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百三十六章 池塘里的倒影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雪停了。

    雪屋里的杨清音做了一个悠长的梦,在梦里她回到了老祖峰它还没有被妖族毁灭,一如既往的瑰丽与神秘,到处都可能隐藏着秘密她见到了父亲、母亲、数不尽的亲戚和曾经见过的每一位庞山道士,他们在她眼前来来往往,或亲切、或冷漠、或责备、或劝说,可她都不在意。

    心底里那种空落落的感觉更明显了,人来人往,却总是少了一副面孔,她在梦中行走,逛遍了庞山十科、大大小小的院落与高高矮矮的楼塔,嗅到了参天树十年一开花时的幽香,见到了流彩王雀骄傲的尾屏……这些都不能让她满意。

    她继续行走,当然,这是梦境,只要一个念头就到达任何地方,她只是觉得自己一直在走,身躯沉重、双腿疲乏,好像是毫无法力的凡人。

    她来到了致用所,见到了许多熟悉的面孔,一张笑嘻嘻的脸孔凑过来说:“咱们结个凡缘吧。”

    她厌恶地将这张脸推开,过了一会才想起那是已经死去的关神跃,她转身想要找他,却只见致用弟子们在村子里忙忙碌碌地奔走,人人都对她讨好地微笑,其中却没有关神跃。

    她突然想起来,关神跃不是在致用所对自己说这句话的,而是另一个地方,她很熟悉的地方,。。文学或许就是她一直寻找的目标,能够填补心中那块空落落的地方。

    这一次,念头转动得特别困难,好像有什么东西挡住了道路,她可以在老祖峰和致用所之间自由往来,就是不能去那个地方。

    她觉得更疲惫,可她是一名固执、不服输的女道士,越是被禁止的事情,越要去做一次。于是她不停地转动念头,在梦中那就是不停地行走,一会是冰天雪地,冻得双腿发麻,一会是夏日炎炎,蒸腾的热气令人头晕脑胀。

    可她仍不放弃。

    这是一次悠长梦境中的悠长步行,她憋着一股劲,非要走到那个地方不可,她已经忘了关神跃,只是觉得全身像是被什么东西束缚住了。只有在那个地方才能重获自由。

    那个地方。

    它成了一个目标,比饥饿、寒冷、酷热、疼痛等等一切感觉都要迫切,她必须找到它!

    她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场景突然发生了变化,她终于走到了那个地方一座池塘。

    池塘不大,形状是一个不太规则的椭圆,岸边长满了青草,也不太深,清澈见底。有几条小鱼游来游走。

    就是这样一个寻常的地方,她有点失望,慢慢想起这里的确是关神对自己说怪话的地方,可她不是为此而来的。因为心底的那处空洞仍然没有被填补上。

    她望着水面,苦苦思索这座池塘到底为什么吸引自己。

    良久之后,她在水面上看到了自己的倒影,这本是一件极正常的事情。她却觉得有些奇怪,因为她记得池塘里最初是没有倒影的。

    那就是她,个子不高。长着杨家人特有的英气勃勃的大眼睛,平时显得很孤傲,瞪起来的时候又显得十分严厉,光是靠着这种眼神,她就吓退过不少道统弟子。

    想起自己从前做过的种种荒唐事,她忍不住笑了起来,可是池塘里的倒影没有笑,反而流出了泪水。

    倒影竟然在哭!

    她愤怒至极,冲着池塘大声说:“老娘从来没哭过!你这个……”

    她感到头一晕,恍惚记起自己似乎哭过一次,不是婴儿期,而是长大之后,自己不仅哭过,好像……好像还是在某人面前流的眼泪。

    “某人”这个念头像一道闪电从头劈到脚,让她感到头痛欲裂,眼前的一切都开始晃动起来,尤其是那座池塘,如同风卷云舒,不停地变换形状,倒影也随之扭曲摇摆。

    “停下!”她大声叫道,地面远去,她以极快的速度飞上天空。

    砰的一声,梦结束了,杨清音猛地坐起来,睁开双眼,心跳如鼓,恍惚间,她忘记了身处何处,眼前模模糊糊地出现了一个身影,那不是她的倒影,也不是她在梦中见过的任何人,更像是

    锦王的人形。

    杨清音跳到地上,终于回到了现实世界,这里不是老祖峰,而是群妖之地,她跟一群灵妖待在一起,正在挖掘魔族遗物。

    龙魔在哪?杨清音记得是她哄自己入睡的,现在她却不在了。

    又是砰的一声,原来这不是梦中的幻觉,而是外面真实存在的响动,杨清音急忙跑出去。

    灵妖和普通妖族不分彼此地站在一起,全都仰头看着一副巨大的盔甲,一声不吭。

    杨清音放慢脚步,她刚从“老祖峰”回来,道士的信念更强一些,对自己与一群妖族混在一起感到奇怪,很快,这种想法消失了,她的目光也被那副盔甲吸引住了。

    盔甲高三丈有余,通体黑色,能够覆盖全身,连手指头都不露,只在关节处有些变化,除此之外都是一体造成,胸甲和头盔上刻画着简单的图案,除此之外全身上下再没有多余的装饰。

    杨清音逐渐走近,随着阳光角度的变化,大致看清了盔甲上的图案是一堆卷曲的枝条。

    一副威风凛凛、阴气森森的盔甲,没有配以兽头、兽爪一类的威猛图案,却刻着树木之形,着实透出几分怪异。

    “这就是魔族留下的盔甲吗?”杨清音问。

    兽妖老撞冲她点点头,平时凶相毕露的脸上这时却是孩子般的欢喜,连说话声音都压低了,“一整套,什么都不缺,花了整整一天时间才挖出来。”

    杨清音吃了一惊,这意味着自己刚才那一觉持续了至少一天,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能用来制造化妖丸吗?”杨清音在妖族中间待得久了,有点习惯了他们的想法,觉得魔族遗物就是用来跟妖丹一块制造化妖丸的。

    “嘘。”老撞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伸手指着盔甲。

    砰,又是一声。

    声音来自盔甲内部,准确地说是在心脏所在的位置。

    锦王跳到空中。与盔甲等高,瞧着雪地上的数百只妖族,声音里显出几分兴奋,“都听见了吗,这只魔还没有死透!他的心脏还在跳动,从这里能看到他的脸,依然完整。”

    甲衣样式简单,头盔的形状却有点怪,像是一截被胡乱砍断的木头,上面还有许多参差不齐的木刺。面罩整个是一块黑铁,不给眼睛和鼻孔留出空隙,边缘位置没有完全扣紧,锦王就是从这里看到里面的情形,发现魔族还没有腐烂的。

    “怎么办?用它制造化妖丸吗?”一只灵妖问道。

    锦王正在寻思,兽妖老撞先开口了,制造化妖丸需要魔族遗物和他们这群普通妖族的妖丹,他可不想献出来,“笨蛋。造什么化妖丸啊?魔族法力无边,比道士还要厉害,把他救活,他肯定能保住你们的性命。”

    老撞语气粗鲁。灵妖们却都不在意,望着耸立的魔族,觉得眼前的希望越来越清晰。

    “不,不能救活魔族。”杨清音大声提出反对。被去除一段记忆之后,她无法详细回忆往事,道士的自我感觉越来越淡薄。可她毕竟是道士,对魔族的反感与警惕深入骨髓。

    杨清音御器飞到空中,看了一眼马形的锦王,这不是她在梦醒时隐约看到的容貌,甩了甩头,然后对所有妖族说:“魔非善类,曾经奴引族、屠杀人类,他一旦醒来,肯定会将咱们全都杀死。”

    “你怎么知道?”地面上的一头老檀羊晃晃颔下的长胡子,显出几分不信任,“你是道士,当然不喜欢魔族。就算从前魔族很残忍,可他们现在已经失势了,需要帮手,干嘛还要杀死妖族呢?我们愿意当他的帮手。”

    “魔族要的不是帮手,是奴隶。”杨清音希望能想起一些书上的记载,可是回忆令她头痛,从前信手拈来的文字,现在却都像是一片不听话的迷雾,但她仍然坚信不可以救活魔族,“龙魔呢?她应该知道魔族是怎么回事。”

    “她走了,消失了。”锦王冷淡地说,对龙魔的不告而别有些不满,“昨天她就走了,没留下任何信息。她好像知道我们即将找到这只魔族,挖掘地点就是她指定的。”

    “所以龙魔也支持咱们救活魔族。”老檀羊觉得自己这是一个暗示,“否则的话,她肯定会告诉咱们一声。”

    “不能救活魔族!”杨清音感到一阵恐慌,却说不出更多的反对理由,“魔族很危险,不能……绝不能……”

    头痛越来越强烈,杨清音好像又回到了化妖初期,但感觉有点不一样,不再是如刀刮一般,好像有东西在爆炸、有无数枚细细的钢针在刺入脑袋。

    她又看到了池塘,水面上的倒影不是她本人,而是一张英俊而倔强的男子面孔,正警惕地看着她。

    杨清音的内丹突然停止转动,失去法力的她在空中站立不稳,一头栽了下去。

    锦王飞驰而至,驮着她落地。

    众妖惊讶地看着这一幕,骄傲的锦王居然让一名人类骑乘在自己的背上!

    杨清音没注意到周围的异样目光,跳到地面上,涌入脑海中的往事太多了,她一时间无法全部接受,仍然想着一件事,“绝不能救活魔族……”

    地下突然传来一阵轻微的颤动,似乎还有声音传来,不等众妖明白这是怎么回事,耸立在他们中间的魔族盔甲动了一下。

    砰砰砰……甲衣胸口里的东西跳得越来越快。

    (求推荐求订未完待续……)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