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百一十五章 万子圣母的七折戏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整座宫殿都变成了火海,五颜六色的幔帐化成了灰烬,一地的妖仆被烧得焦黑,即使已经没有可燃之物,那火还是执着地附在白石之上继续大展威风。

    鱼龙阵巨人刚刚挤出狭小的洞口,妖火就像狼群一样扑了上来,它们已经吃饱,完全是为了嬉戏与展示力量,才来围攻突然冒出来的猎物。

    巨人全身覆盖着铁甲一般厚重的粗糙皮肤,可是妖火烧在身上,还是很快带来钻心的灼痛,作为鱼龙阵的操控者,慕行秋是唯一感受到灼痛的人。

    巨人大吼一声,迈开大步向前冲去,推倒早已摇摇欲坠的宫墙,进入凌晨清洌的空气中。

    多半座冰城都在燃烧,放眼望去,到处都是火红一片、黑烟滚滚,濒死妖族的惨叫声此起彼伏。

    巨人拍灭身上的火焰,纵身一跃,跳到一块火势较小的地方,踩塌了至少三座房子,转个身,又挤垮了两座。慕行秋也不管那么多了,操纵巨人拳打脚踢,将周围的建筑物毁掉一大片,总算开辟出一大片可以自由施展的空间。

    天上射过来一道火箭,正中巨人左腿,慕行秋又感到一阵剧烈的疼痛,一边转身,一边拍灭腿上的火焰。

    兰冰壶飞来了,高居于满城大火之上,展开星光似的宽大翅膀,血肉模糊的脸上居然露出狂喜的笑容,“你是从哪冒出来的?怎么没听万子圣母提过你?”

    鱼龙阵巨人说话颇为艰难,最后发出来的声音像烂醉如泥者一样含糊不清,“兰冰壶,你不认得我吗?”

    兰冰壶盘旋一圈,猛地停住,“慕行秋,原来是你!竟然敢用我的鱼龙阵!”

    “是你烧了冰城?”

    “哈哈,是我和异史君。这样才对,冰城尽是弱者,他们依仗毒雾的保护,自以为安枕无忧,早已没有进取之心,实力弱得可怜,留着他们他是多余。我们要杀光弱者,在这里重建一座冰城!慕行秋,你愿意加入吗?”

    没等慕行秋用巨人之口做出回答,空中的浓烟里传出飞跋激动的声音。“慕行秋必须死。”

    兰冰壶扭身疑惑地说:“你不是要将他化妖吗?怎么改了主意?”

    “这就是我的决定!”飞跋的声音里满含怒意,似乎对自己被慕行秋击晕的经历耿耿于怀,“他不会接受化妖的,用不着浪费精力。”

    “我没意见。”兰冰壶取出一只玉镯,她仍然能自由施展道法,“慕行秋,没有了霜魂剑,你还有什么本事?就算你的鱼龙阵再大上十倍,不能施法又有什么用?你用一群妖族的乌合之群组阵。能斗得过我吗?”

    话音刚落,玉镯里接连射出十一道光圈,分袭巨人的不同部位,慕行秋仓促组建的鱼龙阵十分笨拙。面对法术进攻,连转身都来不及。

    砰砰砰……十一声巨响之后,鱼龙阵崩溃了,慕行秋再也没办法控制所有妖族。上千名成员像深秋的树叶一样跌向地面,嘴里大呼小叫。

    “异史君!你为什么要杀我?”裴子函恢复了自主意识,还没掉在地面。就扑动双翅仰天吼叫。

    “留下他。”浓烟中的飞跋下达命令,虽然声音还是有些发颤,但是已经具有几分威严之气。

    兰冰壶招手,裴子函飞到她身边,神情困惑,隐约觉得自己被慕行秋骗了。

    “异史君!真是异史君吗?小的是殷不沉啊,我对您可是日思夜想、无时或忘……”殷不沉脚还没站稳,就向“异史君”献媚,他知道那是飞跋,呼声中的感情却一点也没有减少。

    “殷不沉?”飞跋的声音变得冰冷,“把他也留下,我身边需要一只好狗。”

    兰冰壶再次施法,殷不沉从妖群中腾空而起,停在裴子函身边,笑嘻嘻地冲兰冰壶点下头,转身冲着浓烟说:“小的绝对是一条好狗,会游戏、能咬人,随异史君驱使,汪汪……”

    “慕行秋在哪?把他杀死,不要留情!”飞跋继续下令,仍然躲在浓烟中不出来。

    “遵命。”兰冰壶即使是几百年前在庞山当道士的时候,也没对任何人这么恭顺过,展翅向下方俯冲,在满地乱跑的妖群中寻找慕行秋的身影,遇到碍眼者就射出一道法术直接杀死。

    兜了一大圈之后,兰冰壶飞回原处,“他不在这里,真是奇怪,除了他还有人会用我的鱼龙阵吗?”

    “就是慕行秋,我亲眼所见……不对,亲耳所闻。”殷不沉急忙插口道,生怕被裴子函抢先,“他教给我们一项法门,让我们不要想着自己,一心一意效忠于他,鱼龙阵就是他组成的,绝不会错。”

    “找出慕行秋,就算烧光整个冰城再掘地三尺,也要把他杀死!”飞跋的声音响彻全城。

    慕行秋本来想拼尽全力施展微弱的飞行法术,趁乱冲进浓烟之中偷袭飞跋,可是他被几只妖拽住了,脱身不得,一块掉在了地面上。

    瘦削的脸、窄挺的鼻子、靠得很近的双眼,三名圣母后裔一块拉着慕行秋,同时说道:“跟我们走,圣母要见你。”

    慕行秋一愣,他以为万子圣母已经死了,可这时容不得他多想多问,点下头,跟着三妖冲进附近一座废墟里。三妖仍然紧紧抓住慕行秋的胳膊,同时跳了起来,说了一句奇怪的妖语。

    噗的一声,慕行秋又一次坠入黑暗。

    同一时刻,飞跋正享受裴子函与殷不沉的臣服,无暇旁顾。

    这一次下坠持续的时间不长,周围也没有洞壁与雕像,全是虚空,天目什么也看不见。

    脚下踩到了实地,慕行秋甩掉胳膊上的三只手掌,天目终于能看到一些东西,一处光点慢慢靠近、慢慢扩大,最后露出了真面目,是那只骷髅灯笼。

    “请跟我们来,圣母在等你。”一妖说道。带头走向灯笼,慕行秋仍没有多问,跟在他身后,另外两只圣母后裔押后。

    一人三妖跟着灯笼走了一刻钟,来到一座圆形的小厅里,万子圣母正在这里等着他们,连那张大床都跟来了,她正半躺在上面,手里把玩霜魂剑。

    慕行秋一步跳到床前,伸出手。“把剑还给我。”

    万子圣母露出一丝微笑,“这场戏还真是精彩,既有场面又有曲折,我看得很过瘾,你觉得呢?”

    “我觉得我想要回自己的剑。”

    万子圣母又是一笑,将手中的剑转向慕行秋,却是用剑尖对准他,“为什么这柄剑在你手里能施展强大的法术,在我手里却没有任何特异之处?”

    慕行秋试图施法将霜魂剑收回左腕上的剑鞘里。可这里不知是什么地方,禁制尤为强大,无论内丹转得有多快,法术就是不能离开绛宫半寸。

    “剑里有一只我认识的魂魄。”慕行秋说。

    “啊。好一只独特的魂魄,居然还能做出选择,这可是我从来没听说过的事情。”万子圣母啧啧赞叹了两声,“准备好去杀死异史君和无面道士了吗?”

    “嗯。”

    霜魂剑离开万子圣母的手。转了半圈,回到慕行秋手中。

    剑柄入手的刹那,慕行秋感到一阵前所未有的轻松。仿佛长途跋涉者终于走进旅店、落水者漂流数日后终于踏岸,他曾经发誓不让霜魂剑离手,现在才发现这誓言是多么可笑。

    他立刻将剑收回无形的鞘内。

    “这样还不够。”万子圣母看着慕行秋,突然抬起手放在嘴边,咬破一根手指,“我的血能让你在冰城之内自由施法。”

    慕行秋身体前倾,额上被抹上一条血迹。他试了一下,法术还是不能离开绛宫。

    “别着急,得等一会,而且我觉得这样还是不够。”

    “够了。先告诉我这一切是怎么回事。”

    万子圣母长长地嗯了一声,“好戏总是要从头说起,话说冰魁要进攻冰城,毒气对他们可没有用,我只好到处寻求援兵,异史君和无面道士应征而来。这是第一折戏。”

    “接下来,他们两个大展神威,取得我的信任。这是第二折戏。”

    “然后就有点不对头了,我发现异史君并不是传说中的那一位,最关键的是他脑子里藏着一些我不喜欢的东西。可我已经给他们涂血,撵不走也斗不过,冰城一下子陷入困境。这是第三折戏。”

    “再然后你出场了,慕行秋,自愿退出道统的道士,杀妖无数,天下知名,连我都有所耳闻,异史君简直是将你挂在嘴上,天天念叨你。我在城外发现你的麒麟角里藏着一些东西,我没有吱声。这是第四折戏。”

    “我满怀希望,以为你和异史君、无面道士会斗个你死我活。当时我将你送进白沙洞,是想检验一下你的实力。我还以为自己有机会跟异史君周旋一会呢,怎么也没想到,麒麟帮的居然不是你,而是异史君。这是第五折戏。”

    “一团光球从它的角里飞出来,进入异史君的体内。他醒了过来,像变了一只妖,比从前更加凶残,甚至没找借口就在冰城大肆杀戮。还好我早就给自己安排了退路,冰城是我的城,我躲进最隐蔽的地方静待时机。这是第六折戏。”

    “你通过了我的考验,重回地面,可以杀死异史君和无面道士了。这是第七折,也是最后一折戏。我应该早点跟你合作的,可我太想让这场戏曲折一点,差点把自己害死。现在只剩下一个问题,你能斗得过他们两个吗?”

    “只要能正常施法。”慕行秋又试了一下,法术能离开绛宫了,但是不多,只有两三成。

    “真抱歉,恐怕你不能。”万子圣母将身上的被子拉下一截,露出小腹上的一个焦黑的小洞,“我跑得不够快,受了重伤,血液的解毒能力远不如从前,只能让你发挥出一小部分法力。你所依仗的还是霜魂剑。”

    慕行秋想了一会,“能。飞跋的化妖之术存在一个大漏洞,我已经知道是什么了,可以用来击败他们两个。请将我送上去。”

    万子圣母又笑了,“你身上果然带着魔族诅咒,所过之处必遭毁灭,去吧,让最后一折戏壮烈一点。”(未完待续……)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