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百四十四章 三不准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小蒿和秃子轮流敲击魔族盔甲,对秃子来说,就是用额上突出的魔眼去撞,声音尤其深厚低沉,这让他非常高兴。

    一刻钟之后,地下终于给出反应,一只妖族从附近的雪屋里走出来,冷冷地看着这群道士:“别再敲了,知不知道你们差点死在这里?慕行秋,灵王请你一个人下去。”

    慕行秋认得这只妖是皇京龙宾会的“打手”高伏威,却对他提及的对象一无所知,“灵王?”

    “我只管传话,不管解释问题,有胆量你就一个人下去,没胆量就算了。”高伏威显得无精打采的,好像在被迫做一件与他的身份极为不符合的卑贱之事,“总之不要再敲盔甲。”

    小蒿和秃子互相看了一眼,又望向慕行秋,恋恋不舍地从魔甲肩膀上飞下来。

    “我们是道士,但不是道统的人。”慕行秋说。

    “我知道,所以我们才没有动手,否则的话……”高伏威望向魔甲,哼了一声。

    慕行秋决定独自去见这位“灵王”,弄清楚这里到底发生过什么,道士们都感到不安,尤其是秃子十分愤怒,因为高伏威也不允许他跟去,“我就剩一颗脑袋,也算一个人吗?”

    高伏威点头,还是一副有气无力的模样,“我得到的命令就是带慕行秋一个人下去,还有,你们不要离开营地,道统不会进攻这里,起码暂时不会。”

    慕行秋和高伏威一块走进另一座雪屋,并肩站在冰床上,没一会,冰床缓缓下降,四周很快就变得漆黑一片。

    “你是一个不负责任的道士。”高伏威突然说。

    “对谁?”

    慕行秋以为高伏威会说出杨清音的名字,结果这只高大的虎妖给了他一个意外的回答:“对我。”

    猛虎符师高伏威怀念从前的生活,他已经习惯了替龙宾会做事。习惯了肆无忌惮地杀人却不受任何惩罚,当然,目标总是要由大符箓师选择,这对他来说不是问题,只要有人可杀他就满足。

    他还喜欢人类的女子,她们带给他另一种满足,离开皇京逃至群妖之地以后,他最为伤感的事情就是再也遇不到那些温柔如水的女子了,妖族的“美女”要么太强横,要么太危险越是符合人类情趣的妖女越危险。那通常只是一副假面,真正的脑袋和利齿可能长在手上、脚上或者不知藏在何处的尾巴上,最可怕的是,幻化者可能是一名男妖。

    在人类中间,高伏威觉得自己的相貌太像妖了,真正与妖族相处之后,他才明白自己太像人类了。

    “你把龙宾会的掌权者都给杀了,留下一个烂摊子,自己却跑掉了。让我成为丧家之犬。”高伏威扭头看着慕行秋,两只眼睛在漆黑当中闪闪发光,“我为你做过不少事情,你就没想到龙宾会要报复我吗?”

    高伏威当时供出了龙宾会在皇京的几处秘密监狱。虽然没有找到野林镇居民的下落,但也担了一些风险,慕行秋离开得匆忙,早就将这只虎妖给忘了。

    “有人对你下手了?”

    龙宾会掌控在几名换魂者手里。他们的地位未必最高,却总能掌权,几乎没办法被完全消灭。

    高伏威摇摇头。长叹一声,“没有,我有特赦令,只是……现在的龙宾会跟从前不一样了,不再需要我这种人,把我晾在一边不理不睬,可我需要做点事情!”

    高伏威紧握双拳,两只眼睛更亮了,像是要化身为虎。

    他不知道换魂者的底细,还被去除了一部分记忆,他所期望的只是杀戮,失去特权之后,没能忍住太久。

    “你想杀人?”慕行秋抬起右臂,从袖子里钻出一尺来长的闪电,在两人之间划过,转瞬消失。

    高伏威一愣,眼睛里的光芒迅速消失,他打不过这名人类,“我的意思是,你早就不是道士了,我还听说你已经变魔化妖,所以……这个……你还需要人手吗?”

    高伏威习惯了人类的思维,很自然地说“人手”而不是“帮手”。

    “你不是灵王的部下吗?”慕行秋说,没想到这座洞如此之深,这么久还没降到头。

    “嘿。”高伏威冷笑一声,稍稍靠近慕行秋,压低声音说:“灵王就是那名女道士,你知道吧?”

    “嗯。”慕行秋早就猜到所谓灵王就是杨清音。

    “本来我们是来找她开战的,结果……”高伏威有点不情愿,“结果没打过。我们也真是倒霉,道士们来了,杀死不少妖族,剩下的妖只好投降,尊称她为灵王,她说她会保护我们,可我觉得你更可靠一些。”

    慕行秋暂时还没有招兵买马的打算,冰城已经有一群妖族等着他,“你们是来抢夺魔族遗物的吧?”

    巨妖王已死,妖族没必要无缘无故地跟灵妖开战,慕行秋能想到的唯一理由就是魔甲。

    “嘿嘿,魔族的东西在地下埋了十几万年,谁抢到就归谁,对吧?我们早就听说灵妖在挖宝,所以一直埋伏在附近,谁能想到他们居然挖出一副完整的魔族遗骸呢?心脏还在跳动,这可是一万年也未必一见的宝物啊。可惜,这宝物不只引来了我们,还引来了道统,你也是为它而来的吧?你肯定听见魔族的声音了。”

    慕行秋没有回答,他看到脚下隐隐有亮光,知道终于要到底了。

    高伏威也知道,所以他用更低的声音急迫地说:“必要的时候我站在你这一边,这里至少一半妖族的选择会跟我一样。”

    杨清音这位“灵王”收罗的部下显然不够忠心。

    眼前是一座通道,建造得很仓促,留有明显的刀削斧砍痕迹,冰雪墙壁上挂着一些能发光的妖物,看上去很是阴森。

    一只身材高大的妖走过来,微微弯腰,手里拎着头盔,以免碰到洞顶。“我是飞妖将军占天,跟我来。”

    高伏威指了一下占天,冲慕行秋点下头,示意这也是愿意站在他一边的大妖。

    杨清音为什么要收留这些妖族,又做了什么令这群妖三心二意?慕行秋真的有些好奇了。

    通道继续向下延伸,百步之后,到达一座巨大的圆形洞厅,直径二十丈,高达四五十丈,洞壁上凿有螺旋上升的台阶。这时站满了妖族,都在向下望着客人。

    慕行秋到处望去,没见到杨清音,但是看见了魔甲里的东西一尊高大的木雕,悬在半空中,腰间围着一块巨大的兽皮,要不是心口处有一个明显的洞,它看上去就像是一名活生生的巨大人类。

    木雕的心脏仍在跳动,发出砰砰的声音。

    高伏威和占天让到两边。十余只妖族迎面走来,他们都有着人类的面容,袒露上身,跟魔像一样腰间围着兽皮。脚上没有鞋子,走路姿势略显怪异,过分小心,好像刚学会没多久似的。

    慕行秋的目光一下子就被带头的妖族吸引住了。其他妖族也都露出好奇的神色,甚至发出轻微的惊呼声,因为客人和带头妖族长得几乎一模一样。

    “锦王。”慕行秋知道枣红马的儿子跟自己长得一样。可是见面之后还是觉得很怪异。

    锦王可没继承父亲对慕行秋的美好记忆,拧着眉头,粗声粗气地说:“别再叫我锦王,我有新名字。”他犹豫了一会,似乎很不喜欢说出这个名字,“我叫锦簇。”

    旁边一名长着黑胡子的老者凑上前一步,解释道:“花团锦簇的锦簇,我叫檀香炉,都是灵王给起的新名字。”

    慕行秋动了动嘴角,忍住了笑意,周围的妖族却不是都有这么好的定力,洞壁的台阶上响起一声笑。

    锦簇猛地转身,跟慕行秋一样的面孔上露出完全不一样的怒容,“谁在笑?老撞,是你吗?”

    “我早就笑够啦。”

    慕行秋抬头望去,看到了老撞的身影,兽妖的脸上怒气冲冲,显然还没有忘记被道士装妖欺骗的经历。

    “灵王呢?我是来见她的。”慕行秋说。

    锦簇转回身,神情更不自然,“灵王说了,见她可以,但是有三个不准提。”

    “哪三个?”

    “第一,不准提魔族心脏,那是她的东西,谁也不能抢走。第二,不准提道士和道统,她主意已定,不会改变。第三,不准提……不准提……”锦簇想了一会,身边的檀香炉耳语数语,他才继续道:“不准提神魂,就是这样。”

    慕行秋越来越糊涂了,“她恢复记忆了?”

    锦簇点点头。

    恢复记忆的杨清音为何会如此冷淡?为何会拒绝道统以至亲生父母的帮助?慕行秋百思不得其解,“好,我不提。”

    锦簇指着浮在半空中的魔像,“飞上去吧,在后面。”

    慕行秋召出霜魂剑的幻形,踩在上面缓缓上升,注意观察周围妖族的反应,心想杨清音的地位可不稳固,不要说高伏威、占天这些妖族,就连灵妖似乎也不太忠心。

    慕行秋绕到魔像身后,什么也没看到,改用天目,终于发现一只直径两三丈的透明圆球,这是常见的道统禁制,只是多了一丝妖气。

    慕行秋飞进去,立刻看到另一幅景象。

    一身道装的杨清音,傲然站立,头上戴着一顶插有各色羽毛的华丽冠冕,右手握着一只骷髅手掌,左手站着身穿斗篷的男妖,右手则是全身黑衣的女妖。

    “慕行秋。”杨清音叫出了他的名字,声音冷淡得像是他们在致用所第一次见面时的样子,“又一个被道统追杀的道士……说吧,来我这里做什么?但是有一件事你要记信,我只接受投靠者,不接受任何劝说。”

    “投靠与劝说都不是我要做的事情。”慕行秋盯着杨清音的眼睛,他本来有许多话要说,现在却觉得都是多余的,只有一句话他必须要说。

    “我是来找你结缘的。”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