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百二十章 兄弟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鸿山道士甘知泉驻立在山脊之上,北风呼啸,吹动道袍猎猎作响,他的目光遥望极远方一无所有之处,希望将郁积的情感全都释放出去。

    即使是一无所有之处,竟也容纳不下他心中的千头万绪。

    甘知泉放弃徒劳的努力,转身向山下走去,没有施展法术,就用两条腿深一脚浅一脚地行走,他清楚地记得,在加入道统之前,他和弟弟每年冬天都在雪地里玩耍,雪越深玩得越开心,最后总是浑身湿透,回家之后一边烤火一边挨揍。

    那两个淘气的孩子真的是小时候的自己和弟弟吗?甘知泉突然产生一丝疑惑,从前的记忆是真实的吗?既然有法术能去除记忆,没准就有法术能植入虚假的记忆,五行科没有这种法术,其它科呢?

    每个疑惑都是道士之心上的一条裂痕,甘知泉只能尽量将疑惑压下去,双腿从积雪中拔出,向远方的营地快速飞去。

    道士们都在等他,却又都假装没看见到,甘知泉落地之后昂首前行,有点希望某人能当面质问自己。

    甘知泉走出十几步之后,这个人来了。

    辛幼陶轻轻推开劝阻自己的小青桃,迎面走向甘知泉,脸色苍白,嘴唇发紫,每走出七八步就会不由自主地摇晃一下,这不是恐惧,而是他目前真实的身体状态。

    营地里一半道士都是这个样子。他们都曾中过了兰冰壶的“化妖之术”,过去快一个月了,变化越来越明显。在他们看来,这就是化妖的反应。

    辛幼陶拦住甘知泉,鸿山道士的外貌倒是没有什么变化,他代表着另一半躲过“化妖之术”的道士。

    “让咱们把事情说清楚吧。”辛幼陶生硬地说,他的耐心已经耗光了,每次看到小青桃跟他一样虚弱,他就感到愤怒与急躁。

    “好。”甘知泉左右看了两眼。道士们都停下了手中的事情,或远或近地看着他们。没有人下命令或是特意安排,九十几名道士还是分成了两伙,一伙身体虚弱得像是普通人类,另一伙则是正常的道士。

    “瞧瞧我们。”辛幼陶忍住心中的怒火。抬起手臂在身前从上到下扫了一下,“我们正在化妖,斩妖会要是看到我们,会毫不犹豫地斩杀。”

    “所以这些天咱们放慢了速度,一直驻扎在深山里。等慕行秋回来,他会找到逆转之法的。”

    “我担心的不是慕行秋和斩妖会,是他。”辛幼陶转身指向最近的一顶帐篷,也是甘知泉正准备走进去的帐篷。

    甘知泉的目光停在辛幼陶脸上,“我想咱们已经说好了。”

    “没错。你说你没有那个权力,可那时候我们的化妖反应也没有这么明显。别说你没听到,从三天前开始他就在自言自语。说是必须杀死化妖道士,才能为道统立一大功,然后安心地死去。他可没压低声音,还以为那只是自己心里的想法呢——甘知味入魔了!”

    甘知泉沉默了一会,就是这件事让他心绪不宁,“我的回答还是没变。我没有这个权力,你们也没有。必须等慕行秋回来,他是唯一拥有生杀之权的人。”

    “等慕行秋回来,我们大概都变成尸体了!”辛幼陶没能管住心中的愤怒,沉重地呼吸数次之后,他冷静下来,“伏击玄武幽寥的时候,你不是曾经让你弟弟执行必死的任务吗?为什么突然间又没有杀他的权力了?”

    “执行一次必死的任务和亲手杀死一名道士是两码事。”甘知泉的声音严厉起来,“甘知味已经入魔了,我没办法再给他委派任务。击杀入魔道士从来都是首座与宗师的权力,他们交给了慕行秋,就只能由慕行秋执行。其他人——包括我——都不能杀他,我们都处于入魔边缘,亲手杀死一名道士很可能会让我们入魔更快。”

    “我和小青桃可以动手,我们两个没有被魔种侵袭。”辛幼陶冷冷地说。

    甘知泉嘴角微翘,像是嘲讽,又像是怜悯,“我在营外待了整整三个时辰,你们两个有充足的时间动手,可你还是要等我回来,想从我这里得到许可。抱歉,我已经说过了,我没有这个权力,咱们还是得等慕行秋回来。”

    辛幼陶咬着牙,“要不是小青桃阻止——起码将他看得紧一些,或许干脆别看他,让他按照魔念行事就好。”

    辛幼陶眼睛发亮,甘知味若是滥杀化妖道士,大家就能名正言顺地杀死他,用不着理会什么权力不权力了。

    “你真觉得这是一个好主意吗?”

    这个主意没有初看上去那么巧妙,甘知味只是入魔,还没有疯,他不会冲出帐篷对化妖道士们直接施法,而是会悄悄劝说别的道士跟他一块行事,对满营的魔侵道士来说,这是一种强大的诱惑与危险。

    事实上,甘知味已经这么做过了,他劝说的第一个人就是自己的哥哥,甘知泉由此判断弟弟已经入魔,将他囚禁在帐篷之中。

    “慕行秋,你倒是快点回来啊。”辛幼陶恨恨地说,转身走开,一场质问就这么结束了。

    小青桃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咱们都是道士,这意味着有些事情咱们就是没法做出来,等小秋哥回来吧。”

    “我已经不是道士,可惜我不是甘知味的对手,又不能让别人帮忙。”

    小青桃又露出一丝微笑,“我倒觉得这样挺好,这是加入庞山以来的第一次,我不用考虑修行和几百年以后的事情,连那些道劫都不用想了。”

    辛幼陶惊诧地看着小青桃。隐约觉得这句话里似乎还有别的含义,可小青桃只是微笑,不肯说得再明白些。

    甘知泉走进帐篷。从现在开始,他再也不会离开半步,他不会亲手杀死弟弟,但也不会让他再去影响其他道士。

    帐篷里居然还有其他人,甘知泉一愣,他下达过严格的命令,不许任何人接近这座帐篷。为此还施放了几道法术,没想还是有人不当回事。

    小蒿跪坐在一张蒲团上。神情严肃地倾听,秃子飘在她右肩旁边,百无聊赖地原处转圈,在他们对面。甘知味跪坐在另一张蒲团上,正兴致勃勃地小声讲着什么,听到有人进来立刻闭上嘴,看到是哥哥又露出放心的微笑。

    “哥哥知道我的计划。”甘知味小声说,表面上没有任何变化,只是双手、双脚和胸口被逍遥索捆缚,因此不能自由行动,更不能随意施法,“我说得已经很清楚了。兰冰壶让一半道士化妖,却放过另一半道士,直到现在她也没像慕行秋预料得那样过来偷袭。说明这是一个阴谋,她想让两伙道士互相残杀。化妖道士已经没救了,入魔道士必须抢先出手。”

    小蒿认真地点点头,右手托着同样被逍遥索捆缚的小乌龟幽寥,左手手指在龟壳上面轻轻划弄,显示出几分心不在焉。趁着甘知味稍作停顿,她急忙站起身。“我觉得第七个计划更好一些,我先走了,改天再找你聊天。”

    小蒿冲甘知泉笑了一下,匆匆向帐外走去,秃子原处转圈太多,已经进入失神状态,直到小蒿已经出去他才回过神来,嗖的一声蹿出帐篷。

    “他可真能说,嗡嗡嗡……吵得我脑子都要爆了,你竟然能坚持下来。”在帐篷外面,秃子敬佩万分地说。

    “一边听他说话,一边想别的事情就行了。这两天晚上他总在自言自语,我还以他会很有趣呢,原来还是斩妖除魔那点事。”小蒿有点失望。

    “小秋哥什么时候回来啊,我想他了,你呢?”

    小蒿举起手中的小乌龟,看着它摇头晃脑、四肢划动,开心地笑了,“只要有小幽幽,我谁都不想。”

    小蒿抓着“小幽幽”做势要咬秃子,秃子假装惊恐地扭头就跑,两人一前一后,在众多帐篷中间你追我逐,为营地带来些许的欢乐气氛。

    帐篷内,甘知泉跪坐在弟弟对面,凝视着那张再熟悉不过的笑脸,突然间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悲痛,道士之心上的裂纹终于变成了裂口。

    两滴泪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咱们不是已经做好准备了吗?”甘知味诧异地说,他仍然沉浸在魔念之中,以为哥哥会与自己一块“斩妖”。

    “对不起,弟弟,对不起。”甘知泉痛恨自己的软弱,更没想到这股软弱会是如此强大,他竟然无法止住泪水,“我没办法让别人杀死你,我做过一次,却不能做第二次,因为我已经没有了道士之心,我也快要入魔了。”

    “也?不,哥哥,你弄错了,我没有入魔,我只是看清了真相。兰冰壶没来,这就说明她对化妖道士抱有信心。咱们不怕死,可是不能死在化妖道士手里,那会让道统笑话的。咱们要先下手为强,不能让化妖道士为兰冰壶所用。然后咱们去望山跟魔族战斗,不等慕行秋了,不等他。”

    “弟弟。”甘知泉的神情重新变得坚毅起来,他没有抬手擦拭,就让泪水停在脸上,“咱们一块死,别给任何人增添麻烦。”

    甘知味的笑意更加明显,他误解了哥哥的意思,以为自己的计划终于得到了认可,“嗯,一块死,不给道统添麻烦。”

    甘知泉召出自己的法剑,横在两人中间,闭上眼睛,小声念诵经文,魂魄最后一刻的记忆会持续七天,他希望自己和弟弟的魂魄能够拥有七天的平静。

    甘知味安静地听着,对哥哥没有丝毫怀疑。

    甘知泉睁开眼睛,正要施展法术,却听到帐外传来嘈杂声,像是遭到了偷袭,可是其中还有欢呼声。

    甘知泉扭头看向门口,手里仍然握着法剑。

    嘈杂声渐渐消退,有人掀帘而入。

    “是你?”

    “是我。”

    慕行秋站在门口,风尘仆仆,头顶的草帽上堆叠着厚厚一层雪,身上似乎在散发阵阵寒意,让甘氏兄弟感到奇怪的是,他手里还拿着一顶奇怪的草帽,上面布满了黑色的纹路。

    入魔者甘知味浑身打了一个寒颤。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