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百三十四章 正法之威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奇迹还是冒险?对慕行秋来说这是一回事。

    如果还有机会逃走,他绝不会孤注一掷,因为他对自己即将采取的应对手段一点把握也没有,他只知道一件事:该想的时候想,该行动的时候行动,即使是错招、昏招,也比惊慌失措、坐以待毙强。

    慕行秋承认这世上有着强弱之分,承认道统中还有许多人和许多法器比自己厉害得多,但他不承认自己该死,更不承认自己无力反抗。

    “好咧!”秃子飞到慕行秋胸前,张开三缕头发,竖立双眉、瞪起眼睛、张嘴露出有豁口的两排牙齿,额上的魔眼向地面直冲上来的雪柱发射红光。

    红光射中一根雪柱,既没有将它击散,也没有阻止它的上升之势。

    “小秋哥……”更高的小青桃惊讶地向下望去。

    “继续上升,不要分散!”喊话的是甘知味,怀里仍然抱着昏迷的甘知泉,语气中颇有几分哥哥的严历。

    “相信他吧。”辛幼陶对小青桃说。

    雪柱是奔着道士来的,道士分散雪柱也分散,更不好对付,于是六十多人在空中排成一线,境界低的在上面,境界高的在下面,众人的法术连在一起,升得更快了,若不是有不洁之气的限制,他们几乎能与雪柱比快。

    三根雪柱紧紧挤在一起,形成一根更粗的雪柱,眨眼间就到了慕行秋脚下数十丈的地方,翻涌的气流吹起秃子脸上的皮肤和肌肉,牙齿露出来的更多了,他只能勉强保持位置,连发射红光的余力都没有了。

    “小秋哥,好大的风啊!”

    慕行秋的身形也有些晃动,左手紧握霜魂剑,右手捏出法诀。指向飘在身前的玉斧。

    玉斧是灯烛科常见法器,有镇魂和寄魂之用,孟元侯的魂魄就在里面,一受到法术指引,立刻生出强大的吸力。

    三股雪柱上升的势头没有减缓,但是冲在最前面的气流之力都被纳入玉斧。

    玉斧不是霜魂剑,承受不住这么多的外来力量,只坚持了一小会,表面就出现了好几条裂纹,眼看就要碎开。

    慕行秋从百宝囊里召出三灯三烛。它们不能令玉斧完整,却能稳定斧内的魂魄。

    接下来,慕行秋要进行最冒险的尝试了,这一招若是生效还好,若是不能,他就只能动用霜魂剑了。

    霜魂剑和剑内的魂魄曾经帮他度过多次险关,可这一次慕行秋面对的力量太过强大,霜魂剑大概也只能延缓雪柱的攻势而已。

    慕行秋让霜魂剑飘在空中,腾出左手。抓起草帽扣在秃子的脑袋上,“什么都别想。”

    不用更多的解释,秃子对小秋哥言听计从,立刻闭上眼睛。让自己进入半昏半醒的状态。

    草帽与秃子共同组成完整的魔尊正法,秃子自己也可以施法,但他不明白慕行秋的计划,更愿意只充当一件法器。

    魔尊正法共有七篇。慕行秋也不知道哪一篇会有效果,所以他由再灭之法开始存思,然后才是分割、破芽、生根、修枝、减花、毁果六法。

    思绪比飞行和法术更快。文字在慕行秋脑海中如同冲锋的千军万马一样践踏而过,发出一道道魔族法术。

    慕行秋的施法目标不是那三股已经近在眼前的雪柱,而是那柄即将破裂的玉斧。

    魔尊正法能让道士死而复醒,魂魄不离原身,或许对法器也有类似效果,这就是慕行秋的最大希望。

    再灭之法进入玉斧,斧头瞬间碎裂,依靠旁边的三灯三烛,里面的魂魄暂时没有离开。

    分割之法进入玉斧,法器没有复原,慕行秋继续存思剩下的几篇文字,生根之法终于生效,玉斧碎块合而为一,但是裂纹仍在。

    三股雪柱到了,离慕行秋还有十余丈的时候,柱头爆炸,产生数十倍于前锋法术的力量。可玉斧内的吸力更加强大,爆炸刚刚发生,冰雪散开还不到一丈,又重新合拢,变成一条拇指粗的冰线,被吸入玉斧之内。

    玉斧再次碎裂,慕行秋已经顾不上分辨到底哪一篇法门效果最好了,七篇文字像顺着陡坡一路滚动的圆石一样,一遍遍地在他脑海中闪过,不分谁是开头谁是结尾。

    秃子呆呆地望着远处,没有任何反应。

    备受折磨的是玉斧,在魂魄吸力、魔尊正法和雪柱冲力的交互作用下,瞬间碎裂,又瞬间复原,再碎裂、再复原……变化得比眨眼更快。

    慕行秋的冒险总算奏效,却也没有完全成功,另外几根负责围堵的雪柱迅速赶来支援,与此同时,玉斧产生的碎块越来越小,等到它彻底变成粉末的时候,大概没有任何法术能让其复原了。

    百宝囊里的玉斧不只这一柄,可慕行秋现在连转个念头的时间都没有,更不用说召出新法器然后再施法将孟元侯的魂魄转移进去了。

    他只能一刻不停地存思魔尊正法,文字在脑海中掠过的速度已经快到连成一线,他仍然努力再快一点,这可一点也不容易,因为他一个字也不能落下,必须通篇存思,要不是他的念心幻术已经达到第七层,能够一心七用,脑子早就因此混乱不堪了。

    上面的道士们已经升得够高了,离慕行秋足有二百余丈,不约而同都停下来,低头向下望去,由于大家站成了一线,只有最下面的几个人能看得清楚些。

    小蒿境界低,位置比较靠上,几乎看不到什么,又不敢乱动,着急地大声说:“怎么样了?谁能跟我说说?”

    最下面的道士是抱着哥哥的甘知味,他现在不觉得雪柱来自左流英了,这明显是以高品级法器发出的强术,庞山是不会允许左流英带走任何一件的。

    “慕行秋挡住……三根雪柱,他挡住了!”甘知味有些激动地大声通报,他也看不太清楚,又不敢放出法器观察,但是慕行秋没动。也没有强劲的气流上升,显然是他成功了。

    道士们齐声欢呼,经过这一连串的猜疑与逃亡,他们的道士之心早已七零八落,对生的渴望、对死的恐惧都变得清晰起来。

    “又有五根雪柱升上来了。”甘知味神色微变,“大家千万不要乱动,还有四道阴影就在附近,别把它们引上来。”

    慕行秋竟然能挡住雪柱,这令所有人信心倍增,再没人想逃跑了。

    “咱们能做点什么吗?”小青桃停在甘知味的上方。看到的场景跟他一样,心里却有点担忧,慕行秋纹丝不动,手上的法诀都不变一下,这是施法已到极致的表现,再加上五根雪柱,不知还能不能坚持住。

    “现在不要动,别影响慕行秋施法。”甘知味是禁秘科道士,隐约看出慕行秋正在施展的不只是道统法术。其他人贸然帮忙,很可能适得其反。

    “大家准备好,等最后四根雪柱也加入进攻的时候,咱们马上分散开。吸引它们的注意力,不要飞远,听我命令,随时回来。”

    甘知味上方的道士们齐声应是。本来就已经召出主法器,这时更是紧紧握住,忐忑不安地等着命令。

    慕行秋正迎战八根雪柱的进攻。玉斧碎裂、复原得太快,肉眼已经看不出区别,只能看到这块玉有些特别,不是一整块,而是像用一堆玉沙粘成的斧形,轻轻一碰就能让它变成一地碎屑。

    玉斧是一件法器,由漱玉科制造并加持法术,频繁的破坏正在迅速消耗它的特质,令它越来越接近于普通的玉斧,全靠着不停注入的魔尊正法,它才没有变成一件废物。

    慕行秋根本没心思想这些,甚至没有注意到五根雪柱加入之后力量增加将近两倍,他的全部念头都在那七篇文字上,坚信自己还能存思得更快一些。

    雪柱遇到了劲敌,八根齐聚仍不能冲破障碍,其它四道阴影靠近过来,化成雪柱冲天而起,它们没有分辨能力,更没有恐惧或是知难而退的情绪,只知道力量不够的时候就加大力量,直到用尽为止。

    全部十二根雪柱聚在一起,组成一根粗达两丈的大雪柱,喷上天空近百丈,炸出五六丈宽的雪球,然后迅速缩小,变成一条冰线进入玉斧之内。

    远远看去,就像是一根细长柄的雪锤立在大地上,古怪却没有多大威胁,它的力量都被吸收了。

    “散开!”甘知味立刻下令,六十几名道士朝四面八方飞去,都不太远,离中心线不超过百步,马上就能回来。

    雪柱追随道士而来,道士一线,它们聚在一起,道士分开,它们也想分开,可玉斧却让它们动弹不得。

    粗大的雪柱中部逐渐膨胀起来。

    甘知味的散开命令下达得实在是太及时了!事后想起,慕行秋觉得怎么感谢他都不为过,因为在十二根雪柱的合力攻击下,玉斧彻底变成了粉末,魔尊正法再强大,也没办法让它复原了。

    就是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上方道士们的散开吸引了数根雪柱的力量,它们放弃进攻,想要分出去进攻其他道士,冲力因此骤减,让慕行秋终于能缓过劲来。

    对魔尊正法七篇文字的存思达到了极致,所有文字突然间同时出现在慕行秋脑子里,按理说这是不可能的,但他确确实实在同一刻默念近万字。

    然后慕行秋绝对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玉斧粉碎,孟元侯的魂魄在三烛三灯的护持下仍停在原处,吸力却变成了喷发之力。

    魂魄吸收的所有力量原路返回,中间还夹杂着一股奇特的力量,十二根雪柱被压下去了,越来越矮,最后在地面消失,再没有阴影产生。

    时隔十三万多年,纯正的魔族力量再一次击中群妖之地,方圆上千里的活物都听到了某种声音,谁也无法形容它。

    东南方数百里,一群道士感受到了这股既熟悉又陌生的力量。

    西北方数百里,一具刚刚挖出来的魔族遗骸也感受到了魔尊正法。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