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百二十七章 注神道士的暗斗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慕行秋带着小蒿退出一段距离。

    申忌夷走到慕行秋身边,抬头望了一眼近处高耸的雪山,“妖族称它为‘魔殒峰’,据说道魔最后一战就在附近展开,现在什么也看不到了,一切都被积雪覆盖。”

    慕行秋敷衍地嗯了一声,小蒿却好奇地东张西望,“都埋在雪下了吧?有人挖过吗?”

    “早就挖光了,掘地三尺都不止。”申忌夷笑着说,目光转向慕行秋,“我以为你早就找到杨清音了,据说她跟灵妖离此地只有数百里。”

    “我得先弄清楚如何逆转化妖。”慕行秋向数十步之外的两名注神道士望去,左流英和申藏器面对面站立,嘴唇不动,大概正以神游的方式交谈,霜魂剑浮在两人中间,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烁着微光。

    “有眉目了吗?”

    慕行秋摇摇头,他一度以为能从飞跋那里找到线索,结果那却指向了另一条路,与化妖之术没有太大关系。他看着申忌夷,想弄清这次闲聊的用意。

    “申杨两家同气连枝,我只是想提供一点帮助。”申忌夷顿了顿,好像在征询附近牙山道士的意见,没人开口,他就继续说下去,“牙山的高等道士们仔细讨论过化妖之术,都觉得只凭漆无上和他手下的那群妖术师,不可能创造出全新的妖术,必定是改造了某些早已存在的法门,没准是魔族法术。”

    “很有可能。”事实上慕行秋已经想到所谓化妖之术也是魔尊正法的一部分。只是妖术师们不知其详,又做出了大量改造,以至于面目全非。谁都认不出来。

    “牙山收集了一些医治魔族法术的丹药方子,你或许用得上。”申忌夷从腰间的乾坤袋里召出一本很新的册子,递了过去。

    慕行秋很是惊讶,打量了申忌夷两眼,接过册子,“谢谢。”

    慕行秋正想打开册子翻阅,申忌夷很自然地封面上拍了两下。“以后咱们碰到的魔族法术会越来越多,它多少会有些用处。”

    慕行秋收起册子。正想询问一下斩妖会的情况,远处传来砰的一声巨响,魔侵道士营地的禁制被强大的法术由内部打破了,一只光球以极快的速度奔向牙山道士。

    辛幼陶严格遵守了慕行秋的计划。正好一刻钟的时候释放了光球。

    十几名牙山道士全都吃了一惊,纷纷施法拦截,可光球的速度实在太快,眨眼工夫就从众人头顶掠过,避开了先后发出的数十道法术,向东南方飞去。

    它的目标既不是左流英也不是申藏器,这两名注神道士似乎跟其他道士一样吃惊,同时伸手去抓光球,两人都没有显露出法术痕迹。只是伸出手臂向空中招了一下,离他们颇远的光球就像是一只听话的小狗,立刻转身飞了回来。

    光球停在了两人中间。

    左流英的境界本来更高一些。可他有伤在身,一直没有恢复全部实力,没能完全将光球争到自己手里。

    数名牙山道士,包括申忌夷在内,立刻将慕行秋和小蒿包围在中间,其他人则面朝另一个营地。以为光球是魔侵道士们发出法术。

    申藏器挥下手,道士们退下。神情却都变得警惕起来。

    “这东西是哪来的?”申藏器的声音在慕行秋耳边响起。

    “冰城妖族的妖物,原本藏在飞跋体内。”慕行秋转身回道,“我放在营地里,没想到它居然会自己飞出来。”

    申藏器与左流英互相看着,也不见谁用力,中间的光球啪的一声消失了。

    光球是明显的道统法术,这两人却都没有提起。

    申藏器握住霜魂剑,向慕行秋走来,在他面前停下,松开手,剑自己飘过去,“看来是有一点小误会,现在已经没事了。”

    “可我还什么都不知道呢。”慕行秋立刻将霜魂剑送回鞘内。

    “你没有必要知道。”申藏器笑了一下,比他面无表情时更显严厉,“我要见一下周千回周首座……”

    牙山宗师话音未落,他想见的人从远处的营地里走了出来,不只是他,还有一大群道士,排着整齐的队列,恭送牙山神工科首座出营。

    周千回飞到申藏器面前,深施一礼,“参见宗师。”

    申藏器又笑了一下,“你结束闭关了?”

    “是。”周千回的这一声有些勉强,因为这相当于在宗师面前撒谎,他明明是被一群魔侵道士俘虏,却要说成是闭关修行。事实上,他没法当众说出真相,自己的颜面并不重要,关键是他试图暗中带走秃子的行为破坏了牙山的承诺,当初提出要求的左流英就站在附近。

    辛幼陶准确理解了慕行秋的用意,释放周千回的时候跟说得很清楚:他不乱说,魔侵道士也不会乱说,假装一切正常,对双方都有好处。

    “很好,漂泊在外也不忘修行,这才是道士的本分。你在外面的时间够长了,神工科也需要你主持,跟我回牙山吧。”

    “可是慕松玄的头颅……”

    “有左道士和慕道士在,没什么可担心的。”

    周千回略显惊讶地看着申藏器,突然又深施一礼,“请宗师允许我辞去神工科首座之职,我希望继续留在魔侵道士中间,不为别的,我曾经跟他们一块并肩作战,应该有始有终。”

    申藏器寻思了一会,转向身后的左流英,“牙山也有不听宗师安排的道士。”

    慕行秋可一点也不这么觉得,周千回分明就是在执行宗师的命令,两人肯定自有约定好的沟通手段,连左流英也不可能看破。

    “我能留下,周道士也能。”小蒿再次替左流英开口。

    事情就这么结束了,从营地里走出来的魔侵道士们个个莫名其妙,早知道牙山的人这么好说话,就用不着紧张,也用不着等慕行秋清醒了。

    只有慕行秋隐约能猜到左流英与申藏器刚刚进行过激烈的交锋,核心争议就在于霜魂剑,而让他们迅速结束交谈的是那枚光球。

    左流英又赢了,他从来没有问过,却好像早就猜到慕行秋会做好准备,因此有恃无恐。

    牙山道士们聚集在宗师周围,慕行秋、小蒿和周千回同时后退,让出地方来,申藏器举起右手,捏出道火诀,说出一句“道火不熄”,声音不大,却传到了每个人的耳朵里,然后十几名牙山道士一块消失了。

    非有大能力者无法在群妖之地施展瞬移法术,虽然申藏器顶多带着众人移到百里之外,但这一招还是给所有魔侵道士留下了深刻印象。

    周千回轻轻吐出一口气,“我是一名听话的俘虏,捆上我吧。”

    “用不着。”慕行秋知道他是甩不掉这名牙山道士的,“我只希望今后不用提防你。”

    “你和左流英都在,我的本事可不够用。”

    周千回是星落境界,真论实力,甚至斗不过慕行秋,更不用说左流英。

    慕行秋看向左流英,觉得应该将事情问清楚,正想请他入营,小蒿又开口了,“左流英说咱们得立刻离开这里。”

    “为什么?”慕行秋没发现任何异常。

    “他就是这么说的。”小蒿侧耳倾听了一会,“没了,他不肯对我说话了。”

    跟一位不愿自己开口的道士交谈真是麻烦,慕行秋已经信任过一次左流英,只好再信任他一次,冲远处的魔侵道士们大声说:“迁营!立刻出发!”

    魔侵道士们都不太情愿,他们刚将营地美化过一遍,住得比较舒服,不愿意就这么离开,辛幼陶也不明白:“丹房刚建成,里面的东西也不好带走……”

    “不好带的东西都不要了。”慕行秋一旦执行命令,就不想拖拖拉拉。

    营地里的东西大部分是法术制造的,收拾起来倒也方便快捷,慕行秋回到自己的帐篷里,解除秃子看守玉斧的任务。

    慕行秋早料到牙山会来追讨孟元侯的魂魄,因此离开妖山口时他从孙玉露那里要来几项灯烛科法术。

    这违背了灯烛科乃至乱荆山的最重要戒律,若是被外人所知,孙玉露至少要受罚思过百年,慕行秋也将失去乱荆山本来就不太牢靠的友谊。

    孙玉露愿意冒险,当她站在山峰上遥望孟元侯遗留的琥珀时,慕行秋就知道自己能从她那里得到帮助。

    孙玉露已经度过凡缘情劫获得了道士之心,可这并不意味着她能做到绝情弃欲,就算是星落道士的心里也免不了会有一点抛不掉的东西,何况她才只是吞烟境界。所以她甘冒巨大风险传授外人灯烛科的法术,因为她还有道缘情劫没有斩除。

    凡缘对象是孟元侯,道缘对象也是孟元侯,孙玉露的修行路上最大的两个障碍是同一个人。

    申藏器从霜魂剑里没有找到孟元侯的魂魄,一定非常失望。

    东西不多,慕行秋很快就收拾好了,他从怀里取出申忌夷给他的册子,匆匆地浏览了一遍。

    里面的确记载着许多应对魔族法术的丹药方子,其中就包括还灵丹,与孟诩所说的一样不差。最后一页写着几行醒目的字,慕行秋不能不注意到:

    非魔族、非魔种所亲自施放之法术,注神道士可解。

    慕行秋明白了,申忌夷在提醒他,左流英才是逆转化妖之术的关键。

    外面传来轰的一声巨响,慕行秋冲出帐篷,只见不远处的雪山正在坍塌。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r655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