四章 宗师入梦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身后传来妖族激动的嘶吼,那是幸存之后的宣泄,在道统弟子们听来却像是一种莫大的讽刺,他们在撤退,耳朵却无法听而不闻。

    没人向同行的星落道士开口询问,事情发生得太突然,十几名星落道士同样是一脸茫然。

    注神道士们肯定不会无缘无故地要求退兵,他们这一次只是站得太高看得太远,连只低他们一等的星落道士也跟不上。

    道统的三路队伍在数十里之外汇合,在这里得到了进一步的命令:继续撤退,直到完全退出群妖之地。换言之,这次大张旗鼓的斩妖除魔行动结束了,至于理由,道士们得到的解释是不要胡思乱想,返回各自的道统之后,会从宗师那里得说法。

    这将是二十几天之后的事情,道心最为坚固的人也感到一丝急躁。

    沈昊是最为急躁的人之一,因为他关心慕行秋等人的命运,想知道好朋友到底有没有变魔,还因为他是斩妖会的首领,许多人不敢向高等道士开口,却都对他追问不休。

    “你在战场上说慕行秋没有变魔,注神道士们是不是听到了?”

    “星落道士没向你透漏一点口风吗?”

    “斩妖会到底还是不是的?为什么咱们要听从高等道士的命令退出群妖之地?”

    ……

    沈昊一个也回答不了,他忍了三天,整整三天,然后他去见五行科首座申继先,“我要见注神道士,我必须立刻得到一个解释,否则的话我将下令斩妖会停止撤退。”

    这是撤兵数日来的第一次休息,道统在一座刚被摧毁不久的妖族村庄里扎营,顺便铲除此地剩余的妖物。

    申继先独自站在村外,似乎早就料到沈昊会来找他。神情比任何时候都要严厉,“斩妖会名义上退出了道统,可是你觉得有多少人会因为你的一句话而违背高等道士的命令?”

    沈昊一下子想起了慕行秋的提醒,他说过斩妖会最大的问题是很难获得真正的,沈昊相信这个判断,只是没想到干涉会来得这么快、这么彻底。

    “没有多少人。”沈昊承认他对斩妖会成员的影响比不上道统,“可是即使只有我一个人,我也会停止前进,低等道士会跟你们走,但是他们心中的疑惑会更强烈。”

    这简直是在公开提出威胁。申继先却没有恼怒,反而露出一丝微笑,“看来你是认真的,好吧,我会将你的要求传递给注神道士,或许你会比我先得到解释。”

    “谢谢。”沈昊有点不太好意思,申继先身为首座,同样也被瞒在鼓里,可沈昊没有选择。他根本无法联系上宗师或其他注神道士,只能通过申继先传话。

    注神道士对这次“威胁”的重视超出了沈昊的预料,当天夜里三更左右,他受到了召见。准确地说,这是一场梦。

    道士很少做梦,沈昊当时正在自己的帐篷里静坐存想,不知不觉就睡着了。这时走进来一名陌生的道士,冲他招手。沈昊起身跟上去,他知道这是一场梦。也知道这场梦受到别人的控制,却一点也不感到惊恐,心里反而非常踏实。

    帐篷外面跟真实的场景没有多少区别,妖族的地洞都已经被封死,大批无用的器物堆在营地中间,被五行之火包裹,肆意地燃烧。

    篝火附近站着一名道士,沈昊望去,认得是庞山宗师杨延年

    招唤沈昊出帐的道士消失不见了。

    沈昊急忙走过去,即使在梦里也感到一丝惶恐,毕竟不是每名道士都能得宗师的单独召见,何况他还在首座面前说过一些大不恭敬的言辞。

    沈昊刚要行礼,杨延年抬手阻止,然后指着前方不远处的篝火,“五行之火能够消灭妖物,还能除净不洁之气,可是十几万年了,不洁之气仍然占据整个世界的大部分。”

    “但是道统和人类拥有世界最好的一部分,即使是在边疆,也有肥沃的土地和风调雨顺的季节,不像群妖之地,常常数百里之内见不到一只活物。”

    杨延年微笑,“可妖族就在这里生存,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壮大一次,给道统带来大麻烦。”宗师收起微笑,正色道:“老祖峰被妖族攻破的时候,你就在现场,跟我说说庞山弟子都是怎么做的?”

    沈昊稍稍一愣,没想到宗师会问起几年前的旧事,寻思片刻,“绝大多数弟子奋勇杀妖,与老祖峰共存亡,绝不向妖族低头,少数弟子,包括我在内,跟随禁秘科首座离开老祖峰,在断流城避难。”

    “殉难与撤离,你觉得哪种选择更明智一些?”

    “没有所谓明智的选择,如果所有人都在老祖峰殉难,祖师塔就会落入妖族之手,酿成一场大祸;如果所有人都撤离老祖峰,庞山就会被天下人耻笑,弟子们也会心生羞辱之感,保住祖师塔也就失去了意义。”

    杨延年点点头,显然对沈昊的回答很满意,“修行者有形有神,道统也一样,祖师塔是庞山之形,弟子们的传承与信念则是庞山之神,老祖峰倒掉的时候,有人保形,有人保神,都是正确的做法。”

    沈昊开始明白宗师的意思了,“这次撤兵保的是形还是神?”

    “神。”

    沈昊又是一愣,因为在他看来,这次撤兵破坏的恰恰是道统弟子们的骄傲与信念。

    “左流英是位了不起的道士。”杨延年轻叹一声,“但他的想法常常过于独特。”

    “我见识过,比如守卫老祖峰的弟子那么多,他偏偏只带走一群吸气道士,比如他去乱荆山解救前任宗师,却差点开辟出一条虚空通道将魔族放进来。”

    “嗯,是这样,但那些做法还都在道统允许和接受的范围内,可是自从确认自己遇上叹息劫之后,左流英的想法就开始出格了。”

    叹息劫是所有道士早晚会经历的一次道劫,道法无边而人力有限,无休止的多年攀登之后,意志最强大最纯粹的道士也会心生倦意,倦意日积月累,终会爆发出来,令道士再也无法提升境界,他可以继续存想、继续努力,可就是无法前进半步。

    还从来没有道士度过叹息劫,左流英偏要试一试。

    “左流英要利用慕行秋和那群魔侵道士度劫?”沈昊吃了一惊。

    “比这还要独特,以后你会知道的,关键是左流英说服了我们。”杨延年没再说下去,而是凝视篝火,好像里面藏着重要的秘密。

    沈昊等了一会,觉得这次谈话没有结束,于是小声问:“左流英说服注神道士不杀慕行秋他们吗?”

    “如果再经历一次老祖峰的危机,你选择撤离还是殉难?”杨延年突然改变话题。

    沈昊的思绪有点混乱,他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撤离,我还选撤离。”

    “为什么?”

    “因为那是一次偷袭,妖族占据了天时地利,撤离之后才能重选对道统有利的战场,而且——”沈昊知道在宗师面前没必要隐瞒真实的观点,也无法隐瞒,“我能理解撤离的重要与必要,不会陷入悔恨之中,我能反击。”

    杨延年又一次点头,“魔族到来的时间很可能会比之前的任何预测都要早,对整个道统来说,这就是一次老祖峰危机。”

    沈昊摇摇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宗师的意思是……一部分道士要在魔族到来之前撤离?谁撤离?撤到哪?”

    “不是一部分,是所有道士,去哪我们自有安排。”

    沈昊开始觉得这真的只是一场梦了,“可是魔族……还有整个世界的人类……”

    “在老祖峰的时候难道你没有过类似的想法吗?与其让道统忐忑不安地等待魔族,为什么不将这份忐忑留给魔族呢?人类总会复兴的,十三万年前,人类还只是一支不起眼的种族,现在却占据着世界上最优良的一部分土地,数量百倍、千倍于妖族。再过十三万年,人类只会比今天更加昌盛,因为当道统重返世间的时候,不会再让魔种躲入虚空。这不是我一个人的期望,而是一个正在形成的现实。”

    沈昊的脑子更乱了,越发分不清这真是宗师入梦,还是自己的一种幻觉,他想自己需要一点时间理解宗师的计划,于是转而问起别的事情,“可这跟此次撤兵有什么关系呢?”

    “左流英提醒我们,有人撤离这个世界,就总得有人为这个世界殉难,他愿意当殉难者,还保证慕行秋等人会跟随他。他还有其它一些理由,但这条是最重要的。”

    沈昊觉得自己像是被重重击了一拳,头晕目眩,眼前的一切都在颠倒摇晃,“为什么……为什么宗师愿意告诉我真相?”

    “就像你说的,你能理解撤离的重要与必要,我们需要你说服低等道士,这一点对整个撤离计划非常重要,不是现在就说服,是以后。”

    杨延年抬起右手按在沈昊的肩膀上,梦中的他显得加倍高大,像是成年人站在四五岁的小孩子面前,“你将前途无量。”

    沈昊没有挣脱宗师的手掌,他预感到梦境即将结束,因为宗师的相貌开始失真了,所以急忙提出最后一个问题,“小秋真的变魔了吗?”

    宗师回答了吗?怎么回答的?沈昊完全没有印象,他醒来了,一身冷汗。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