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百四十五章 我是妖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杨清音的脸色从来没变得这么快过,曾经有过一名道士胆大包天地向她提议结凡缘,被她用火球狠狠教训了一通,可这一次她太意外太恼火了,脸色虽变,人却愣在那里,没有马上施法。

    有人替她出手,准确地说是两只妖,一串绿光和一根黑色羽毛同时击向出言不逊的道士。

    慕行秋右手一甩,眨眼间红色闪电就击散了绿光、击飞了黑羽,然后迅速扩大,将四周的禁制也给打破了,如此一来,整个洞厅里的妖族都能看见他们,并且能听见他们说话了。

    “原来你就是黑凰。”暴行秋认出了那根黑色羽毛。

    黑凰哼了一声,一个字也没说,她的脸并不黑,却像是被一纱黑纱遮挡,即使只是相隔数步,慕行秋也看不清她的模样。

    慕行秋也没有看她,而是盯着杨清音,平淡地说:“我在等你的回答。”

    黑凰和飞祖远远不是慕行秋的对手,做过姿态之后就再也不施展妖术了,也看向妖族的新王者。

    就这么愣了一会,杨清音的火气反而下降了,“你以为我曾经对你有过好感,所以会兴高采烈地同意跟你结凡缘?”

    洞里的围观者全是妖族,大都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老撞用自以为很小的声音问:“什么是结凡缘?”

    “就是成亲的意思。”附近的一只灵妖小声说。

    “哈,他们两个还真是……”发现四周的气氛不对,老撞急忙闭嘴,尽量贴着冰冷的雪墙,躲避灵王射来的严厉目光。

    杨清音继续盯着慕行秋,手里的老君魔掌慢慢晃动五根干枯的手指,站在她身边的两只大妖微微侧身,显得很是紧张。

    “跟从前的事情无关。我也不觉你会兴高采烈。”慕行秋扫了一眼整个洞厅,抬高了声音,“可是只有你能帮我。”

    “帮你什么?”

    “帮我斩缘度劫。我在修行上遇到了大麻烦,已经到了必须度过情劫的时候。”

    慕行秋实话实说,他有两枚内丹,泥丸宫里的内丹是星落五重,龙魔送给他的,下丹田里的内丹是他自己修炼出来的,却只有吸气七重,无论他如何努力。总是无法取得突破。

    慕行秋非常清楚,情劫就是修行止步不前的根本原因。

    芳芳向他指点过道火本源,龙魔说过必须等他实力强大之后才能看清某些重要的真相,这都要求慕行秋增强自己的内丹,而不是一味依赖外界的帮助。

    情劫来自芳芳,度劫却不一定非要有她,左流英早就向慕行秋指出过这一点,他却一直没有认真想过这件事,直到这一刻。他再次见到杨清音,这也不准提,那也不准说,他突然明白。自己辛辛苦苦来到这里,其实是为了度劫。

    “很高兴你恢复了记忆。”慕行秋瞧着那双充满怒意的眼睛,发现事情并没有自己想象得那么困难,“我就是因为你失去了记忆而迟迟没有赶来。现在好了,你可以说从前的事情都不重要,但你不能说它们没有发生过。”

    “哈!”杨清音大笑了一声。

    她可一点也没有料到慕行秋会当着这么多的眼睛和耳朵说起结缘的事。此时屏退众妖就显得太胆怯了,那绝不是新任灵王的风格,她用更冷淡的声音说:“从前只是从前,抱歉,你来晚了,我已经度过情劫,对结缘不感兴趣了。”

    不远处的洞壁上传来一声失望的叹息,杨清音忍住没扭头,而是向地面的锦簇做出一个暗示。

    很快,兽妖老撞就再也不出声了,他的嘴被牢牢堵住,他感到庆幸的是,眼睛还能看,耳朵也还能听。

    “我看出来了。”慕行秋的目光没有丝毫退缩,“可是我从一名道士那里了解到,度劫并不能完全忽略一个人,而且就算你度过了凡缘情劫,后面还有道缘情劫。”

    杨清音嘴角微翘,挥了一下手里的老君魔掌,“真巧,我用不着再担心道缘情劫了,因为我不再是道士,我是妖。”

    杨清音露出讥讽的微笑,等着看慕行秋的反应。

    慕行秋只是摇摇头,“这个我没看出来,据我所知,化妖并不容易。”

    “你看没看出来不重要,反正我现在是妖族灵王,用不着修行,更用不着度劫,就算道统要把我变回去,我也不会同意。”

    杨清音高傲的神情像极了她在致用所时的模样,在她眼里,慕行秋好像又成为那个连内丹都没有的无用弟子,“慕道士,咱们也算相识一场,所以我不难为你,收回你的话,去找别的道士帮忙吧。”

    去除情劫不一定非得通过芳芳,但也不是随便找个人就行,慕行秋笑了,因为他根本不相信杨清音这些绝情的的话,“不行,必须是你。”

    杨清音怒容渐盛,老君魔掌的五根手指晃动得更明显了,“慕道士,你这样可跟我记忆里的你不太一样,你若是再敢胡言乱语,我就要不客气了。”

    洞穴里霎时间鸦雀无声,群妖屏息宁气,连心脏都不敢跳得太快,因为有一颗巨大的心脏开始剧烈地跳动起来。

    “只要我动一下手指,上方的魔甲就会爆炸,足以消灭地面方圆三十里之内的一切活物,你带来的那些人都会死,你想尝试一下吗?”

    “我不想,他们已经够倒霉了。”慕行秋的声音仍然平淡,还是不相信她的话。

    杨清音听出来了,手里的老君魔掌伸向身边的巨大魔像,黑凰和飞祖急忙避开数步,脸色都变了。

    “等等。”慕行秋叫道。

    杨清音停止动作,露出一丝得意,她就是要让这名道士明白她是认真的。

    “你说已经化妖?”

    “嗯。”

    “已经度劫?”

    “没错。”

    “你现在是灵王,灵妖之王?”

    “也是群妖之地的王,很快我就要统治整个北方。”

    “然后呢?你要带领妖族与道统作战吗?你要跟从前的亲人一刀两断吗?”

    “你还是提起道统了。”杨清音脸色一沉,“你可以走了,我知道你们都不是道统的人,所以站在一边不要掺和我跟道统之间的事情。记住,不准碰那尊魔甲,然后,你们爱去哪就去哪吧。不送。”

    黑凰和飞祖移到杨清音身前,做出逐客的架势。

    慕行秋满复疑惑,寻思了一下,决定先退出去,“我来的目的还是没变。”

    杨清音手里的老君魔掌又动了几下,看样子她是强行忍住才没有施法。

    慕行秋落到地面上,众妖看他的眼神各不相同。有的迷惑,有的敬佩,还有的比杨清音更加恼怒,化成人形的锦簇就是其中一个。

    看到跟自己极为相似的脸孔却对自己做出怒气冲冲的样子,慕行秋真心觉得这是世上最诡异的一幕,于是冲锦簇笑了一下。

    “离开这里,永远不要再回来。”锦簇一点也不领情。

    高伏威送他升向地面,等到周围一片黑暗的时候,他说:“原来你跟灵王这么熟。我还以为……不过我们仍然站在你这一边。”

    “你们为什么不喜欢灵王?”

    高伏威沉默了一会,掂量慕行秋这句话的真实用意,“你不会出卖我们吧?”

    “不会,我只是想知道真相。才好做出决定。”

    “因为那尊魔像,灵王将它据为己有,不许任何一只妖触碰,而且今后也不会与我们分享。所以。只要你不跟我们争夺魔像,一切就都听你的……”

    见慕行秋不吭声,高伏威继续道:“你是要活的灵王还是要死的。全随你的意思。我想你准备要活的,然后用她度劫吧?我是符箓师,知道度劫对你们有多重要。”

    “要活的。”慕行秋干脆地回答,“灵王跟其他道士接触过吗?”

    “没有,外面一开战,灵王就要求所有妖族向她效忠,然后带着大家进入洞穴,施法堵住了洞口。道统的手段你也知道,远远地射来一些法术,人却没有过来。他们倒是喊话了,说是有注神道士帮忙什么的,好像灵王的父母也来了,但灵王铁了心不想出去,也不想谈判。我们都不知道她在想什么,虽说魔甲威力强大,可道士们不会上当,而且只要还剩一位注神道士,我们也不是对手。”

    慕行秋明白了,高伏威向他示好,是因为他带着一群魔侵道士逃过了道统的追杀,群妖以为他还能再创造奇迹。

    “灵王一名道士也没见吗?有个叫左流英的道士,看上去非常年轻……”

    “我知道左流英是谁,他没来过,你是第一个进来的道士。”

    “听说过龙魔吗?”

    “听说过,她走了,大概是三五天前吧。”

    “不要轻举妄动,等我的消息。”

    “你同意了?”高伏威的眼睛又亮了起来。

    “我什么也没同意,只是替你们着想,提出一个建议。”

    慕行秋不再说话,高伏威也不再吱声,他觉得道士已经动摇了。

    慕行秋从方向相反的一座雪屋里走出来,发现道士们都在对面等他出来。

    “我在这儿。”

    道士们急忙转身迎上来,秃子围着慕行秋上下飞了几圈,确信他毫发无伤之后才满意地嗯了一声。

    “到底什么情况?”辛幼陶问。

    “情况很复杂。”外有道统、内有性情骤变的杨清音,慕行秋从来没遇到过如此棘手的事情,他一把抓住秃子的发髻,对小蒿说:“继续去敲魔甲。”

    小蒿高兴地领命而去,慕行秋转向小青桃,“待会你去见杨清音,下面有一尊魔族雕像,你想办法让杨清音离它远一点,然后……”

    “我会悄悄用传音香炉通知你。”小青桃马上接道。

    慕行秋点头,不管杨清音怎么想,他都要执行自己的计划,“还有,告诉杨清音,我是真心来结缘的。”

    周围的道士们都呆住了,比地下的妖族还要惊讶。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