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百一十七章 另一种召魂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召魂之术。(23w”兰冰壶笑了,脸上层层翻起血肉像一堆虫子似地蠕动着,“你真以为自己悟出的召魂之术对我有效吗?由生入死、由死复生,我仍然是我,你休想夺走我的魂魄。”

    强烈的妖火离慕行秋不到三尺,闪电被挤成了一个闪烁不已的光球,慕行秋却没有感到有魂魄在向自己飞来,“你仍然是你?传令群妖捉拿小青桃的时候,你还没有忘记心中的仇恨吧,等你亲自前往营地的时候,却对她已经不在乎了。”

    “因为我到达了一个全新的境界,在这里我会永生,所有终将消亡的生命都是卑微的。我不在乎毁掉我的面孔的人,因为我已经不在乎这张脸,也不在乎道士、庞山和预言,甚至不在乎左流英和我死去的姐姐。因为一切都将消失,而我永生!”

    慕行秋看了一眼近在咫尺的兰冰壶妖火,那如花一般绽放的火焰,仿佛有无数只几寸高的小妖在跳舞,这和他见过的各种妖火都不一样,看上去更加狂放、更难控制。

    与跳蚤角内光球结合之后的飞跋,发生了质的变化,连带着受他控制的兰冰壶也实力大增。

    高空浓烟中的飞跋仍在惨叫,他的眼睛也是水晶妖丹,殷不沉或许不如他更了解魔尊正法,对如何使用水晶眼却更有心得。

    可只凭裴子函和殷不沉还是不可能斗过飞跋,跳蚤也不知去向,这都让慕行秋感到担心,但是他必须再问清一件事。

    “永生的你竟然还能施展道法,真是令人意外,你连内丹都没了。”

    兰冰壶察觉到慕行秋仍未放弃召魂之术,不由得冷笑一声,“因为我的三田还很完整。只不过下丹田没用了,法力要由妖丹翅膀产生,但是法术仍在泥丸宫存思、由绛宫离开身体。关心这种事做什么?你就要死了。”

    “我是道士,遇到这种事怎么可能不好奇?如不问清,就算我已经死了,魂魄也会躁动不安。”

    兰冰壶大笑两声,妖火猛地推进一尺,离慕行秋只有不到两尺,挡在中间的闪电球几乎就要贴着主人的胸膛。

    “我会向异史君建议,将你的身体毁掉。魂魄留下,给你换一种活法。”

    慕行秋没时间再套话了,直接问道:“你对魔侵道士施展的是什么法术?”

    小青桃、辛幼陶等人遭到偷袭,症状与化妖之术极为相似,慕行秋所以有此一问。

    “等你死了,我会告诉你的魂魄。”兰冰壶却不想再浪费时间了,她要杀死敌人,尽快飞上高空去帮助“异史君”。

    虽然飞跋不可能被击败,但是兰冰壶救助他的心情还是非常急迫。

    慕行秋也不想再等下去了。飞跋的惨叫声已经停止,这绝不是好兆头,“兰冰壶,试一下另一种召魂之术吧。”

    “嘿。除非你是灯烛科首座……”

    兰冰壶话未说完,慕行秋的召魂之术真的发生了变化,一灯、一烛、一斧飞出百宝囊,悬在霜魂剑上方数寸的空中。

    “灯烛招魂研魄。玉斧摄魂阻邪,没错,兰冰壶。这就是你想要的召魂之术。”慕行秋开始施法。

    兰冰壶一直在微微扇动的翅膀停止了,紧接着全身变得僵硬,大占上风的妖火做出最后一次努力,没能突破闪电球的阻挡,自己反而骤然消失。

    “不可能。”兰冰壶仍能开口说话,发声却变得颇为艰难,“你不是灯烛科弟子……”

    “我不是。”慕行秋没做解释,这是他对乱荆弟子孙玉露做出的许诺,他的身边产生阵阵阴风,不远处的骷髅灯笼迅速后退,不敢留下。

    兰冰壶在挣扎,但是她的身体已经无法做出任何反应,翅膀上的光点逐渐消失,显露出灰白色的骨架。

    “她是我的!”高空中传来愤怒至极的叫声,紧接着浓烟消散了一大片,露出正常大小的飞跋。

    殷不沉除了掷出水晶眼之外再无进攻手段,裴子函刚刚学会用翅膀飞行,同样不能施展法术,他们不可能是飞跋的对手。

    飞跋忍痛乱蹿,最后终于一狠心将受伤的眼睛和殷不沉掷来的水晶眼一块挖了出来,然后只用一道妖术就斩断了裴子函的一只翅膀。

    裴子函与殷不沉快速下坠,飞跋骑在跳蚤背上冲向慕行秋。

    跳蚤愤怒地跳跃、扭身、扬蹄,可就是无法摆脱背上的半妖,它根本不是在用自己的力量飞行,表面上飞跋骑在它背上,其实却是飞跋拽着它一块飞行。

    慕行秋心中猛地蹿起一股怒火,修行生涯磨平了他的大部分棱角,服食化妖丸之后更要随时保持平静之心,可他骨头里的性格并未改变,只是难得暴露出来。

    看到飞跋骑在不情愿的跳蚤背上,修行、心境、理智都无法压制慕行秋的怒火了,他向上冲去,原处只留下灯烛与玉斧,它们不能召魂,但是能限制魂魄的移动,不让它回到兰冰壶的身体里。

    飞跋伸手向下,扔出一只黑色的光球,转瞬之间就到了慕行秋身前,慕行秋怕伤到跳蚤,没有施法反击,全凭着灵活的身法躲过了攻击。

    “救我!”殷不沉在空中手舞足蹈地大叫,他知道自己不是掉在地面摔死就是被满城的火焰烧死,那都不是他喜欢的死法。

    慕行秋祭出一道纸符,这还是辛幼陶给他的,他没有祭火神印,祭符效果很一般,但是制造一道简单的飞行术还是可以的。

    殷不沉觉得自己变轻了不少,又下降了一段距离竟然可以停在空中了,急忙伸手抓住裴子函仅剩的一只翅膀,发现仍能浮在空中,才用力将不知死活的裴子函拉上来,正要说声谢谢,慕行秋已经嗖的一声掠身而过,一颗黑色光球就在不远处爆炸,殷不沉立刻飞远一点。放眼望去,竟无落脚之地。

    飞跋抛出第十颗黑色光球,都没有击中目标,双方一上一下,已经非常接近,慕行秋以锻骨拳心法猛地蹿上一大截,到了飞跋头顶,终于可以避开跳蚤直接施法了。

    白光从霜魂剑内射出,直击飞跋头部。

    飞跋消失了,几乎就在慕行秋施法的同一刻。他整个消失不见,白光从跳蚤背上两尺的地方射过去,什么也没有击中。

    跳蚤身上的妖术仍有残留,下坠一段距离之后停在了空中,可是还没办法自由行动,只能恼怒地摇头晃脑。

    慕行秋来不及帮助跳蚤,见它暂时无事也就放下心来,在高空中急速飞行,不停地改变方向。用天目到处寻找飞跋的下落。

    任何法术和妖术都有迹可寻,慕行秋的百宝囊里有几样法器是专门寻找这些迹象的,他一边到处乱飞,一边召出一面铜镜。

    铜镜刚刚在他肩上出现。慕行秋就感到背后掠过一阵寒意,然后他被铁箍似的两条手臂牢牢抱住了。

    “你命中注定死于我手。”飞跋发颤的声音就在慕行秋耳边响起,好像在做一件他不得不做却又十分害怕的事情,“你有无数次机会杀死我。可你没有动手,这就是你的罪过。”

    慕行秋的第一个动作是将手中的霜魂剑收回剑鞘内,再想施法的时候发现绛宫又被束缚住了。立刻改以锻骨拳率兽九变的心法还击,可那两条手臂太顽固,勒得他骨头都要断了,却没有丝毫移动。

    “这才是魔尊正法的力量,你在万子圣母面前没有杀死我,只是打晕我,真是愚蠢至极。”

    飞跋的妖力在得到麒麟角光球的加持之后大幅增强,完全是一只巨妖的水平。纯粹比试体力,就算是练拳多年的慕行秋也比不上他。

    “牙山派你来的?”慕行秋咬牙问道,胸口被勒得太紧,完全没办法吸入空气。

    “我是至尊之妖,没有道士能命令我!”飞跋怒声道,用独眼看着慕行秋,心中的怒意一浪高过一浪,“鄙视我者必受惩罚。我不会马上杀死你,那太便宜你了,兰冰壶说得对,应该把你的魂魄留下,造一样特别的东西。慕行秋,准备接受我的化妖之术吧。”

    飞跋的“化妖之术”其实就是魔尊正法里的再灭之法,他要杀死慕行秋,却不会将魂魄再送回原身之内。

    生魂受妖族控制,这是一个人死后最悲惨的遭遇,慕行秋绝不肯就这样屈服,用尽全身力气挣扎,带着背上的飞跋在空中翻滚。

    慕行秋绛宫被困,已经不能飞行,是飞跋在带着他,可飞跋也没办法完全控制住这名道士,“魔尊无敌,交出你的魂魄吧。”

    好像有一柄极薄的刀刃贴着骨头刺进了体内,轻松地剔掉筋肉,势如破竹地前进。

    慕行秋闷哼一声,即使是在最痛苦最无力的时候,也没有丢失神志,他用余光看到了一件东西,体内猛然又生出一股力气,带着飞跋撞了过去。

    “啊……”飞跋轻轻地叫了一声,像是在打哈欠,然后他的手臂松开了一点,刀刃似的再灭之法也结束了。

    跳蚤的一只角深深刺入飞跋的后背,差一点就刺中慕行秋。

    慕行秋的绛宫得到解放,他又能施法了,立刻翻身飞起,右手闪电紧紧缠住飞跋的脖子,左手召出霜魂剑。

    饶恕一只妖日后会带来多大的麻烦?杀死一只妖又能免除多少威胁?

    慕行秋以后会仔细思考这个问题,现在的他只有一个念头,“交出你的记忆、你的性命,还有魔尊正法。”

    务虚幻术、务实幻术和霜魂剑的吸力同时奔向瞪大独眼的飞跋。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