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百五十一章 复活的魔像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群妖之地弥漫着不洁之气,沈昊看不清百里之外的情形,即便如此,他仍然背对战场,几番想要进入存想状态却都是徒劳,他无法去除心中的诸多疑惑与苦恼,道士之心这时帮不了他。《

    上千名道士分处三个位置,高等道士以九品法器制造出大片彩云,大量低等道士则一刻不停地施展自己最拿手的五行法术,这些法术自动被彩云吸纳,像天河一样流向百里之外的灵妖营地。

    这是最稳妥最安全的战斗方式,低等道士无需与目标产生任何形式的接触,这本是远古时期对抗魔族的战术,因为要消耗强大的九品除魔法器,在斩妖之战中极少使用,今天却要施展在一群妖族和数十名魔侵道士身上。

    绝大多数道士都相信这样的说法:慕行秋变魔了,他带走的那些魔侵道士则已经化妖,成为新魔忠诚的兵奴。

    少量怀疑在慕行秋第一次施展出魔尊正法之后也消失了,冷酷的魔音所有人都听到了,确凿无疑地表明慕行秋不仅自己变魔,还要释放更多的魔族。

    因此,当八大道统的弟子齐心协力向彩云中输送五行法术时,都能做到问心无愧,他们相信,再大的功劳也不能抹煞变魔化妖的罪过。

    只有一个人做不到这一点——沈昊,他已经在事先提醒过慕行秋,可心里还是觉得亏欠于他。

    “战斗快要结束了。”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沈昊点下头,仍然没有转身,他站在一片山脊的后方,正在遥望东南,在极远的地方就是野林镇的位置,“用的时间可挺长。”

    乱荆道士白倾走到沈昊身边,与他并肩站立,“毕竟那边有几十名道士。还有慕行秋,他总能……创造出一点奇迹来。”

    “是啊,他总能死里逃生,可这一次……你为什么不跟大家一块参加战斗?”

    “我是灯烛科道士,不擅长五行法术,少我一个对他们没什么影响。”

    沈昊扭头看去,白倾也正用一双美丽的眼睛看着他,脸颊上还有一片淡淡的痕迹,那是寄生妖留下的,在道统丹药的帮助下。就要消失了。

    乱荆山道士都是美女,白倾也不例外,甚至还要更美丽一些。

    “谢谢你。”沈昊说。

    “谢我什么?”

    “谢谢你在皇京时支持斩妖会,还有……谢谢你过来陪我。”

    “我只是做我认为正确的事情。”

    沈昊沉默了一会,“你真相信慕行秋变魔了吗?我见过他,他看上去还跟从前一样,没有任何变化。”

    “入魔道士也跟平时没有区别,个别人能隐藏好几年。”白倾知道只凭这样两句话说明不了什么,想了一会继续道:“魔族蠢动、群妖不轨。世界的动荡到来得可能比咱们想象得都要早,这种时候你我唯一能相信的就是道统、就是高等道士,他们不会弄错的。”

    这是最为强大的理由,强大得令沈昊无言以对。“早知如此,莫不如就在西介国战场上让魔侵道士们自杀,那样一来,慕行秋或许也不会……变魔。”

    “他太固执了。说实话,我一直觉得慕行秋不像道士,他做的事情和他的想法都有点古怪。修行对他的影响好像比对别人都小。”

    沈昊微微一笑,“你要是认识小时候的慕行秋,就知道他的变化有多大了。”

    “不管怎样,他是个了不起的道士,帮助过许多人,即使他曾经把乱荆山搅得一团糟,我们还是很佩服他,虽然有时候他的运气真是太好了。”

    沈昊叹息一声,心情越发纠结,因为他从慕行秋那里得到的帮助更多,“那不只是运气,还有左流英,他一直没出现吗?”

    “据说有四名注神道士在搜寻左流英的下落,可一直没有确切消息。”

    “看着吧,没准到了最后左流英又会蹦出来,吓所有人一跳,然后将慕行秋他们救走。”

    “那不可能。”白倾笑着摇摇头,“我听说过左流英从前的事迹,可那时他的对手只是个别高等道士,很多时候庞山仍然支持他,可这回不一样,他退出了庞山,面对的是整个道统。左流英就算是比现在聪明百倍,也不可能让道统住手。我猜他是放弃了,毕竟他没有变魔也没有化妖,整件事情跟他没什么关系。”

    “左流英放弃了……”沈昊含糊地重复道,自己也说不清这是承认还是怀疑。

    身后的山脊上又传来一个声音,“宗师下令停止施法。”

    这意味着战斗真要结束了,沈昊转过身,没有飞行,缓步向山上走去,他是道士,不应该逃避心中的阴影。

    这是八大道统共同组织的战斗,斩妖会的低等道士们只做配合,无需沈昊指挥。

    快到山脊上的时候,沈昊止步对身边的白倾说:“有些事情你应该知道,我已经度过凡缘情劫。”

    “我知道,可你还有道缘情劫未度吧。”

    沈昊笑了笑。

    他们位于灵妖营地东北方百里之外,共有近四百名道士,大都来自庞山、乱荆山和召山,与目标之间间隔着几座山峰,放眼望去只能看见高空中的一大片彩云。

    彩云来自三个方向,如今已停止产生,正在向灵妖营地上空汇聚,准备发起最后一击。

    “整整半个时辰,真没想到他们能坚持这么久。”一名庞山弟子擦了擦额上并不存在的汗珠,终于感到一阵轻松。

    “八大道统总共发出多少法术?”

    “大概算下吧,平均每个人发出一百道法术,差不多一千人,就是十万道法术,前方已经落下三万道,剩下的法术待会将同时降落。真是不算不知道……”

    旁边一个阴冷的声音说:“咱们即将杀死的不只是妖族,还有一群道士,有什么可得意的?”

    沈昊看去,说话者是申己,他没有参加斩妖会,跟随庞山高等道士前来参战,出手的时候一点不比别人慢,这时却不愿意听到道士们沾沾自喜的话。

    那名计算法术多少的道士闭嘴了,不愿发生争论,可大家的情绪还是受到了影响,半晌无人开口。

    庞山五行科首座申继先走过来,召出一面铜镜,镜子迅速扩大至直径七八尺,悬浮在半空中,在场的道士都能看得清清楚楚,“瞧瞧这些道士,你们就会知道自己没有做错什么。”

    铜镜里渐渐显示出百里之外的情形。

    灵妖营地已经变成一片法术的海洋,这些法术由道士们亲手施展,可是看到如此众多而密集的法术同时降落,还是令他们感到震惊,必须有注神道士的帮助,这些法术才能互不干扰,只攻向目标。

    一只高大的巨人正在挥舞双臂阻挡漫天的法术,动作不太协调,身上不停地被击中,每次都有一两只妖族惨叫着掉出来。

    “这就是魔族吗?”一名道士轻声问。

    “不是。”沈昊回答了这个疑问,“这是鱼龙阵,旁边小一点的那个才是魔族——慕行秋和杨清音正在试图唤醒的那个。”

    铜镜里的人全是蚂蚁般的小点,只有用天目才能看清。

    “那真是杨清音,她手里拿着的是妖器吧。”一名庞山弟子惊愕不已地说。

    慕行秋的变魔已被大家所了解,可他们不明白杨清音为何拒绝返回道统,没人能解释这件怪事。

    “鱼龙阵是庞山弃徒兰冰壶创建的一种邪术。”申继先指向铜镜里的巨人,“能够集合众人的力量于一体,真正的道士无法参与此阵,可是你们瞧。”

    巨人被法术击中之后掉下来的不只是妖族,偶尔还有身穿蓝色道袍的道士,观者仔细看去,甚至能发现熟人。

    没有道士开口,但是他们心中最后一丝不安也消失了。

    妖就是妖,与道士不共戴天。

    沈昊紧紧盯着镜中的慕行秋,对周围的一切都不在意,心里不停地在问:小秋到底在坚持什么?为什么不像李越池那样以死铭志?难道变魔没多久他就控制不住自己了?

    “最后一击。”一名道士望着铜镜,莫名地叹了口气。

    “道士就该有这样的觉悟。”申继先觉得这是一个教育低等道士的机会,“不管你曾经多么强大、立过多少功劳,一旦心变了,整个人也就变了。真遗憾,这些道士没有在战场上自杀……”

    “小秋!”沈昊的惊呼打断了首座的感慨,众人的目光又都望向铜镜。

    一直不动的慕行秋恢复了清醒,纵身跃起,与鱼龙阵巨人合而为一,笨拙的巨人一下子变得灵活了,一挥手就能挡开数十记道统法术。

    可这不是全部,地面上升起大量雪块,像是巨石跌落湖中激起的水柱,就是这些普通的雪块,比鱼龙阵巨人的力量还要强大,将无数道统法术化为雪水。

    “看!魔像!魔像真的活了!”白倾惊呼道。

    魔像展开双臂,黑色的盔甲自动向他飞去,重新包裹身躯,杨清音跳起落下,仍然站在魔族肩上,手握骷髅手掌,指挥魔族作战。

    “这、这怎么可能?”申继先须发皆白,即使在高等道士当中,也颇具仙风道骨,这时却目瞪口呆,完全不像是一科首座。

    所有道士耳边都响起一个严厉的声音,不知来自哪位注神道士,“施法,道士们,继续作战!”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