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百三十二章 人人都有选择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个应该是傀儡的人竟然逃走了!

    “怎么回事,草帽出问题了?”辛幼陶问。

    慕行秋想不出理由,抬头望向雪室上方的一个圆洞,甘知味就是从这里逃走的,应该没跑出多远。

    “现在追还来得及。”辛幼陶手里亮出几张纸符。

    慕行秋伸手拦住他,“让左流英处理。”

    为了防止雪洞被道统发现,左流英施放了大量禁制,甘知味已经破坏了一部分,如果其他人施法追赶,只会将禁制破坏得更严重,左流英既已发现有人出逃,必然有办法将其捉回来。

    小青桃弯腰查看甘知泉,“他还活着……还有呼吸。”

    外面的通道上站着许多道士,只有几个人能挤进来,一人问道:“甘知味为什么要逃走?”

    没人能回答他,慕行秋仍然抬头仰望雪洞,突然听到一阵细碎的声音,展开双臂,示意室内的人让开,两名道士将甘知泉拖到了墙边。

    砰!一个人从洞里掉出来,坐在地上,一脸茫然,正是逃走的甘知味。

    砰砰砰!不等有人发问,洞里又掉出来三个人,互相砸在一起,全都痛的叫出声来,然后翻身而起,并肩站立,怒气冲冲地看着慕行秋,只有甘知味仍然呆呆地坐着,被压到了也不呼痛。

    这三个人都是魔侵道士,不久前观看过慕行秋对甘知味施展再灭之法。

    “鸿山王泰誉、星山蒲升、牙山姚兴业。”慕行秋报出三人的姓名,目光扫视,很快落在姚兴业身上,他是这里的两名吞烟道士之一,虽然不太爱说话,更是从来没有争夺权势,但是身边有不少支持者。

    姚兴业上前一步,大声说:“是我的主意。既然被抓回来我认了,但是——”他看向慕行秋身后的其他道士,用更大的声音说:“咱们是道士,在道妖之战中立过功劳,为什么要害怕道统、像老鼠一样躲在地下?我不相信道统会害咱们。诸位道友,醒醒吧,难道在道统的几十年、上百年修行,比不上两名弃徒的几句挑拨?”

    道士们都不吱声,辛幼陶恼怒地说:“害得大家暴露行踪,你倒有理了。慕行秋和左流英可不是‘弃徒’。他们是自愿退出庞山的。”

    姚兴业毫无畏惧,“当然,他们退出庞山的时候魔族还没有即将重返的迹象,可最近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出乎他们的意料,慕行秋和左流英害怕了,想回道统又怕丢脸,所以才会这么热心地帮助我们这些人。”

    姚兴业显然已经有了一整套想法,又上前一步,双眼直视慕行秋。“你敢说自己帮助魔侵道士毫无私心吗?你敢说自己不是为了立功以便重返道统吗?”

    慕行秋回视对方的目光,没有立刻开口争辩,他想听听这名道士还能说出什么,对他来说。魔侵道士的性格变化颇有些意思:正常的道士为什么要绝情弃欲?因为太多的想法与猜疑会让道统四分五裂,从而影响到平静的修行,可是这也带来一个不可避免的后果,当分裂真的发生的时候。哪怕是最小的分裂,道统也会变得慌张,甚至束手无策。

    姚兴业是吞烟道士。成为高等道士的机会比别人都要高一些,他现在所表现出来的一切情绪,或许就是注神道士们隐藏在心底的暗河。

    姚兴业不知道慕行秋在想什么,只觉得自己在做一件正确的事情,正确到可以付出生命,他又望向其他道士,“道火不熄,道士从不怕死,更不会躲躲藏藏。诸位道友,不要在歧路上越走越远,趁着还有机会,回头吧。我已经向地面发出一道求助法术,道统如果真在追踪周千回道友,一定会发现我的法术。”

    “你疯啦!”辛幼陶吃惊地说,“道统要将咱们全都杀死。”

    “那只是左流英的一面之辞,他想用恐惧吓唬我们、控制我们,让我们给慕行秋当活死人。”

    “你、你……他是不是入魔了?”辛幼陶问慕行秋,姚兴业的表现可有点不太正常。

    慕行秋摇摇头,“他没有入魔。”

    慕行秋还不能像左流英那样直接探测到魔念,但他能感觉出来,姚兴业声音微微发颤,目光过度兴奋,不停地扫来扫去,在魔侵道士们中间寻找支持者,这表明他对自己的那一番话并非坚信不移,真正的入魔道士要比这自信得多。

    辛幼陶暗暗摇头,心想甭管真假,直接给姚兴业安上一个入魔的罪名最省事。

    姚兴业对慕行秋的回答也有点意外,但他急于说服众人,继续大声道:“咱们都是被魔种侵袭过的道士,死亡是必然的,如果道统真想杀死咱们,肯定也有理由,我绝不躲避。谁愿意跟我走……”

    “道士也怕死。”一个声音打断了姚兴业。

    一直坐在地上的甘知味站起来,走到哥哥身边查看一下他的情况,转身看着姚兴业。

    “你说什么?”姚兴业严厉地问。

    “我说道士也怕死。”甘知味平淡地说,“我怕死,你也怕死,大家都怕死,这没什么可羞于承认的。你想将我献给道统,当成慕行秋变魔的证据,无非也是希望道统能对你网开一面。”

    姚兴业脸色通红,他和另外两名道士趁甘知味刚醒来时头脑不清将其带走,内心的确隐藏着为道统立功的希望,只是被甘知味这么一说,倒像是他贪生怕死。

    姚兴业没跟甘知味争论,而是后退两步,抬手指向慕行秋,“是你,你操控甘知味,把他变成你的走狗,说出这些话来,左流英替你隐藏,可其他注神道士一眼就能看出破绽,所以你阻止我们见道统的人!”

    “笨蛋!”辛幼陶更忍不住了,“你连道统到底是要杀你还是要救你都弄不清楚,还在这大言不惭。”

    “要么现在就把我们杀死,要么立刻放我们出去,我宁愿跟周千回道友在一起。”姚兴业冷冷地说。一块试图逃走的鸿山道士王泰誉和星山道士蒲升走过来。与他并肩站立。

    “想死你不早说,非要现在连累大家吗?”辛幼陶气哼哼地说,哪怕只是放走一名道士,也会令左流英布置的藏身之所失效。

    姚兴业三人不理睬辛幼陶,全都盯着慕行秋。

    慕行秋抬起右手,黑色的鞭子从袖口里慢慢伸出来,末端晃动着一尺来长的闪电。

    姚兴业三人脸色微变,他们并不如自己宣称的那么勇敢,虽然他们当中有一名吞烟道士,可慕行秋的实力他们都听说过、见识过。知道他一施法,自己绝对不是对手。

    失去稳固的道士之心,他们没法再像普通道士一样坦然赴死。

    “道火不熄。”姚兴业的声音更加发颤,但是没有悔意。

    王泰誉和蒲升没有开口,而是召出了自己的主法器,准备拼死一搏。

    其他道士全都让开,无论心中支持哪一方,都不想在这个时候说出来。

    “道火不熄。”慕行秋庄重地说,他是真心实意的。这四个字意义众多,曾经一次又一次点燃他心中的火焰,即使道统正在改换面孔,这句话永远不会变。

    闪电冲天而起。目标不是对面的三名道士,而是头顶的那个窟窿,闪电骤然壮大,像是一股在地下压抑已久的岩浆。冲破数十丈厚的冰雪。

    所有人都吃了一惊,尤其是姚兴业等三人,呆呆看着慕行秋。脸色忽红忽白。

    这三人破坏了左流英的禁制,很可能已经引来道统的注意,慕行秋觉得这时杀死他们已经于事无补。

    闪电消失,鞭子回到袖中,一束阳光射进雪洞,外面早就亮天了。

    “人人都有选择。”慕行秋转过身,面朝其他道士,声音顺着雪洞一直传递下去,“或许你们更喜欢道统的平稳与高深,那就选择吧,离开这里去找道统,没人阻止你们。我已经选择自己的路,但我不会强迫任何人跟着我走。”

    姚兴业想要发出一声冷笑,在他看来,甘氏兄弟的存在就是对慕行秋的最大讽刺,可他发出来的却只是含糊不清的咳嗽,像是喉咙里有痰却没有吐出来。

    “你真让我们走?”姚兴业没办法控制住声音中的颤抖。

    慕行秋让开,“任何人,想离开的都可以离开,但是请对自己的选择负责,留下的人我不允许你们再擅做主张。”

    姚兴业挥手示意王泰誉和蒲升先走,两人施法先后从窟窿里飞出去,大概是心中有些慌乱,撞下一大片冰雪碎屑来。

    姚兴业看向其他道士,还想再鼓动几句,可是话到嘴边却说不出来,他想快点离开,这个渴望太强烈了,以至于他觉得每一个字都是在浪费时间。

    吞烟道士飞走了。

    慕行秋对雪室里的辛幼陶、小青桃和小蒿说:“你们三个也走吧,这不再是一次救人的旅程,而是一次逃亡,你们不应该参与进来。”

    小青桃不明所以,面露惊疑之色,辛幼陶则显出几分愧疚,他曾经说过希望让小青桃离开的话,“我们……我们不着急……”

    “逃亡开始之后,我就没办法再随意放人了。”慕行秋笑了一下,“咱们仍然是朋友,你们回道统对我的帮助或许会更大。”

    开始有其他道士选择离开了,有人一言不发就走,也有人向慕行秋正式告辞,每多走一名道士,剩下的人脸色就会变得更犹疑不定。

    辛幼陶看向小青桃,终于做出了决定,“你走,我留下,我跟慕行秋一样,也是退出庞山的人。”

    小青桃却没有理他,脸色微沉,对慕行秋说:“你说人人都有选择,可是明知出去就是死路一条,你还让他们离开,这也是选择吗?”

    “他们选择的不是死亡,是死法。”慕行秋说。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