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百一十二章 星光翅膀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感谢所有打赏的读者,还有贴吧的朋友,我收到了你们的礼物,非常感谢,祝大家新春快乐。这几天的发稿时间都不固定,再次请大家谅解。)

    “兰冰壶!”落在道士手里的飞跋大声叫了出来。

    宫殿里本来就不太亮的灯光突然间又暗下去几分,与外面的夜色几乎融为一体,墙壁上五颜六色的帷幔像是站成一圈的巨人卫兵。

    慕行秋还要从飞跋这里弄清化妖之术的底细,当然不会马上杀死他,抬起头查看四周的情况,跳蚤围着慕行秋跑了一圈,发出清脆的蹄声。

    跳蚤止步之后,宫殿里安静了一会,万子圣母仰头看着宫殿高耸的天花板,“好多星星,这把戏越来越好看了。”

    一片繁星正在头顶闪烁,比外面真正的夜空更加密集、更加炫丽,片刻之后,就在上百双眼睛的注视下,星辰变成了翅膀,兰冰壶从天而降,血肉模糊的脸上似乎在笑,因为她的喉咙里的确发出了一阵笑声。

    慕行秋一拳砸在飞跋的后脑勺上,半妖虽然练成了魔尊正法,堪称强大的妖术师,体质却没有变得更强,挨了一拳就被击晕,扑通一声倒在地上。

    慕行秋挥起右手的霜魂剑,射出一束白光。

    兰冰壶卷起一只翅膀,挡在身前,这是她的妖丹,也是最强大的防护。

    砰!数十颗星辰散去。翅膀被击出一个圆洞,但是光束也被挡了回去,周围的星辰迅速过来补充。翅膀上的窟窿消失了。

    宫殿虽高,对于翅膀张开之后宽达四丈有余的兰冰壶来说,还是显得狭小,她挨了一击,同时也降到慕行秋头顶,用另一只翅膀横扫过来。

    化妖之后的兰冰壶比从前更难对付了,与普通道士和一般的妖术师相比。她对法术的抵抗能力强化了数百倍,可以像兽妖一样进行贴身搏斗。

    慕行秋因此没有使用霜魂剑的吸力。侧跳到一边,双手握剑,狠狠地斩向扫过来的翅膀。离近之后他看得更清楚了,兰冰壶的翅膀只有骨架。没有皮肉,表面覆盖着厚厚一层淡红色光点,远看仿佛星辰,近瞧像是聚在一起的萤火虫。

    霜魂剑砍中了翅膀,光点飞散,骨架却比钢铁还要坚硬百倍,轻易就将剑身弹开,带起的劲风差点将慕行秋吹倒。

    慕行秋反而不敢太用力,霜魂剑对他的意义太重大。哪怕只有一点损坏他也承受不起,马上后跃十几步,躲避翅膀的攻击。

    兰冰壶双翅微微张开。露出狰狞的面孔,并伸出一条手臂,“妖族也能施展道法!”

    一条五彩的法术冲向慕行秋,这的确是道统的五行法术,而且是高等道士才能施展出来的杂糅法术,虽然还没有凝成水晶或是光束。力量却远远超出化妖之前的兰冰壶。

    这道法术本应是龙形,但是离得太近。慕行秋看到的是五种法术揉合在一起的形态。

    对于道士之间的斗法来说,冰城的宫殿实在太小了,慕行秋无从躲避,只能以霜魂剑发出光束迎战兰冰壶的五彩法术。

    慕行秋泥丸宫里的内丹是星落五重,在芳芳魂魄的帮助下,发出的光束却是星落七重的实力,本应强过兰冰壶,但这里是冰城,遵守的是另一套规则,霜魂剑只能发挥出六七成威力,兰冰壶却丝毫不受影响。

    五彩法术面积更大,但是与光束接触之后迅速收窄,集中力量继续进攻,缓慢地向慕行秋身上推进。

    “你还能施法,很了不起。”兰冰壶开口了,悬在空中,双脚离地一丈有余,宽大的双翅微微扇动,她无需翅膀就能飞行,它们完全是她的保护与另一种进攻手段。

    “冰城的妖术更了不起。”慕行秋想弄清楚抑制自己施法的东西到底是什么,掌握在谁手里,只要解决了这个障碍,不仅他可以恢复实力击败兰冰壶,跳蚤角内的光球也可以跳出来了。

    兰冰壶哼了一声,还没开口,旁边传来一个声音,“你看出来了?冰城的确很了不起。”万子圣母坐了起来,看得津津有味,在这些几乎一模一样的面孔中,只有她的脸上还有些情绪变化,其他妖仆全都板着面孔,就算宫殿崩塌,他们好像也不会关心。

    “据说这里曾经被魔族下过诅咒。”万子圣母扫视半圈,稍稍压低了声音,“所以我们不能离开冰城,不能与外族通婚,生下的祭品也全都长得一模一样,我都认不出来他们谁是谁。”

    万子圣母在自言自语,兰冰壶可不关心这些,在空中缓缓迈出一步,双翅扇动的幅度越来越大,她要逼近慕行秋,用翅膀直接发起攻击,让他无力抵抗。

    跳蚤早已跃跃欲试,纵身扑向兰冰壶。

    “滚开!”兰冰壶的翅膀扇向麒麟。

    跳蚤也受冰城的限制,不能飞行,但是动作依然灵活,它有点忌惮星光点点的翅膀,蹿来蹿去地躲避,总是不离兰冰壶三丈以外。

    兰冰壶一边以手施法,一边舞动双翅,带起阵阵劲风,翅膀上的光点拖曳出炫丽的轨迹,仿佛成千上万的萤火虫在追逐嬉戏。

    万子圣母连声叫好,“今晚的这场把戏绝对是最好的,谁能将异史君弄醒?看看他还有没有别的本事。”

    兰冰壶和慕行秋、麒麟缠斗在一起,无意救助离她只有几步远的飞跋,十名妖仆慢慢向前挪动,没走出几步就被劲风阻挡,只能一寸一寸地前进,表示自己在服从命令。

    万子圣母倒也不是特别在意,“我希望有一天能到外面去看看,但魔族的诅咒可不好破,它帮我们挡住了道士的进攻,也将我们囚禁在这里,据说只有整个冰城和我的整个家族都被毁灭之后,诅咒才会结束。无面道士,你觉得慕行秋有这个本事吗?”

    兰冰壶以一敌二,仍然略占上风,听到万子圣母的问话,冷笑一声,“他是道统看不上的弃徒,怎么可能有本事击破冰城?他曾经被魔种侵袭,结果生出了道根,庞山一度对他很感兴趣,利用过之后就把他踢了出来,现在没准正琢磨着怎么把他弄死呢。魔种倒是挺喜欢他这具躯体,异史君也想把他变成妖族,我要看看他到底有何特异之处。”

    “我也想看,不管怎么说,这是我见到的第一位道士,你来的时候已经化妖了,所以不算。看上去没什么特别嘛,手里的剑倒是有点意思,待会拿过来让我好好看……”

    “来了!”慕行大喝一声,再这样僵持下去,他必败无疑,跳蚤角内的光球迟迟不肯显示力量,他必须另想办法了。

    话刚出口,慕行秋收回光束,纵身一跃而起,在刹那之间避开兰冰壶的五彩法术,然后用上了霜魂剑的吸力。

    跳蚤配合得极为默契,同一瞬间从星光翅膀下方钻过去,用双角顶向兰冰壶,不等她施法反击,立刻改变方向从另一只翅膀上方跳了过去,吸引她的注意,为慕行秋争取到一点时间。

    慕行秋的目标不是兰冰壶,而是更远一些坐在床上的万子圣母。

    整张大床跟着万子圣母一块飞离原位,百名妖仆惊慌失措地跟在后面追赶。慕行秋不能施法飞行,但是他练过多年的锻骨拳这时发挥了效力,鹤翔、龙跃、豹突三法同用,在空中向前蹿出一大截,从兰冰壶头顶跃过,直奔大床而去。

    如果说刚见面时还有所怀疑的话,在看到飞跋和兰冰壶的顺从态度之后,慕行秋相信万子圣母绝不简单。

    万子圣母个子高,坐在床上就像是一只正常的妖族站在那里,她一点也不害怕,脸上甚至挂着一丝微笑,双手伸进被子里摸了几下,掏出一把扇子,顺手扔掉,又掏出一只干枯的骷髅手掌,终于满意。

    慕行秋已经跳到了床上,床褥太软了,他的双腿陷下去一大截,耽误了一点时间,很难活捉万子圣母了,于是横剑胸前,剑身上射出一道光束。

    骷髅手掌的五根指头同时动了一下,像是在招手,又像是在握住什么东西。

    “小心。”万子圣母说。

    没有任何妖术发出来,慕行秋却突然之间失去了对霜魂剑的控制,他仍然将它紧紧握在手里,可是与芳芳魂魄的联系中断了、消失了,它成为一柄普通的法剑,在冰城的范围内,慕行秋根本没办法用它施法。

    整张大床向地面坠去,数十名妖仆抢过来,奋不顾身地抬手托举大床。他们毕竟是妖,瘦弱的身体里有着远超人类的力量,大床在他们手里又下坠了数尺,终于停住了。

    “你算是上过我的床了。”万子圣母笑着说,挥了一下骷髅手掌,“可惜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谢谢,有你这句话我就安心了。”

    又厚又软的床褥猛地弹起,慕行秋身不由己地跳起来,霜魂剑脱手而出,当他下降的时候,大床已经被抬走了,地板上裂开一个方形的洞,慕行秋直直地坠了进去,全身好像都被一条无形的绳子捆住。

    他唯一做出的动作是甩出长鞭,缠住了不远处裴子函的一条腿,将他也拖进了洞口。

    “让我杀了他。”这是兰冰壶的声音。

    “不,等异史君……”头顶的洞口合拢,慕行秋拽着裴子函在黑暗中不停下坠。

    头顶的光亮消失的最后一刹那,慕行秋抬起头,隔着裴子函僵硬的身体看见了跳蚤,它头上的一只角在发光。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r655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