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百三十章 草帽的印记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甘知味站得笔直,下巴微扬,捆在身上的逍遥索不像是束缚,倒像是一种装饰,他用高傲的目光睥睨面前的一小群人,比任何时候都像是真正的道士,“我没错。”

    他的语气也比任何时候都要自信,“道统会证明这一点。”

    这是一处雪洞,左流英施法制造的,他的建议得到了所有人的赞同:将周千回留在地面上,看看七天之内他是否真能引来道统的攻击,其他人则跟随左流英进入地下。

    雪洞蜿蜒曲折,充满了黄昏似的微光,两边有不少凹进去的房间,甘知味的“牢房”位于最深处,站在他面前的那一小群道士包括他的哥哥甘知泉是来观看慕行秋施展魔尊正法的。

    入魔之后的甘知味更加无所畏惧,他盯着离自己最近的幕行秋,“你已经是妖,当你决定自愿服食化妖丸的时候就注定如此,你在冰城找到一个藏身之所,可这不够,你还要将所有魔侵道士都变成妖。”

    慕行秋见识过入魔道士的固执与妄想,所以他没有开口争论,召出黑纹草帽,走到甘知味身边,将草帽扣在他头上。

    他已经对魔侵道士们尤其是甘知泉说过,草帽上的魔尊正法并不完整,很可能会留下隐患,但知泉仍然坚持尽快对弟弟施法,因为他不希望真有意外发生的时候,弟弟还被魔念控制。

    “甘知泉道士!”甘知味喊出哥哥的名字,“快醒醒,瞧瞧你在做什么!我是鸿山禁秘科弟子,是你弟弟,你却亲手将我送给妖族。道士们,甘知泉已经失去道心,被慕行秋玩弄于股掌之间,你们还是清醒的。记住这一刻,记住我所经受的折磨,不要步我的后尘。警惕妖魔!警惕慕……”

    慕行秋已经有过对甘知泉施法的经验,所以这一次无需拖泥带水,直接注入适量的法力,草帽无风自动,黑色魔文掠过甘知泉全身,瞬间又回到草帽里。

    甘知味慢慢倒下,甘知泉抢上一步,扶住弟弟。让他靠墙坐下。

    “等他醒过来的时候,魔念就会消失。”慕行秋对门口的七八名道士说,他们不只是过来观看,也是在做评估。

    “道心也会消失,内丹则将转化成另一种东西,我不知道该怎么称呼这种东西,但肯定不是妖丹,因为它产生的还是道统法力,也能用来施展道统法术。”

    一名道士走到甘知味面前。伸手探了探他的鼻息,又用大拇指按在他的额头上检查了一会,扭头对同伴们说:“他真的死了。”

    道士们互相看了看,无声地告退。这次观察到底对他们产生了什么影响,谁也不知道。

    “我留在这里陪他。”甘知泉说,看向弟弟的目光中流露出明显的怜爱,这是他作为道士绝不会表现出来甚至要斩断的情感。

    慕行秋点下头。一个人离开,秃子就在不远处等着,默默地跟在他身后。突然小声说:“我不喜欢这群道士。”

    “为什么?”慕行秋没有止步,继续在曲折的雪洞里前进。

    “他们……他们……变了。”秃子支支唔唔地说,冲到慕行秋前方,面对着他倒退飞行,“变得既计较又多疑,对谁都不相信,可是又没有自己的主意,好像谁都亏欠他们似的,要我说,小秋哥就该丢下他们不管,然后……”

    两边凹陷进去的房间里都有道士居住,秃子说到兴头上,也不管别人能否听见,不小心撞到拐角的冰雪,哎哟叫了一声,忘了自己要说什么。

    慕行秋伸手将秃子转过去,让他能看到路,“你还记得野林镇的人吗?”

    “当然,那可是咱们的老家,姓慕姓沈的占了一多半,我总在想野林镇要是还在的话,咱们慕家总算能压过沈家了,为什么呢?因为有小秋哥……”

    秃子心事单纯,一提起野林镇就兴致勃勃地说个没完,回忆起一大堆往事,将自己对魔侵道士的不满都给忘了。

    慕行秋一直听着,也想起许多事情,连自己被父亲狠揍的场景也显得那么温馨。

    秃子说得差不多了,诧异地问:“小秋哥,你提起野林镇做什么?”

    慕行秋笑了笑,“你觉得野林镇一切都好,可你有没有想过,这些道士的计较与多疑跟野林镇的人很像,从前的他们其实才是独特的,只是咱们在庞山待得久了,有点忘了普通的凡人是什么样子。”

    “是这样吗?我怎么不觉得……”秃子想了一会,变得哑口无言了,默默地往前飞,差点又撞上雪壁,慕行秋伸手将他拨开。

    “变的是咱们吗?”秃子半信半疑地说,“我……以后再也不能回庞山,也不能自称庞山弟子了,是吧?”

    “你还是庞山弟子,但没法回庞山了。”

    秃子展露笑容,“有小秋哥、小青桃、左流英和跳蚤的地方才是庞山,唉,要是老娘和沈昊也在就好了,咱们自己成立新庞山!”

    慕行秋推着秃子往前走,暗自思量雪洞里的这些人与道统的关系到底会走到哪一步,他们从来没想过要背叛道统,甚至想为道统献身,就因为可能会被魔种利用,就要被斩尽杀绝吗?

    慕行秋印象中的道统不会做出这种事情,可他在道统里从来都是边缘人物,了解的真相能有多少?难道这就是龙魔所谓的真相?仔细想来,自从与龙魔重逢之后,他离道统就越来越远……

    “慕行秋。”辛幼陶在旁边的雪室里向慕行秋招手。

    “什么事?”慕行秋走进去。

    秃子围着辛幼陶飞了一圈,“嗯,你可以做符箓科首座。”他还在幻想新庞山。

    辛幼陶没明白秃子在说什么,敷衍地笑了一声,正色对慕行秋说:“小青桃怎么办?”

    “嗯?”

    “我的意思是,如果道统真像左流英说的那样,小青桃可就……可就要受连累了。”

    慕行秋明白了,小青桃还是庞山弟子,从未被魔种侵袭,还有重回庞山的可能,“七天之后,我会劝她离开。”

    辛幼陶的脸一下子红了,“你千万不要误会,这不是小青桃的意思,是我自作主张跟你说的,我会留下来。”

    慕行秋在辛幼陶肩上拍了一下,王子从来就不是一个勇敢的人,能跟着小青桃走这么远,已经很难得了,“没有你陪着,小青桃会更孤单、更危险。别管什么道统戒律,更别在乎王室规矩,这些东西都不能让你成为辛幼陶。”

    辛幼陶愣了一会,摇摇头,“我不会走的,起码在你进入冰城一切妥当之前,我是不会离开的,这是我的决定,辛幼陶的决定!”

    慕行秋点点头离开了,走出一段距离之后,秃子疑惑地问:“辛幼陶到底是什么意思?是走还是留啊?他不愿意当符箓科首座吗?”

    “给他一点时间,他会想清楚的。”

    秃子皱起眉头,不明白这有什么可想的,对他来说事情简单明了,他就要跟着小秋哥,谁也没别想将他带走。

    左流英的居室位于雪洞的另一头,为了容纳跳蚤,比其它房间都要高大一些,小蒿正握着幽寥逗跳蚤开心,她已经打定主意,千方百计要让麒麟跟自己更亲近些,看见慕行秋和秃子进来也只是随意点下头,注意力仍在跳蚤身上。

    左流英背靠墙壁,悬坐在半空中,身前摆着镜、铃、灯、烛、印、珠、尺共七件法器,对他来说,制造一座能装下近百人的雪洞很容易,避开道统的追踪才是最困难的,不得不借助法器的帮助。

    左流英在闭目存想,慕行秋就站在他面前等待,过了一会,秃子感到无聊,很想去跟小蒿、跳蚤一块玩,却强行忍住,心想自己绝不能像辛幼陶一样半路离开小秋哥。

    足足半个时辰之后,左流英睁开眼睛,小蒿不太情愿地走过来,替他说话:“左流英让你拿出草帽。”

    慕行秋拿出黑纹草帽,左流英喜欢故弄玄虚,但也有一个好处,跟他说话不用绕来绕去,他要么说要么不说,不会拐弯抹角,而且很擅长猜测对方心里在想什么。

    左流英身前的铜镜飞到草帽上方一尺的地方,慕行秋这才注意到,铜镜两面皆可照人,没有背面,也没有铭文。

    铜镜射出两道光,一道笼罩草帽,另一道却没有指向慕行秋,而是照着秃子。

    “哇,真是一面好镜子。”秃子痴痴地说,三缕头发伸了过去,“我要怎么做才能得到这样一面镜子?”

    左流英明显是要将秃子的印记施加在草帽上,慕行秋正要阻止,小蒿开口了,“左流英说魔尊正法不祥,你不能在上面施加印记,慕松玄可以,因为……因为他无心而有情,不受魔族法术的影响。”

    慕行秋嗯了一声。

    “‘无心而有情’,呵呵,挺有意思,那我呢?”小蒿转身问左流英,等了一会,露出不服气的神色。

    “你说我有心而无情?谁说我无情啊,我的情多着呢……等我长大跟你结缘的时候,你就知道了。”

    对草帽施加印记的法术仍在进行,慕行秋问:“道统为什么要杀我们这些人,只是因为我们可能会被魔种利用吗?”

    小蒿等了一会,“不,左流英说还有更重要的原因,可是这段记忆被去除了,但他会想起来,你就是他找回记忆的关键。”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