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百四十八章 道法如雨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最后一抹阳光消失在西边寂静的雪山身后,最后一具魔族形体矗立在碎琼乱玉般的雪地上,慕行秋扭头细看,越发惊讶于魔像与人类的极度相似。

    魔像只是个头更大一些,高度相当于四五名成年男子,容貌威严而凝重,正是人们想象中帝王该有的气质,全身肌肉像是一颗颗饱满的果实,没有半分赘余,也是人们想象中战士该有的体质。

    魔像胸膛上有一大块烟熏似的黑斑,破坏了整体的美感,慕行秋凑近看了一眼,认出这是五行之火法术留下的伤痕。

    旁边的杨清音轻哼一声,只要慕行秋敢对伤痕多说一句,她准备了一肚子的话反驳,可惜他什么也没说。

    “这就是一块木头,有用的是那颗心脏。”杨清音忍不住指点道,“用老君魔掌能指挥它做很多事情。”她回头望了一眼那些噤若寒蝉的妖族,“比如让一群妖对你俯首听命。”

    “光这样还不够,这里的妖族再多十倍,也斗不过道统。”慕行秋伸手在魔像胸前的黑斑上摸了一下。

    “不是说神魂在我体内嘛,借我霜魂剑,没准我能让魔族心脏做出更厉害的事情。”

    “那也不够,道统动用了除魔之器,就算这颗心脏拥有当初妖火之山的力量,对面的道统可不是十几名吸气道士。”

    “这也不够,那也不够,你有什么主意?”

    “我在想。”

    慕行秋围着魔像缓缓飞行,仔细检查每一处,他在想办法,可是有人着急了,辛幼陶一直在望着天空,大声道:“慕行秋,咱们可没有多少时间了。”

    夜色已降,高空中层层叠叠的云朵更显五彩缤纷。已经笼罩了整个营地,还在继续扩张,就是要让被困者无处可逃。

    大部分妖族只觉得乌云压顶异光闪烁,空气里尽是令他们感到窒息的压力,少量大妖和全体道士却能看到更可怕的细节:云层内容纳的法术互相碰撞,不停地有新法术加入,一旦倾泻下来,将像暴雨一样猛烈。

    “应该说是已经没有时间了。”辛幼陶颤声道。

    “只能寄希望于此了。”慕行秋说,立刻引来了所有目光,左流英不在。他就是所有道士与妖族的希望,“我要复活这只魔族,他或许能挡住道统的法术。”

    谁也不明白他这句话的含义,魔像是一根木头,只有心脏是活的,怎么可能“复活”?可是也没有谁提出质疑,生怕一开口就将这唯一的希望给吹破了。

    只有杨清音想问个清楚,正要开口,慕行秋召出霜魂剑。倒转剑柄递给她,“你能感觉到体内的神魂吗?”

    “我什么也感觉不到,是你说龙魔把神魂留在我身上的,可不是我自己声称的。”杨清音声音冷淡。好像一点也不将神魂当回事。

    道统拥有探测神魂的手段,他们认为神魂在杨清音身上,那就绝不会错,何况她刚才曾经发出一道远超餐霞境界的火球法术。更是一种证明,慕行秋松手,霜魂剑飘向杨清音。“你不会驱魂之术,所以得让芳芳的魂魄感应你体内的神魂。”

    杨清音没有马上接剑,“也就是说,我是法器,秦凌霜的魂魄才是施法者。”

    “差不多是这样。”

    “你干嘛不直接将神魂吸进剑里,这样岂不是更省事?”

    “那会杀死你,除非你自己能察觉到神魂的存在,并且将它单独隔离,否则的话拘魂之术会将你的生魂一块吸出来。”慕行秋对灯烛科法术了解得足够多了,知道拘研神魂的危险性,之前它附着在法器上,一切都很简单,就算毁掉法器也无所谓,现在却是与杨清音结合,稍有不慎就会导致死亡。

    龙魔这样的做法非常不明智,慕行秋越来越难以理解她的目的。

    杨清音握住剑柄,“这样就可以了?”

    “如果一切所我所愿,芳芳的魂魄会向你提供强大的法力,然后你要用老君魔掌控制魔像。”

    “原来我还有点用处,控制它做什么?”

    “抵挡道统的法术,这需要你自己随机应变。”

    杨清音点点头。

    两人一问一答,整个营地里的人类与妖族都快急疯了,高空中的彩云停止扩张,开始缓缓下降,试探性地射下来几道法术,魔侵道士们之前施放的重重禁制一触即溃,只留下几道闪光。

    “来不及了,真的来不及了!”辛幼陶两只手里握着十余张纸符,心里却一点信心也没有,仰头望天,觉得整个世界都要毁灭。

    一只手轻柔地按在他的肩上,“只要还活着,一切都来得及。”

    辛幼陶扭头看着平静的小青桃,惊讶万分,“你不怕吗?”

    “怕。”小青桃一手握紧如意,另一只手召出十几件辅助法器,环绕在她和辛幼陶身边,“所以我更要反抗,小秋哥说得对,别把自己当成罪人,咱们没做错什么。”

    辛幼陶的心也平静下来,产生效果的不是那些话,而是小青桃本人,他想说点什么,这可能是最后一次对小青桃说甜言蜜语,所以他希望特别一点,可脑子里空空如也,只能说出最先想起的几个字:“如果死了,我的魂魄四十九天之内想的都是你。”

    他对这句话并不满意,小青桃却羞红了脸,冲他点下头。

    疾风骤起,零零散散的法术像是暴雨之前的雨滴一样降落,被魔侵道士们挡住了一些,大部分落在营地外面,钻进雪地里炸出一座座大洞。

    慕行秋站在跳蚤背上,将草帽扣在秃子头上,对周围的所有人类与妖族大声说:“保护自己,这就是你们唯一要做的事情!”

    慕行秋开始向魔像施展魔尊正法,轰轰的声响与天空的浓密彩云颇为搭配。

    他没有说出豪言壮语,因为他能感受到弥漫四周的悲观与绝望,那是任何语言都无法驱散、务虚幻术也无法扭转的,他唯一能做就是集中精力施法,试图让魔像复活。

    他相信这不只是一尊雕像,而是真正的魔族身躯,七篇魔尊正法描述的是植物生长过程,在望山守卫虚空的不只是镇魔钟,还有大量星云树,这一切都让慕行秋产生一种想法:或许魔族的身躯本来就是木头。

    魔尊正法不停涌入魔像之内,头顶的道统法术也开始纷纷降落。

    杨清音皱着眉头,她还没有感受到神魂的存在,也没有感受到霜魂剑传递过来的力量,只能用老君魔掌正常操纵那颗魔族心脏。

    心脏本来跳得就很快,这时更快了,几乎就要蹿出胸膛。

    心脏每跳一次就发出一层类似于道统禁制的法术,迅速扩张至百丈之外,正好护住全体人类与妖族。

    可这毕竟不是道统的禁制,被罩在其中的魔侵道士们发现施法变得更困难了,之前只是法术难以离开绛宫,现在连内丹的转速也降低了。

    只有甘氏兄弟没怎么受到影响,仍能正常施法,两人将自己的法器全召出来,统统送上半空中,与魔心护罩一块组成防线。

    他们的法器很快就没了,其他道士纷纷贡献出自己的铜铃、铜镜等物,这些辅助法器没有印记,谁都能使用。

    三百多件法器被送上百余丈高的空中,像是静止在空中的一群飞鸟,准备迎战来自同门的数万道甚至更多的法术。

    营地里还有两千多名妖族,妖术师却没有多少,黑凰、飞祖等大妖也向天空放出几百件妖物,与法器并肩防御,其他妖族只能默默等待,就连灵妖也无计可施,锦簇又急又怒,在原地团团转,几次变成锦尾马,立刻又变了回来,他根本找不到敌人。

    这是一次典型的道统围歼战斗,道士们在视线范围之外发起进攻,被围者只能对抗法术,根本不可能发起反击。

    “从来没见过这么强大的攻势,就算是攻打巨妖王的时候,道统也没有现在这么狠。”黑凰喃喃说道,除了仰望璀璨的法术从天而生,她已经没什么可做的了。

    “因为这是除魔之术,而且是注神道士亲自发出来的。”小青桃回答,道士与妖族越靠越近,已经站在了一起。她也没什么可做的,手里握着的如意只能提供一点心理安慰。

    辛幼陶放弃了祭符,伸出右手,握住了小青桃的左手,她没有甩开,而是握得更紧了。

    从彩云中降落的道统法术密密麻麻,如暮春凋谢的鲜花,所有仰望者都知道这些“鲜花”是致命之物,会将他们炸得粉身碎骨,可就是移不开目光,心中的恐惧没有增加,反而变成一团轻飘飘的逐渐膨胀起来的东西,将五脏六腑全挤到了边上,在体内制造了一个个空洞。

    这些空洞只有用死亡才能填满。

    两个人没有被天空中绚丽的法术吸引,仍在做自己的事情。

    杨清音已经不在乎霜魂剑是否提供更强大的力量,专心用老君魔掌操控魔族心脏,她根本不会魔法,可她觉得只要心脏还在跳动,就能挡住道统法术,保护营地里的所有人类与妖族。

    慕行秋更是心无旁骛,坚信自己能唤醒这只魔族,至于唤醒之后会发生什么,他已经顾不上考虑了。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