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百二十四章 炼丹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感谢“海蓝珠”的飘红打赏,感谢贴吧的读者。)

    营地边缘建起一座高大宽敞的帐篷,三名丹药科道士、两名洪炉科道士和两名神工科道士正在里面忙碌地准备炼制丹药,在鸟兽绝迹的荒僻雪山里做这种事可不容易。

    首先,神工科道士不止要建造丹房,还要制造臼、杵、瓶、碗、锅等一系列物品,为防止药性互相渗透,这些东西大都只能用一次,各家道统皆有大量存货,可是在这里只能现制现用。

    洪炉科道士架起一座很小的熔炉,没有万第山的太阴之火,他们两个要轮流以自己的法力维持火焰,不停地熔炼金魄、银魄、各种钢铁和妖丹等物,一部分供给神工科道士,一部分留作正式炼丹时再用。

    与此同时,丹药科道士则忙着查点数十种药材,分门别类,计算用量,星华飞英和死去的魔种是主料,其它辅料也都很重要,它们能让解药更缓和一些,并适应境界不同、体质各异的道士。

    虽然营地里有近百名道士,但这次进入群妖之地完全是一次意外,谁也没有想到要携带太多的补给,因此材料还是非常缺乏,很多时候只能将就一下。

    召山丹药科道士孟诩有点紧张,她是队伍中仅有的两名吞烟道士之一,可她更习惯听从别人的安排,而不是自作主张,每次发现材料缺乏。她的心都会提起来,无助地看着同伴们,纠结地说:“这可怎么办啊?”

    其他人也没办法。吞烟道士尚且没有信心,他们更是心慌意乱,两名神工科道士不小心弄碎了五只泥碗,互相看了一眼,目光隐含怒意,都觉得这是孟诩的错。

    甘知泉就是这时候走进来,站在门口扫视一遍。

    七名道士都停下手中的活儿。呆呆地看着甘知泉,不知道该如何跟这名道士打交道。他是生是死?是入魔还是正常?是自由还是傀儡?谁也说不清,连他自己也不能。

    “进展怎么样?”甘知泉问,他一直是魔侵道士们公认的首领,跟慕行秋不一样。他是“自己人”,可现在他也变成了“外人”。

    “呃……还好吧。”孟诩将手中的十几粒星华飞英放在桌子上,不小心掉了一粒,急忙施法吸上来,显出几分慌张。

    她是吞烟道士,站在一名餐霞道士面前却像是吸气弟子一样拘谨。

    一名年纪大些的洪炉科道士实在忍不住了,开口道:“缺了几样材料,还有几样分量不够,但这都不是大问题。关键是——”他瞥了一眼孟诩,“大家经验不足,这里的条件又太简陋。也不知道最后炼出的丹药会是什么样子。”

    孟诩脸色微红,她是主持者,如果炼丹失败,得承担最大的责任,小声说:“在召山,炼丹不是这样的……”

    召山什么都有。这里却近乎一无所有。

    甘知泉想了一会,走到一块没摆东西的空地上。变出一张长方形木桌,召出笔纸等物铺在上面,然后冲七名道士说:“大家都过来,咱们先制定一个详细的计划,然后再开始炼丹。”

    道士们犹豫不决地走过来,相隔数步又都不约而同地停下,孟诩壮起胆子问:“是你自己想帮忙,还是……慕行秋让你来的?”

    甘知泉笑了一声,笑容显得有些僵硬,他的魂魄还没有完全适应原来的身体,抬手揉了揉脸上的肌肉,“我的回答有意义吗?”

    的确,甘知泉的任何一种回答都会被认为是慕行秋塞进他脑子里的意图,七名道士互相看了一眼,还是没有靠近一步。

    “如果你们觉得事先制定详细计划没有用,那就别理我,如果觉得还有点必要,就别管这是谁的意思,我和慕行秋谁也不会害你们,更不会破坏炼丹,你们别忘了,慕行秋最好的两个朋友也中了邪术。”

    甘知泉在为慕行秋说话,听上去更有被操控的意味了,但他的话很有道理,孟诩等人实在找不出反对的理由,于是都走到桌边,围成一圈。

    “计划的第一步,你们得先将心事安定下来,瞧你们现在的样子,哪还像是道士?”甘知泉的声音稍显严厉,七名炼丹者却觉得这更像他们从前认识的那位鸿山道士。

    “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孟诩轻叹一声,“我的道士之心好像越来越……我真担心这是……这是……”

    “这是入魔的迹象。”甘知泉替她说完,双手按在桌面上,目光在七名道士脸上一一扫过,“我入过魔,可以负责地告诉你们,入魔者绝不会心慌意乱,他们有怀疑,但是对自己的怀疑无比坚信,没有半分犹豫。”

    七名道士终于松了口气,一名道士小心地问:“你不会再入魔了吗?”

    “谁知道,等十五天结束之后再看吧。”

    “听说再灭之法会让身体发生变化,你的变化……在哪?”

    甘知泉张开嘴伸出舌头,看上去很正常,其他道士正疑惑,舌头突然翻转一圈,暴长至六七尺,上面布满了逆生的鳞片,像是一根带刺的鞭子。

    舌头一晃而过,迅速恢复正常,回到甘知泉的嘴里,围观的道士们却都吓了一跳,半晌无语,脸色都有点变化。

    甘知泉不动声色,“魔种破坏了大家的道士之心,所以你们的心境不如从前平静,但这不是必然的,我的道士之心一点不剩,可我没有变成疯子。从前咱们依靠修行和法术稳定心神,现在要靠自己的意志。记住,几十名道士在等你们造出还灵丹,既然最主要的材料都有了。就没什么可担心的。”

    七名道士同时点头,重新燃起了信心,虽然甘知泉从身体到性格都发生了一些变化。却仍然是他们信服的首领。

    制定计划花费了多半个时辰,缺乏的材料不可能因此无中生有,但是七个人总算都知道了自己该做什么,不会事到临头时手忙脚乱,计划变得清晰之后,他们甚至觉得还灵丹也没有那么难造,之前的种种担心都是自己想得太多了。

    “重新开工吧。”孟诩高兴地说。虽然吞烟道士不该表现得喜怒无常,她还是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甘知泉是五行科道士。除了稳定士气帮助制定详细的计划,他对炼丹无法提供具体的帮助,因此没有久留,迈步向帐外走去。

    在门口。他遇到了进来的慕行秋。

    七名炼丹道士又一次停下手中的活儿,盯着这两名道士,隐隐有一种期盼:慕行秋一抬手,甘知泉就会乖乖地做出指定的动作来。

    可这两人的表现实在让他们有些失望,慕行秋与甘知泉互相施以标准的道统之礼,甚至没有多说一个字,就各走各路分开了。

    “我需要神工科道友帮我一个忙。”慕行秋说,召出附有魔尊正法的黑纹草帽。

    大家都知晓这顶草帽的威力,七名炼丹道士神色又是一变。尤其是两名神工科道士,捧着刚刚造好还没有烧制的泥锅、泥碗愣在当场,其中一人颤声道:“我、我们还没入魔呢。”自己也觉得不太有说服力。转向孟诩等人,“你们可以证明,对吧?”

    另外五名道士犹犹豫豫地点头。

    甘知泉变出来的木桌还在,慕行秋走过去将草帽放在桌面上,“别误会,我只是想在它上面加一道印记。”

    两名神工科道士松了口气。放下手里的器物走过来,其他道士也好奇地靠近。看着那顶能令人从生到死再由死复生的草帽。

    神工科道士各自召出铜印与铜镜,用两件法器观察草帽。

    草帽先是轻轻颤抖,然后慢慢地升起两只魔文,浮在三尺高的空中徐徐旋转。

    一刻钟之后,两名道士收起法器,抬手擦去额上的汗珠,互相看了一眼,同时摇摇头,一人道:“魔尊正法的力量太强,草帽却太脆弱,我们……没本事施加印记。”

    另一人道:“真不知道当初加持魔尊正法的人是怎么想的,竟然在一件凡物上面附着如此强大的力量,顶多六个月,草帽就会自行分解。”

    “是我加持的,我就是因为担心魔尊正法的力量太强大,才让它留在草帽上。”慕行秋说。

    神工科道士尴尬地笑了两声,“这倒也是一个办法,魔尊正法的一部分力量用来维持草帽的完整,的确没办法反噬主人了。抱歉,我们没法给它施加印记,整个营地里大概只有一个人能做到。”

    慕行秋早就想到了这个人,可是只要还有选择,他都不愿意向这个人求助。

    牙山道士周千回,不仅是神工科道士,还是首座,斩妖除魔不是他的专长,给一件法器加持专有印记,放眼整个道统也没有几个人能比得上他。

    慕行秋向七名炼丹道士告辞,不得不去见周千回。

    草帽越来越不稳定,神工科道士判断它最多能坚持六个月,慕行秋却觉得可能几天之内它就会分解。

    周千回身上捆着逍遥索,帐篷被施加了多重法术,所以他对营地内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可是看到黑纹草帽,脸上还是露出凝重的神色,不等慕行秋开口,他就说道:“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这上面有魔族法术。”

    “没错。”上一次见面时慕行秋没有亮出草帽,这时将它放在周千回面前,自己坐在对面。

    周千回不能施法,只能以肉眼观察草帽,良久之后他问:“你施展过这里的法术?”

    “嗯,两次。”

    “为的是杀人还是救人?”

    “我觉得是在救人。”

    “很好。”周千回抬头看着慕行秋,脸上露出一丝讥讽的笑容,“你可以给这两个人准备后事了。”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