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百二十八章 九品法器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开始是山峰上的冰雪带着隆隆巨响向山下席卷,如同洗剑池发出的怒海潮,魔侵道士们刚刚飞离扎营的山坳,隐藏在冰雪下方的真山竟也轰然坍塌,大大小小的石块像雨点一样四处飞溅。

    众人尽皆色变,终于明白左流英为何命令他们立刻撤离,全体加快速度,直到数十里之外才停下。

    雪下的轰鸣声仍在持续不断地传来,魔殒山却平地消失了,跟它的名字一样,彻底殒灭,在日后的传说中甚至找不到它的位置。

    道士的旧营地被碎石和冰雪完全淹没。

    辛幼陶实在忍不住了,飞到最前方,拦住左流英和慕行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谁将雪山弄倒的?是为了杀死咱们这些人吗?”

    这是所有人的疑惑,就连慕行秋也莫名其妙。

    左流英停在空中,没有回答辛幼陶的问题,转身望向魔殒山,似乎看到了什么不好的东西,降低高度继续向北方飞去,速度更快了。

    辛幼陶愣愣地看着慕行秋。

    “先跟他走。”慕行秋说,左流英毕竟刚刚救了大家一次,没必要在这种情况下怀疑他。

    左流英带领众人一连飞了几个时辰,直到半夜才停下,期间不停地改变方向,像是在躲避凶恶的追捕者,他的速度太快,法力较弱的道士只能勉强跟上。

    队伍中还有一名入魔道士甘知味和数名心绪不宁的牙山道士,成为大家的拖累。

    左流英的停止恰逢其时,因为道士们的疑惑越来越重,对左流英的那点感激正在演变为怨气。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又下雪了,纷纷扬扬,无声无息,道士们身处群山之中,四周漆黑一片。直到冰凉的雪花落在脸上、钻进脖子里,才能感觉到它们的存在。

    只有左流英手里有一小团光亮,就是靠着它,有些道士虽然落在后面,却没有失去方向。

    没人下达命令,但众人还是屏住呼吸,尽量靠得近一点,等待后面的道士赶上来,等待左流英给大家一个解释。

    一个洪亮的声音在黑夜中响起,“逃跑有什么意义?咱们早在老祖峰故地就该死去。苟延残喘就是一个错误,瞧瞧咱们现在的样子,竟然成了道统追杀的目标!”

    没人迎合这些话,但也没人反驳,人人心里都有类似于丧家之犬的感觉,暗中自问:为什么当初没在战场上自杀除魔?起码会死得轰轰烈烈,事迹也会传扬多年,不至于流落在群妖之地,连个具体的目标都没有。

    慕行秋曾经帮助魔侵道士们制定了目标。却在冰冷的心中被遗忘了。

    左流英手中的光越来越亮,最后笼罩了一大片地方,显出了他的身形,也照出了密集的飞雪。

    道士们恍然发现自己的脚离地面只有数尺。于是全都落地,向光亮的中心走去。

    他们站在一处山坡上,左流英站在最高处,跳蚤守在他身边。看到人到齐之后,他向小蒿招下手。

    小蒿高兴地走过去,不忘向身边的秃子眨下眼睛。从前替左流英传话这种事都是秃子负责的,如今轮到她了。

    小蒿站在左流英斜前方几步的地方,传话的速度非常快,连寻思都不寻思,好像左流英在用她的嘴直接说话。

    “慕行秋,你不该将那团光球放出来,这是一个错误。”小蒿的第一句话就指向了自己的“师父”。

    慕行秋站在最前排,随口嗯了一句,在左流英将话说明白之前,他不打算争辩。辛幼陶却不高兴了,光球和周千回都是他放出来的,如果有错,他也得承担责任,“喂喂喂,别急着说对错,先解释一下雪山倒塌是怎么回事,还有那群牙山道士,虚张声势一番又走了,在玩什么把戏?咱们像逃命似地跑这么远又是为了什么?”

    小蒿迷惑地转了转眼珠,“你在问我吗?”

    “当然不是,我在问……你后面的……左首座。”辛幼陶不由自主缓和了语气,说出“首座”两个字时已显得很恭敬了。

    “那你应该看着他,我只是替他说话而已,你这么盯着我,我会紧张的。”小蒿抬起手绕过脖子指向身后的左流英。

    辛幼陶不太情愿地抬起目光,盯着左流英看了一小会就不得不挪开,那张显得过于俊美的十八岁青年的面容,在昏黄柔光和漫天风雪的共同映衬下,显得诡异而神秘,辛幼陶只觉得心跳加速,感受到一股莫名的压力,满腔锐气瞬间化为乌有。

    不只是他,大多数道士都有同样的感觉,在心里默默地埋怨是一回事,一旦看到那张比他们都要年轻的脸孔,没人敢开口质问。

    “辛幼陶说得对。”还是有人对注神道士不那么敬畏,慕行秋是一个,但开口支持辛幼陶的不是他,而是甘知泉。

    人群让开,甘知泉走到前面,直视左流英的眼睛,目光没有一点犹疑,“谢谢你救了我们一命,但我们既然跟着你走,就想知道全部真相。”

    左流英托举夜光宝珠的手移到身前,将大胆向自己问话的道士照得更清楚一些,甘知泉仍然没有躲避,他左右的人却都让开两三步,连辛幼陶也向旁边倾斜身子。

    大家都有一个共同的想法:甘知泉敢向左流英问话,不是因为胆子大,而是因为他根本不能算是“活人”。

    小蒿点点头,开口说道:“左流英说了,真相很简单,道统想要你们死,原来只是暗中进行,因为那团光球,怕是要公开追杀了。”

    道士们鸦雀无声,虽然早就有传言说幽寥就是道统派来消灭他们的,可公开追杀——那意味着他们会成为道统明面上的敌人,跟妖族没有两样。

    “不,不可能。”辛幼陶摇摇头,仍然不肯看向左流英,“道统总得有个理由才能公开除掉这些魔侵道士,他们……我们没做任何危害道统利益的事。恰恰相反,一个多月前,是我们站在斩妖除魔的最前方,跟漆无上几乎贴身肉搏,道统不可能随便给我们安上一个罪名。”

    慕行秋上前一步,他能直视左流英的目光,早在刚加入庞山的时候,他就在老祖峰上与禁秘科首座对视过,“那团光球到底是什么东西?”

    “流火金铃。”小蒿话音一落,脸上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原来那就是流火金铃,有形而无质、惊心而无声、迅捷而无迹,少见的九品法器,哎呀,这么珍贵的东西,我居然没看清。”

    慕行秋倒是看得清清楚楚,却怎么也想不到那东西会是一件法器。

    道统法器众多,由一品一级直至九品九级,九大至宝不必说了。它们是最顶尖的至宝,根本不在这八十一等之内,只要是加入各山的道士,哪怕是没有凝气成丹的弟子。起码也有机会见到自家的至宝,低品级法器到处都有,甚至会流落至凡人手里,反而是那些高品级法器。尤其是九品以上的法器,极为罕见,大多数道士毕生都接触不到。

    流火金铃就是这样一种高品级法器。最差的也是九品一级,由于它无质、无声、无迹,书籍中的图案与记载都不够详细,慕行秋做出了误判,以为它是一种法术,周千回肯定认得,但他什么也没说。

    九品法器很少有人见过,但大多数道士都听说过,更清楚它们的独特之处,道士们又陷入沉默。

    小青桃期期艾艾地说:“九品法器是破魔之物,至少要有三位宗师的允许才能解除封印,已经很多年没有使用过了,怎么会……怎么会……”

    老祖峰被毁,庞山弟子在断流城身陷绝境的时候,即使动用了祖师塔,也没有九品法器可用,就是因为他们面临的大敌是妖而不是魔,而且也找不到三位宗师。

    “飞跋。”慕行秋想起来了,简单地将自己在冰城的经历说了一遍,“飞跋身上有魔尊正法,所以道统可以对他动用流火金铃,可流火金铃没有杀死他,而是与他结合、给予他强大的力量,让他一心一意杀死我。”

    虽然早就有所怀疑,但是一旦被证实,还是令慕行秋感到愤怒与悲伤。

    他原以为光球来自牙山,现在才知道这是至少三位宗师的共同决定,接着他产生一丝疑惑,“流火金铃是九品法器,怎么会被我的闪电困住?”

    “因为流火金铃是破魔之物,念心闪电却是道统法术,它不肯与道法抗衡,这也是为什么它要与妖族结合才能用来杀你。你很幸运,流火金铃的力量有多大,想想倒下的魔殒峰你们就知道了。”

    “啊!”辛幼陶惊讶地叫出声,其他入魔道士互相看了看,也都露出了明显的惊愕表情。

    小蒿继续替左流英说话,“这本来应该是一个秘密,杀死你之后,流火金铃回到原处就一切结束了。可你没死,抓住了它,还非要在牙山宗师面前亮出来,好像你已经弄清了来龙去脉。”

    大家终于明白了,幽寥也好,流火金铃也罢,本来都是暗中的手段,就算魔侵道士们有怀疑,也拿不出明确的证据,可慕行秋逮住一个现形,逼得道统只能采取公开手段了。

    “牙山宗师为什么要销毁流火金铃?为什么当时不动手?”慕行秋问。

    “即使是注神道士和宗师,被当场揭穿秘密也有不好意思的时候,所以他毁掉了法器。他暂不动手,因为这不只是牙山的事情,而是整个道统的危机,他要取得其他宗师的同意。但他在你们中间留下了一条线索,以后随时能够找到你们。”

    魔侵道士们迅速散开,让出站在人群中间的周千回。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