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百三十五章 魔音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听到了吗?”辛幼陶错愕地看着身边的小青桃,双臂张开,手里握着至少七张纸符。

    小青桃点点头,她听到了,而且也知道辛幼陶为何有此一问,因为那声音太奇怪了,她找不出合适的字眼形容自己的感受。

    空中六十几名道士全都停止飞行,像是被定住了一样,下方的雪柱和阴影消失了,可他们不敢肯定危险已经过去,同时也对刚才那阵声音感到迷惑。

    “好像……好像有什么东西刺进了我的脑子里,嗡……不对,叮……也不对。”辛幼陶找不出准确的形容词。

    “那声音好像从我身体里带走了什么东西,可我一点也不觉得疼。”孟诩用空闲的左手在脸上、身上摸了几下,想确定自己仍然完整。

    “我的内丹好像停转了一刹那。”

    “我好像有一会失去了意志。”

    ……

    几乎每名道士都有奇特的感受,但他们只能用“好像”加以描述,那声音去得太快,若不是有其他人作证,听者会以为自己经历了一次短暂的幻觉。

    最后是小蒿的描述得到大家的认同,“小时候有一次我刚从熟睡中醒来,眼睛还没完全睁开呢,突然从脚下蹿过去一个东西,吓得我立刻就清醒+长+风+文学了,心脏不跳了,鼻孔不呼吸了,全身血液都往上涌,结果那是我家的傻狗。然后我一下子就变得轻飘飘的,那感觉就和现在有点相似,唯一的区别是我没那么害怕。”

    众人纷纷点头,就是与此类似的感觉,惊心动魄,只是消失得太快,因此不易描述,可有些人的毛孔现在还张开着。

    道士们往下方望去。慕行秋仍然停在那里一动不动,地面上的雪像是刚刚翻过的耕地,除此之外并无异样,那么强大的力量居然没在雪地上留下太多的痕迹。

    “咱们要下去帮忙吗?”辛幼陶是慕行秋的好朋友,可他现在也有点拿不准。

    甘知味挥下手,表示不用着急。

    就在这时,他的哥哥甘知泉醒了,挣脱弟弟的双臂,差点掉下去,马上召出法剑的幻形。托住自己的双脚。

    甘知泉在雪洞里晕倒,对过去一段时间内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可他却没有露出特别惊奇的神情,在空中转了一圈,目光投向了西北方。

    “魔族就在那边。”甘知泉指向西北,声音平淡,似乎对魔族早已见怪不怪。

    “魔族?”甘知味开始担心哥哥了,“不,哥哥。咱们刚刚打败了道统的法术,是慕行秋,他又救了咱们一次。”

    甘知泉低头看向慕行秋,突然急速向下方飞去。其他道士等了一会,在甘知味的带领下也开始下降。

    慕行秋也听到一些奇怪的声音,但他正忙着收回孟元侯的魂魄。十二根雪柱被消灭的一刹那,玉斧化成粉末消失在空中。护持魂魄的三灯三烛也灭了,失去了全部法术,变成了普通物品。掉向地面。

    慕行秋立刻召出一柄新的玉斧和两灯两烛,收回近在咫尺的魂魄,然后他收起几件法器,伸手去摘秃子头上的草帽。

    秃子仍然半昏半醒,眼神呆滞地原处缓缓转圈,慕行秋刚摘下草帽,他就恢复清醒了,呆呆地看着慕行秋,“有声音。”

    “嗯,我也听到了,很奇怪的声音,像是尖锐的口哨。”

    “不不,不是口哨,他在对我说话。”

    “谁?左流英吗?”

    秃子摇摇头,神情很是困惑,“我忘了,好像是个男人的声音,你帮我听听,我有点记不得他对我说什么了。”

    慕行秋收起草帽,对秃子施展务虚幻术。一个人的记忆是不会彻底消失的,它们只是隐藏起来,躲在心底最隐蔽的角落里,或者与其它记忆混在一起,连自己都分不清楚,法术却能从一团混乱中拣出一件件记忆,将它们擦拭得干干净净。

    秃子的记忆刚产生不久,他之所以想不起来具体内容是因为他当时还不是完全清醒。

    用幻术进入秃子的脑海非常容易,他本来就不是一个戒心很重的人,对小秋哥更是从无防范。慕行秋将秃子过去一刻钟之内的模糊记忆都取出来,然后进行辨别。

    高空中的道士们看到慕行秋一动不动时,他正做的就是这件事。

    慕行秋之所以花费时间替秃子找回记忆,是担心错过左流英通过秃子传来的重要消息,可是梳理清楚之后,他吃了一惊。

    秃子脑海里响起的声音绝非左流英,冰雪般寒冷、金属般强硬,他用好几种语言说话,最后一种才是人类语言:

    “你们的主人已经苏醒,奴隶们,过来拜见。”

    其他道士降下来了,围着慕行秋站成几圈,都用古怪的眼神的看着他,敬畏、疑惑、依靠,甚至还有一些嫉妒,在他们眼里,慕行秋变了一个人,不再是“外人”,不再是有权杀死他们的监督者,而是一名首领、引路人和保护者。

    他是魔侵道士们的唯一希望。

    慕行秋将清晰的记忆送回秃子的脑海里,对众人说:“咱们要接着向西北前进,速度要快,道统有可能还会继续发起进攻。”

    “西北有魔族。”甘知泉开口说道,语气比之前更坚定了一些。

    甘知泉的话实在过于突兀,甘知味急忙解释道:“我哥哥昏迷的时候听到一些声音。”

    “就在刚才,那个声音把我叫醒了。”甘知泉四处看了一眼,搞不懂大家怎么会从雪洞里转移到这种地方,但他没有询问,而是继续讲述自己听到的声音,“他自称魔族的将军,称我为奴隶,命令我明天午时之前必须与他汇合,否则的话就要加以惩罚。”

    如此详细的要求居然来自一名“魔族将军”,道士们都吃了一惊,这些话若是出自别人倒也算了,可甘知泉平时从不胡说八道。更不会编造谎言。

    “你能听懂魔文?”慕行秋没有特别意外,甘知泉听到的话显然与秃子差不多,只是内容更多,显然他能听懂那些奇怪的语言。

    甘知泉却摇摇头,“那个声音的确说了几句我听不懂的话,可能是魔文,他还使用了三种妖族语言和人类语言,我从前在群妖之地执行任务时学过一些。”

    甘知泉是五行科弟子,经常深入群妖之地,了解妖语。因此听懂的内容比慕行秋和秃子都要多。

    “秃子也听到了。”慕行秋向西北方遥望,可是天目只能看见五六十里以外的景物,再远就是灰蒙蒙一片。

    道士们齐刷刷地唔了一声,本以为甘知泉发生了幻听,没想到是真的。

    “魔族已经回来了?”孟诩声音发颤,“怎么会这么快?”

    慕行秋更关心另一个问题,“真是奇怪,为什么只有你们两个听到说话声?”

    甘知泉和秃子都回答不了,他们两个唯一的与众不同之处就是当时都不清醒。

    “人人都听到了。”小蒿突然说。目光转向西北方数里之外,左流英正浮在空中,背朝众人向远处遥望,谁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从哪个方向过来的。

    “左流英说人人都听到了声音。大多数人的思绪转得太快,所以听不清内容,甘道士和秃子处在昏迷状态,反而能将声音放慢。听清了他在说什么。”

    众人心中的一个疑惑解开了,尤其是甘知味,他真担心哥哥是因为“特殊原因”才能听到魔族的声音。那可不是好事。

    接下来,更多的疑惑产生了。

    慕行秋带头飞到左流英前方,看着他的眼睛说:“是灵妖那里吗?”

    西北方正是杨清音和灵妖所在的方向。

    左流英不动声色,仍然是一边的小蒿代为回答,慕行秋的目光却一直没有离开左流英。

    “他看不太清楚,只能隐约瞧见西北方聚集着不少妖术。”

    “真是魔族吗?”孟诩又一次问道,觉得这才是最重要的问题。

    “左流英说他要去查个清楚。”

    “等等。”慕行秋不能让左流英就这么走了,“你还没有告诉我们你去哪了,还有道统到底给我们安了什么罪名?”

    左流英收回目光,看着慕行秋,过了一会,施展瞬移之术凭空消失了。

    慕行秋只好转向小蒿,小蒿连嗯了几声,抬头笑着对大家说:“道统说咱们变魔化妖了,变魔的是慕行秋,证据刚才有了,化妖的是其他人,证据早就有了,就在道统手里。”

    “我们根本没有化妖!”几名道士气愤地说,尤其是那些没有被兰冰壶的妖术击中的人更是惊愕不已,“道统手里有什么证据?”

    “我不知道,左流英好像也不知道,他提醒大家不要去找道统,现在全体道士都相信咱们化妖了,一见面就会下狠手。”小蒿做出一个刀斩的动作,她自己对此一点也不在意。

    道士们目瞪口呆,高等道士想暗中除掉入魔隐患也就算了,全体道士竟然都相信他们已经化妖,而且还有证据,这可有点难以置信。

    “我和小青桃……”辛幼陶话刚出口,小蒿就点头回道:“咱们三个也都‘化妖’了,想回道统也回不去啦。”

    辛幼陶轻轻地啊了一声,脸色更白了,小青桃反而吐出一口气,终于放下一桩心事,不用再患得患失了。

    “到底是什么证据?”辛幼陶明知不会得到答案,还是问了一句。

    小蒿继续道:“左流英说道统还会对咱们发起进攻,不过西北方的魔族能吸引他们一段时间,咱们最好立刻去冰城躲起来。就是这些,他没再说别的。”

    左流英对自己刚才的去向还是只字不提。

    慕行秋升起数尺,对众人道:“我要去找灵妖,还要看看那边是不是真有魔族出现。你们可以跟我一块去,很可能还会遇到更多危险,也可以这就去冰城,我给你们信物,冰城会接纳你们的,那里暂时很安全,起码比跟着我安全。”

    “我跟你走。”七八个人几乎是同时说道,就连脸色苍白的辛幼陶和对魔族胆战心惊的孟诩也在其中。

    “跟你走。”更多的道士开口。

    慕行秋目光扫过,看到的尽是坚定不移与同仇敌忾,他认得这种表情,这是战场上士兵对将军的信赖。

    (求推荐求订未完待续……)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