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百二十五章 不完整的魔法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周千回摇摇头,神情由凝重变得有一点点沮丧,对他这种身为首座的星落道士来说,这可是十分罕见的表情。

    “魔族真的要回来了,十多万年来,魔族法术难得一见,现在却随随便便附着在一顶普通的草帽上。唉,道统在做什么?祖师为什么要将望山封闭?牙山将全部希望都寄托在洗剑池上,可我在做什么?连一颗头颅都带不回去。”

    “祖师塔当年没能替庞山挡住妖火之山和漆无上,洗剑池前一阵子也没能斗过琥珀道士和妖血阵,我不太明白,各家道统为何将至宝看得那么重要?”

    “因为你不了解道统至宝的真正威力。”周千回的眼里闪过一丝光彩,“九大道统的镇山之宝都是初代三祖走遍天下收集到的神器,唯有它们能够持续不断地承受高等道士的法力加持,像你这顶草帽,几天、几个月就毁掉了,洗剑池和祖师塔却是永存的,它们可能受损,可无论多严重都能修复。你明白它的强大之处了吧?”

    “嗯。普通法器会随时间流逝而力量减弱,道统至宝却越来越强。”

    “所以,别看活着的道士日渐衰落,多年无人达到服日芒境界,但道统其实并不比十几万年前更弱,因为我们有九件至宝,它们蕴藏的力量每天都在增强,远远超过了最初的水平,相当于几十名甚至上百名服日芒道士。这是道统击败魔族的最大希望。”

    “你的意思是祖师塔和洗剑池一直就没有发挥出全部实力?”

    “连百分之一都没有,否则的话,哪轮得到几只妖族和几只魔种逞强?”

    “我听说只有服日芒道士才能发挥出道统至宝的全部威力——可这没用。道统现在根本没有这样的道士。”

    “那只是激发至宝威力的一种办法,却不是唯一的办法,面对妖族不值得一用,只有魔族重返时才会用上。”具体方法周千回没再说下去,转而盯着面前的草帽,“你害怕魔族法术会反过来控制你,所以将它附着在一顶普通草帽上吧。”

    从道统镇山之宝到草帽。其间的跨度有如从至高之巅掉入至深之渊,周千回的神情也是一样。眼中的光彩瞬间消失,改为冷漠与警惕。

    “是。”慕行秋到现在也不后悔当时的决定。

    “这是个聪明的做法,魔族擅长攻心,假装给予力量。其实是在诱惑人心,慢慢地再将你收入囊中,草帽上的魔族法术大概也不会例外,但你忽略了一件事情,这道魔族法术并不完整。”

    周千回稍稍弯下腰,离草帽更近一些,“瞧这些纹路,全都有一点中断,如果只是几处这样还算正常。可是像现在这样,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你没有将全部法术都收集到草帽上。你的胆子太大了,居然对他人施展不完整的魔族法术。这会留下极大的隐患。”

    慕行秋没法再隐瞒了,将魔尊正法和飞跋的事情从头讲了一遍,尽量简洁而不失要点,最后他说:“缺失的那部分法术可能在秃子脑袋里,他当时也吞掉一部分卷轴,可是至今也没有显示出特别的力量。”

    “祖师在上。慕松玄的脑袋到底是怎么回事,竟然能装这么多东西?!”

    见多识广的周千回也露出了惊讶之色。“先别说魔尊正法和草帽了,把慕松玄的整个经历再跟我说一遍,我知道大概情况,现在我要听详细内容。”

    周千回对秃子比对草帽更感兴趣,慕行秋不由得心生警惕,牙山道士对秃子头内的洗剑池水念念不忘,没准又想使出什么诡计,“我只是想在草帽上加持一道印记。”

    “嘿,道士,我的确偷袭过营地,可是别因此就将我当成卑鄙小人,我是牙山神工科首座,没有几个人比我更懂得法器,相信我,你现在面临的最大问题不在草帽上。”

    慕行秋还是开口了,他没什么可隐讳的,秃子的经历并无秘密,他只需要补充一些细节:秃子在野林镇出生,没有任何异样,十一岁的时候被蛇妖所杀,意外地与魔种结合,在庞山被大执法师申准变成能传音的法器,两次在牙山洗剑池清洗印记,在断流城之战中得到一颗魔族心脏,成为额头上的魔眼,在乱荆山吞过一枚内丹,与飞跋分食魔文卷轴……

    秃子的这些经历,只有慕行秋差不多全都亲眼所见,可是直到周千回提醒,才开始觉得秃子脑袋里容纳的东西的确太多了,秃子迄今未死,还越来越生机勃勃,连从前时不时昏睡的毛病也消除了,真是一个奇迹。

    “慕松玄没死就很奇怪,可他现在只是会飞、会射红光,本事这么低微,就更奇怪了。”周千回笑着摇摇头,“我就算把他带回牙山,也不敢随便吸出里面的洗剑池水了。可不可以把慕松玄带来,让我好好研究……”

    看到慕行秋变得严肃的神情,周千回知道这个请求无望获准,转而又看着草帽,寻思片刻,“何必给草帽施加印记呢?既然另一部分法术在慕松玄脑子里,干脆就都送给他得了,我想不出比这更完美的做法。”

    慕行秋微微一愣,他从来没想过要往秃子的脑袋里加入不明不白的魔族法术,“我不拿他冒险。”

    “那就将草帽和魔尊正法毁掉吧,反正这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至于那两个被你施法的人——希望他们对你不是特别重要。”

    周千回直起身子闭上眼睛,表露出明确的态度:他不认为草帽值得施加印记,甚至不打算利用这难得的机会让慕行秋去掉自己身上的逍遥索。

    慕行秋回到自己的帐篷里。秃子不在,他刚刚学回如何操控骷髅灯笼,正在兴头上。非要在小蒿面前显摆一下:一会让它消失,一会让它出现,或者让它在空中跳舞。

    慕行秋在帐篷里施放了禁制,然后召出草帽,注入少量法力,默默存想整篇魔尊正法,因为对魔法心存忌惮。除了必须施展的再灭之法,他还没有用过其它法门。

    一共七篇文字。分割、破芽、生根、修枝、减花、毁果、再灭,六篇都能正常驱动草帽内的力量,只有第一篇分割之法无效。

    慕行秋收回禁制,突然怀念起左流英来。不管这名注神道士有多么古怪,他懂的东西比谁都多,能够明白无误地说出魔尊正法对秃子是否有害,当然,在他的说法当中有可能暗藏陷阱。

    或者芳芳还在的话……

    慕行秋召出霜魂剑,施法让自己的魂魄进入剑身之内,他极少这么做,因为他得到过提醒,魂魄频繁离身会造成严重后果。还会让他沉迷其中不可自拔,可这一回他急需一些值得相信的意见。

    裴子函是死过两次的人,对一切可能都有准备。甘知泉却不一样,他是为弟弟也是为全体魔侵道士自愿做尝试,如果在他身上发生意外,慕行秋会感到愧疚。

    不知是错觉还是确有其事,慕行秋觉得剑内珠串般连成一线的众多魂魄比从前亮了一些,他很快就找到了芳芳的魂魄。

    魂魄是不可见之物。慕行秋在珠子里面能看到的只是一些映像:不同年纪的芳芳排成一列,都在端坐存想。连几岁的还很稚嫩的她也不例外。

    芳芳喜欢修行,她是天生的道士,在霜魂剑内终于能够不受干扰地一直存想了,可她没有身体、没有三田、更没有内丹,慕行秋不知道她的修行最终会走向何方。

    道法无边,不只指其高深,也是说其辽阔,秃子和芳芳的魂魄都处于普通道士极度陌生的领域内,慕行秋更是一无所知。

    他没有打扰芳芳的魂魄,唯一做出的决定就是今后尽量不再使用剑内的魂魄之力,让芳芳就这么保持安静。

    他准备退出霜魂剑,突然又改变了主意,顺着一连串的珠光极速前行,找到了一只认识的魂魄——孟元侯。

    正常的魂魄在七日之后都处于无知状态,只剩下记忆中的片段,像水草一样飘浮在珠子里,芳芳是唯一仍有意识的魂魄,但她大部分时间都处于存想状态,几乎不动。

    孟元侯的魂魄与众不同,居住的珠子看上去更有质感,隐约还像是琥珀,里面也分散着若干段飘浮的记忆,但是在正中间,一个小小的孟元侯正在不停地吸收这些片段,随时都有新的记忆片段产生,所以他永远也吸不完。

    就是临死前的这么一个简单念头,经过层层转换之后,居然能产生极为强大的吸力,慕行秋再次感到不可思议。

    他试图与孟元侯的魂魄沟通,却不得其门而入,这不是芳芳的魂魄,不可能对外界的事物做出任何反应。

    慕行秋的魂魄退出霜魂剑,一无所得,只是感到身上有些冷意,好像血液很久没有流动过似的。

    秃子正停在对面的半空中盯着他,“小秋哥,你这一觉睡得可真长。”

    “是吗?”慕行秋觉得自己在剑内只待了一小会。

    “整整一天,我们都有点担心你了。”

    慕行秋大吃一惊,起身走出帐篷,发现太阳果然比自己进帐时偏东了一些,上一次他的魂魄进入霜魂剑时可没有这种现象,而且他在剑内什么也没做,甚至没跟芳芳的魂魄说过一句话。

    辛幼陶急匆匆地跑过来,“你总算醒了,左流英回来了。”

    “太好了。”慕行秋正想从左流英那里得到指点。

    辛幼陶脸上却没有喜色,“他不是一个人回来的,还带着一群牙山道士。”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