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百四十六章 龙魔的把戏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辛幼陶走到慕行秋身边,扫了一眼四周的道士,严肃地说:“小青桃要是出一点事,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我知道我打不过你,也不会找你斗法,就是不原谅你。”

    此前小蒿不停地敲击魔甲,终于又唤出了高伏威,一番交涉之后,小青桃得以进入地下去见杨清音,现在小蒿正在挨个检查每一间雪屋。

    慕行秋站在营地边缘的一座雪屋顶上,向远处遥望,听到辛幼陶的话,笑了一下,“放心吧,那是杨清音,不是真正的妖王。”

    辛幼陶还是没法坦然面对,杨清音的所作所为有些怪异,他们大老远赶来帮忙,居然被挡在外面,就凭这一点就足以让他感到不太安心,更让他不安心的是慕行秋。

    魔侵道士对慕行秋不是特别了解,小蒿和秃子太单纯,辛幼陶觉得只有自己最了解慕行秋,因为他们不仅是朋友,还曾经quled敌人,“你可让我大吃一惊。”

    “我怎么了?”慕行秋显出几分诧异。

    “怎么了?”辛幼陶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慕行秋,不明白如此明显的事实为何他没有自觉,“杨清音、老娘……记得吗?你刚刚向她提议结缘了。”

    “当然记得,这有什么不对吗?”。

    “这、这、这哪都不对!”辛幼陶睁大双眼,用了上天目,甚至取出一张纸符,“我给你去去邪吧,你这个样子我更担心小青桃了,我可不希望等她上来的时候又变一个人。”

    秃子一直悬在慕行秋头顶,也向远方遥望,这时收回目光,不满地说:“小秋哥不能和老娘结缘吗?他俩原来关系就很亲密,连我都能看得出来……”

    “你懂什么。”辛幼陶不屑地挥挥手,转念又觉得秃子会是一个很好的见证者。于是抬头问他:“你跟慕行秋很熟吧。”

    “那是当然,我跟小秋哥待在一起的时间最长,比你们都长。”秃子得意地说。

    “那我问你,慕行秋从前跟谁更亲密,秦凌霜还是杨清音?”

    秃子愣了一下才想起来秦凌霜就是芳芳,“哦,这个嘛,要我说还得是芳芳。”

    慕行秋刚想开口,辛幼陶抬手制止,仍然对着秃子说话。“慕行秋当面说过要和芳芳结缘吗?”。

    “好像没有,可是他们两个……”

    辛幼陶打断秃子,“没说过就是没说过,杨清音呢,慕行秋之前说过结缘的事吗?”。

    “好像也没有。你到底想说什么?从前没说过现在就不能说了吗?”。秃子越听越糊涂。

    “你就不觉得你的小秋哥今天变化太大吗?”。辛幼陶的目光挪到慕行秋脸上,这句话其实是问他的。

    秃子飞到慕行秋对面,盯着他左瞧右看,“好像是有点变化……小秋哥,你变老啦!”

    慕行秋和辛幼陶都笑出声来。自从断流城之战以后,慕行秋的容貌就几乎没有变过,但是多年的修行和近一段时间频繁经历的危机,都令他的眼神有所变化。在秃子看来,这就是衰老的证据。

    不过慕行秋明白了辛幼陶的意思,默默地想了一会,“我要存想一会。一有小青桃的消息你就叫醒我。”

    辛幼陶点点头,对秃子说:“你可别乱跑,待会还要用到你传音呢。”

    “我从来不乱跑。”秃子瞪着辛幼陶。看到慕行秋已经坐在雪屋顶上进入存想状态,他压低了声音,“老娘为什么没同意呢?”

    这回轮到辛幼陶一愣,虽然杨清音的拒绝是明摆着的,可他却一直没有考虑过这件事,心里想的全是慕行秋为何举止突兀,“杨清音害羞呗。”

    害羞可不是杨清音的性格,辛幼陶挠挠头,“这两个人今天都有点怪怪的,我还以为杨清音会高高兴兴地迎接咱们的到来呢。唉,想留住真正的朋友太难了。”

    秃子飞到辛幼陶身边,伸出一缕头发掠过他头顶的符箓冠,“没事,有我呢。”

    辛幼陶笑了几声,开始认真考虑眼下的形势,可惜手里掌握的信息太少,什么也推断不出来,想来想去,更觉得前途渺茫,“这回要是还能逃过一劫,我发誓一定要向小青桃……”

    秃子正瞪大两只圆圆的眼睛盯着他,辛幼陶急忙闭嘴,心想怎么自己也管不住嘴了。

    “你还没说完呢,要向小青桃怎么样?”秃子追问。

    “恭喜她朋友选得好,尤其是有一位秃子慕松玄,身形奇特、本领高强,多次带领我们死里逃生。”

    秃子的眼睛笑成了两条缝,嘴巴咧得老大,辛幼陶几乎能看见长在里面的那颗内丹。

    “不全是我的功劳,小秋哥也出了不少力,还有……好了。”秃子突然变了一种声音。

    辛幼陶立刻明白过来,在声音中注入法力,叫道:“慕行秋。”

    慕行秋睁开眼睛,冲着辛幼陶说了一句“是龙魔捣鬼”,抓住秃子的发髻,一跃而起,飞向不远处的魔甲。

    辛幼陶听得莫名其妙,来不及追问,马上飞向其他道士,冲他们挥手。

    道士们聚在一起,做好了迎战准备。

    慕行秋停在魔甲上方数丈的空中,跳蚤飞过来,托住他的双脚。慕行秋深吸一口气,召出黑纹草帽戴在秃子头上,“什么都别想。”

    秃子已经有过经验,头一歪,神情变得僵硬呆板,紧接着,大量黑色魔文在他脸上和草帽上快速闪现。

    慕行秋开始存思魔尊正法,从这时起,他必须全神贯注,不能有一点分心。这一次他没有动用孟元侯的魂魄,慕行秋相信,两天前真正激起魔族发声的不是魂魄之力,而是魔尊正法本身。

    有了上一次的经验,慕行秋的存思很快就达到极限,七篇文字几乎同时出现在脑海中,对秃子来说,就是几乎同时发出七道魔族法术。

    轰!下方的魔甲陷入雪地至少一丈。附近的道士们虽然早就有准备,还是吓了一跳,几个人不小心放出了五行法术,冰火等形态冲上天空。

    很快大家就不再注意心急的道士了,魔甲周围的雪地像是沸水一般翻涌,逐渐向外扩散,没过多久,整个营地都不稳当了。

    辛幼陶等人急忙飞起,一边看着脚下,一边监视远方。他们的职责是防备道统的突然袭击。

    轰鸣声不绝,雪地翻涌的范围超出了营地,雪屋和雪墙顷刻间化成粉末,像雾一样升腾而起,越来越高、越来越浓,很快就将慕行秋、秃子和跳蚤全都淹没其中。

    道士们只能也跟着慢慢提升高度,一刻钟之后,他们已经升高到百余丈,脚下的雪雾和巨响却没有停止的迹象。方圆至少十里之内的地面都开始翻涌,扬起大量雪雾,道士们就像是站在一座不稳定的雪山上。

    “看!”一名道士大声叫道,众人望去。只见东南、西南、东北三个方向出现了大量五行法术,用天目望去,那就是一团团颜色各异的光芒,道法之光都不鲜艳。却更有质感,像是一座座正在生长的高山。

    这些法术全都指向天空,像是一种炫耀。而不是进攻,魔侵道士们有过被雪柱阴影追杀的经历,马上查看四周的雪地,洁白如初,数十里之内没有异样。

    “慕行秋每次都这样吗?也不制定一个详细的计划,直接就动手?”丹药科道士孟诩紧张地问,觉得是慕行秋的魔尊正法引来了道统的反击。

    “哈哈,没错,他就是这样,先打后谈。”辛幼陶大笑道,发现有人比自己还要胆怯,他反而豪气陡生,什么都不怕了。

    “我宁愿速战速决。”甘知味发出一声呼啸,“反正已经进入道统的包围圈,干脆痛快一战!”

    甘氏兄弟都经受过再灭之法,过后都产生了变化,可他们没有变得一样,差别反而更明显了:哥哥甘知泉稳重如山,说出的每一句话必然经过沉思熟虑,弟弟甘知味却变得冲动冒进,像一名十几岁的鲁莽少年。

    “咱们真要跟道统开战吗?”。孟诩一边缓缓上升,躲避脚下逐渐升起的雪雾,一边遥望三个方向的道统法术,耳朵还要听着轰轰的响声,手里更是握着如意,随时准备施法,觉得自己的精力快要不够用了。

    “慕行秋不是说过吗?咱们可以死,但是不能像罪人一样等死,起码要反抗,要让道统知道,咱们不觉得自己该死!”甘知味的冲动这时比哥哥的稳重更有效果,魔侵道士们发出热烈的呼声。

    道统却没有像上次一样立刻痛下杀手,反倒是地下传来一个愤怒的声音,“住手!慕行秋,你在破坏我的计划!”

    轰鸣声停止了,成片的雪雾渐渐落回地面,魔侵道士们停止叫声,向下望去。

    慕行秋、秃子和跳蚤仍然停在原处,他们下方的魔甲却已四分五裂,散落在已被彻底翻过的雪地上,原来的位置上却多了一尊木质的雕像,雕像胸膛里的心脏竟然是活生生的。

    离魔甲数十步的地方出现了一座巨坑,一群妖族簇拥着一名头戴羽毛冠的女道士从洞内升了起来。

    杨清音愤怒地盯着半空中的慕行秋,手里的老君魔掌一张一合,迫不及待地想要施展妖术。

    “你没有化妖。”慕行秋指着老君魔掌,刚才的那一会存想颇有效果,让他清醒了许多,从而明白了真相。

    “都是龙魔在捣鬼,她将神魂藏在你身上,又用老君魔掌仿造了妖丹,让你觉得自己已经化妖。她还通过老君魔掌对我施放了一道法术,让我……对你说出那些话。”

    杨清音眉头紧紧皱起,看了一眼手中的魔掌,又望向远方的道统法术,“先别说这些,你抢走了我的魔像,又引来了道统,到底想做什么?”

    “你还没明白吗?这就是龙魔的计划,我有霜魂剑,你有神魂,咱们可以联手控制这具魔像,做出让道统大吃一惊的事情,关键的问题是,你愿意吗?”。

    高空中的辛幼陶轻叹一声,心想既然要拉拢杨清音,就不该告诉她没有化妖的事。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第五百四十六章龙魔的把戏(一: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