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百四十三章 母亲的嘱托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边晨曦微露,沈昊走了,他是纯正的道士,拥有完整的道士之心,只做自己该做的事情,不会纠缠不放。

    “好自为之,你们将遇到的不只是斩妖会。”这是他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辛幼陶望着沈昊远去的背影,心里有些小小的失落,突然间又觉得无所谓了,“沈昊爱抡拳头,还是离他远点比较好。”转向慕行秋,“化妖之术真能传染吗?我怎么一点感觉也没有,尤其是他们,根本没变化嘛。”

    “他们”是指甘氏兄弟等人,他们没有受到兰冰壶妖术的影响,也不像是受到慕行秋的传染,看上去一切正常。

    “可能是因为慕行秋离开了一个月……”孟诩担心大家误解,急忙补充道:“我不在乎,咱们已经被魔种侵袭,就算真化妖了……只要咱们不投靠妖魔、不与道统为敌,就不清做错事吧?”

    众人纷纷点头,经历这么多事情之后,化妖已经不能引起他们的太多恐惧,小青桃看着慕行秋,知道他这时考虑的不是化妖,“你要将芳芳的神魂取回来?”

    慕行秋点点头,这对他来说是无需考虑的自然决定。

    唯一令他感到疑惑的是龙魔,她的行为越来越令人捉摸不透,为什么要将神魂送给杨清音?刚才沈昊语焉不详,或许他真是不知情,慕行秋猜测,既然注神道士愿意帮助杨清音,神魂十有就在她身上。

    他转向众人,“我必须再说一次,此行非常危险,咱们将面对的敌人不是妖魔,而是道统,其中可能会有一些从前跟你们很熟的人。”

    “就像沈昊,从前可是慕行秋最好的朋友。在一个镇子里长大的。”辛幼陶插了一句。

    “这一次他给我送信,下一次我们可能就要互相扔法术了。”

    慕行秋知道,关于他变魔化妖的证据都有了,就算是再熟悉的道士也不可能次次让步,“这种事也会发生在你们身上,所以,去冰城吧,在那里等我的消息,我不希望看到更多的朋友反目,这与勇气无关。”

    “与勇气无关。这只是一次选择。”小青桃淡淡地说,她曾经有机会继续当一名普通道士,却宁愿与一群逃亡者相处,“你为神魂而去,我要帮杨清音。”

    “杨清音有人帮忙。”辛幼陶小声说。

    小青桃摇摇头,“我了解她,那未必是她想要的帮助。每个人都有选择,她也有,不是吗?”

    “我的选择是跟着你。”辛幼陶认真地说。然后趁小青桃不好意思地低头的时候,偷偷向慕行秋使个眼色,表示自己的手段生效了。

    辛幼陶和小青桃做出了选择,其他道士却没有马上开口。而是互相看着,想知道别人的决定,至于小蒿和秃子,根本不关心慕行秋在说什么。这两人是撵也撵不走的。

    众人以为甘氏兄弟会先表态,结果他们却没有任何说话的意思,两人很清楚。无论自己说什么都会被看成是在执行慕行秋的意思,干脆不吱声。

    最后是孟诩先开口,她从来就没想过要当首领,但是吞烟境界还是令她身份特殊,说的话很有份量,“当我走进群妖之地的时候没有朋友相送,所以我不用担心‘朋友反目’的事情发生在我身上。”

    道士之间的交往总是适可而止,即使是结缘的男女道士也不会特别亲密,因此孟诩对友情不是特别在意,“我仍然选择跟随慕行秋,没什么特别的原因,就是觉得这样更自在一些。”

    魔侵道士们逐个表态,没人愿意去冰城,许多人觉得早晚会与道统遇上,与其躲在冰城,不如主动迎上去。

    队伍再次前进,无风无雪,他们加快了速度,同时也加强了警戒,沈昊既然来了,斩妖会就不会离得太远,很可能还有高等道士,没准什么时候就会开战。

    慕行秋已经施展过魔尊正法,道统可以对这群人动用一切手段,无需任何顾忌了。

    让他们意外的是,接下来的路程无惊无险,除了经过几处遭到废弃的妖族村落,没碰到任何意外,沈昊就像梦中的人物一样,独自来独自去。

    傍晚时分,辛幼陶猜道:“啊哈,我知道了,道统是想一网打尽,注神道士只会救杨清音,连慕行秋都不管,更不用说那些灵妖了,所以他们允许咱们与灵妖汇合,然后一块消灭。”

    辛幼陶的猜测或许是正确的,总之众人一直没有发现道士的踪影,夜里倒是又遇到两处村落,里面的妖族没来得及逃走,都被杀死了,手法干净利索,只留下一点五行法术的痕迹,看情形事情刚刚发生不久。

    道统果然不想阻挡魔侵道士们自投罗网。

    慕行秋加快了速度,各大道统的注神道士们应该早就到达灵妖那边了,就看左流英能否挡住他们以及能挡多久,至于到了那里之后该怎么办,慕行秋只有大概的想法,霜魂剑、孟元侯的魂魄和魔尊正法或许都要用上,而且龙魔是个聪明人,没准为他留下了什么。

    但是包括慕行秋在内,所有人心中最大的希望还是左流英,他反应那么快,显然是知道了神魂的事情,或许他有奇招,能从各大道统的手中夺得神魂。

    神魂并非慕行秋唯一关注的事情,虽然没向任何人承认,但他想见杨清音一面,想知道她是否会被父母带走。

    杨清音没理由拒绝,龙魔对她施展的去除记忆的法术并不牢固,她忘记的只是慕行秋,不是庞山,不是亲生父母,她应该回去,接受注神道士和大光明镜的帮助。

    慕行秋的愿望是亲眼看到她平安无事。

    群妖之地到处笼罩着不洁之气,它们附着在每一颗树甚至每一粒雪花上,对道士产生持续不断的影响,数百里的路程花了他们足足两天时间。

    午时刚过,慕行秋远远望见了耸立在雪地中的魔族黑盔甲,心中立刻一震,猜想就是它发出神秘的声音。

    四周仍没有道士的身影,附近倒是有一些战斗迹象,雪地上躺着不少妖族的尸体。粗略计数有上千具。

    “道统打扫得真干净,免去咱们不少麻烦。”辛幼陶故作轻松地说,事实上,离目的地越近他越紧张,“等到对咱们下手的时候,最好也能这么干净。”

    没人发出笑声,大家都跟他一样紧张,两天前的追杀只见法术不见道士,这一回却可能要与道统弟子面对面战斗,完全不当回事是不可能的。

    营地轮廓渐渐变得清晰,数尺高的雪墙残破不堪,似乎遭到过攻击,里面见不到一道身影。

    “难道一切都已经结束了?”小青桃疑惑地问,“咱们来晚了,老娘……”

    “不不,那具盔甲肯定是魔族遗物,它还在,就说明决战还没开始呢。”辛幼陶说。

    半个时辰之后,众人进入营地,未遇阻挡,可是仍然没见到任何身影,一座座雪屋完整无缺,里面什么也没有。

    “怎么回事,这里到底发生过什么?外面死了那么妖族,里面反而空无一物。”辛幼陶也猜不出来了。

    道士们早就召出各种各样的法器,可是什么也查不出来。

    “干扰太严重了。”一名灯烛科女弟子恼怒地看着身前的油灯与蜡烛,火苗乱蹿,没有片刻静止,根本无法指示敌情。

    其它法器也是一样,铜铃乱响、铜镜忽明忽灭,全都失去了效用。

    众人的目光很快集中在高大的魔族盔甲身上,“是它捣乱。”甘知味第一个走过去,绕着盔甲走了一圈,伸手在腿甲上面敲了两下,“里面是空的。”

    暂时没有发现危险,道士们稍稍放下心来,全都靠近盔甲仔细打量。

    “都是用银魄制造的!”

    “上面加持的法术跟道统不一样。”

    “魔族的个头真是高大啊?看书的时候感觉可不明显。”

    “是他自称将军让奴隶来拜见的吗?只是一具空壳,应该没有这种本事吧?”

    “里面原来肯定有魔族的躯体,但是被拿走了。”

    慕行秋围着整个营地飞了三圈,动用了不同的法器,甚至以霜魂剑查看四周的魂魄,结果一无所获,营外的死妖留下不少七日之内的生魂,营内却什么没有,说明这里并未发生过激烈的战斗。

    可人都去哪了?就算魔躯被拿走,魔甲也不是寻常之物,不该就这么被留在原处。

    小蒿对魔甲特别好奇,围着它飞了好几圈,最后站在肩膀上,轻轻敲击头盔,甚至贴在上面倾听,“嘿,我好像听到点什么……”

    “有人来了。”甘知泉一直保持着警惕,最先发现外面的来者。

    是一名女道士。

    慕行秋马上迎上去,认得那是杨清音的母亲。

    女道士没有进入营地,远远地停下,对慕行秋说:“你来了。”

    “我来了。”

    “你仍想帮助我女儿吗?”

    “是。”

    “那就不用我多说了,他们躲在地下,应该会让你进去。”

    “地下?”

    “嗯,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杨清音宁愿与妖族为伍,也不肯与我交谈,有人说她已经化妖,我不相信。”女道士脸上露出一丝固执,“道统说他们只等到天黑,你的时间不多了。”

    女道士转身飞去,慕行秋没机会询问左流英的下落。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