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百二十二章 为弟受法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回来了。”周千回微笑道,这对他来说是极大的耻辱,堂堂牙山神工科首座,居然被一群低等道士所击败,还成为身捆逍遥索的俘虏,可是看他的表情,似乎正在跟世外高人品茶,没有半点沮丧与恼怒之意。

    两人互视了一会,慕行秋说:“你来偷取秃子?”

    周千回垂下目光,“准确地说我是来保护他的安全,因为我听说你离开了魔侵道士,这可不是稳妥的做法。”

    慕行秋轻哼一声,他不怀疑周千回的目的,却能想象得到他的手段,为了保护秃子的“安全”,最好的办法就是将秃子带走,周千回必定是偷偷摸摸进营,没想到魔侵道士们早已布下陷阱。

    “左流英呢?”

    左流英声称要去牙山带回飞跋,可飞跋早已逃离,他法力高强,一个月时间足够往返牙山了,迟迟未归,好像是在躲避风头。慕行秋从来就没弄清过左流英的想法,现在更是一头雾水,难以确认他是敌是友。

    “我在途中找借口离开,左流英应该独自去牙山了吧,他现在还没回来,可能是被留下了。”周千回对两人分道扬镳的经过一语带过,停顿片刻继续说:“我想咱们应该好好谈一谈,魔侵道士们越来越失控了,他们居然将我囚禁起来,连牙山弟子也不肯替我说话。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慕行秋盯着周千回的眼睛。“意味着你是我们的俘虏。”

    周千回保持微笑,“没错,我是俘虏。牙山神工科首座现在是一群道士手中的俘虏,百丈城斩妖大战之前,你能想象得到这种事吗?甚至就在一个月前我刚刚离开的时候,魔侵道士也不敢动我一根手指,他们会乖乖将慕松玄交给我,然后送我出营。现在一切都变了,魔侵道士们对道统的敬畏正在烟消云散。这意味着他们的道士之心,无论成形还是没成形。都在破裂、崩溃,这是入魔的前兆。”

    “你就没想到魔侵道士的变化会有其它原因?”

    “嗯,我听说了,玄武幽寥在我和左流英离开之后偷袭了营地。大家都觉得它是受道统指使。”

    “难道不是吗?”

    “我不可能知道,但是一名真正的道士,无论平时多么地散漫,当道统需要的时候,他会自愿献出生命,不会怀有任何怨言。”

    慕行秋笑了一声,的确,他见过许多道士为道统献身,无怨无悔。死的时候心境平和,令观者动容并心生崇敬,慕行秋就是受此感染才一心一意地想要加入庞山。可现在……

    “你犯了一个错误。”慕行秋说。

    “哦?”周千回的神情表明他对此不以为然。

    “魔侵道士布下七元隐星阵,既要防备兰冰壶,又要提防幽寥一类的怪物,正是疑心重重、戒备最深的时候,你却偷偷闯入营地,迎合了他们的一切疑心。如果你一开始就光明正大地走进营地。你想拿走任何东西都不会有人阻挡,就算你要杀人也不会受到反对。”

    周千回想了一会。“即便如此,他们离入魔也还是越来越近,很快,你将面对的不是一名入魔者,而是一群。相信我,如果幽寥真是道统派来的,对你也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看着一心一意为道统辩护的周千回,慕行秋心里突然产生一个可怕的念头:魔族直接用法术控制妖族,让他们死心塌地效忠,道统又是用什么让道士百死无悔的?肯定不是法术,或许是某种更巧妙更隐蔽的手段。

    周千回镇定自若的微笑在慕行秋眼里变得有些可憎,他在许多道士脸上都曾看见过同样的微笑,曾经令他非常羡慕甚至努力模仿。

    慕行秋从百宝囊里召出那只光球。

    两枚小小的铜印共同维持着一团闪电网,这样一来慕行秋就不用时刻施法了,只需每隔一段时间注入一点法术就行,网内束缚着光球,它仍然没有屈服,在里面左冲右突,没一刻安静。

    慕行秋将受困的光球放在两人中间,“认得它吗?”

    周千回甚至没有看它一眼,“你从哪里得来的?”

    “从一只不杀我不甘心的妖族身上。”

    周千回沉默了一会,“有些事情你要站得足够高,才能看清其中的理由与真相。”

    “很多人都对我说过类似的话。”慕行秋收起光球,他已经得到答案,光球果然是道统法术,周千回认得它却不愿意详细介绍,“我真觉得你们应该换一个借口了。”

    “当心,魔念都是从怀疑开始的,这一点你应该很清楚。”

    慕行秋转身走出帐篷,他一直没有放出光球,因为他觉得时机未到,如果光球真的飞回牙山,他现在可没有本事应对,莫不如暂且装糊涂。

    “这是个不小的麻烦。”等在外面的辛幼陶冲慕行秋心照不宣地点下头,“我们本来建议将他放掉,可大家太紧张了,你又不在,谁都不愿意做主,结果——现在是想放也不能放了,我们躲在这荒僻的雪山里,也是为了防止走露消息。”

    周千回是牙山神工科首座,魔侵道士将他囚禁,在外人看来会是很明显的入魔迹象。

    “周千回心怀不轨。”小青桃看了一眼秃子,“牙山之前已经做出过承诺,周千回违背在先,道统……牙山也不能包庇他吧。”

    秃子正捧着骷髅灯笼躲避小蒿的触碰,听到这句话一下子蹿到慕行秋肩头,“你想取出我脑子里的任何东西都行,就算是把我劈开,我也不喊疼,但是千万别把我交出去。就算是庞山来要我。我也不走。”

    秃子挤了挤眼睛,可他没有眼泪可流,只能露出一副苦脸。“我不用吃饭喝水,自己还会飞,可好养活了。”

    慕行秋笑了,“不管是要是求是偷是抢,谁想把你带走,我都不会同意。”

    慕行秋说话比从前谨慎多了,倒不是故意留余地。而是霜魂剑几次脱手让他深刻理解了弱者的誓言是多么无力。

    秃子不会想那么多,兴奋地跳起又落下。大叫道:“我也不同意。”然后将目光依次转向小蒿、辛幼陶和小青桃。

    辛幼陶和小青桃都笑着说“不同意”,只有小蒿眼馋地看着骷髅灯笼,“你让我摸一下它,我就永远站在你这一边。”

    秃子看了慕行秋一眼。得到示意之后才将骷髅灯笼递过去,“就一下。”

    甘知泉踩着厚厚的积雪从远处走来,辛幼陶对小青桃说:“咱们去帮忙炼制丹药吧。”

    小青桃知道辛幼陶的用意,冲小蒿和秃子说:“你们两个见过炼制丹药吗?”

    两人立刻被这句话勾起了兴趣,乖乖地跟着小青桃走,秃子多犹豫了一会,直到慕行秋向他保证不会偷偷离开之后,才放心地去看热闹。

    甘知泉停在慕行秋七步之外,脸上已经没有半分悲戚之意。“你又救了大家一次。”

    “我只是查出了兰冰壶用的是什么法术,炼制丹药的是别人。”

    “起码你觉得我们这些人还值得一救。”甘知泉扫了一眼囚禁周千回的帐篷,“是我决定将他留下的。因为我担心他这一次失败之后,下一次就不会偷偷摸摸了,对魔侵道士来说,那更危险。”

    慕行秋略感惊讶,因为甘知泉的想法居然跟他差不多,周千回最大的失误是不相信魔侵道士。暗闯营地的行为惹起众怒,他若是光明正大地提出任何要求。都可能得到很大一部分道士的赞同。

    “反正周千回本来就应该跟着咱们,留下他没有错。”

    甘知泉点下头,伸手指向附近的一顶小帐篷,示意他要私下交谈。

    这顶帐篷本来就是慕行秋的住所,他走后秃子单独住在这里,东西不多,几乎一样没动,只是小木桌的桌面上刻着好几外“正”字,大概是秃子计数小秋哥离开多久了。

    慕行秋感到一阵愧疚。

    “再跟我说说那个‘再灭之法’。”甘知泉没注意到这些细节,他有更关心的事情。

    慕行秋召出黑纹草帽,“这是魔族留传下来的法术:杀死一个人,然后将这个人的魂魄封在原身之内,表面上这个人仍然活着,身体不会衰老,魂魄也能正常感受外面的事物,像是获得了永生。”

    “但这个人会永远效忠于施法者?”

    “嗯,如果施法者不提出任何要求的话,这个人仍然是自由的,能够保留从前的种种想法与判断。”慕行秋停顿一会,他对魔尊正法的了解还没有那么透彻,“这是我观察至今得出的结论。”

    “你已经施展过一次再灭之法。”

    “裴子函。有一点我要先说清楚,被施法者的身体可能会发生明显变化,兰冰壶和裴子函被飞跋施法之后都长出了翅膀,裴子函被我第二次施法之后,长出了尾巴,永远都在。”

    裴子函原本就有一条尾巴,每隔一段时间出现一次,现在却再也不会消失了。

    甘知泉寻思了一会,“也就是说,如果我允许你对我弟弟施法,他今后是否保有自由,完全取决于你是否是对他提出要求。”

    慕行秋点点头。

    甘知泉再次陷入沉思,这回持续的时间比较长,“再灭之法真能斩断魔念吗?”

    “说实话,我不确定,我对魔尊正法的了解很少,很多事情都是猜测出来的。”

    甘知泉深吸一口气,微扬起头,正色说道:“正常情况下,我是不会同意这种事情的,我宁愿让弟弟魂飞魄散,也不想让他受到外人控制。可现在的情况不一样,最关键的是,你不一样,我亲眼见到你做过的事情,我愿意相信你。所以——”

    甘知泉上前一步,“请你先对我施法,如果一切都跟你猜测得一样,再对我弟弟施法,如果法术失败,请你执行权力,将我们兄弟二人都杀死。”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