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百二十九章 摇摆之心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周千回静静地站在那里,好像没有注意到周围道士们投来的警惕目光,好一会之后,他短促地笑了一声。~

    “没有比之更可笑、可荒谬的指控了,而这一切的根据就是一团来历不明的光球。光球是慕行秋带回来的,猜测是左流英做出来的,诸位,还用我提醒你们吗?这两位都已经主动退出庞山,而你们,其实还是道统弟子。”

    魔侵道士并没有退出道统,他们只是被归为另类,没法再回从前的“家”。还不到两个月,“道统弟子”四个字对他们来说已显得极为陌生,更有一点难以承受的沉重。

    左流英面无表情。

    周千回目光微垂,“左流英啊左流英,道统奇才,四百多年来赫赫有名,算无遗策,从不吃亏,可你忘了,你被去除了一部分记忆,那是只有注神道士才能掌握的道统秘密。现在的你,早已没有当初的高屋建瓴,跟普通道士没有区别,所以你何德何能,以为凭借一团光球就能猜出真相?”

    周千回的话听上去非常有道理,就连辛幼陶和甘知泉也显出几分迷茫,转眼之间,慕行秋成为最相信左流英的人,因为他亲眼见到过飞跋在光球的控制下非要杀死自己,他也确认光球就是道统之物。

    “那光球不是流火金铃吗?”慕行秋转身问道。

    这是一切问题的核心,流火金铃的珍稀与动用方法无需左流英介绍大家也都知道,如果光球真是九品法器,那背后就有太多事情值得怀疑了。

    “我没看清,无法做出判断。”周千回坦然说道,“不过说实话,我不认为值得动用流火金铃去杀你,至于让流火金铃与一只不知名的小妖结合,更是暴殄天物。我不相信宗师们会做出这种事。所以我倾向于认为左流英弄错了,魔殒山倒掉大概是因为他与牙山宗师暗中斗法。”

    “可那只光球的确要控制飞跋杀死小秋哥啊。”小青桃插口道,除了周千回,她是这群人当中唯一正常的道统道士,却没有站在他这一边。

    “我相信慕道士不会编造故事,可是想杀他的妖族比道士多得多,为什么一定要怀疑道统?”周千回原地转了一圈,用迷惑不解的神情影响周围的道士,然后面朝慕行秋,“你说你杀死了飞跋和兰冰壶。可你没说你是怎么处理冰城妖族的。冰城毒雾环绕,注神道士都没办法随意进出,你不仅进去了,还安全回来了。”

    慕行秋识破了周千回的战术:他没有直接提出指控,而是不停地挑起魔侵道士们的疑心。

    “我没有铲除冰城妖族。”慕行秋的道士之心一直就不完整,所以他不耻于在必要的时候撒谎,但这一次他觉得没必要,“我命令他们重建冰城,想在日后将那里当成藏身之地。愿意去的人我都欢迎。”

    “躲在冰城,与妖族为伍,这就是你给大家安排的归宿?”周千回露出一丝微笑,转向魔侵道士们。“那倒也是一件好事,即使你们入魔也逃不出来了。”

    话中的讥讽之意谁都能听得出来,一名牙山的魔侵道士站出来,他在白天的时候就差点因为宗师的到来而失去理智。直到现在眼神也显得有些惴惴不安,还多了几分怀疑,“慕行秋。这就是你的计划吗?将我们所有人都变成不生不死的怪物,然后一块带到冰城,成为你的傀儡,帮你统治妖族?”

    “不,这不是我的计划。”慕行秋也有些恼怒,可他不能向周千回出手,左流英也不能,那会令魔侵道士更添疑心,“我的计划里没有你们,我要去找灵妖,带他们一块去冰城,在那里继续研究逆转化妖之术的方法。至于你们,只是我必须完成的承诺。”

    “是慕行秋救了你们所有人的性命。”辛幼陶大声说,对那名牙山道士怒目而视,“没有他,你们早就在战场上自杀。”

    “我真希望当时自杀了。”发出质问的牙山道士懊丧地说,这些天来,心境逐渐发生变化,他已经没有自杀除魔的意志了。

    辛幼陶冷笑一声,正要开口,周千回举起双手,抢先道:“听我一言,我听说你们已经制定了寻找异史君、前去望山拦截逃逸魔种的计划,为什么不继续执行下去呢?与其在这里猜来猜去,不如做点实事,证明你们仍然是道统弟子。”

    一近一远两个目标,还是左流英和周千回刚走的时候制定的,提出者正是慕行秋和甘知泉,众人的目光于是又望向他们两人。

    甘知泉开口了,“我想做点事情,但我不想再证明什么。”他望向那些一度对自己非常信任的魔侵道士,“我只想将弟弟从魔念里拽出来。”

    甘知味站在人群边缘,身上缠着逍遥索,脸上带着神秘莫测的微笑,一点也不认为自己入魔,目光总是盯着那些脸色苍白的道士。

    为了杀死一只怪物,甘知泉曾经计划牺牲自己的亲弟弟,现在却将兄弟之情看得最重,在其他道士看来,这都是魔族再灭之法带来的结果。

    可甘知泉接下来的话却出乎众人的意料,“但我不想去冰城,更不愿与妖族为伍,既然时间不多,我建议大家直接去望山,与魔种一战。”

    这可不像“傀儡”该说出的话,道士们更加不明所以。

    甘知泉向慕行秋施礼,“你说过,我可以做出选择,这就是我的选择:不用再等十几天了,请待会就对我弟弟施法,然后不管别人怎样,我们兄弟都要去望山。”

    “我也去!”人群中的一名道士高声大喊,“我宁愿死在战场上,也不想死在道统手里,更不想东躲西藏、猜来猜去。”

    越来越多的道士开口支持甘知泉的决定,许多人甚至建议这就出发。

    慕行秋看了一眼左流英,只见到一张毫无变化的脸,站在他身前的小蒿皱着眉头一言不发。

    他走向甘知泉,“你可以去任何地方。”然后他继续往前走,经过周千回,来到魔侵道士们身前,“你们不可以,因为我承诺过要监督你们,有人入魔的时候就将他杀死。”

    “你不是怀疑道统要杀你吗,还提什么承诺?”一名道士说,却没敢露面。

    “道统要杀我和我遵守对道统的承诺是两码事。”

    “你不是遵守承诺,而是要拿我们尝试那顶草帽,你要对我们施展魔法!控制我们!”另一个声音响起来。

    魔侵道士对慕行秋的怀疑越来越明显,周千回站在一边不吱声,他的目的已经达到,将疑心从身自己身上转移,用不着再多嘴了。

    “我觉得慕行秋不是……不是这种人,要不是他,咱们现在还不知道兰冰壶施展的是天魔雷震术。”召山丹药科的孟诩为慕行秋辩解,声音却不太自信。

    “那是因为咱们要是死在别的法术上,他就没办法尝试魔尊正法了。”

    没人再为慕行秋说话了,辛幼陶和小青桃都不是魔侵道士,说话没人听,秃子早就听得晕了,他对吵架不在行,目光扫来扫去,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闭嘴,小蒿则在专心等待左流英的声音。

    慕行秋笑了,看得众人疑惑不解,然后他才说:“我有一个简单的办法,既能解除大家的疑心,又不违背我当初做出的承诺。”

    魔侵道士们都不吱声,脸上的疑惑神情没有因此而减少。

    慕行秋转身向周千回微微躬身,“道统给予我对这些魔侵道士的生杀之权,我将它转让给你,从今以后,你可以斩杀他们当中任何一位入魔道士,还可以陪着他们一块去望山。”

    周千回愣住了,这可不是他想要的结果,“呃……这个……我的任务是跟慕松玄待在一起……”

    “这是你最初的任务,可是白天的时候牙山宗师让你回去,你说你要留下,因为你跟魔侵道士们一块并肩作战,应该有始有终。这意味着从那时起你的任务已经跟秃子无关。”

    秃子终于有机会插上一句,大喊着说:“我才不跟你待在一起!”

    周千回是星落道士,没有接触过魔种,道士之心应该很完整,这时却露出几分尴尬之色,“我想我承担不起这么重要的责任……”

    “在这里,没有人比你更合适,我甚至不算是道统的人,由我监督魔侵道士实在说不过去,所以也怪不得大家对我总有疑心。”

    “我觉得……我觉得还是听一下大家的意见吧。”周千回实在找不到解脱之辞,只好将决定权抛给魔侵道士,他曾经被这些人俘虏过一次,他们未必愿意让他执掌生杀之权。

    慕行秋转身再次面朝众道士,“做出你们的选择吧,跟着我死,还是跟着一名真正的道统道士死。”

    没人开口,就连刚才开口质问慕行秋的道士这时也保持着沉默,他们心中怀有疑虑,可是当慕行秋想要抛弃他们的时候,疑虑又变成了懊悔。

    道士之心一旦破裂,他们也跟普通凡人一样摇摆不定。

    沉默持续了很长一会,小蒿终于得到左流英的声音,“左流英说咱们离题太远了,想知道谁对谁错,还有一个办法:把周千回留在这里,七天之内,他就会引来道统的一次公开进攻。”

    小蒿顿了一下,继续道:“道统还会给所有人都安上一个罪名,你们绝对想不到的罪名。”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